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五十二章:血色八卦

噼里啪啦的声音继续响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快,战斗激烈程度在变剧烈,也越来越繁杂:树枝断裂声、人脚与鸟腿撞击声、手掌与鸟嘴拍击声、四只脚重重踏在地上之声、鸟叫人笑声混在一起。

泰坦巨鸟由最初的高高在上、肆意攻击变为稳重出击,力度不仅变大了,速度和攻击角度也在不断改变,一切都拿出它的真本事,它觉察到了对手的厉害。但是当张凡虎随意就将它的攻击化解开了,并时不时让它受到不小的反击力,现在它的两条小腿前部已经有些疼痛了,坚硬的嘴也麻乎乎的,就如刚才抓住机会啄击尼罗崭的坚硬背甲一样。

张凡虎现在越来越越〖兴〗奋,这种陪练是万年难遇,甚至是不可能遇到的。

世间的机遇都是靠自己把握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机遇,生活并不会偏袒任何人,只不过成功者自己靠近机遇,甚至不属于自己的机遇创造机会也要赶上,于是他们成功了:最悲哀的人则是在不知不觉中让机遇悄悄溜走,甚至因为懦弱而眼睁睁地看着成功离自己而去。

虽然泰坦巨鸟由原来的平静逐渐变为暴怒,各方面攻击也变强,但是张凡虎还是将自己的实力固定在一层多一点,甚至只是将九宫、八卦之力覆盖在手掌和脚掌上薄薄的一层,防止自己受伤罢了。搏斗时间过了数十秒后,张凡虎右掌和双脚掌已经痛得酸麻了,但是张凡虎却很享受这种感觉。

泰坦巨鸟真正暴怒起来实力相当可怕,那至少是可以与雄狮搏斗级别的巅峰猎食者,五六米长的尼罗崭虽然它不能捕食,但是对方在泰坦巨鸟没有进入水中也不可能被捕食。现在张凡虎完全将泰坦巨鸟激发得暴怒了,他受到的压力也更大。

“砰!”这个声音与刚才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张凡虎微微皱了皱眉。刚才泰坦巨鸟抓住一个机会,它也不是只知道使用蛮力的蛮禽,长而灵活有力的脖子可以将巨嘴带到多个方向攻击对手,就在刚才张凡虎右手一个恍惚间,泰坦巨鸟的巨嘴直冲他防护薄弱的左肩,最后张凡虎只得用右肘与泰坦巨鸟的大嘴硬碰硬。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有痛有伤,有血有汗,只要没有泪那就是胜利,一直坚持下去就是成功。

张凡虎的胳膊肘虽然比用手掌攻击疼痛,但力是相互的,这对泰坦巨鸟的大嘴的攻击同样比刚才强得多,一击将泰坦巨鸟的嘴连通大半个脖子都撞到了张凡虎左肩外,张凡虎估计现在它的头也是晕乎乎的。

如果是敌人的话,下一瞬间张凡虎的左臂一个死钳脖就能直接让敌人昏迷甚至死亡,但是他没有,因为对方是他的对手,陪练。

但就在张凡虎微微放松的时候异变突生,头被张凡虎撞向他左边的泰坦巨鸟身体微侧,为了保持平衡它准备踢出的右腿变为重重踏在地上,这样就向张凡虎靠近了约半米。

就在这时,泰坦巨鸟的右翅直冲张凡虎,半米多长的翅膀接近顶端的位置可不是柔软的羽毛,而是长达近十厘米的弯钩,上面还残留着尼罗崭的鲜血和碎肉。

刚才张凡虎也一直留意着泰坦巨鸟的这一利器,但是长时间泰坦巨鸟都因为距离原因没有出击,张凡虎又以为泰坦巨鸟并不善于使用双爪,只是在抓捕猎物尸体时候使用,但是没想到这居然是不下于它巨嘴、双腿的利器。

“嗤!”张凡虎尽管收腹扭腰向左后方跃了一步,但是右边肋骨下面还是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鲜血顿时以七八个血点流下来,成了七八条平衡的斜血线。

“嘿嘿!”张凡虎苦笑了一下,但是全然没有颓废、恐惧之意,望着同样站立一旁的泰坦巨鸟并没有动。他右手伸出,运转全身的九宫、八卦之力于右掌,在近十厘米长的血口子上一抹,与此同时〖体〗内的九宫经脉也运转,内外结合之下再加上他体质早就得到了改变,伤口中的鲜血很快就被止住了。

尽管现在的张凡虎很厉害,但是他只用了一层多的九宫之力,几乎靠的都是肉体之力在和泰坦巨鸟搏击。他在亚马逊丛林与美洲虎、野猪等猛兽对峙也搏斗过,在史前十万年的非洲大陆更与众多的猛兽搏击过,再加上他对动物的了解,几乎没怎么吃过亏,但却绝对是第一次与泰坦巨鸟这种上中下全方位立体式攻击的对手接触,所以在被突袭的情况下受伤是必然的。

