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七十七章:林中大混战(中)

张凡虎在听见声音的刹那就停下了,智速也在同时停下来了,其余族人紧接着也停住了刚冲出去的脚步,十几个射箭、起身、投矛、冲刺、急刹让干燥的草地蓬发出一阵烟尘,但是十一双眼睛却没有眨一下,紧盯着四周。族人们大多数都是盯在发声处方向,而智速与石骨却盯着其余的方向,优秀猎人的本能直觉告诉他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张凡虎直接看向了身后,那是他们在十几分钟前匍匐过来的地方,也是认为最危险的地方,但是现在却散发出一阵让他警惕万分的气氛。

“啪啪啪”的脚步声冲了过来,十一个族人一动也没动,数月的严格训练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纪律,没有张凡虎的要求他们不会擅自行动,尤其是在野外。智力右手提着两支投矛,左手拿着强弓跑过来,而背上的草下面还有一支“艾考瓦”。张凡虎对他头微微一偏,他点了下头回到队内,他也把持着一个方向。[..]

“哧!”张凡虎把剩下的两支投矛轻轻地插在土中,取下背上的羽箭搭上弓弦,半拉着。十一个族人照样。

出现了,四周传来咔擦咔擦的杂乱声音,有的是干草茎、干树枝等被踏断的声音,有的是木棍划过树枝相互摩擦的声音。与各种声音同时出现的是影影绰绰的人影,随着声音的变近,离张凡虎他们一百米之外的四周灌木丛中出现至少五十个人,张凡虎眉头一皱,这才是他心目中也是人们想象的原始人啊:他们外貌与智速他们相差不大,但是装饰可就称得上繁华了。

每个人头上乱糟糟的长发都被一截骨头压住了,准确地说头发大部分被团起来顶在头上,穿过一截白色手指粗十余厘米长的骨头,骨头两头用树皮系住在下吧打了个结。耳垂甚至耳廓上都被小指粗长的牙齿穿过,看那些牙齿的大小与弯曲程度张凡虎就能知道那些是什么动物,都是非洲大草原上七种猎食者中的成员。张凡虎猜测他们的地位高低决定了佩戴什么动物的牙齿。

他们的鼻子、鼻翼甚至下巴也打了孔,穿过绳子、骨头、翎羽、牙齿等物,有的脖子上也用绳子悬吊着类似物质;上身当然不会有衣服,下身也没有树皮、树叶或动物皮裙之类的东西,只是一截小孩手臂粗的猴面包树枝套上,树枝贴肉部位用绳子套上围在腰上。猴面包树枝很多是有细小的空心的,再加上很软,很容易打上孔,这种遮羞物在现代很多原始部落都可见,从这一方面来说还比较先进了。

这些原始族人比智速他们像原始人多了,完全是一副蛮荒野蛮打扮,智速他们与其比起来就太斯文了,只是他们手握一支两米长的矛与智速部落以前使用的一样,矛头大多数也是用炭火烤制后磨出来的,只是有几个明显是小头目的原始人的矛头有的是白森森的骨头磨制而成的,有的是黑漆漆的羚羊角做成的,非洲大草原上有数十种羚羊,很多都长有角,而有的用来做矛头是很实用的。

七个头目分散出现在张凡虎他们周围,每个人身后都带有七八个族人。他们有的矛虽然只有两米长,但是却有一半长都是黑色的锥形,那是长角羚的角,长角羚的角相当长,它的名字就来源于此。它们的角很直,靠近头部的三分之一是黑白相间的环状,上面是土黄的光滑面,直面的穿透力极强,做投矛很合适。长角羚体重两百千克,速度快而且数量不是很多,而且在现代主要生活在东非,所以即使史前的南非数量绝对也不会多,张凡虎他们的族中就没有长角羚角做的长矛。

最后出现的一个原始智人的地位肯定最高,而他的身高也是最高、体型最大,显然他们这个蛮荒部落也同样崇拜蛮力,像他这样的人肯定会得到族人们的尊敬,他很有可能是一位族长。而他的长矛头赫然是一段二十余厘米长的动物脊椎骨,张凡虎猜测那是黑斑羚的

骨头,这也是一种难以猎杀的猎物,体型与长角羚相同,角弯长达一米,张凡虎最初很想用它的角做弓,但是苦于没有找到。

“啪啪啪”远处传来不间断的挣扎声音,那是五只还没断气的南非林羚,张凡虎的一箭直接命中侧面脖子并且穿了过去。张凡虎为免浪费箭支,造成重叠交叉的“火力”,所以选择的是最边缘的一只,而族人们为增大射中机率一般都会选着中间最密集的位置,结果张凡虎所料不错,他与智速都是射的边上,只是智速的射中的是腹部,没能立刻毙命。中间三头身上在两到四只羽箭之间,但是身上还有数支投矛,张凡虎与智速的投矛直接命中了已转身逃跑的两只,而族人们还有五支投矛就落空了。

