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三十六章:洪荒遗族

帝王蝎同样是生存力极强的生物,它们巨大的体积、威武的样子、使大型动物中毒也要剧痛的毒让多数猎食者都会不寒而栗,它们和南非的三色蝎一样,在十万年的时间迁徙数百上千公里也是很正常的。沙漠中有绿洲、有河流、有灌木丛甚至类似于热带雨林的湿润炎热树林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这片雨林给张凡虎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这片树林很巨大、茂盛、也很炎热,除了在雨季才下雨这最重要的一条之外,其余几乎完全和热带雨林一样。树林中是高低起伏不定、相互交叉互补的灌木丛、杂草、苔藓、蕨类植物,树上也缠绕着各种各样的藤本植物,有的老藤相互交叉成成年人大腿粗细的藤集结体,好似一条蜿蜒的巨蟒。.

所有猎手都惊呆了,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树林还可以长成这样,这与他们以前见过的茕茕孑立的金合欢树、猴面包树等树太不一样了,即使是好望角密集生长的椰树、湖边、河流沿岸的树林也没有带给他们这种生机盎然的感觉。

在这儿每人都能感觉到一种带动自己生命力的蓬勃生机,挤进眼睛全是绿。看到这些绿得青翠、绿得发绿光的植物,每人的眼睛似乎也绿了,至少每人看见其余人瞳孔中的倒影全是绿色的植物。

猎队没有动,他们不是那些无知的送死者,常年累月的经验和张凡虎的教导给了他们极强的定力,他们是优秀的猎手。每人回过神来都看着张凡虎,他们虽然能看到林中的希望,但是也能感觉到林中的危险,这是所有人从未踏足过甚至从未见过的树林,其中的危险所有人也不得而知。

决定权在一人身上,现在张凡虎有些紧张,是真的紧张。他北上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开自己身上的重重迷,另外作为一个生物学家的职业也决定了他无法抵挡这块宝地的诱惑,这是所有生物学家梦寐以求但求之不得的史前环境。

神树族与他已经成了合作关系,关系与他有些生疏的神树族和关系与他靠近的女祭司已相差不大,他们都是张凡虎的同盟,互相帮助的伙伴。

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利让神树族猎手为了自己的私事而冒险,这是张凡虎首先想到的,他在为猎手的安全而担心。

似乎是看出了张凡虎的犹豫,智力慢慢踏上一步,率先站在张凡虎后面,然后是树叶、狮头、鲨鱼、石骨、鳄鱼尾等人,最后整个第一小队全站在他后面,然后是枯树族的新猎手和女祭司的神仕们……

张凡虎看着身后站得满满的猎手们,心里极为感动。所有的猎手都踏上前一步,相当于刚才的集结队伍向前平移了一小步一样,虽然这只是一小步,但这却是心灵之间的靠近,是伙伴、盟友、战友之间的互助与互信!

看着这些猎手,突然间张凡虎感到很惭愧:他外表看似为猎手着想,不让他们进入比较危险的雨林,想独身犯险,但这才是抛弃战友的行为!这才是最自私的行为!生死战友之间谁会那么自私?战友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好好记住今天这天的事!”张凡虎不知是在对自己还是在对猎手们说。

“是!”猎手们齐声呐喊,他们只管命令,其他一概不想!

其实雨林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环境,这是比沙漠还要磨砺人的战场,是一个人实力奋勇前进还是陷入万劫不复之境的激烈战场。

张凡虎在现代就这样孤独作战整整三年!而现在看到这与五年多前环境大致相似的环境、看到身后这些义无反顾坚定盟友、战友们的支持,他觉得自己战斗的热血有沸腾了!

战斗吧!战友们!这是你们势力再次提升的巨大机会,是你们踏上更加危险、更加茂盛实实在在的的热带雨林的一次实战演练,巨大的刚果雨林需要你们!那在将来也必将是你们的天下!

所有人都做好出发准备,调节呼吸与情绪,整理好行装,务必把那些披挂之物绑牢,以免被树枝等物勾拉住在危急关头影响生死相抗之间的行动。

张凡虎在前,这是最危险的开道活,他就像一枚箭头率先破开危险的毒膜。新猎手在中间,但并不是所有原猎手都死死护住他们,他们更需要历练,只是在他们最危险的时候保住他们的命就是了。猎手,不怕危险!

