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二章 鸿钧斩道剑

十级以上的法器,其本名都是源自法器和宇宙的共鸣。一般来所,不会随意命名。

萨麦尔的黑暗圣衣,本是萨麦尔凝结的黑暗之道,想以此成圣的根本。死亡之力虽然强大,却有着天生局限。萨麦尔想要领悟黑暗的神髓,超脱死亡力量的局限,更进一步。

也是在这样的野心下,萨麦尔费时良久,用黑暗之力凝结出黑暗圣衣。不过,萨麦尔本身的死亡力量太过强大,这也让他难以真正领悟黑暗的力量。

黑暗圣衣,也始终局限于十级层次。无法迈出最后一步。

高歌得到黑暗圣衣后,就把萨麦尔是神魂印记斩杀干净。现在的黑暗圣衣,已经为高歌所炼化。只是其中的浓郁黑暗力量,和高歌剑道并不相容,高歌要驾驭没问题,可要想真正发挥其中黑暗力量,却还差得很远。

无极圣衣,本身的法则已经残破。但这些残破的法则,依然能发挥出十一级的力量。不过,这些力量都有着重大缺陷,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十一级法器。

混沌之前,无始无终,无生无灭,是为无极,无极而生太极。无极圣衣,也是雷锋领悟无极之道,用无数奇珍亲手炼化成的无极圣衣。

无极圣衣的内法则,是先天至道,不在阴阳五行之中,也没有光暗之分。无极圣衣,却又包含一切后天变化。所谓光暗,也是源自无极。

因为是雷锋亲手炼制,无极圣衣的等阶虽高,却和雷锋的神魂本源有着无比微妙的联系。无极圣衣一入手,高歌就感觉到了这种微妙却紧密的联系。

源自神魂本源最核心的共鸣,高歌有把握在重新炼化无极圣衣。若是在能有一件完整的十一级法衣护体,将会大幅提升高歌的战力。对高歌的帮助,是不言而喻的。

在神界,可不存在什么局限力量的法则。哪怕是十二级的力量,都不会受到限制。听到最强者居然有十二级的力量,高歌就觉得有些不安。

要是遇到十二级的强者,岂不是任由宰割。这种紧迫感,也让高歌尽可能的去提高自身力量。

不过,要重新炼化无极圣衣,并不容易。要知道,哪怕是神界,十一级法器也是顶级法器,是极其极其珍贵的。

高歌捧着无极圣衣,感受着其中的法则之力,尽量的想用神文去推导其中的变化。太极而分两仪,两仪分三,三生万物。神文,也是在太极中孕育,凝聚着所有新宇宙的规则。可是,无极却先于太极,先天至道,已经超出神文范畴。

纵然高歌是绝世天才,也无法以神文理论进行推导。好在还有神魂上的微妙联系,让高歌能够感应到无极圣衣法则的神妙之处。

黑暗圣衣力量淳厚无比,虽然凝练的是后天法则,却能对无极圣衣做出互补。两件法衣,融合成一体并非不可能。

可要做到这一点,却需要时间和力量。以高歌的力量,想要完成这项工作,至少需要几万的时间,才有可能把无极圣衣修复完成。

高歌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不论是神界,还是天灵星,都不会给高歌那么多的时间。

正想着,高歌头上碧空如同沸水一般,荡漾出无数波纹。“轰……”空间波纹如花般怒放,花瓣之中,一人昂首而出。

湛蓝法袍,如海深沉荡漾。高高的金色王冠,还有手中的三叉戟,让这个身材高大健美的男子充满威仪。

“波塞冬……”高歌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波塞冬和化身罗格时形象有着很大的差距,可不论是那海皇法袍还是三叉戟,都明显的标识出来者身份。

“你居然敢来神界,到省的我麻烦,受死吧!”波塞冬三叉戟一挺,正想动手时,突然看到高歌手中的无极圣衣,动作不由一顿,“那是、无极圣衣?”波塞冬又惊又喜又有些不能置信。

当初雷锋横行三界,无人敢撄其锋。其中威风,难以言表。虽然没资格认识雷锋,波塞冬却对雷锋的无极圣衣和鸿钧斩道剑有着无比深刻的印象。

雷锋能够横行无敌,固然是他剑道入圣,无可匹敌。但他身上的无极圣衣和鸿钧斩道剑也是功不可没。

在雷锋和神王大战后,不知有多少神祇跑去战场,想要寻找两件十二级法器的下落。纵然是法器在大战中破损,可只要找到一块残片,就能从中领悟雷锋的法则、力量。何况,战场上还会有神王留下的法器。

