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一百零八章:草原一霸的命运(第二更)

十几秒钟的时间,十几个族人当然不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在空旷的大草原上从张凡虎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只是在张凡虎引开两头河马的时候躲进了茂密的猴面包树上,虽然拥挤,而且现在最干旱的时候猴面包树的树叶不是很繁茂,但是树上众多的树枝再加上族人们身上原本的伪装还是不易被发现。现在族人们也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看着树下的情况,当看到巨大的沙土迷雾升起时大家都几乎快欢呼起来,一两秒之后再看到淡去的沙土中安然无恙的张凡虎终于放下了心中担心。

“停!”像是知道族人们怎样想似的,张凡虎在族人们快要下树的时候突然举起右手并立掌掌心向上,连头也没有抬对着树上的族人吼道。族人们在张凡虎的命令下当然不敢再动,现在他们在树上全都能看见下面发生的事。

一个两米宽,五米长的土坑出现在人们面前,看着河马一米六左右的肩高与地面齐平就知道土坑深度也不过一米六七左右。这头河马原本就是一米多宽、四米多长的身体,这个陷阱简直就是为这头河马“量身”挖掘的。

把一个陷阱挖成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五米长、两米宽、一米七深的陷阱所要挖掘的泥土体积也达到了十七个立方,按每立方米泥土两吨来算是三十余吨。而且这些没有人类动过的处女地要挖掘太困难了,再加上没有合适的工具,全靠张凡虎的户撒刀松土,然后其余族人用“艾考瓦”撬土,最后为防止河马们脑袋中灵光突然的一闪发现陷阱,所以三十余吨中的泥土全被运到了一百多米外的一个白蚁堆后面。

虽然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干,但是一晚上要完成这么大的工程量却是第一次。为了使河马能准确地掉进这个小型的陷阱,张凡虎才会以身涉险近距离把河马“领到”陷坑边上然后自己跳过去,跨越五米的距离已是他现在精疲力竭时的极限了。

这头重伤的河马巨大的身体几乎是被固定在了陷阱中,它没有办法跳出来,只是长达半米多的头还在陷坑外,发出悲鸣。这是真正的极限了,陷阱下面当然不可能是什么柔软湿润的泥土和干草,而是现在二十余支已经血淋淋的长达半米的短矛。现在三方都在看着这头悲鸣的河马:陷阱边的张凡虎、树上的族人们、陷阱另一边的河马。

烟雾降下来,三方都看着陷阱中嚎叫的河马,但是随即张凡虎的一个举动带动了全场气氛。只见他左手扔掉复合弓,反手拔出背上的户撒刀,然后在河马仰头咆哮的瞬间向前一冲,全身趴在地上,右臂、右肩、头部死死地顶住河马的下巴,然后左手中锋利的户撒刀向前用力地捅去。

这是怎样的一幅景象,一个身高在男人中只能算是中等的人趴在河马的头部下,那半米多长的下巴遮挡了张凡虎上半个身体。河马在最初的时候当然是怒吼着头部向下,但是这样除了给张凡虎增加些压力之外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在快速的两次尝试后,河马终于发现了张凡虎的要害,它斜着脑袋想用单边的牙齿截断张凡虎的身体。的确,以河马那巨大的咬合力来说即使单边牙齿也完全有能力把张凡虎咬成两截或三截,而且如果被咬成两截与三截对张凡虎来说没有实质性的差别。

这对于张凡虎来说是相当危险的事,也幸好他早有准备,才能在第一时间抗住河马的突然袭击。张凡虎的右臂顶在河马宽阔下巴的中部,右肩曲肘顶在右边而头部微偏着顶在左边。张凡虎用的是左手握刀,所以户撒刀是从左边斜着刺入河马的咽喉的。生物都有一种本能,那就是在最初的一刻反击攻击自己的一方,所以河马最初是头偏向左边,张凡虎单单靠脖颈当然不可能与河马巨大的脖颈相抗衡,虽然河马使力不方便,但也不是张凡虎能与它硬接的,刚才张凡虎的顶在中部的右臂在河马刚要斜着咬过来的时候就抵在了它左边。

“啊!”张凡虎低吼着,脖颈上青筋暴起,面红耳赤,手臂肌肉也狰狞地跃起,终于在河马未能使出全力的情况下把它那巨大的头颅抵住了,河马头上、眼中、耳朵中的鲜血流在张凡虎头上,最多的是滚烫的河马咽喉中飚射出来的鲜血。

