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九章:大器晚成(上)

篝火燃起来了,比前几晚上多了一堆,一大一小两堆火都熊熊燃烧着。族人们又是前几晚上的那种表情:一边小心地烤着肉,一边小心地“偷看”张凡虎。为什么是偷看呢?一个是他们不好直接用超级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因为在前两天有两位男族人就是因为这样被老族长瞪了一眼。但张凡虎做到事情又不得不让他们投来好奇的眼神。

只见张凡虎右手抱着个包裹,就是那件俨然已成“镇族之宝”的白色恤衫,张凡虎小心地把它解开,当中包满了新鲜的湿漉漉的大朵白色猴面包树花,朵朵都像青春美少女般娇羞地躺在衣服上。这些花大部分是刚才张凡虎在湖边打捞上来的刚落不久的花,另外一些是用弓胚打落的树上的花,这些花也是快要掉了的。他之所以不想打下那些盛开的,只是不想以后少吃几个美味的黑面包果而已,大家都把这几棵树当成了自己的了,当然要珍惜资源。

张凡虎把衣服小心地摊放在那棵倒地的猴面包树上,架好两个三脚架,把上次烧水烫斑鬣狗皮毛的石锅用绳子悬吊起来,绳子是绞在两个三脚架中横着的两块弓胚上的。然后把斑鬣狗皮水袋中的水倒了半升,可别嫌水少不够喝,这个锅外直径只有一尺,除了五六厘米的厚度,深度更是只有七八厘米,而且还是碗形,并不是底面与口一样大的形状,这就让锅的容积更小了,大概只有一升半。张凡虎把花放在里面,因为要节约空间,简直只能说是“摆”了,密密麻麻的花上还有些猴面包树的嫩枝叶。

等把嫩枝叶放完,这个小锅已冒出海碗一般的尖了。但是在张凡虎盖上了锅盖后,居然刚好合适!你也不瞧瞧那是个什么锅盖,那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锅盖!张凡虎在湖边见到时如见到宝一般,这个锅盖与锅太相配了:大小都差不多,锅盖稍大一些,但是厚度就相当可观了,足足有一扎厚,最主要的是它两面都相当平,所以这个锅盖整个形状简直就是个圆形石墩了!

刚才欢天喜地的张凡虎就这样右手抱着这二十几公斤的锅盖,左手胳膊夹着八条弓胚,上臂抓着那个大包裹跟在族人们后面。如果现代人看见他的现状以及十分满足的表情,十有八九会认定他为疯子。

张凡虎在族人那堆大篝火中引过火种,在自己这边烧着柴火。他右手抓着一条弓胚,放在火苗处小心地来回翻转烤着弓胚的中间最宽、最薄的部位。约十几秒后,左手倒了抓着的水袋里一点水在锅盖上面。然后放下水袋,右手把弓胚拉出来,快速地转身插入那棵倒地的猴面包树下,微微地向上抬着。新鲜湿润的金合欢树干劈开削制而成的弓胚在经过火的适当烘烤后,它会变得软韧一些。

张凡虎慢慢地向上抬着,弓头十余厘米长的一截就慢慢地顺着树干的弧度弯曲了。当角度弯到如香蕉曲度一样时,张凡虎用脚刨过来一块早准备好的石头塞在弓臂外面防止其回弹。这样就把弓中间的形状定下来了,明天早上把石头取掉,弓会还保持着原样。

张凡虎回过身又往锅盖上倒了一点水。这是大家明白了,只见那些水顺着锅盖缓缓流下来,慢慢沁入了围着锅四周的草绳中,刚才被火烤干的草绳又被浇湿了。就这样绳子总保持在湿润状态,使它不会被火烧断,达到了一根铁丝的效果。

在张凡虎把第二根弓胚压在猴面包树下后,转过头来,只见智灵双手抱着斑鬣狗皮水袋,正小心地往石锅盖上浇水。张凡虎对这个懂事的小姑娘是越来越喜欢了,她总能帮大家做力所能及的事。人,心中总要有所寄托,当看见这个坚强的小姑娘和她做事时,张凡虎心理总会升起一股欲与天工试比高的蓬勃志气,对将来的规划的好日子也越来越有信心。

