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一百二十六章:难忘的初见

“你父亲?嗯。”张凡虎听见智灵很自豪地说到她父亲先是一愣,然后是赞同地点了点头。老族长统治的神树族被对方压制了数十年,甚至更长,精明的他不可能一直愿意被压制。那棵直径十余米的猴面包树已经在非洲大草原上甚至全球在直径上都能称王称霸了,尽管猴面包树长势快,但是在五十年之内还不至于长到这种地步,所以很有可能老族长的父辈或者更古老的先辈就到这这个地方。这个问题是个未解之谜而且无意义的了,因为现在张凡虎不可能去追根刨底地问老族长那些伤心往事。

张凡虎认真地推测到,现在被族中女人们迎回来的九个小孩子很有可能就是她们或者族中死去的女族人的孩子,也就是智灵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们,尽管被抱走的时候孩子们都还很小,但是母亲们也不至于自己的亲生骨肉离开十三年就不会被抱回来。为了再确定一下这个问题,张凡虎还是询问了一下智灵,没想到智灵给他的答案是那么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

“哥哥姐姐没抱走的时候族人们都在他们身上做了记号,在他们的胸口上被老族长用烧着的神树枝划了个……”张凡虎看见智灵用手指在地上划了个“丫”,神树枝就是猴面包树枝,估计化的符号是神树族的神树意思。智灵还说对方部落也允许他们这样做,因为这其实是一个赌约,十五年之内神树族如果能战胜对方就能把对方族中所有胸口上有符号的族人迎回去,还可以有俘虏奖励。

张凡虎完全明白老族长当时是什么心情接下了这个赌约:十五年后部落中还有自己吗?部落有可能战胜对方吗?对方会善待族人吗?但是他不得不接受,而且破碎的心还很“乐意”接受,因为这位部落争取到了十五年和平发展的时间,只不过对方会遵守约定这就是个未知数了。

智灵的父亲是个不一般的人,身手肯定是远在智速和智力之上的,估计说是他们两人的总和也不为过,张凡虎估计自己与他单打独斗至少也得出七分实力才能战胜他。能让族人们尊敬、有十七个老婆、让老族长四十余岁就“退位”让其当族长也可见他的领导能力,所以他绝对是个聪明的人,这样一个人绝对是个成大事的人,他不会一直让一个部落全部族人、自己老婆孩子们一直受到威胁,再加上他养父亲也就是老族长还有统治能力,所以他绝对会也能放开手干一番事情。

智灵之后的述说慢慢印证了张凡虎的猜测,他父亲在部落战争之后不久就独自离开了部落,他带着全部幸存下来族人们的希望、带着解开奴隶诅咒的信念踏上了慢慢征程。那是怎样一个男人啊,独自一人拿着简陋的长矛,背对着还温热的母亲、老婆们的尸体,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儿女们稚嫩的声音,他咬着牙一步步向着茫茫草原深处踏入。

从他敢孤身一人迈向草原寻找突破口张凡虎就觉得他不是一个智商输于老族长的人,甚至有年轻人一种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大多数在面对着神树族当时的现状肯定觉得最好的方式是大力发展人口,因为他们的制造能力不可能上升多少,要让部落强大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增加人口。

最好的增加人口当然是多生,但是十五年的期限,即使所有的女族人在当时全部怀孕,那么十五年之后也就是几个十五岁不到的少年,他们对将来的战争帮助不大,简直就像专门为对方所准备的一样。小孩子出世后很有可能夭折,并且女族人在生孩子或者怀孕的时候也是极虚弱的,很有可能族人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那么唯一一个办法就是寻求突变,一个同样侵略小型部落的战争,只要战胜一个猎手在十五人之内的小型部落,他们在十五年之后就有了与对方抗衡的本钱;如果战胜了两个他们就有很大的胜利机会。

张凡虎这次推测错了,智灵对张凡虎说神树族是一个爱好和平的部落,她爷爷给她说过:别人这样侵略我们而我们又去侵略别人这就与我们的仇人是一样的,我们不想别人对我们做的事就不能对别人做。张凡虎感叹老族长的哲学思想,这已经到了孔子“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地步。老族长对族人们说的是:十五年之内有天神之子来帮助我们,到时我们会大翻身成为一个强大的部落。可以赢**人们,并且彻底打败对方夙敌。

听着智灵转述老族长当年的话,张凡虎相当无语。老族长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心怀慈悲的人在史前是不能生存下去的,更不要说把部落发展成为一个大型部落了,虽然是一个为别族服务的部落,但是如果没有一定实力对方绝对会直接吞并了神树族,而不会让神树族苟延残喘,老族长绝对对智灵的父亲说过“能吃则吃”的类似语句。

虽然神树族在万般无耐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吞噬小型部落在壮大自己,但是智灵的父亲外出主要精力估计也不是花在寻找小型部落或者落单的同类上。老族长统治此地数十年,再加上他的父辈们,他对周围方圆数十里应该是比较了解的,有没有可以吞噬的小型部落他肯定是知道的,或者说已经早被他率领着神树族战士们吞噬了。现在让他儿子孤身一人寻找小型部落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现在小型部落难以生存下去,所以很有可能闯入一个中型乃至大型部落的领地,到时很有可能就是一去不回。

智灵的父亲是真的一去不回了,他居然真的把主要精力放在寻找天神之子上,老族长对智灵说过,天神之子只有一个,也就是当时天空中其中一个,一个黄种人,一个黑人。张凡虎听到这儿感觉怪怪的,老族长到底是乱说的还是冥冥之中真有注定的事,为什么十三年之后自己真的莫名其妙地来到史前十万年的非洲大草原上。他虽然不相信命运,但是很多古老的占卜术真的有让人难以置信的能力,那是被现在科学家解释不通但是有不能胡乱归结为“迷信”的事情,因为他们也被折服了,这才为它们取了个新名“灵异学”。

十年!十年漫漫征途!智灵的父亲孤身一人在外整整十年才回来,也就是三年前他才回来。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即使是张凡虎也不敢说他拿着一支简陋的长矛和石刀在危险的非洲大草原上生活十年,而且最后还活着回来。十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族中八个女族人都在生育年龄阶段为什么五个小孩子年龄断层这么厉害,族中三个不满三岁的小孩子应该就是智灵父亲回来之后才生的。

张凡虎听到智灵她父亲三年前才回来这一条信息之后眉头一皱,他在佩服智灵父亲的同时又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很显然,智灵父亲在离族十年都是没有任何收获的,但是他却没有回来一次,这其中绝对有蹊跷。另外,女祭司也被他逼得透露出她是三年前来到大荒族的,而他也在三年前退役来到亚马逊雨林,这其中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联系。

张凡虎的思路再次回到七个多月前,他是被一个巨雷劈过来的,当他他刚从泥水塘中爬起来的时候,一个同样巨大的霹雳却把智灵的父亲劈得焦糊了。他还记得他在远处看到智灵父亲高大魁梧的焦糊身体上冒出的缕缕轻烟,这一举把智速、智力吓呆了,两个地位在族中崇高的族人才会对他俯首称臣,从而在来到神树族的第一时间就奠定了他在部落中的话语权。

智灵父亲身上肯定也发生了不平凡的事,张凡虎觉得如果智灵父亲知道很多他想知道的事,只可惜他已经死去了。现在有两个关键问题出现了:智灵父亲离开的十年在哪里,在干什么?张凡虎也没有想到问题会越来越多,他就像钻进了一个谜组成的口袋,但是只要找到一个突破口甚至是抓住口袋上一条线,只要一拉整个口袋就会慢慢解散,他就会明白一切!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