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四十七章:诡异内斗

两小时!往返距离加起来近百公里,而且还有在瀑布边、峡谷中、树上逗留的时间,张凡虎只用了两小时的时间就回到了神树族!尤其是在树上调节好后回去的时候,四十余公里的直线距离只用了半小时,这绝对支持了“他已不是人”的真理。

途中数十公里张凡虎几乎没有停顿过,树枝、树叶、草屑纷飞。经过那惨死姑娘处时,张凡虎停留了下来,尸体已经没了,估计被猎手们抬走了,地上的血液上爬满了众多的昆虫。回想着两小时前姑娘那悲愤、恐惧的眼神,张凡虎紧握拳头,将黯然的神色掩饰住,用最佳状态回到了神树族营地。

神树族吵闹一片,全然没有了两小时前的安宁景象,张凡虎远在数百米之外就听见到。当警戒的猎手们看到孤身返回的雷神张凡虎时,先是一愣,然后迎了上来,张凡虎看着他们的样子,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

智力、智月等人得到猎手们的报告后快速来到张凡虎面前,智力暴怒不已,智月欲言又止,张凡虎心中更沉重,这次神树族遇到的事情绝对比想象的要严重。

“死了几个人?”张凡虎现在对自己的精神探测已经不是很自信了,那神秘人太厉害了,最初他只是探测到那死亡的一男两女,结果在最后快追上对方的时候发现对方还抓着一个姑娘。所以,如果对方在张凡虎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杀害数人张凡虎不知道也很正常。

“四个!”听着智力咬牙切齿的话,张凡虎心中松了一口气。又突然到:“没有伤者吧?”这也是个关键问题,如果,伤个十个八个的那也是一场大灾难,以张凡虎对那神秘人的了解。经神秘人伤过的人即使不死也要终身残疾。

“没有。”这次是智月达到,然后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张凡虎边走边问,刚才他就看见智月似乎有什么话相对他说,在看到智力这种怒气,似乎神树族中还有什么事情发生。

“那群白痴垃圾!居然说你……”智力几乎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如果不是张凡虎在他身边,他估计早就爆发了,或者说他已经爆发了。刚才在数百米之外张凡虎就听见了他力压群雄的声音。

“嘿!那是你的战友、族人!”张凡虎斥道。智力气愤的明显不是那神秘人凶手,否则他不会说“他们”,所以只能是神树族人或者猎手,即使是女祭司的神仕也几乎融入了神树族猎队。

“大鼓金霸。你不知道,他们居然说看见你抱着那个死去的姑娘!”智力虽然不怒骂了,但是明显怒气未消。

“嗯?”张凡虎一愣,然后神色黯淡下来,叹了一口气:“是的。他们追上来时刚好我正抱着她。你就为这事?”张凡虎没明白过来,自己抱着惨死的神树族姑娘与智力对其余猎手发怒有什么关系。

“到了再说吧。”智月突然说道,用眼神制止了智力。

神树族果然乱了,大多数族人围在一起。老族长、智速等人在中间。营地周围的灌木丛几乎全被踏平了,那是上千人畜共同的努力。现在还有族人、猎手赶着角马、大羚羊等向栅栏中去。

“大鼓!你过来。”老族长叫道,人群自动分开了。张凡虎慢慢走去。这时他才觉得事情真的很蹊跷,以往任何时候自己回来族人们再忙至少都要出来一半迎接,但是现在却只有数个族人。除了忙活着敢牲畜的族人和警戒的猎手之外,其余的族人都在这儿。

“你……你干什么去了?”老族长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追凶手啊!”张凡虎被问了个莫名其妙。

“那件事情是怎么回事?”老族长盯着张凡虎的眼睛。

“什么?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啊。”张凡虎越来越奇怪了。

“艾娃的意思是当初是你抱着这个艾依吗?”智速也开口了,他指着人群中间的那个惨死的姑娘问道。现在,那个女孩正被她母亲抱在怀中,这个还教年轻的女人抱着女儿尸体无声地流泪。当听见智速对张凡虎的问话并被肯定回答后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平时只敢仰视的雷神张凡虎。

张凡虎一震,这双眼睛饱含者怎样的感情啊:痛苦、悲伤、惧怕、敬畏,但是还有平时绝对不会有的愤怒。张凡虎看着这目光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周围族人顿时变了的眼光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刚到河边的时候就听见她在叫我,哦,那时候石骨你们也应该听见了。”当看见石骨和与他在一起的十余个猎手都点头后张凡虎继续说道:“然后我就跑了过去,那时候她就已经快死了,当我将她抱起来后,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死了。”

数百人的神树族鸦雀无声,全都静静地听着。

“当我听着石骨你们的声音之后我就将她放下来了,那时候那个神秘凶手已经跑远了。这是个很厉害的人,我在之前也一直不知道他还带着一个活人,而且居然能跑这么快。”张凡虎真的很无奈,也有些失望,居然就这样被冤枉了,现在他的解释就如在检讨一样。

“哈哈!我就说嘛,大鼓金霸连我的两个艾依也看不上怎么会看上她吗,她原来是早就死了的嘛。”智力的一齐话顿时将所有人镇住了。

“智力,你说什么?”张凡虎哭笑不得,他当然知道智力是什么意思。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智力一直坚持他的两个妻子是最漂亮的,除了不在张凡虎面前炫耀之外,就连他哥哥智速也经常被他这样“骚扰”。

智力的两个老婆的确是两个美人,即使是以张凡虎的眼光来看也是。这是两个六年前智力自己背回来的,那是大荒族女祭司送给张凡虎的五个下一代男祭祀的贴身祭祀,相当于丫鬟。当初看着这五个十一二岁的姑娘赤脚走路困难,张凡虎、智力两人一人背两人。

智力背回去的两个小姑娘情窦初开,对这个憨厚的“大叔”心存好感,当一年后神树族收服鬣狗族人口大发展,张凡虎颁布对神树族稳定有巨大作用的“婚姻法”后,这三人就顺理成章了。不过,现在智力与张凡虎一样绝对没做出什么另外的事,一次张凡虎无意问起,智力的回答是他侄女还没有怀孕,他怎么能比张凡虎这个雷神更早一步呢。

“你们放心,这四人不能白死,总有一天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答案,我绝对能抓住凶手!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鼓金霸!你说谎!”一个猎手突然大叫到,然后咬牙切齿地瞪着张凡虎:“她根本没有死!你走后,我们到她身边时,她还没有死!”

“什么?”张凡虎大吃一惊,当初他明明探测到这个女孩已经没有了脑电波,但是怎么可能没死,但是人体奇妙,大脑更是如此,或者短暂的脑死亡也有可能短暂地苏醒。

“她说什么了吗?”张凡虎赶紧问道,这种时刻惨死的临死之人说的几乎都是凶手的特征。

“她说了!她说大……啊!”

“住口!”对方一句话没有说完,石骨突然用手中的石斧一刀劈开了他的头!

“你干什么!”张凡虎冲过去一掌抽飞了石骨,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也不该杀了他。张凡虎觉得有什么阴谋,而且是一个关系着神树族的大阴谋,但是却这样被石骨搞砸了。

“你们听见了吗?”张凡虎赶紧问其他十几个猎手。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