当七条弓胚都被牢牢地压在猴面包树干下后,张凡虎的石锅中溢出的淡淡清香之气加重了,旁边族人烤的角马肉条与香肠也散发出浓浓的香气和不可避免的烤焦气味,族人们的火烧得时大时小,很容易把肉烤焦,“嘿嘿,适量地吃点焦肉对肠胃也有些好处呢。”张凡虎灭了自己这边的小火堆,往石锅盖上倒水,使石锅盖与石锅都慢慢冷却下来。

当族人们把已经冷却了一会儿的烤肉取下来时,张凡虎也把他这边收拾好了。温热的石锅已被放在地上,而搭在两个三脚架上的另外一块弓胚虽然离火很远,但是烘烤的时间却是其余七块弓胚的七倍,所以现在的火候刚刚好,于是猴面包树干下有了第八块弓胚。

现在是雨季,猴面包树在喝足大量的雨水之后,枝条上长出三到七片小叶组成的掌状复叶。而张凡虎采摘的是三叶的嫩叶,猴面包树叶片中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钙质,其鲜嫩的树叶是当地人十分喜爱的蔬菜。鲜嫩的叶子能做汤;叶片晒干捣碎后,可以做调料。所以猴面包树是非洲人的生命之树,张凡虎做过估算,只要族人聚居地的其余十余棵猴面包树都长到直径十米粗,那么绝对可以养活一半的族人,只要在两月之内能猎到一头角马等重的肉食,那么族人的生活就有保障了。

非洲大草原上缺水,许多的植物难以生存,草类种群单调,所以要找到富含人体必需的维生素的植物是相当困难的,而族人只吃肉食当然也不行。大自然虽然看起来粗心暴力,让所有生物相互竞争,像装在罐中的毒虫让其相互吞噬,但却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好运。草原上有猴面包树就是最好的见证,是粗狂非洲大陆上的那抹温柔。

张凡虎用军刀削制了二十几根筷子,或者说是尖木棍,都是用软软的猴面包树枝削的。虽然木质太软,使用不太方便,但胜在健康,而金合欢树虽然材质坚硬,但非洲上百种的金合欢树中,每种都有含量不等的毒素,有的甚至毒素相当强。

长颈鹿非常喜欢吃金合欢树嫩叶,或者说,长颈鹿之所以长两米长的腿还不知足,又长两米长的脖子就是为了吃金合欢树叶子的。野生的长颈鹿是绝对不会吃草的,因为那是在找死,没看见过长颈鹿不得不叉腿低头辛苦喝水的样子是不会明白身高太高的某些痛苦的。

在长颈鹿吃金合欢树叶子时,金合欢树就会马上释放毒素,长颈鹿在长久的进化中已有对这种毒的抗性,但它们在吃了两三分钟后,这是的毒素也让它们退却了。而且这种毒素也是一种信号,在周围的金合欢树接收到这种毒素信息也会释放毒素。所以长颈鹿在吃一棵树边用它那长达半米的舌头挑选嫩叶吃,两分钟后就会到较远的地方再选一棵吃。

张凡虎看着智灵学着自己用筷子,把一朵猴面包树花落在了火堆里,不禁哈哈大笑。夹了一朵喂在她嘟起的嘴边,马上就笑着张嘴吃了。张凡虎把削有尖的猴面包树枝都发给了族人们,示意它们插着吃,没有必要花太多的时间来学习筷子。

吃着虽然清香但是没味的猴面包树花与枝叶,角马肉有淡淡的咸味,这是血液里面的盐,张凡虎没有清洗角马肉就是为了不损失珍贵的盐分。盐对人来说太重要了,它对人体的健康来说,地位并不比食物与水轻。古代国家把食言与铁定位国家经济命脉就是这个原因,国可以一日无君,但不可一日无盐。史学家考证,炎黄二帝大战蚩尤,就是为了争夺盐地。

“现在族人们的特训已经开始了,每天损耗的盐仅靠角马肉体内的盐分是绝对不够的。一星期之内,嗯,必须在一星期之内找到食盐。至于这些弓的制造,先不忙,大器晚成。而且我好想还记得有更好的材料,不要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与珍贵的石斧了。”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