张凡虎闭上眼睛,虽然他还是只用一层的九宫之力,但是却将对危险的感知力量大大提升了,毕竟智灵带着猎队来了,他不能在让智灵担心,也不能在猎手中失去威信。

战斗再次开始,张凡虎现在将迎击泰坦巨鸟的右手换成了左手,而且不仅要迎击泰坦巨鸟的大嘴,现在还要随时准备甚至主动出击攻击它的双爪,双脚在防御的同时也加入了攻击,泰坦巨鸟的大腿也经常挨着张凡虎的鞭腿或正侧各种踢打。

随着泰坦巨鸟坚硬攻击部位与身体的接触,张凡虎〖体〗内九宫之力运转得越来越迅速,甚至八卦之力也救助此有突破的迹象。张凡虎在出手间不知觉发力越来越大,虽然还是只有实力的一层,但是这一层已将相当于交战前的一层半,所以泰坦巨鸟虽然出动了双爪、双腿和巨嘴但是还是不能占到任何便宜。

“砰!”右掌再次与泰坦巨鸟的巨嘴来了个紧密接触,泰坦巨鸟嘶叫着巨头居然被打来向上抬起。现在张凡虎可不只是像刚才那样只用格挡卸力的方式防御,而是防中带攻,攻防一体,刚才他就是直接一掌推在泰坦巨鸟的嘴正面。只要不是被它啄到,它那弯钩一样的巨嘴倒成了负担,因为直接拍上去有个弧形的弯钩,并不会像拍在啄木鸟尖嘴上一样对手掌构成威胁。

现在泰坦巨鸟巨嘴上鲜血淋漓,最初是尼罗崭的鲜血,然后是张凡虎手掌上他自己的鲜血,现在估计有泰坦巨鸟的鲜血。

最初张凡虎用的是左手擦去腰上的鲜血,留下一个干净的右手,这样细心的智灵来才不会发现任何破绽,如果让她知道泰坦巨鸟在锻炼中对自己能构成威胁,那可就没得玩了,现在的张凡虎心还是挺细的。

泰坦巨鸟嘴上有鲜血,那张凡虎左手上当然也是同样的鲜血,而且在无意中世界上水路空三种最强动物的鲜血集齐了。

“啪!”张凡虎再次与泰坦巨鸟来了一次硬捍,越是狂暴出击他浑身血液越是沸腾,九宫、八卦、五行之力运转得越来越快,几乎赶上了自己打坐时的修炼提升速度。

这段时间张凡虎一直用的是较温柔的突破方式,毕竟要照顾他刚恢复不久的经脉,而且尝到了〖体〗内修炼的神奇效果他也忽视了对外在力量的训练,现在终于将内外融会贯通了。

就在张凡虎体念自己内外功力时,泰坦巨鸟抓住机会向张凡虎来了个“五体投地”的攻击,双腿、双爪、巨嘴同时向他攻击未来,巨大的身体在这一时刻几乎团城了一个球。因为张凡虎不到一米七的身高以它四米的身高要上中下同时攻击到他的却是太困难,但是一旦攻击到张凡虎也避无可避,这就是身体优势。

这次张凡虎可不能藏拙了,炮能打死人,枪能打死人,但是矛甚至一把小刀在合适的时候也能杀死人,后者就是典型的阴沟里翻船,张凡虎可不想做这么悲哀的一人。为了锻炼自己,也为了安全,这次他将所有的九宫之力蕴藏在八卦之力后面,然后向火箭推动卫星似的将为数不多的八卦之力推动出来。

“砰!”张凡虎一跃而起避开了泰坦巨鸟的双腿攻击,然后右手封住对方双爪,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了泰坦巨鸟的头上。泰坦巨鸟双脚、双爪四击同时落空,嘴上的一击也落空了,巨大的头在张凡虎面部和整个上半身滑过一道弧线,最后到它自己长颈下胸口前的嗉囊上。

鲜血四溅,张凡虎愣住了。

“啪!”落地的张凡虎呆呆地看着自己整个上半身,上面满是滴落的鲜血,然后看着左手掌上的红白之物,这是泰坦巨鸟的脑浆和鲜血,那胸腹脸上的也当然是泰坦巨鸟的鲜血。

张凡虎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击会有这么猛,更没有想到巨嘴、爪子、双腿等各部位坚硬如钢,体型大如牛的泰坦巨鸟头盖骨会如此脆弱。

但是不用多想了,轰然倒地的泰坦巨鸟说明了一切。张凡虎看着这个侧躺着也有他高的巨鸟,再看看左手中的鲜血和脑浆,突然再次愣住了,因为他感觉到手上的鲜血似乎少了什么,将手掌伸到手边似乎也没有什么血腥牛。

难道泰坦巨鸟的的鲜血并没有像其他哺乳动物和鸟类那种血腥味?