雷锋、神王虽死,他们却是三界公认的无敌强者。能得到他们一丝力量本源,对于神祇也是有着无比巨大的诱惑力。

神王的法器,似乎都被神族收了回去。唯有雷锋身上的两件法器,才有可能找到。

鸿钧斩道剑和无极圣衣之间,却又是无极圣衣更为珍贵。鸿钧斩道剑是雷锋成道的根本,就算拿到手,也难以学到雷锋寰宇无双的神剑。

到是无极圣衣,上面的无极之道是先天至道。若能到手,有幸参悟一二,也许就能晋级十二级,成为最为强大的神祇。

当初,为了寻找雷锋遗留的法器,神界中兴起一阵轩然大、波。这个风潮,一直持续数千年,才渐渐沉寂下来。

但是,众多神祇,却还是都在暗中的关注着雷锋法器的下落。十多万年过去,两件法器却始终都没有踪影。

很多神祇都认为,两件法器和雷锋一起毁灭了。毕竟,那场大战的威力太过恐怖。

波塞冬对此也曾念念不忘,今天一看到高歌手中的无极圣衣,立即就认了出来。白色的法衣有很多,但无极圣衣上神异的先天之道气息,却是独一无二的。

波塞冬得意大笑,“献上法衣,饶你不死。”波塞冬也知道高歌不可能双手奉上,这么说不过抒发心中喜悦。高歌就算是双手奉上无极圣衣,也难逃一死。

不论是为了保守秘密,还是要报分身被杀之仇,高歌都必须死。

“很想要么?”高歌抖了抖无极圣衣,嗤笑道:“想要就来拿啊!”

被一个凡人如此调戏,波塞冬怒形于色。对于高歌,他也无需掩饰自己的愤怒。“亵渎神祇,百死不赎其罪。”高喝声中,海神三叉戟向高歌刺落。

神力支持下,三叉戟无视空间距离,电闪间,已经刺到高歌面前。高歌没有用剑,一伸手,不容三叉戟有任何变化,直接抓出三叉戟的最中心的戟刃。

波塞冬微微一惊,他还从没遇到过敢赤手去抓三叉戟的人物。他的三叉戟看上去不锋利,却是亿万海水提炼出的水精,不但锋锐无比,还凝结四海之力。

四海只是一个统称,天上地下,任何属于水的元气,都会被海神三叉戟所统御。四海之力,比天灵星这样的星球还要沉重千万倍。三叉戟所指,普通的神祇当场就会为四海之力压成齑粉。