河马头部两边摇摆着,但张凡虎以强壮的右臂做机动力,快速移动着先河马压下来一步辅助两边的脖颈与右肩,让河马斜着咬下的企图不能得逞,只是河马那摇摆着的鲜血淋淋的头部把鲜血溅到张凡虎身上,现在他头上、脸上,甚至背部全是鲜血,看上去很是可怕。

张凡虎拼命与临死的河马搏斗让另外两方都看呆了,但那只是瞬间的事情,对张凡虎仇恨万分的另一头河马率先反应过来,原本刚刹在陷阱边的它突然转向,它想绕过这个并不大的小陷阱过来咬这个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仇人。

“咻!”张凡虎十几个族人并不都是傻子,有人在河马刚迈步转向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一支羽箭在第一时间射中了河马那张开的大嘴,十几米的距离斜向下射中几乎半个平方的河马大嘴是较容易的事。河马只是一个停顿然后继续向前,这时迎接它的是一轮投矛。族人们外出每人平均三支投矛,族长不会弓箭,再加上他投矛技术很好所以他有六支。族人们刚才在树林中追赶河马时,一共集体投了两次矛,另外各自抓住时机又投了十几支,但只有一次是投了最精良的投矛,另外的是昨晚赶制出来的一次性用品。

每人留了两支精良的投矛在猴面包树上,张凡虎知道这是真正的大杀器,一出来必须要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这十几支长矛无一虚发,全部命中,只是十几支投矛较为分散,一些命中河马的脊背,但是更多的族人都是选择的它前腿。刚把速度爆发出来的河马两条前腿突然受到数支长矛的穿刺,终于坚持不住重伤的身体向前摔倒在地。

“轰隆!”“啪!”两声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前者是三吨重的河马摔倒在地的巨大声音,后者是一个族人率先跳下来落地声音。这头河马很幸运,虽然它是最初领头最先眼睛受伤的那头,但是它身上的伤都不是要害伤,这十余支投矛也没能射中要害,前扑摔倒后把前腿上数支投矛全部折断或者颠簸了下来,有两支应该是这次新加入的两个族人投的,虽然命中了,但是角度不对而且不深入,率先掉落。虽然两条前腿再次受伤,但是这头暴力河马爬起来继续冲向张凡虎。

“嘘!”最先跳下来的是智力,他在落地翻滚的时候捡起了一个口哨大力吹起来,这是刚才张凡虎冲向陷阱中的河马时掉落的。果然这头河马听到这哨声让它原本想继续冲向张凡虎的身体稍一停顿,看向智力,然后在智力继续吹哨中冲向了他。

身后族人们落地的声音继续响起,张凡虎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两头河马已经不能威胁到他们了,甚至他们能在十秒钟之内取它们的命。

“停!”张凡虎满脸鲜血地回头一瞥然后大吼道,族人们放下了举起的投矛,这是三支精锐投矛的最后一支。

“啊!”张凡虎头部、右臂、右肩同时用力向上顶,把奄奄一息的河马头部顶上去,然后向左一个翻滚拔出了户撒刀并脱离了河马的压制。最后一头河马身体也摇摇欲坠,它看着这十三人队伍,再看着这个让它最仇恨的满身沾染着族人鲜血的人,在强烈的杀气面前它终于没有轻举妄动。

“轰咯咯!”张凡虎举起左手满是鲜血的户撒刀看着陷阱中已经断气摊在坑中的河马大吼道。

“轰咯咯!”族人们有的举起投矛,有的举起“艾考瓦”,有的举起石刀等武器也全都大喊着。轰咯咯,胜利、猎物的意思,族人们把胜利与猎物连接在一起,一个词代表了两种意思。

张凡虎没有时间与这头河马对峙,但是他又不想甚至是不能杀掉这头命运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的河马,这是他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不容有失。张凡虎走到族长面前,并叫过来智力,把望远镜递给他,然后指了指西北方,那是大荒族的方向。看着两人跑去后张凡虎把左手的户撒刀交到右手,拿出自己的军刀递给智力,然后向石骨招手,三人走到陷阱边的河马身边。

他们三人负责分解者三吨重的肉,另外三人半包围着受伤的河马,这头河马现在居然不再咆哮而是静静地看着解剖着同伴的张凡虎等人和它已经不动的同伴,从它那独目中看不出它在想什么,张凡虎也没有时间来想,他只是不让这头河马逃掉,暂时不死就行了。

还有四人先用用水袋中的水然后用休洛树树汁洗着一块块的河马肉,血水和酒精慢慢流进陷坑,血腥味渐渐被掩盖。还有一人在猴面包树和不远处金合欢树上用族人们“艾考瓦”上的绳子搭建晾晒绳。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