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四十九章:平淡是真

日傍晚,张凡虎与族人们回到了阔别已快半月的聚居地。当全体族人望着在视线之中依然雄伟挺立的巨型猴面包树冠时,虽然负重长途跋涉的身体疲惫不堪,但是全部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行进的脚步,并且越来越快,仿佛环境远比海边单调的聚居地是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归来的小铁螺丝钉——这或许就是家的魅力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自愿背负十个椰子的老族长和三个小孩子跑在了最前面,族人们紧随其后。小孩子们当然是空手的,只是他们身上挂满了一串串寻找的各种漂亮的贝壳、海螺、鱼骨、珊瑚,甚至碎石子。

距族人聚居地只有数百米,在族人聚居地周围是直径数百米的开阔地,没有树木的遮挡可以让族人们更好的外面各种情况。在这些被族人们经常踩踏的草地上,草丛并不是很繁茂,所以不可能藏住大型猎食着,而毒蛇之类的致命偷袭者也几乎不存在,因为它们也是很畏惧人类的,这种充满浓浓人类气味的地方是它们最危险的地方,嗅觉灵敏的毒蛇之类对此地是唯恐避不及,又会潜伏在草中偷袭族人们呢?

老族长背负二十公斤重椰子的苍老身体跑着就像在风中摇晃的老松,苍老但有力,有精神。椰子已被张凡虎剥掉外面厚厚果皮以减轻重量,只留下褐色的椰壳和一个供绳子穿过悬挂的椰子柄。在老族长跑动中,装满椰汁的坚硬褐色的椰壳相互碰撞发出“邦邦”的沉闷声响,三个小孩子欢笑着尖叫着跑在老族长前面,但是跑在三个小孩子前面的还另有其——物,那就是细纹小斑马白墨。

现在白墨在族中混得是风生水起,族人们都很喜欢它,在海边族人们不可能每天都吃椰汁鲜鱼汤,只是隔一天的晚上吃一次。但是族人们在熬汤之前都会把椰汁倒出来一部分,让白墨敞开肚子喝个饱,再给它吃一块块雪白的椰肉,所以小斑马虽然没有像它的同类们在幼年时期得到母亲的关爱与照顾,但是它得到的爱一点不比它的同伴们少,而看它活蹦乱跳的样子就虽然白墨过早断奶,但是得到大家精心照顾,喝营养丰富的椰汁、猴面包树汁的身体也很健康,张凡虎甚至会加入少量磨成粉末的沙丁鱼干。

族人们连身上的重物都没有放下来就先绕着巨型猴面包树细细观察了一遍,除了对藏在树洞中的肉干的担心之外应该还有对老树的关怀。张凡虎看得出族人们对这棵巨型猴面包树的深厚感情,这种感情就像儿女对哺育他们的母亲敬爱、青年人对慈祥年长者的崇敬。这很好理解,毕竟这颗巨型猴面包树对族人们来说太重要了,甚至这是他们在危险的非洲大草原上的安身立命之本。

傍晚时分,初冬的夕阳在多云的天空中显得很妩媚与矫情,全然没有了夏季的豪放粗犷,就像是一个见到心上人的害羞姑娘。族人们放下已变得沉重的包裹,在张凡虎的带领下把一个个椰子树叶包裹全部取下来,然后张凡虎爬上树,把族人们递上来的包裹一个个全部吊挂在两棵被风的“幼儿”猴面包树上。

尽管沙丁鱼放了海盐腌制并被晒干,再加上椰树叶的包裹,但是六七百千克的沙丁鱼干堆积在一起还是散发出浓重的鱼腥味和海水的气息。猴面包树洞已经被角马肉占满了,或者说张凡虎那晚上抓紧打出的树洞本就是为装角马及斑马肉干等所准备的。所以没处可放的沙丁鱼干就只能放在下风口,不然大家晚上可就不好睡觉了。

