仗剑高歌

第二十章 新的皇者

燕京上空,巍峨辉煌的阿房宫是永远的风景。

从帝国建立之初,阿房宫就屹立在那里,万年以来,未曾有过任何变化。燕京的居民,从小到大就是看着阿房宫长大。

对于燕京的人们来说,阿房宫就像是太阳,就像是月亮,就像是星星,它永远在那里,从不改变。

所有的人,都已经习惯了阿房宫的存在。

10004年3月30曰19时30分,阿房宫大放神光,八方震动。

暮色苍茫中,那金色神辉在耀眼无比,就像是落山的夕阳再次浮现了出来。不同的是,阿房宫散发出的金色神辉更加明耀、正大。

金光并非是像太阳那样投射光芒,会在地面上形成各种影子。那样子就像真的是在天上倾倒金色的溶液,金光所到处,一切存在都被渡上了一层明亮却柔和的金光。

金色的神光如潮般蔓延开来,很快的天上、地下都为金色神光所淹没。但这只是开始,如潮的金光很快的覆盖全国,然后,再次扩展开来,相邻的国家、大海都被金光所覆盖。

如潮奔流的金光,不停的奔流奔流。没有什么能够阻挡金光的蔓延。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整座天灵星,都被包裹了一层纯正的金色。

在外空间看过去,天灵星就像一颗硕大无比的金球。金光灿灿,没有任何其他的杂色。金球散发出的金色神辉,也在外空间蔓延着。

相比与亿万里外的太阳,天灵星的金辉虽然没有那么炽烈,却更为纯正无暇。

天灵星上所有的修者,只要不是盲人,都看到了那耀眼的金光。纯正湛然的金光,有着让人膜拜臣服的皇者之气。

数十亿人在纷纷惊叫,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新的皇者诞生了……”万米高的光明山上,洁白的圣光依然在闪耀,顽强的把金辉挡在了光明山之外。光明神殿中,光明教皇查理三世喃喃自语道。

荆棘联邦的北极平原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张开怀抱沐浴着金色光辉,被金光浸染的眼眸中露出几分古怪的意味,“新的皇者出现了……”

奥林匹克山的众神殿中,穿着白色祭祀长袍的大祭祀微微垂着眼眸,似乎觉得门外闪耀的金辉有些刺眼。心中默默道:“新的皇者么?又是一个开始……”

全世界的老牌强者们,都在对着金光发出各自的感慨。新的皇者诞生,决定这新世界的格局。现在,他们还无从得知,究竟是谁在皇者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对于新的皇者,他们都有着各自的期待。

高歌一剑战败了百万联军后,世界的格局就发生巨大的改变。不论高歌成败,都证明了个人的力量足以改变世界。高阶修者的力量,是难以制约的。

没有高阶修者的国家,只能仰视有强者的国家。一个强者,比一百万军队更重要。众神联盟、光明教、荆棘联邦等大国,都没有这样的强者。

大秦帝国有。世界格局就此改变了。什么经济、政治的策略,在强者的力量下,已经不再重要。每个国家,都在思考,如何应对这个新的世界。

没想到,短短几天后,新的皇者就诞生了。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但不论如何,新的皇者出现,表明了一个新的开始。

各国现在更关心的是,新皇者究竟是谁,他的政治理念是什么,他究竟要怎样改变这个世界。

帝国境内,不知有多少世家权贵在金光惶惶不安。作为世家,他们纵然没见过,却也听说过皇者登基才特有的仪式:神皇光辉。

神皇光辉,必须要由阿房宫来启动。神皇光辉,意味着皇权的合法传承,意味着阿房宫拥有权的转移。作为十阶神器的阿房宫,是比任何人都要可靠的见证者。只有阿房宫承认的继承人,才是帝国真正的皇者。

神秀等人虽然夺得了阿房宫的本体,却依然无法进行传承仪式,无法让赢武登上皇位。

今天的这个局面,证明了大局已定。前段时间的皇权斗争,告一段落。所以,帝国的高层权贵们,不论是什么立场,都感到有些紧张。

要知道,新皇者登基,那是帝国第一重要大事。就是这样的大事,却没有任何权贵知道消息,究竟是谁在登基。

说起来,简直是个笑话。帝国换了皇帝,却没有人知道新皇帝是谁!

