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九十三章:再次救治

现在最主要的是救治族人门,虽然他们的血在刚才树林中暂时止住了大半,但是在行进半小时之后血液还是没有彻底止住。而且人体皮肤被刺开后肌肉会爆裂,鲜红色的肌肉完全暴露在外把伤口撑大,这样愈合需要极长的,并容易感染。所以遇到大的伤口稍有常识的人要进行缝合,让内部肌肉与外部皮肤同时愈合,不仅恢复快而且恢复效果好,对以后的肌肉性能损害不大,最重要的是可以大大减小感染细菌病毒的机会。

现代社会对伤口或手术创口的缝合大多用羊肠,而我国古代民间一般用老鼠尾巴中抽出来的白色筋,十几厘米长的筋像一条白线,它与现代医学上的羊肠对人体的联合性都较好,人体都会对外来物质有排斥性,而对这两种排斥性较小,可以不用拆线直接等到伤口愈合恢复,大大减少回复与节约治疗精力。[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老鼠尤其是现代城市老鼠身体含有大量细菌,因为它们无处不在,而史前当然要好得多,但是非洲草原上老鼠还比较少,老鼠喜欢在温带地区生存,更何况现在就有现成的南非林羚,所以张凡虎也没有打算去抓老鼠。

“麻烦你叫你的人弄点水出来,谢谢啦。”张凡虎还是头没抬地说到,但是当时人肯定他在对谁说,女祭司吩咐身边两人之后,慢慢踱到张凡虎身边,看着有些血腥的场面,微微皱眉道你还把我当仆人了?”

“呵呵,白种人女仆,挺有意思的。”张凡虎调笑道,对方很配合,族人们的伤就更容易治,他心里高兴也就调笑道,但是他内心还是暗藏试探。要现代社会中某国就喜欢女仆这种装束拍电影,张凡虎身为男人也是略有小知,他想再次试探对方对现代社会的了解。

“你!哼!”对方转身走了,接过身边的人妖送到张凡虎这边的水袋,“呼”的一声丢了。

“哦,

y”。张凡虎道歉,但是却没有一点歉意在内,“智力!”双手已接过两袋水的智力不用吩咐也干,拔出塞子倒出水冲洗林羚肠。智力受伤虽然也不轻,但是他体质最好,而且伤口浅,伤口上血液已凝固,止住了血,所以张凡虎让他出来打下手。

几分钟后,数条半米长面条似的嫩白色羊肠出现了,张凡虎把军刀递给智力示意他接替继续。他再次取出那个刚才装有龙血树汁凝块的小包,从中取出一颗弯曲的白色物质,把上面一层棉线去掉露出黑黝黝的内部,再一看一头的尖一头的小洞,这居然是一颗针,而且是缝合伤口用的曲形针!

棉线当然是张凡虎用衣服上的拉出来的棉丝出来的,至于那明显是铁质能弯曲的针当然是陨铁了。当初打制户撒刀的时候大约用掉了百分之六十的陨铁,剩余的大部分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还有一部分就打制了一些小器件,就比如这颗针。

要把陨铁弄成一颗长长的针可不容易,他只能把陨铁合在一起不可能把一块分开,所以张凡虎找出一块最小的只有小指头大小的陨铁,烧红后用户撒刀背慢慢打制,最后把一头锤细再折一小部分连接在干上,这就形成了最难做的针孔。最难的都成功了,只用把一头磨尖在把整体磨圆滑弯曲就行了。

由于材料太“旺盛”了,所以这颗针很粗,是一般绣花针的数倍,这还是张凡虎把它尽量砸细再用户撒刀截成三段的结果,如果再细就无法把针孔弄圆。三颗针,张凡虎用的是最好的那颗,因为他缝的是人肉,另外两颗给了女族人,她们缝的是兽皮。

缝制是智速做的,张凡虎只是做了做示范而已,他就把后续工作交给了智速智力,他还有更重要的工作。

“等会儿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族人,其实只是让你再给他们水,等会儿多出来的送给你们,毕竟你们受伤的人更多。谢谢了,哦,这不是对仆人的吩咐,而是的嘱托。”张凡虎说到后面一看女祭司的再次加上几句。

“哼哼,求我了?”夕阳照在女祭司身上,原本飘飞的金黄发丝看上去更加漂亮,只是张凡虎没看。

“也不能够叫求吧?无小说网不少字相互帮助嘛,我赶,就不多说了,等我两小时。”张凡虎放下望远镜,看了一眼女祭司跑下了山,独留对方一人看夕阳。

半小时后张凡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这儿离对方族内有近十公里,张凡虎只背着户撒刀与一个只有小部分水的角马皮水袋,完全是放开了来跑。

张凡虎盯着这个近一米高的土堆,眼睛一扫上面众多蠕动的小白点,喘着粗气笑了。左手取下水袋,右手拔出户撒刀,“铛”的一声击在上面,坚硬的户撒刀被撞在土堆上居然发出金属相撞的声音,而户撒刀更是欢快地鸣叫。

这个一米高的土堆就是白蚁堆,上面蠕动爬行的就是白蚁。白蚁是一种人们熟知的蚂蚁,它们家族成员数量不少,分布于全世界数量众多,尤其是在非洲大草原上它们的数量简直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非洲大草原数百万平方公里,平均每平方公里都有一个白蚁堆,尽管张凡虎在跑了十公里才一个蚂蚁堆,但是在他数十米的不远处就另有一个蚂蚁家族,显然这儿很适合它们繁衍。

