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五十三章:智灵的敌人

斗有很多种,张凡虎当然不是选择最愚蠢的单枪匹马上去与他单挑。

一双手如幽灵似的在地上、树干上、草上挥动,动作温柔但是有力,而且没有声音,张凡虎用这些最原生态、与周围环境完全一个气味、颜色的物质把自己身上的汗水甚至人体气味掩盖住,头上、肩背上的披挂和胳膊、腿上的绑缚伪装也经过修整,只要他靠着树干站住不动完全就是一株树干,如果躺在地上稍微改变姿势又与地面能相溶。.

轻轻地哈了一口气,张凡虎用指头抹干净望远镜头上的污渍,向着远处瞭望。当看见对方没有注意到这方时,张凡虎向着对方的下风口慢慢潜行而去,对方身后两只野狗的鼻子可不能小觑,另外蜜獾的鼻子也极敏锐,蟒蛇的也不差,它靠的就是蛇信子上的嗅觉来寻找猎物,但是它的智商问题和与人类之间交流的隔阂,所以张凡虎还不是很怕它暴露自己。

在猎手们紧张地注视下,张凡虎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是丛林之王。确定了对方不会发现自己,张凡虎把望远镜牢牢地绑缚在背侧,嘴里咬着涂满绿色树汁以免反光的军刀。双手一撑,赤脚相对夹住一棵猴面包树,像只猴子似的噌噌地轻快地钻进了浓密的树冠。

每当一微阵风吹过,树汁微微晃动时就是张凡虎腾跃时,他那七十几公斤重在间距两三米的两树、两枝之间就如矫健的猎豹,在树叶间腾转挪移渐渐消失在猎手们的眼中。

张凡虎觉得自己来到了真正的野兽之国,现在据他与猎手们分开已有半小时,当他追踪那位男子来到密林深处时

被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撼住了。这是对方的聚居地,但是很明显只是暂时的,这是被刚开发出来的灌木林地,茂密的灌木被二十余个人踩倒,当做了床。

二十几人的中等小型部落,这与五年多前的神树族规模差不多,让他惊讶的当然不是人,而是兽!当男子回到族中时,对方数个男子出来迎接,而男人们前面的是一头一吨多重兴奋的半大犀牛!

驯化动物,尤其是像斑马这样为了各种战斗的动物当然是越大越好,以象做战斗坐骑是古今中外都有的,张凡虎虽然也想驯化象、长颈鹿等大型动物,但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这种机会纯粹靠碰,要自己创造几率相当小。至于驯化攻击力强、脾气暴躁的非洲白犀牛以张凡虎的见识都还是首次见到。

除了有一头犀牛之外,还有数只土犀鸟和珍珠鸡站在树枝上,族中数个女族人每人抱着一只黑白大斑点相间的小野狗,显然是两只野狗的幼崽。能让驯养的野狗繁殖下一代,并能取得它们的信任让其放心地把自己幼崽交给自己照顾,这个部落对野兽的驯化已经到了一个很高深的阶段。

对方晚餐是水果和数条晒干的鱼,应该是本地沼泽地中的淡水鱼,生淡水鱼没有经过盐腌制腥味很重,但是对方二十几人就着树种水果、芦苇嫩茎、猴面包树嫩枝、棕榈树花还有一些植物种子吃得很开心,唯一例外的就是那个男子没吃鱼虾,居然是个素食主义者!

这是一个需要交融的部落,张凡虎从来没有想得到一个部落这么强烈的愿望,或者他看上的是那个能驯兽的男子,这是一个绝对可以成为知己的人,他对部落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部落在后面的发展有了他一定会事半功倍。

但是,绝对不能对对方用强,否则受到的反弹绝对极强!张凡虎敢肯定,而且有把握轻易地收服对方,这从张凡虎看到对方对那些动物的态度、看到他的眼睛的那一刻张凡虎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人,这是一种很奇迹的心心相印的感觉。

“走!”张凡虎微笑着低喝一声,虽然据对方有数千米远,但他还是像怕惊吓到对方那幸福安宁的生活一样,张凡虎与身后的猎手悄悄地退去了。

神树族又在祭祀!而且是一个很隆重的祭祀,张凡虎皱着眉。但是因为这次有事情相商他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远处和族人们一起看着,这倒让族人们感到奇怪了。

“你也知道了吧?”老族长笑呵呵地走过来问张凡虎。现在距张凡虎回来已经有近半小时了,神树族为了这次祭祀又失去了两只角马甚至两头刚驯化不久的雌性大羚羊和她尚年幼的孩子。如果不是看着众多族人们虔诚的样子和智灵、智月乃至女祭司对他不断使眼色,他早爆发了。

“什么?”虽然很愤怒,但是他还是抬头问道,而且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

“你不知道?”老族长有些吃惊,然后再次欢笑道:“这次神树族要来一个大发展了!我们的实力将再次大大加强,因为我们要得到一大块肉,还是会繁殖的肉!”老族长的神树族语言、大荒族语言和张凡虎的汉语夹杂在一起,最后张凡虎在脑中勉强把它们翻译了出来。

“让娃艾说吧。”老族长微笑着看着同样笑着走过来的智速,只是不知他口中的“娃艾”该翻译为儿子还是弟弟。

“大鼓金霸……”

“叫我金霸就行了。”张凡虎很客气地说道。大鼓在神树族中是神的意思,而金霸只是雷,一般的族人都是很恭敬地叫他大鼓金霸,老族长叫他金霸,而智速的地位已经不低于他,没有必要这样叫他。

“应该的,你永远是神树族的大鼓金霸!是我的大鼓金霸!”智速一脸狂热。

“是这样的,我们的天神告诉我们,我们将迎来一个新生,而带来的是一个中型部落!”

“什么!”张凡虎一惊,他刚想说的就是这件事,对方部落的成员数量绝对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即使有三十几个猎手看到对方那个抱蜜獾的男子也没有看到部落,而且三十几个猎手回到神树族也参与了祭祀,根本没有时间告诉在祭台上的老族长和智速的,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大鼓)金霸你知道?”智速和老族长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老族长又加上一句:“刚才你不是不知道吗不跳字。

“你还是说清楚点吧。”张凡虎恢复了往日的风轻云淡,其实现在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知道什么,而且双方什么都没说,完全是在臆测,还不如直接说出来。

“是这样的,我们部落这次将要遇见一个中型部落,人数与以前的神树族差不多,他们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进步!

”智速一脸振奋,然后又突然一暗有些犹豫:“可是,这儿有个大麻烦。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老族长和张凡虎异口同声,最后老族长又加了一句:“只要是为了部落。”语气充满了坚决,并让张凡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仿佛他与这件事情有关。

“这个部落中的一个人是大鼓金霸的,哦不,是整个神树族的仇人!我们要让他灵魂灭于神火之下!”智速说得咬牙切齿,仿佛对还未见面到的那个人充满了深仇大恨,但是又让张凡虎更加疑惑。

“他,就是在半年前企图对神女不敬的人!”智速放低了声音,微瞄了在远处正看着这方的智灵一眼。

“什么!”张凡虎怒目圆睁,他死死地瞪著智速。

“是的!就是他,所以我们才与金霸商量。”老族长欢声说道。

张凡虎看着智速然后收回了目光,对着远处的智灵微微一笑,示意没事。

“你怎么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认为?”张凡虎一双眼睛在两人两眼上晃动。

“这是天神的指示!是绝对不会错的!”老族长有些生气,显然是张凡虎的语言触犯了他的神经。

“天神?”张凡虎淡淡地道。

“是的!至高无上的天神!你不也是天神的仆人吗不跳字。老族长说道。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