玉清景阳学院内,卫青莲等人也都看着那明耀金辉,猜想着,究竟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从内心里,他们当然希望是高歌一方获得最后的胜利。

但经过数百年的岁月,他们都清楚,世界并不会按照他们的意志运转。美好的愿望,和残酷的现实,往往有着巨大的差距。

神皇光辉遍布整座天灵星后,赢祯的声音在金光中传递了出来。“我,赢祯,以赢家十三代传人的身份发誓,永远守护赢氏的传承和光荣,永远守护大秦帝国,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庄严肃穆的声音,同一时间,传递到全球的每个角落。

誓言过后,覆盖星球的金光色光辉徐徐消散。留给数十亿修者的,是无限震惊和莫名。

对于一般人来说,大秦帝国的太子是赢武,为什么突然冒出一个赢祯。这其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一段宣言,也惹得无数的猜测。

世界各国政要、强者,却通过这段话知道了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说实话,赢祯取得最后的胜利,是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

很明显,站在赢祯身后的那个高歌,过于强势蛮横。一旦赢祯成为皇者,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为之流血牺牲。

不论有多么的不喜欢,各国都必须要为此做好准备,迎接赢祯的女皇时代。

在玉清景阳学院内,几个首脑都松了口气。赢祯的登基,表示着高歌的胜利。神秀的心禅宗,再不是问题。

知道登基的是赢祯,帝国内也是一片混乱,有人不解,有人欢呼,有人愤怒。但不管怎样,赢祯已经获得了胜利。现在,是必须向新皇帝表示忠心的时候了。

首相大臣为首的一众大臣,都聚集到了阿房宫外,等候觐见新任女皇。不过阿房宫紧闭的大门,却显示着此刻的女皇并不想接见其他人。

矮胖的首相大臣叹了口气,“看来,陛下还不想见人,大家都散了吧……”

外交大臣却不肯走,“各国都发来了祝贺信,也表示了求和的意愿,现在需要给他们做出答复啊……”顿了顿又强调道:“这是皇者的责任!”

有着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外交大臣故意大喊大叫,就是要引起赢祯的注意。一群大臣见状,也都不走了,看看赢祯到底会怎么处理。

没过两分钟,朱红色的大门开了,一个众人熟悉的执事从大门中走了出来,对众位大臣施礼道:“陛下正在大殿等候……”

执事的出现,并没有让首相大臣感到高兴。在执事身旁,首相大臣看到了一队黑衣警卫。他们衣着整齐,气势森严。从气息上看,竟然是一队元婴级强者。而看他们面貌,却都非常的陌生。

超过二十位陌生的元婴,首相大臣第一想到的就是皇帝身旁的秘卫。也只有那个组织,才有如此多陌生的元婴强者。秘卫一向是不露面的,他们的出现可不是什么好事。

能当上大臣的都不是弱者,他们也都发现了不对。众人心情都有些压抑,不知道新任皇帝究竟要做什么。

压抑的气氛中,众人进了始皇大殿。

大殿中高高在上的九龙皇座,赢祯高踞其上,头戴龙冠,身穿金色龙袍,明艳的玉容上神色肃穆深沉,眸光冰冷渊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可亵渎的皇者威严。

众位大臣都认识赢祯,可眼前的赢祯却让他们感觉到无比的陌生。之前的赢祯,再如何干练聪慧,却到底是个女孩子。一言一行,都有着女孩的柔和。

眼前的赢祯,却气息深沉,从骨子里透出的皇者威严,比之赢明也不逊色。坐在那里俯视众人,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就像是众神在俯视凡人。

这种感觉,让每个人都感觉很不舒服。

大殿中的气氛,压抑的让人不安。

众人互相对了下眼色,就在首相大臣的带领下齐声恭贺赢祯登基。作为大臣,他们的恭贺之词也都是滔滔不绝。

“陛下登基,帝国之幸,开万年未有之先河,当创万年未有之大业……”

“陛下英明神武,温和宽厚,陛下继承皇位,真是万民之福……”

赢祯默不作声,如同雕像般任由众人在那谀辞不绝。众位大臣说了半天,不见反应,也都慢慢的停了下来。

首相大臣知道不妥,没办法,这里他地位最高,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陛下新登基,不知有什么圣谕么?”

赢祯冰冷的眼眸转动了下,淡然道:“你们、知罪么?”

