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九章:兄妹情(第二更)

神树族是草原上的人,虽然猎手受过张凡虎的各种特种训练,几乎能达到水、陆、林间树上腾挪转移的空“三栖”作战。但是神树族主要人员还是不习惯攀爬,甚至对沙漠的喜欢程度也超过了山脉。

非洲南部也就是现代的南非国南部是神树族最先的活动地方,在东方印度洋沿岸是德拉肯斯山脉,西边大西洋沿岸同样是山脉,神树族最终选择直接向北,甚至不惜穿越不可捉摸的沙漠也有不喜欢山脉的原因。所以,如果这次追谁张凡虎的族人依旧很多,那么他还是要考虑族人们的想法。.

张凡虎的训狮计划的成功与否是他出行的关键,也是神树族发展的一个关键,更是他神树族与他关系分裂与否的关键,同时也是神树族与蛮牛族关系发展的关键,所以张凡虎现在对雄狮的尽心尽力的付出也就无可厚非了。

雄狮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康复,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自行走动了,甚至可以跑一段时间,但是还远没有达到自己捕食的阶段。但是距它完全康复的时间不多了,张凡虎估计他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与其接触,如果在这半个月之内还不能彻底打动雄狮,那么他就是白忙活一场了,为大草原食草动物们挽救回了一个灾祸源。

拉乌与张凡虎虽然是共同照顾雄狮,是完美的合作,但是那种隐隐约约的竞争确是存在的,而这是隐形的伤痕。对驯化雄狮是不利的。

在雄狮未苏醒的时候对动物很了解的两人就都意识到这是个硬伤,但是他们无法松手,因为这本就是两个男人尊严的竞争,是两个部落之间的竞争。更是蛮牛族完美归入神树族的关键。同时,这也是张凡虎对老本行的一种突破,与亚当逊前辈的跨时间、空间的比试。

但是现在情况有了巨大转机:拉乌有了退出打算。

这个被张凡虎相当看好,并已经成为朋友的拉乌这个决定让张凡虎相当惊讶,他的理由是对雄狮不好,从而对不起两人最初的劳动成果,所以主动放弃,希望张凡虎一个人在最后得以完全发挥自己的实力。

拉乌的决定让神树族很惊讶。甚至对其很藐视,因为神树族尊敬的是敢打敢拼的勇士,而不是半路撒手的懦夫;但蛮牛族却不这么看,这不仅因为拉乌是受他们尊敬的族长。更因为蛮牛族性格温和,善于迁就于人,不想为了这件事而让雄狮、两族受到伤害。

张凡虎没有想那么多,无论怎样他都将拉乌视为知己,都是他的好兄弟。同时他也隐隐猜出了他退出的原因。因为拉乌退出的时候是在智灵等神树族族人来之后,而他看到智灵的那闪动的眼睛怎么可能逃脱张凡虎的眼睛。

“额,大哥,那个。你多大了?”张凡虎还记得前几天当智灵等几女在草棚内雄狮专用的皮棚内的情景,当时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女人一来都能很好地与雄狮相处两个大男人和外边数个猎手都惊呆了。然后拉乌就拉着张凡虎到草棚的另一边扭扭捏捏地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张凡虎不知是拉乌对神树族和普通话等交流语言掌握得不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拉乌问话不仅扭捏。而且很尴尬,吞吞吐吐的不流畅,毕竟两方才一个多月的相处,对于语言的交流有困难是很正常的。

“三十四!怎么?”张凡虎盯着拉乌看了一会儿,然后看到拉乌装着若无其事向草棚这边看过来时笑道。草棚外边只有智月和女祭司两人,而智灵刚刚进去他就被拉乌拉过来了,张凡虎想到了什么。

“哦。”拉乌一阵沉默之后,再次张嘴:“‘艾娃’在神树族中是‘哥哥’的意思吧?”

“哦,这个啊,是啊,不过意思很广:父亲、兄长还有丈夫都是发的这个音。”张凡虎越来越明白这个现在与往常相比天壤之别扭捏汉子的心中所想了。

“什么!?”拉乌大吃一惊,然后低下头就要走了过去,但是那脸还是难掩失望的神色。

“那个蓝色皮肤的女人是我的恋人,就是即将成为我老婆的‘艾伊’;那个浑身珠串的是我们神树族的合作伙伴,我们是好朋友;那个正和雄狮交流的女孩是我的,嗯——妹妹——和妻子‘艾伊’发音有点像,但却不一样,而且妻子的发音后面有个很轻的‘儿’鼻音。”张凡虎到这儿一停顿,然后用普通话了‘妹妹’这个词,又费心地解释道。

“什么?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和雄狮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不是你妻子,而只是妹妹?”拉乌怎么可能会对神树族语言不精通,现在他将数种语言融合在一起语速之快让张凡虎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在以前张凡虎会一口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现在智灵已经十九岁了,并不是那个不在懂事的孩子,但是发觉智灵对他还是那种依赖之心,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们聊着呢?”两个大男人在草棚这边叽里咕噜聊着天,女祭司和智月两人早就发现了,现在智月走过来问道。

“是的!”张凡虎看着智月的脸转头对着一脸期待的拉乌肯定地道。他知道身为男人必须要有责任感,不能再让智灵一直生活在这种环境中,必须给她一个外界条件,让她慢慢走出自己的阴影,迎接她的是拉乌这片阳光明媚的天空。只不过,完那两个字之后心理还是没来由的有点失落的感觉。

就在第二天,拉乌负责照料雄狮,张凡虎外出狩猎,而且被央求着带上了几女,随后就发生了震惊整个神树族的“落沼”事件。

第二天张凡虎照常来照顾雄狮,拉乌对他提出了那个退出的决定。

“智灵,这是拉乌,咳咳。”张凡虎道这儿感觉很尴尬,因为他们是早就认识的,在一个月前有过短暂的接触,当时还是智灵等人作为送礼代表给蛮牛族送礼,现在又多此一举地介绍让智灵看他的眼光很疑惑。

“嗯,拉乌比我两岁。你也可以叫他哥哥。”张凡虎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口气出的这句话。

“嘿嘿。”拉乌搓着双手,他一米八的大块头的这个样子让人感觉很别扭,更让张凡虎难以置信,幸亏张凡虎将他们两人拉到人不多的树林中来,否则会让拉乌这个族长在蛮牛族中大失颜面。

“我可以叫你——艾伊吗?拉乌向智灵问道。

智灵转头看着张凡虎,很平静地道:“哥,你同意吗不跳字。

张凡虎接到这个烫手山芋,丢也不是,吃也不是,继续拿着也不行,只得对智灵解释道:“你是我妹妹,他是我兄弟,你也算是他的妹妹吧。”

“如果这样的话,也行。二哥好!”智灵很聪明,她感觉到了张凡虎最深处那一丝心,对着他一笑然后转头向拉乌甜甜地叫道。

张凡虎松了一口气。

【**百度索**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