智力更是厉害,由于他是正面对着汤姆森瞪羚的,也可以说是瞪羚正对着他,他的一箭直接从瞪羚柔软的咽喉贯入,直接进入了一半,绝对射中了腹腔中的肺部!另外他投出的矛更是直接穿过瞪羚的侧面肋骨,他的投矛比族人们使用的中一倍,快达到“艾考瓦”的重量了,张凡虎特意为他选的一棵大拇指粗两米长的黑黄檀,这对他来说相当合适,全族也只有这一根。这如铁棍一般的投矛直接把瞪羚盯在了地上!

可以说张凡虎十二人完全是大丰收:三只直接毙命的林羚、五只还在垂死挣扎的,也就是八只南非林羚,再加智力的那只瞪羚。但是现在大家全都没有心情去理会自己的猎物,这是生死时刻了,被五倍于己的不明同类包围着,尽管大家对自己在搏击方面一对一甚至一对二都不会弱于对方,但是一对五呢?那几乎是必输无疑的,但幸好大家有远程攻击武器,那就是手中的弓箭,在这生死时刻,族人们又对张凡虎满怀感激。

“啪!”智力把自己的投矛往地上一插,这是一支下面半米都染血的投矛,是汤姆森瞪羚的血,智力刚才在投矛出去之后就奔出去了,由于他比张凡虎他们离声源处远四十米,所以他在途中才听见,但是他也没有犹豫径直跑过去拔出了自己的投矛,这可是他的宝贝。

由于智力跑过去拿回自己的投矛,这就浪费了四五秒,当他回到队伍中时,族人已经左手捏箭搭好了弓拉开了三分之一,并用食指与中指固定住,而右手伸向背后面把自己裹好毛毛糟糟的杂草的“艾考瓦”从干草伪装下拉了出来。

“吱!”智力把他的黑黄檀木投矛扎在地上后,右手向后一伸,他没有像族人们一样拿出背负的“艾考瓦”,而是拉出了一支羽箭,搭弦、拉弓,智力直接把弓拉满了三分之二!弓臂在瞬间的大力下才发出一声让人牙酸的鸣叫声,这不是要断了,而是复合弓的一种特性。

原本还慢慢向中间靠近的原始智人全都一顿,因为他们看见了智力瞄向他们族长的那支羽箭。智力本就长相生猛,高达近一米八的身材,加上原本就很壮硕的体格被张凡虎严格地操练了几个月,又有良好的营养供给,现在长得更是霸气凌然。再加上刚才他对离他三十米外瞪羚的一箭射喉、一矛定身的完美表现,让人们明白他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莽汉。

张凡虎微微转头看向智力,轻轻点了下头,肯定了他的做法,其余族人也看向他,在看到停下脚步的不明同类,原本有些紧张的心静下来,也增加了信心:现在他们离我们还有六十米远,即使他们跑过来我也有三次出箭机会,而如果投矛的话,他们的那种矛投中的机会有多大?

张凡虎刚开始还自信的笑容突然就没有了,因为那位明显是族长的壮汉居然在智力把箭瞄准他的同时一下蹲下来,然后身后两个体格与他相差不大的人一人提一个直径约一米的椭圆盾牌立在他身前,张凡虎定睛一看,嘴角一抽——龟壳!

看着这两块暗绿色,片甲曾镶嵌排列并由中央向四周放射的斑纹,张凡虎推测出这是两只绿海龟壳,绿海龟在印度洋、大西洋都有分布,是一种大型海龟,甲克最大可达一米半,重达两百千克,这两个长一米的龟壳的原先主人重量也绝对在一百千克以上。

张凡虎做的复合强弓在拉满的情况下能达到六十米,以他的箭术和枪械打靶练就出来的准确度,直径一米的事物有一半以上的机率射中,但是那可是厚达一厘米多的龟壳啊,现代手枪的有效射程也是五十米,即使用现代最好的手枪也无法打穿它,而且它是弧形的,容易打滑。

张凡虎没想到的是他们就然会有这么好的对策,居然会知道用盾牌,也没有想到这位族长会没有自尊地直接大叫着蹲在地上让族人保护着他,更没有想到他在大喊大叫之后他的族人们全部不要命般的冲了上来!

只有一点张凡虎猜到了,那位被智力羽箭瞄准又躲掉的族长就像小女人受到凌辱逃脱之后一样,歇斯底里地叫喊的意思肯定是“进攻、杀死他们之类的”。

大战,来了。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