森林永远是从未踏入之内的人无法想象的危险与可怕,它的可怕不是人们想象的猛兽、毒蛇、巨蟒等,而是那些看不见的,很多人会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受到伤害甚至死亡……

“你们离这片灌木远一点!”张凡虎看着一片有数十平方米的高草说道。这些高草高约一米,像一棵棵小树苗,浑身长满了白色的绒毛,上去毛茸茸的有些可爱,甚至有一种一摸以试试手感的冲动,但张凡虎那种命令明显就表示了它由可怕之处。

蝎子草!居然走到哪儿也离不开这两个字了。蝎子草是我国很多地方都有的一种草,比如河北省和与其接壤的其余省会都有,它能长到一尺来高,但是只有这儿的三分之一高度。

张凡虎的家乡四川有蝎子草的亲戚大蝎子草,它能长到两米高,五角形的叶子就像桑叶,上面的刺虽然不是白色的

绒毛,但是也极细,像一段段数毫米长的头发茬,让人很容易忽略它们的存在。

蝎子草,顾名思义它有毒。那些绒毛就是毒刺,虽然每刺都让人忽略,但这就是它的可怕之处了,每刺都有轻易刺穿皮肤的能力,即使是最后的手掌皮肤也不例外。

虽然这种毒并不致命,但只要被刺入,手掌就会感觉到一种触电般的酸麻剧痛,随即被刺的地方会肿胀。张凡虎年幼一不小心被刺了一次,结果手肿得如馒头,直到一天之后才消去,但手还是酸麻无比。

避开这片灌木丛,猎队继续出发,当然猎手们还是有意无意地多关注湿润的厚枯叶,那里面不仅有危险而且有巨大的收获,那被张凡虎包裹住毒尾、绑住双螯的帝王蝎就是他们的一个重要目标。最后张凡虎干脆来了一个分配,一个三人的小分队一人仰头看着树上,另一人看着树林中部地带,最后一人低头警惕着地面,每数分钟几人轮换一下。

树干上慢慢地有气根,树种变换也越来越像热带雨林,而且有的树种让张凡虎感觉有些陌生之感,但心中又隐隐约约有一点印象,这就像见到一个熟人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名字似的。

“古代!哦,不!是古……”张凡虎突然张大嘴看着周围一切环境,心砰砰地几乎跳出来,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能让心理素质好得几乎没人性的张凡虎这么吃惊的事情是什么?即使女祭司说出汉语、知道他的名字、看到大西洋那些神秘景象也不过如此,甚至还不到。

张凡虎再次吞了一口唾沫,然后蹲下来细心看着地上的大量出现的蕨类植物,心里的震惊越来越大。

这才是真正的远古时代!十万年的时间在这面前简直连零头也不到,这是超过世间几乎所有体积超过拳头的祖先生存年代!远古时代!

“大鼓金霸!”远处鳄鱼尾叫道,这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他们也被张凡虎突然而来的惊讶神色震惊了一下。

猎手们都围了上来,看着一块长约两米的褐色物质,这是一种生物。张凡虎蹲下来,用颤抖的手摸着这巨大的动物,不知在想什么。

还是蝎子,一只两米长的蝎子!而且是远古时期的蝎子,它的名字叫海蝎子。这是生活在远早于恐龙出现的距今四亿七千万年到三亿七千万年前的古生代海洋中的动物,是当时的海洋中生活着最庞大、最恐怖的节肢动物。

那个时期是古生物学家和地理学家划分的奥陶纪时期,不过海蝎子跨越的时期并没有那么长,只生活在距今四亿六千万年到四亿五千万年前共一千万,那时的海蝎子进化到了惊人的两米五长、半米宽!

这么巨大的动物和它的后代蝎子一样在身体前面也具有一对向前伸的大爪子,爪子上有坚硬而突起的刺,全身披挂着厚厚的甲克装甲,就像是无脊椎动物世界中的坦克,在大海中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它们能用八条腿在海底沙地上走路。海蝎子,顾名思义是生活在海里的,所以后面还有条扁平如桨的腿以供划水之用。虽然它们通常在海底居住,但也能在淡水中和陆地上生活,所以张凡虎等人在岸上发现这么一只海蝎子似乎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别忘了它们生活的年代。

在进化到最完美的时期后,海蝎子慢慢进化着,分化成了很多种类,它们是现代蝎子、蜘蛛、虱子等所有陆地节肢类动物的祖先。但是在两亿五千万年前的二叠纪大灭绝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水里生物一并消失了,从此再没出现在化石记载中,独留下了无穷多的后代生活。

(书中的很多资料来源都不止一个方面,这样可以使资料更为全面,也更为精确,但是这就很容易造成一些冲突。单说此章中出现的二叠纪的年代,我在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定要知道的2008个自然常识》中看到的关于二叠纪始末年代为两亿八千万年前到两亿三千万年前,跨越五千万年;而百度到的是两亿九千五百万年到两亿五千万年,跨度为四千五百万年,虽然跨度的误差为五百万年,但是始末末年代相差可是上千万年啊!一万年也太久,更何况是一两千万年!

这件事没完!资料我会继续查找,我在这方面不会相信任何所谓的权威,知识时严肃的,以后有结果了我会告诉读者们的。)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