张凡虎再次躺在属于他的猴面包树上,右手伸在背后的猴面包树干上,用军刀划下三条刻痕。张凡虎把记日期的刻痕也就是他设计的日历分为四组:年、月、周、日,其中在“日”的下面有七道原始刀痕,由于猴面包树生长旺盛,恢复力也很好,所以张凡虎每天由上到下加深一道痕迹。当把七道都加深过一遍后也就是七天之后了,然后就在“周”的下面加一道更深的痕迹,而“周”下面的刻痕只有四道,这四道痕迹每一条当然是代表一周了。四周只有二十八天,张凡虎不可能糊弄每个月都是平年的二十八天的二月吧?无小说网不少字所以张凡虎在四道刻痕下面在加了三道在一排的刻痕,代表多余出来的三天。

当然“月”下面就是十二道代表每年的十二个月的刻痕了,在这道刻痕下面只有一道深痕,这是他刚才加上去的,由于十二道深痕的每一条要一年才刻一次,而以猴面包树的超强愈合能力来说,恐怕只有半月就恢复了,所以张凡虎直接在刻痕中嵌入了一截筷子粗的的猴面包树细枝。至于在十二道刻痕旁边代表“年”的刻痕则没有,那一条刻痕得明年的四月才刻上去,张凡虎不可能忘掉的。

张凡虎摸着这些密密麻麻的刻痕,尤其是那片空白部位我真的要在这儿刻下那一道深痕吗?我难道真的要在这儿生活下去直到死去?”张凡虎心中突出难以抑制的迷茫与孤独,又有谁在他这种情况下不孤独、迷茫?

“我还有机会在这儿划下那一刀吗不跳字。想着到来时的奇异一幕,这么神奇的事情不会第二次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吧,并且还是准确送他回原来世界的一个雷?明白几乎没有的机会之后,张凡虎没了失落,但是迷茫却还没有消散。

他在现代社会中到非洲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在这个神秘的地方生存数年,并拍下超越在亚马逊丛林三年中的摄影作品。现在身处在史前十万年的非洲,这是比现代社会中的非洲更神奇更令人向往的地方,由于是对张凡虎这样的生物研究者、探险家来说这种诱惑是无法抵挡的,这就像是摆在面前触手可及的梦,并且是别人没有机会想到的美梦。

张凡虎不想被束缚,虽然非洲大草原上惊险万分,但是张凡虎却有很大把握生活数十年,所以他不想今后的数十年都在这个族人聚居地与好望角两处徘徊。他没有霸业之心,但是他却无法管住欲飞的梦,虽然这个梦原本只是一个人的事,但是现在他在族中的地位逐渐提高,族人对他的依恋,他对族中人也渐渐融入更多的感情,所以他已是族内不可缺少的一员,原本的自由身已有了复兴种族的责任,心里已有牵挂,那为梦也加上羁拌了吗?

张凡虎不把需要承担的责任与束缚混为一谈是对是,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的一个重要原因的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爱情值得用一生来追寻,但是梦想却不会待人,一过,很多事情就改变了,再也没有找回的机会,所以,有梦必须马上就踏上征寻之路。

张凡虎现在只想把族人们的综合实力提高,成为一个不受环境严重压迫的较为强大的种族,一个能有基础踏上漫漫又慢慢征服自然的道路的强大种族,而这在半年之内是不可能达到的,所以现在也不要多想,睡觉才是最重要的。张凡虎起部身心终于放松下来,在张凡虎到来的一个多月中,他每天都是在沉重的活、各种忙碌之中度过的,又是一个新的起点。

当张凡虎在睡觉的猴面包树枝后面的“月”下面划上第三条深痕时,非洲大草原上的春天到了。南非的冬天较短,这时距上次族人仅过了两个多月,族人们就迎来了他们的春天。其实在张凡虎到来的那一天开始,全族的春天就到来并没有消失过,因为张凡虎带给他们的改变太大了,而这种改变是从内到外整体改变的,全族一直在慢慢蜕变着,现在的全族散发出蓬勃的生命力。

张凡虎对族人们的训练从来没有断过,只是很少向最初那样刻意训练他们。想在非洲大草原很好地生活下去就必须保持强大的力量,而训练的结果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那为不好好利用训练的力量呢?节约并利用各种资源、早就明白这个道理的张凡虎在有充足的食物供应下当然把对族人们的训练融入到了生活。