天灵星一战,波塞冬的分身为高歌所杀,那是限于特殊的环境,高歌又有百万天罡战士输送法力。

今天,在神界上,看高歌上哪里去借用力量。虽说如此,波塞冬心中也是十分谨慎。高歌不知什么原因进入神界,背后一定有人支持,这就值得小心对待。

波塞冬到底不是无所不知,他的注意力大多放在可能出现的其他神祇方面,反而忽视了高歌。

高歌斩杀雅典娜和阿波罗才没多久,因为神界远离宇宙,奥林匹克神殿中虽然发觉不妙,却还不知到底发生什么。波塞冬也并不在奥林匹克山居住,对此更是一无所知。

高歌晋级神级后,内外皆圆,得大圆满大自在。波塞冬虽是主神,也看不穿高歌的力量底细。

波塞冬的这种疏忽,也是出于神祇的思考习惯。对他们来说,一年或是十年的时间,弹指既过。如此短暂的瞬间,高歌能够发生什么变化。

所以,当高歌握住三叉戟时,波塞冬心中非常的惊讶。勃发的四海之力,就这么被高歌的手稳稳攥住,再难进半分。

“神级……”波塞冬立即认出高歌的力量本源,超过九级,达到十级的层次。而且,高歌的法力之雄浑,已经不逊色他。才能近乎嚣张的,用手去握住三叉戟。

波塞冬身为主神,威能可不是普通神祇所能抵抗的。高歌的猖狂,也激怒了波塞冬。心念一转,刚猛凶狠的三叉戟就化作绵软碧水,缠在高歌手上。

“落……”波塞冬一声低喝,无数碧波轰然散落,转眼之间,碧空已经化作无限碧海。

高歌孤身一人,悬浮在碧海之中,触目所及,都是无尽的碧波。波塞冬,却在神力变化时回归碧海深处。

无尽碧海并非是幻象,而是波塞冬瞬间运用神力,把高歌转移到他的神国。打破空间屏障,毫无痕迹。

“很厉害啊……”高歌轻叹道。波塞冬的强大,有些出乎高歌的意料。回归自己地盘的波塞冬,法力倍增。

海水压在高歌身上,越来越沉,越来越冷。冰冷的海水,能够把神祇都冻碎。发怒的波塞冬,神威更为凶猛。

神力推动下,海水无限分化,从各种层面向高歌侵蚀。黑暗圣衣,开始发挥作用。如墨的黑暗,在汹涌的海水中,如同最黑的墨水,不断的扩散。

很快的,高歌周围的海域,就化作一片墨黑。黑暗神力笼罩下,波塞冬就算能控制每一滴水,也感应不到高歌的情况。

坐在金色马车上的波塞冬,碧蓝双眸中,碧水翻滚,却有一团黑暗怎么也难以祛除。高歌的棘手,再次出乎波塞冬的意料。

萨麦尔亲手炼制的黑暗圣衣,绝不一般。真要论起品质来,还在波塞冬海神三叉戟之上。

波塞冬虽然把海皇冠、海皇法袍、海神战车、海神三叉戟四件神器全部装备上,对上莫测的黑暗,却依然察觉不到其中的变化。

海,本是波塞冬的领域。可在这个领域内,黑暗却强行分割出一片,完全读力于波塞冬的领域。

波塞冬并不急,只要在他神域内,每时每刻都在消耗高歌的力量。他却有着神域提供的无尽法力。僵持下去,局面只会越来越有利。

而且,高歌身上还有他一部分神力本源。不论逃到哪里,波塞冬都能找到高歌。也不怕高歌会无声无息的逃掉。

“当当当……”远方的奥林匹克神山上,突然想起低沉的钟声。波塞冬不由一惊。钟声代表着紧急,其中还有一丝悲戚之意,不知道是哪位神祇陨落。

“波塞冬……”宙斯深沉苍凉的声音,在波塞冬耳旁响起来。“高歌得到十一级剑器,让雅典娜和阿波罗陨落,还抢了天灵星的控制核心,众神齐聚,抢回核心,替阿波罗和雅典娜报仇……”

波塞冬大惊,正要和宙斯通话之际,一团黑暗海水中,一道白金神光募然闪耀而出。

白金神光撕裂黑暗,笔直向着波塞冬刺来。神光过处,海水中分,留下一道深邃无底的剑痕。

璀璨无匹的神光,带着斩绝一切的锋锐,在波塞冬双眸中留下一道炽烈的光痕。剑光所指下,波塞冬只觉身躯欲破,神魂欲裂,再顾不得在和宙斯通话,急忙举起三叉戟迎战。

那道剑光之快,不止超越空间,似乎也跨过时间。波塞冬凭着神祇直觉,才举起三叉戟,剑光就猛斩三叉戟上。

洞穿时空的剑光,爆发出重重剑气。木的轻灵,水的绵长,火的爆裂,金的锋锐,土的厚重,至阴至阳的两仪之力,化作一重重剑气,向波塞冬逼迫而来。

惊骇之下,波塞冬以神力本源催发三叉戟,四海之力尽数汇聚三叉戟之上,深远、雄浑、壮阔的四海,化成层层神力屏障,阻挡剑气的侵袭。

波塞冬对于东方的五行阴阳变化并不陌生,虽然名称不同,宇宙间的元素变化到底都是同出一源,没有什么特别新奇之处。

四海之水变化是简单些,可波塞冬十多万年的专修水域变化,水域力量之精纯,神界也没有几个人能与之相比。

斩神剑虽然是十一级剑器,也不可能轻易突破是神域。波塞冬虽惊不乱,只要避过斩神剑这一击,他就避其锋芒,再召集众神,围杀高歌。

波塞冬打定主意,不想和高歌硬抗时,局势却突然发生剧变。汹涌无尽的四海之力,突然消失。整个神国,似乎也随之消失。

波塞冬就像坠入毁灭的虚空中,无神无体,无命无心,神祇本源,神器,神国,都似乎消失毁灭。甚至连波塞冬自己,都化作虚空。

神祇的心灵,历经无数时光和劫难磨砺,坚固无比,非外力可动。主神波塞冬凝聚的神祇本源,更是能免疫十一级以下的任何幻术。

可高歌这一剑,却尽展空灭之变,是超神入圣的剑道,并非幻象。波塞冬不解其剑意,顿时为剑意破了无隙心灵,陷入亿万分之一秒内的恍惚。

“嗤……”堂皇庄重的白金剑锋,破开三叉戟的防御,猛刺入波塞冬心口。

波塞冬是神体并非是血肉之躯,可心口处却是他神祇本源所在。无匹的剑气刺入神祇本源,破坏着神祇本源和外部世界的一切联系。

“啊……”波塞冬一声狂吼,化作漫天碧波爆散开来。亿万万点碧波,八方喷涌,神力弥漫四溢,波塞冬就化身其中,却让人无可分辨。

高歌没有为亿万水珠的变化所动,持剑站在海神战车的金色车厢内,静立不动。

“哗哗哗哗……”喷涌的碧水,直上九天后,最终化作无数暴雨洒落下来。这时候,为剑光所分开的那道笔直通道,才猛然炸裂开来,整座碧海似乎都在一瞬间翻腾起来,无数水浪冲天而起。