众人脸色齐变。很明显,赢祯要算账了。要说赢武监国期间,众人也都是照常做事,默认了赢武夺权的事实。这其中,赢武当然也是威逼利诱,总之,整个内阁都没有对赢武的夺权做出任何反应。

帝国经过万年的传承,其中的文化、信念早就变了。大臣们会服从皇权,却不会为了某位皇帝效忠。赢明下去了,赢武来了,这其中是有很多的问题,但大臣们都选择了沉默的旁观。

这次赢武夺权,身后站着几位大乘强者,赢武本身又握有军权。也没有任何其他赢氏子弟站出来反对赢武。赢武,就这么轻易无比的取得了整个国家的控制权。

当然,没有名正言顺的皇权,赢武对于国家的控制力非常的低。赢武也很聪明不触犯权贵们的利益,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将现状维持了下去。

现在,赢祯当权了,之前和赢武达成的默契,就是错误了,就是罪名了。

但是,和赢武达成的默契,又没有文字,要说有罪,却是谁都不肯认的。何况,在场所有人,都和赢武有了默契。难道,赢祯想把所有人都撤掉么?那绝不可能。

众人虽然是缺少刚烈之气,可要说管理国家,都有着上百年的丰富经验。各种繁杂的政务,都是他们来处理的。没有了他们,国家如何运转?

可以用剑来夺取国家,却不能用剑来治理国家!高歌的剑是锋锐,难道能治国么?赢祯就这么问一句,不管是出于什么想法,也没有人会认罪的。

首席大臣白白圆圆的脸上露出一丝愕然,“陛下,此言何意?”

赢祯肃然道:“鉴于你们在赢武监国期间的表现,我认为你们都有罪。当然,为了公正,我会派法官审理你们,按照帝国的法律,给你们定罪。”

所有大臣都是一脸惊愕,赢祯要审判他们,而且是一个不落的审判。她疯了么,这里可是所有的内阁成员。

每个大臣,都在自己的位置待了上百年。他们的亲信众多,他们的党羽遍及各个重要位置。他们身后,代表着整个贵族的利益。

每个大臣,能站在这里,都是皇帝和贵族的妥协的结果。哪怕是治理帝国几百年的赢明,也不能就这样的一次处置内阁所有成员。

皇权独尊,是的,皇帝的权力无人能够违抗。问题是,皇权和贵族的利益彼此纠缠,贵族是皇权治理国家的工具。没有贵族,皇帝难道一个人治理帝国么?这是不可能的。

首相大臣慢慢举起双手,冷静的道:“尊敬的陛下,无意冒犯您的尊严。但我想提醒您,治理帝国,不能依照个人的喜好。也许我们组成的内阁让您失望了,但这样一次姓的把所有内阁成员关起来审判,这无助于解决问题,只会造出困扰……”

其他大臣也纷纷道:“陛下,请三思啊。”“陛下,我等何罪之有?”“陛下,您这样的对待我们,是不公平的!”

“不公平么?”一身黑色长衣的高歌,扶剑从侧殿的通道中走了出来,淡然的问道。

所有人集体失声。活了数百年的大臣们,都是人精。高歌扶剑而出,剑气虽然凝而不发,可森然的杀气却已经覆盖全场。面对赢祯,他们还可以据理力争,甚至刷些无赖。

赢祯不管心里如何想法,要治理国家,就不能依靠一时的冲动。因此,赢祯要用法官来审判众人,而不是按照她的喜好,随意处置。

高歌却不同,他就是一个不受约束的强者。从高歌在诚仁礼上,随意拔剑杀唐德开始,所有大臣就都清楚的知道,高歌是个极度危险的家伙。

一个绝世强者,偏偏肆无忌惮,最喜欢用剑来解决问题。油滑无比的大臣们,就怕这种蛮不讲理的霸道家伙。

在高歌面前,所有人再次陷入了集体的沉默。

高歌神色有些苍白,只是眼眸中明锐依旧。随着他的目光转动,每个大臣都低下了头,不愿意和高歌正面对视。

“法官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的审理。”看到没有人正面顽抗,高歌喊道:“卫兵,把他们都关起来。”

一队卫兵听到召唤,从大殿外走了进来。

有几个大臣嘴唇蠕动,可看着淡然超凡的高歌,他们抗议的勇气迅速消失。不要考验高歌的耐姓,他们也没资格去考验。在高歌面前,他们也没有力量改变什么。能做的,只是接受。

神色沮丧的众位大臣,就这样被扣上特殊的锁神扣,禁制了修为,被雷霆军的天罡战士带走了。

高歌不屑的道:“果然是一群没有骨头的家伙……”

赢祯轻叹了口气,“这只是第一步。那些权贵们,不会束手待毙。他们肯定有人会反抗的。没有了他们的支持,想要治理帝国,很难。”

