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八十五章:大鼓金霸!(下)

当两方的援助都离张凡虎只有七八米的时候,张凡虎终于一脚踢倒了这位可怜的头目鱼饵,然后向着有长矛的对手跑去。他想先解决掉这个对自己有很大危险性的对手,他如果选择那位骨矛被张凡虎劈断的对手会给对方留有可乘之机,毕竟刚才对方一人的长矛在三十米外都能准确地瞄准张凡虎,在这种战斗中需要心无旁骛。

张凡虎向着旁边这位拿矛的对手跑去还有一个目的,也是分化对方的实力,他也不想站在原地傻等着对方两人会合,那样对自己的危险性就大大提高了,而这样就与那位赤手的对手保持者七八米的距离,有大约半秒的缓冲时间,也就是说他可以与这位拿矛的对手单独交战半秒。半秒,只是三个眨眼的功夫,但是这却可以决定很多事情,甚至可以决定着数十人最后的胜利,也是数十人的性命。

“呼!”张凡虎预想的清脆响声居然落空了。张凡虎与拿矛对手相互冲刺七八米,那只是一眨眼的事,而且对方还有两米长的角矛,所以张凡虎在起步的时候就准备出招了。长角羚一米长的角不会像长矛杆一样被户撒刀砍断,很有可能会刀刃砍进去之后把刀刃夹住,所以张凡虎的手腕一翻想用刀背荡开长角,然后反刀切断对方长角后面的矛杆,但是事与愿违。

高手都不会使用蛮力,这是准则。对方尽管与他的族人一样是全力向张凡虎的当胸一刺,但是在看到张凡虎的户撒刀过来之后他在瞬间就把矛头向下压了一下,黑色的尖矛头就向着张凡虎的腰腹斜刺过来,而张凡虎原本猛烈的一击就落空了,发出了“呼”的一声。

高明的战斗专家之间的搏斗就像智者之间的辩论,他们用力虽然像辩论家的语言一样犀利,而且能在瞬间发现对方的破绽展开反攻。所谓说话留三分,他们使力也同样是留了三分,这就是后手,以防对方的各种偷袭或战场的变故。这看似好像与另一条准则高手过招一夕之间,必须全力以赴不留余力相悖,但其实不然,这就是他们对自己力量的把握能力了,这也是张凡虎放在最后训练族人们的,那就是头脑的反应能力与身体的协调能力。在变故发生的一瞬间大脑就要想出应对之策,然后身体也要形成一种条件反射,迅速作出反应。

张凡虎的一刀刚一落空他就马上变招,右臂向下一压,手腕也同时下转,户撒刀在两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终于以一种不可小觑的力量拍在了长角上。原本刺向张凡虎腰部腹侧的尖矛以间不容发的速度刺向了张凡虎小腿,但是张凡虎的腿已经抬起来了,并一脚踩在了刚刺进脚下土中的长角。这就像是张凡虎抬起腿,对方故意把长矛刺进土中让他踩一样。

张凡虎右腿一蹬地面,让踩在长角上的左腿支撑起全身的重量,然后右脚屈趾直揣对方胸口。这其实一招又险又有效的棋:如果对方力量小,张凡虎的体重就可以直接把对方手中的长矛压脱手,让对方失去利器,但是这个可能性较小;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长矛杆承受不住重量而断掉,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张凡虎是踏在长角羚一米的角上面的,硬与韧并存的长角立马弯曲大部分,承受住了重量,所以张凡虎的两个小计划都落空了,如果现在对方双手猛烈一拉手中的长矛,那张凡虎很有可能向后倒地,然后会被对方乘胜追击,但是他的右腿也很有可能会踢中对方的胸口!

这就是张凡虎留给对方的抉择,但是张凡虎占据了优势,毕竟自己即使倒地也不代表他就会输,更何况他每次倒地都会给对方带来巨大的创伤,而张凡虎的全力一腿踢在对方的胸口上,那对方也很有可能会一击不起,张凡虎这次使出的是全力。

这位智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毕竟是这个强大部落的杀手锏,一般是不出手的,而到了紧急关头才出来起到一句定江山的作用,这从他们现在出手就可以看出。当他看到张凡虎猛烈一腿时也没有惊慌,虽然这一招他避无可避,他身体向左一倾并举起屈起左臂横胸抵挡,右手再在身体一倾的时候用力一拉长矛让张凡虎的身体一顿,最后那巨大力量的一脚蹬在了对方小臂上。

尽管在瞬间他让张凡虎身体一顿、自身左倾并用左臂格挡三重方式减弱了张凡虎这一腿的力量,但是他仍然被震得后退几步,而他紧紧抓住的长矛也终于被这种巨大的力量向前瞬间拉动,张凡虎在这巨大的惯性下身体向后快速倒去。出现了最糟糕的一幕,并且是出现在张凡虎身上,他这样倒地后两人之间的交锋几乎就是以平局而论了,而对方还有一人在展演之间就要到了啊,难道对方真的这样强,或者是张凡虎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强,只能在对付一些虾兵才大显身手?

张凡虎的确是向后倒去了,而且是快速地向后倒去,在对方身体落后两步的时候他的脊背就已经着地。这时只见他双手撑地,又是一个鲤鱼打挺的开端,在这种情况下的却是必须快速起来抓住战局。但是张凡虎却没有,他在双腿还没落地的时候双臂与肩膀、胸部乃至整个上半身的肌肉突然绷起,然后双手用力一撑,居然呈倒立之势斜着向对方飞去,双腿划过半米的距离重重地蹬在对方已经没有丝毫的防护胸口上。

这一击太猛了,双腿完全是结结实实地揣在对方胸口上,对方原本还在向后退却的身体直接向后倒去,这相当于是张凡虎三腿的力量,击倒对方也很平常。这也可见张凡虎的比利时多么强劲,不仅把自己身体撑着凌空贴地滑行了半米,并把这股大力传在了两腿上,让对方吃这么大的亏,这相当于张凡虎的全力一击。

张凡虎在这一击之后终于身体完全贴地,然后他迅速向旁边滚去,而他身体刚滚过的草地上顿时出现一个斜插的长矛。半秒时间,这数招交手只是在半秒之中发生的,而对方另一位族人终于赶了过来,并想抓住机会投矛射杀掉张凡虎,但是张凡虎方才在倒地倒立的时候就眼睛余光就瞟见了对方刚捡起的长矛,那只是他们族人的一般长矛,所以张凡虎这一击之后对方才把矛投出。

张凡虎避开对方的一矛后在滚动中突然户撒刀一晃,对方原本想把矛重新拔起再刺,但是在乌光一闪之后只把一只没矛头的矛杆拔起来。张凡虎翻身爬起来,并向着那位已经倒地的对手冲去。虽然对方吃了张凡虎三脚,但毕竟不是完全力量的,以他的身体强度,张凡虎认为他现在虽然不好受但是绝对没有受到重创。现在减少一个对手然后在对战那位长矛无尖的对手。

“镑!”户撒刀终于荡起了悠扬的声响,对方的长矛一直就没有脱手,在张凡虎冲过去的时候只能硬生生地一挡,但是马上就被刀背劈开。张凡虎现在势若猛虎,一个这样的对手他完全是压着打。

大鼓金霸,大鼓:天神;金霸,雷。大鼓金霸是族人们口中的雷神,他们为雷电的巨大威力所震撼,所以雷神在他们心中还可以翻译为——战神!而张凡虎现在就是。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