张凡虎敲击的这个白蚁堆高一米多,以蚂蚁不到一厘米长的身体比例与人相比,就相当于人满五年建造的近两百米高六七十层高的大楼,而且这个蚂蚁家族只能算是中等,如果把它们最高大的三米多高的土堆比起来那就只有现代社会中的迪拜塔能相媲美了。这个土堆里面有众多的走廊与房间,土堆下面也是一样的,里面有上百万的白蚁,而最大的白蚁堆里面数量是这个土堆的数十倍!每年数百上千亿的白蚁吃的草超过了数十万的斑马的食量,也就只有数百万的角马群能与它们争斗,对草原是一个大负担。

白蚁堆是白蚁把泥土与它们的粪便加上的唾液等分泌物混合而成的,坚硬无比堪比岩石,这是它们共同的家,相当于一个人类中等或上等甚至超级城市的混泥土结构。它们与蜜蜂一样有四种成员,一种是平民老百姓工蚁,第二种是城防兵兵蚁,第三种是雄蚁,第四种是蚁后。

无论多大的家族,蚁后只有一只,它们的腹部有成人的食指粗细,每几秒钟就产下一枚卵;雄蚁有几只到十余只,它们的工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辅助蚁后生孩子,互相戴绿帽子,这两种蚂蚁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它们却关系到种族繁衍的大事;兵蚁数量大约占总数的十分之一,是很合理的分配,它们不干活,但是却在家族有危险时奋勇向前,顽强拼搏;工蚁就是为所有族员服务的。

随着张凡虎左手拿着水壶仰头喝水,右手猛击土堆,原本还忙忙碌碌干活的工蚁瞬间惊慌了,它们快速爬进离它们最近的房间并尽量地往地下钻,那儿跟各位安全。但是兵蚁却不然,原本只是寥寥无几随意爬行的兵蚁马上用它们的大钳子用力地开合,居然能发出轻微的撞击声,它们这是一种声波信号,就像人类军队的集结号,能够快速集结兵蚁。它们还有先进的化学传信方式,在危险的时候分泌一种化学气味,能快速地传到巢穴中。

随着张凡虎的十数下撞击,他的小半袋水也喝光了。现在蚂蚁堆上已经集结了数百只有红色大钳子的兵蚁,兵蚁体长约有一厘米,头部占了一般,钳子占了头部一半,也就是说它们的钳子占了身体四分之一长,约有半颗米长。它们开合着的钳子冲向张凡虎的户撒刀,当事者一看刀背居然在刚才拍死了十余只最近的兵蚁,但是其余的仍然悍不畏死地冲上来,数百只一起咬着嘴钳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张凡虎把户撒刀网地上一插,然后取出准备好的一片鸟翎羽,把喝光水的水袋靠经土堆,然后用羽毛把土堆表面兵蚁一只只地扫进水袋,这就是他到来的目的。十余分钟后,张凡虎大约活捉了数百只兵蚁,但是这却没有总数的百分之一,可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对它们毫无影响,蚁后只要努力一小时就补上了。

夕阳已经在树腰上了,张凡虎把羽毛收回,看着在土堆上密密麻麻的兵蚁,满意地转身。

当夕阳贴地时分,张凡虎回到了小山上,族人们大的伤口内部肌肉已经缝好了,表皮虽然没有绽开但是也没有缝合,这是张凡虎交代的,而且他们的针线太粗了,缝好肌肉就没法缝表皮,再加上他们神人张凡虎交代于是还保持者原样。

张凡虎坐在屋棚中,拔出羽毛刚要扒开塞子倒出兵蚁,突然对着外表冷淡实者很好奇地站在边上看的女祭司一笑,道你猜我刚才干去了?”看着对方听了的话翻着的白眼张凡虎再次一笑,拔出塞子,倒出数只兵蚁。兵蚁经过长途颠簸再加上氧气不足,现在已经晕晕乎乎,如果不是生命力顽强已经死了。

“看得出你也对野外生存很了解,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说看我现在要干?”张凡虎有些得意地问,对方还是望着头上屋顶。

当张凡虎看向的族人们,他们全都摇头之后,用食指与大拇指地抓起了一只兵蚁,它们经过这会儿的休息已经重新精神焕发,在张凡虎抓住它身体之后大钳子努力地咬着口气,像是要在精神上嚼碎它们的仇人张凡虎。

现在女祭司也微微低下了仰着的头,用眼睛余光好奇地看着。张凡虎没有抬头,用一支干净的树枝削成的镊子地把一位重伤族人小腹的外皮合拢在一起,然后把那张着大嘴的兵蚁钳子迅速放在伤口上。蚂蚁都是瞎子,靠着触觉与嗅觉感知外界,当它的嘴感觉到族人的皮肤时迅速地咬合,张凡虎没等它再次张开嘴一下掐断了它的脖子,独留一个还死死咬着表皮的红色头部在伤口上。

“哦!”族人们的眼睛都亮了,这真是好办法,这种伤害远比用针线缝的要好,族人们还不蚂蚁药诸侯会分泌蚁酸,能消毒杀菌防止感染。但是这种方法只能用在外皮而且得是轻伤或者经过内部缝制处理过地重伤,如果直接在一个大伤口上让蚂蚁咬着,它们的咬合力不足以缝合伤口。

女祭司看着双手齐动的张凡虎也暗暗佩服,也只有这种能完全贴近自然的人才能想到这些使用有效的方法。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