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八十一章:血洒蛮荒(中)

真正的搏击开始了,或者这是一场战争,是血淋淋的两族激战。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用张凡虎这个指挥的“将”了,而是需要战斗的“兵”。他刚解决掉冲向自己的那一组冲过来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来得恰到好处。张凡虎看到两个拿着长矛冲向自己的对手,右手向前用力一挥,长矛射中了对方其中一个的大腿,但他在惨叫中仍然投出了自己的长矛。

张凡虎跑动的身体一侧,左手长矛一带,对方的长矛就斜飞向一边,再向左一个跳跃,避开了另一位对手奋力地一刺——玩命了。对方既然对自己和族人们都下了死手,那么张凡现在也不能留手了,即使不杀死他们也要让他们被自己一方完全制服再来说。[..]

对方直接刺过来的一矛力量向前,手臂伸直。这样的攻击方式就像两人搏斗中面对对方打来的直拳,只要是经验丰富的人面对这样的攻击很容易用手向旁边隔开。但是张凡虎却没有这样做,他在避开的时候就抡起了自己的腿,两者本就相近在加上是相对冲刺,张凡虎这一记侧踢腿踢在对方腹部。

人体有多个要害,军人要与敌人搏击,当然必须要了解人体的构造与要害等情况,然后按照人体结构来进行进攻与防守,这样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人体腹部上边的正中间、肋骨的下面有个致命要害,那儿分布着腹腔的神经丛。

腹腔内的内脏器官很多,所以这丛密集的神经极为丰富,击打这个部位不仅可以让对方内脏几桶难忍,而且还可以刺激到腹腔太阳神经丛,英气强烈的神经反应。这位原始智人只受了张凡虎不到五层力就痛苦不堪,张凡虎右手一捞对方痛得弯腰下跌的长矛,左手一个手刀砍在了对方侧面脖子。张凡虎的手刀可以砍断两块砖,手掌拍断四块,这位原始智人直接晕了过去,只是腹部疼痛可能让他即使晕过去了也会晕得不舒服。

一秒钟制服两人,手中的长矛换了一把,张凡虎终于冲进了大混战的战场。族人们很聪明,他们知道如果自己团成一个圆在对方人人都有长矛甚至有的有两支的情况下不好,对方很有可能会投出长矛,如果这样他们在中间被包围就没地方躲避,而且距离太近几乎是对方的活靶子,所以他们按最初的队形冲了出去,各自面对自己刚才射杀的队伍,也就是说智速、智力、石骨三人是一人面对一对,而其余族人两两相互配合杀进了战场,这种混战比较适合他们。

向前跑动的张凡虎两矛隔开了对方或砸或刺的几矛,然后在对方臂上留下不轻的伤痕,但是没时间搭理他们继续向前冲,他在赶时间,现在时间就是生命。现在双方德普杀红了眼,几乎全是下的死手,虽然智速他们精良避免,但是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也只能让对方受重伤了,然后怀着与张凡虎一样的“高人”心态:是生是死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石骨,这是一位身手仅次于智速与智力的智人,他的战斗力很强,但是毕竟他要面对的是一队六人!石骨的箭术也不错,刚才三箭都见血,但是只有一人丧失战斗力,另外两人受伤继续向前;在他的链石下也绕住了对方一人,两支射出的投矛让这个倒在对方最前面的一人再次受伤丧失战斗力,但这个不是他们的头目,他们最强大的头目毫发未伤地到了石骨面前;另外一支投矛也射到了一位对手。现在包围他的六人三人受伤不轻,而且两位丧失战斗力,一个人能有这样的战况也相当不错了。

石骨的天赋也很好:速度比智速慢但是比得上智力、力量比智力小但是比得上智速,那次大围捕人手不够就是他与智速两人抬着最轻的一头近两百公斤的角马回来,可见其实力非凡。在张凡虎的教导下,数个月的艰苦训练让他耐力、力量、灵活性等数方面都大大加强,只是速度不是一早一夕的事情,而且他的速度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几乎没法再提高,人再努力也不可能练得速度快过七十公里,而智速就在那个临界点上。

数月的训练让石骨战斗力上升了一倍,但是他因双腿受伤中毒,一条腿还有一个鸡蛋大小的凹痕,而另一条腿伤有数道刀疤,这些都是张凡虎为他排毒造成的。受过伤恢复后的石骨因双腿肌肉无法恢复原样而战斗力下降了大约两层,但这仍然相当于对方的一个头目,但是这个头目还有五个队友,所以石骨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这位头目很谨慎,尽管已经稳操胜券,但是也不想冒进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当石骨奋力攻击时他总是率领着两人隔开他的“艾考瓦”,然后另有族人抓住机会在他身上留下创伤,若不是石骨身体灵活避开大部分力量他早就倒下了,但是现在身上数道血流不止的伤痕也说明他坚持不了多久。

六个原始智人已经包围了他,但是没有来帮组他的人,这些原始智人在几次攻击后发现,原本他们长矛最适合的刺杀对这位对手起不了多大作用,他总是能在最后关头靠着“艾考瓦”隔开矛头牢牢守护自己,即使不能隔开也能在地上进行各种翻滚把伤害减到最小。反倒是长矛的轮番砸击让他避无可避只能硬抵着,但是六人的力量何其大,虽然不是同时砸下,但是两三人的同时砸击也让石骨必须严正以待。

由于语言不通,这位头目直接在石骨身边向着自己的族人发号施令,但是石骨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于是头目再次带着几人两人做饵,他与两外一人用长矛砸石骨的膝弯,另两位在他身后一记重击把石骨击倒在地后。看着趴在地上的石骨他们终于抓住了机会,六人中有五人同时砸下了他们的长矛,而石骨刚才用来格挡的“艾考瓦”被另外一人死死地抱住了。徒手抵挡五支全力砸下的长矛?即使是张凡虎这样的铜皮铁骨也会受伤不轻,毕竟现在没有什么规避方法,五支矛包围着无论在那个方向都至少有三支砸在身上。

当石骨几乎绝望的时候,一道乌光在他身上跃过,紧接着一声惨叫出现,原本将要砸下的长矛无力地落了下来;然后紧随乌光之后一道影子闪过,另一位快砸下来的原始智人直接砰的一声被撞飞了出去。

张凡虎终于来了,但是剩下的三支长矛依然以势不可挡的力道落了下来,如果三支长矛落在石骨身上,他不死也要受重伤。张凡虎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扑在了石骨身上,在三支长矛落下来的瞬间他双脚一蹬地——没有电影中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翻滚出去,他只是想用自己的背硬接这三支矛而已,当然这三支矛应了他的愿,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