刹那间,碧海就像是被倾倒一空,露出碧海最深处的海皇宫。

无数翻涌的白浪中,拉着海神战车的三匹金色神马中分碎裂,金色血肉被白浪一卷,瞬间无踪。高歌脚下的海神战车,也从最中心处缓缓裂开一道剑痕,剑痕越扩越大,最后,海神战车也破碎分解成千万块残片,随着白浪而去。

高歌催发的斩神剑一击,就斩破整座神域,余威所及,海神战车也应剑而破。

碧海逆涌,直上九天的壮丽景观没持续多久,最终还是化作无数水波重新落下,聚集成海。

神界的法则虽然神奇,在一些方面却还是遵循了宇宙基本规则。

碧海无波,一如巨大无比的蓝宝石,晶莹、剔透。

一点碧波缓缓凝结,最终化作波塞冬的形象。海皇王冠断裂,海皇法袍胸口处有一到长长剑痕,剑痕出金色神血不停的渗透,脸色苍白的波塞冬,狼狈之极。

不过,波塞冬握着三叉戟是手依然稳定,湛蓝的眼眸中,还是充满骄傲和坚毅。

“高歌,我一定要把你放入冥域阴河中永久镇压,不止是你,还有你的朋友,你认识的所有人,我要你们永远的痛苦哀嚎……”

差点一剑被杀的波塞冬,用狠厉的声音,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作为神祇,他郑重的说这些话时,也就是做下一个承诺,一个必须要去兑现的承诺。

高歌不屑道:“看你,就好像是一条狗,还是一条丧家之犬,在可怜的狂吠!”

波塞冬大怒之际,却心神一冷,白金剑锋再次穿过时空,疾刺而至。波塞冬一声厉啸,闭上眼眸,封闭七感,只留下最本能的神祇本源。

之前的战斗,波塞冬就是被剑气吞噬法力,而后动摇本心。这次,他封闭七感,只留下神祇本源,一心一意,绝不会为任何外力所动,只会遵循神祇本源做出最直接的反击。

神祇本源的感应下,波塞冬顺着指引,三叉戟猛然刺了过去。这一击无视高歌的剑锋,一副和高歌同归与尽的气势。

高歌冷笑,波塞冬是实力远逊,而不是为外力所蒙蔽。封闭七感,还能提升法力不成。剑锋一错,轻驾三叉戟,人顺势抢进,斩神剑吞吐,瞬间三十六剑,都斩在神祇本源上。

三十六道无匹剑气一绞,波塞冬神魂本源顿时成灰。只留下强大却无意识的神祇本源,漂浮在空中。

高歌剑光一转,收起湛蓝色的神祇本源,还剑入鞘。

这一战,高歌并没有费太多力气。高歌和波塞冬都是神级,波塞冬虽有专职神域,却也不比高歌强多少。高歌的斩神剑却是十一级剑器,只是这一点优势,就盖过波塞冬所有的优势。

第一剑,波塞冬仗着神域和两件神器之力,躲过一劫。波塞冬也错误估计高歌驾驭剑器的能力,才一出现,就试图用话语激怒高歌,寻找高歌的破绽。

再战之下,高歌却毫不留手,敢于正面迎战波塞冬就悲剧收场。连神祇本源都被高歌抢到手。

波塞冬作为主神,他的死亡,奥林匹克神山上的宙斯迅速就感应到。

“呜呜……”苍劲的号角声在天际回响着,高大无比的奥林匹克神山,猛然绽放出无限神光,几秒之后,神山消失无踪。

雄峻的神山,聚集无数浓郁的元气。远隔亿万里,立即锁定高歌。神山还没到,神威已经透射到高歌神魂中,压的高歌快喘不过气来。

“十二级圣器、不好,向这边来了……”高歌心知不妙,立即引剑远遁。

能够自成神系,称雄一方,有一件十二级的圣器守护,再正常不过。高歌原本还想和奥林匹克众神较量一番,再斩杀几个神祇。可神山一动,高歌就知道自己再没机会。毫不犹豫的御剑就走。

十一级的剑气撕裂空间,电闪之间,高歌就从波塞冬是神域远遁无踪。

高歌的身影才消失,碧海上方就无数电光闪耀,巍峨雄峻的奥林匹克神山猛然落下。无穷压力下,碧海猛然向下一沉,而后,水波碎成无数细密白雾,轰然反激而起。

白气蒸腾间,碧海瞬间消失无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