族人们要生活下去的主要就是要有好的物质基础,在草原上要采集到理想的食物是比较难的,所以狩猎是主要的方式,而张凡虎训练他们的目的也是为了狩猎,所以就没有比用狩猎来训练跟好的方式了。角马群在深秋时离开了南非,向更温暖、水草更为丰美的北方迁徙,而当时张凡虎他们在好望角,所以并没有看见。

其实在现代社会中主要的角马大迁徙与现在张凡虎看到的不一样,因为现代的大迁徙只出现在南边的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迪到北方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场,三个月的迁徙路程有三千公里。但是现在南非居然也有这么大群的角马迁徙,在最初的时候,连张凡虎都以为在十万年前的坦桑尼亚,直到他看到好望角之后,才推测出的位置,当初看见好望角时,他的惊讶中还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斑马群与角马一般是一起迁徙的,这条铁的定律在史前十万年也没有改变。大草原上的其余食草动物虽然有数十种,但是也有很多迁徙走了,留守的不是数量太少就是速度太快,所以就造成了大草原上族人们没有主要的狩猎对象,从这儿又可以推测出族人们曾经生活的艰辛。

在这种情况下,张凡虎的训练方式很简单:负重越野。这是对综合素质的训练,也是族人们最需要的,所以留在好望角椰树上那些严密包裹住的鱼干就是训练的一大“道具”了,每个星期张凡虎都率领着十一个男性族人来这么一次拉练,每次族人聚居地就会多两三百千克的鱼干。由于张凡虎要求一天穿越一百公里,这对族人们来说不是很难,但是负重之后也不是很简单,这样的锻炼效果很好。另外在海边的一些简单工作也是不能落下的,比如时不时修补一下沙滩上的坑道,捕获一些鱼虾,虽然数量比原来减少了,但有总是好的。

在两个月中变化最大的不是这些被张凡虎严格训练族人,而是三个小孩和小斑马白墨。白墨吃掉带的数十个椰子之后,椰树林中在张凡虎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又有一些椰子成熟了。由于在冬季,所以椰子成熟得少又慢,树上结的大多数都是半大的青果,导致这么一大片椰树林也就堪堪养活小斑马而已。

小斑马没被饿着,以它们一年多到两年就到成年斑马的体长两米二左右,体重约三百五十公斤来说,现在出生三个多月的白墨长到肩高六十厘米、尾长二十余厘米并不是难事,毕竟成年斑马尾长半米,肩高一米三,现在的白墨体型已比一只大狼狗略大,而且身体修长高挑。斑马一般在怀孕一年之后在春季产仔,白墨的母亲显然有点不大对劲,不仅让白墨出生了半年,而且还抛弃了它,但幸好他遇到了张凡虎。

除了白墨之外,三个小孩子也算是“茁壮”成长了,而他们的成长才是真正让张凡虎吃惊的。有了张凡虎带领着族人们猎回的充足食物,但三个小孩在这两个月中吃了营养丰富很多还是张凡虎特意搭配的食物之后,他们的牙齿居然就像深秋中被狂风刮过的黄叶一样——那是簌簌地往下掉啊。

张凡虎在三月之前刚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三个正在换牙的小孩子,看他们的换牙程度推断出他们在八岁左右,智灵大概有九岁。原本这正是小孩子快速换牙的年龄,但是张凡虎却被三个小孩子的换牙速度吓到了。第一个月他们只是换了一两颗牙齿而已,在吃了沙丁鱼之后的一个月平均换了两三颗,但是在前一个多月中三人一下就换了七八颗牙齿,再加上之前换的,现在三人嘴中一半都是雪白色的小小的新牙!

张凡虎最先以为是族人尤其是小孩子对海鲜有些特别的过敏反应,毕竟过敏的反应是很广范的事,说不定就有掉牙这一种,虽然这种让见多识广的张凡虎也闻所未闻。在担惊受怕之后,张凡虎终于悲哀地了一个问题,他大特了。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