作为赢明的助手,赢祯对于治理国家并不陌生。身为皇帝,只需要做出决策,具体的工作都是由内阁来执行。内阁则管理这庞大复杂的文官没有了内阁,皇帝根本没办法治理国家。

高歌无所谓的道:“只要慢慢提拔一批,再组成一个内阁并不困难。国家的制度和完善,我们只需要找人来执行就可以了。”

赢祯苦笑,“只能先这样了。”

“恭喜陛下,祝陛下千秋万载,一统天下……”高歌拱手祝贺道。

赢祯微微一愣,随即失笑,坐在皇座上轻轻抬手示意道:“爱妃免礼……”

此言一处,高歌和赢祯相视一笑。这个老笑话,到是他们以前玩过的。在这个场合说出来,更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奇怪意味,说起来到是更为的好笑。

高歌大步走到赢祯身前,摸了下赢祯的白玉般的脸颊道:“美女,想玩玩么?”

赢祯笑着摇了摇头,挪开身子给高歌让了个地方道:“坐会……”

高歌一笑,欣然坐下。抚摩着雕成金龙状的扶手道:“皇座啊,我还没坐过呢,也没什么特殊的!”

赢祯露出回忆之色,悠悠道:“我也没做过啊,以前看到父皇坐在这,无比的威严。总是很羡慕,也想要坐在这里试试。我母亲明妃,更是拼了命的想要我当女皇。现在我当了女皇,她去看不到了……”明妃虽然不是个好母亲,却到底是母亲。说到明妃,赢祯也忍不住有几分伤感。

高歌不想说这些伤感的话题,他对于明妃也没有任何的好感。一把搂过赢祯香肩道:“不去想那些事了。今朝有酒今朝醉。这是至高宝座,我们在这试试,一定别有味道。”

赢祯可不想那么荒唐,才想拒绝,却被高歌强有力的臂膀按在了下面。高歌的神识强大,又和赢祯的神意相连,高歌的姓趣,一下就感染了赢祯。

作为化神,赢祯早就脱离了肉体上的需要。可神魂上的**,却是她不能抗拒的。嘤咛一声,赢祯浑身发软,闪亮的星眸中春情荡漾,几乎要溢出水来。

高歌轻轻吻在赢祯的粉亮晶莹的嘴唇上,微微用力,舌头就探入了赢祯嘴里。两人口舌交缠,气息也在逐步相融。

高歌纯净的纯阳气息,也引动了赢祯的纯阴气息的反应。两个人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热情,很快的衣物都都被扔在了地上。

赢祯的玉体修长有致,晋级化神后,浑身纯净无暇,直若天人。高歌的身体虽然是后凝结出来的,却同样完美无暇。

象征着至尊皇权的宝座上,一男一女,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彼此缠绵交错。没多久,就有酥媚入骨的娇吟声传了出来。

在万年传承的宝座上,进行最原始的阴阳**,也给了赢祯一种特殊的感觉。正如高歌所言,这种打破禁忌的刺激,让赢祯特别的亢奋。

阴阳元神交融的过程中,赢祯能发现,高歌元神的纯阳气息虽然纯净,却非常的虚弱。

**过后,赢祯就要帮助高歌的元神进行阴阳交融,帮助高歌治疗元神上的重创。

在和神秀一战中,高歌虽然胜利了,却也被神秀和慧妃重创。现在的阴阳**,对于高歌的疗伤也有着极大的好处。

两个小时过去后,云散雨收,高歌有些疲惫的依靠在椅背上,煞有介事叹气道:“岁数大了,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这个椅子不太适合做这个,很不舒服啊!”

赢祯温柔的伏在高歌胸口上,半晌才担忧的道:“你的伤势很重啊,近期你不要出手了,我们先处理好帝国的事,其他国家,先放放,等你伤好了,我们再找他们算账!”

高歌手掌在赢祯**的娇躯上慢慢游走,享受着滑腻温润的感觉。“神秀的储物戒指中,有一颗菩提果,如果炼化了,至少暂时可以维持住伤势。虫族要来了,我们时间不多,必须尽快的整合资源。你要尽快处理好帝国内部的事啊……”

赢祯道:“虫族还要大半年的时间,还有幽冥血域可以拖延时间,我们的时间还来得及……”

高歌摇头道:“天灵星上的事要尽快处理好,我要赶在虫族来之前的时间,去找周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