张凡虎猜测,但面前泰坦巨鸟小脸盆大想脑袋、巨嘴散发扑鼻而来的血腥味也让他否定了刚才的猜测。

张凡虎当然不甘心,这事情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他使出全部的精神力对手掌进行全面探测,这时张凡虎发现了什么,左手掌表面刚刚消失的八卦之力似乎被改变了什么,而刚才左手中泰坦巨鸟血液中的失去的物质似乎正是被回收的八卦之力“顺”走了!屏息凝神,张凡虎再次聚集起自己全身的九宫之力,全身的九宫经脉运作着,当八卦之力再次被他用九宫之力顶出经脉之后,张凡虎一掌再次按在了泰坦巨鸟头上。

没有反应!张凡虎看着左手掌上充满血腥味的泰坦巨鸟鲜血,暗自摇摇头,散去了经脉中的九宫之力,手掌上的八卦之力在失去了九宫之力也难以支撑,也逐渐自动回收入〖体〗内。

但就在九宫之力刚收入之间,张凡虎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这对经脉是有伤害的,现在张凡虎的经脉就感觉到一种郁塞、疼痛感,但是他却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感应着左手掌。果然,就在他刚松动九宫之力,八卦之力也入〖体〗内的时候,手掌上的泰坦巨鸟血液渐渐失去了血腥味,精神力也感知到血液失去了很多的活性。

尽管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张凡虎还是发觉这对他没有什么坏处,不顾在数百米之外逐渐靠近的猎手,左手掌按在泰坦巨鸟头上接着大胆尝试。当十余次之后张凡虎终于感觉到了什么,他左手八卦之力似乎更加旺盛了,虽然只是多了一丝,但张凡虎与数分钟前对比还是感觉到了不同。

“啪!”张凡虎一掌拍在树干上,树干上出现一个一厘米深的手掌印。这是他蕴含八卦之力的“八卦掌”虽然与之前相比并没有深入,但是少了一份生涩感,掌法精进了少许,而且似乎对八卦掌的掌法理解也多了一层只不过暂时没想明白罢了。张凡虎收回了手掌,只是没有看见在他手掌的时候树干上掌印中飘下来一层淡淡的粉末。

打娄休息了数分钟神树族猎手已经在智灵的带领下来到了他身边,看着死亡的泰坦巨鸟和安然无恙的张凡虎,大家都压抑住了心中的激动和疑惑,就在张凡虎身边二十余米为他警戒周围。

这次张凡虎来了一个大手笔,他盘坐在泰坦巨鸟破开的头前左手手掌覆盖其上,然后慢慢发动全身完全恢复的九宫、八卦之力。

在精神力的探测下,泰坦巨鸟的鲜血似乎已经失去子刚才的活性,然后在他自己的八卦之力回收下再次变淡,迅速变为刚才手掌上一样的鲜血,而这次进入〖体〗内的一丝奇妙力量比刚才强大得多,相当于十余次的总和。

“吸收!”张凡虎看着自己手掌皱眉道,这是什么功法。疑惑归疑惑,但这次张凡虎真正感觉到了这丝力量的奇妙,自己居然在发动全身九宫、八卦之力后没有刚才的疲劳感也就是说九宫、八卦之力似乎没有被消耗,或者损失的被这丝力量补了回来!这对自己有好处!

张凡虎屏息凝神调节着身体,细细感应着〖体〗内的力量。他可不是为了眼前小利益而什么不顾的人,这种目光短浅的人难成大事,甚至害人害己。但好在这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坏处,九宫、八卦之力在经脉中流动着凝神呼吸吐纳修炼也能缓慢增长,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没事就再继续干啊!这种事情的却是好事,那好事岂容拒绝?

猎手们屏住呼吸看着他们雷神怪异神情和动作,智灵张了张嘴但是看着张凡虎惊喜的样子忍住了,其他猎手当然不敢多言转身盯着树丛深处,现在全神警戒是他们该干的事。

张凡虎推测,他吸收的应该是泰坦巨鸟的〖体〗内某种力量,他暂且将其命名为“生机之力”因为他发现自己吸收了血液中的这种力量之后鲜血就失去了血腥味,在精神力感应中也失去了活性,眼睛看着也失去了光泽:另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地上泰坦巨鸟的鲜血也在进行这同样的变化,只不过没有经过他手掌八卦之力运作之后变得快而已。

好东西在跑,张凡虎当然得追。而且确定了这对自己没有坏处,也不会疲惫,张凡虎顿时一发不可收拾了。智灵握紧拳头,咬着下嘴唇看着张凡虎因全力运转九宫、八卦之力而浑身颤动的样子紧张不已,而且张凡虎这种状态是不间断的,每次当张凡虎停止颤动、智灵稍一放松时,他暂停个两秒第二次就来了他不会累啊。

猎手们终于不再淡定了,智灵也不紧张了,他们被震惊了。刚才泰坦巨鸟破碎的的脑袋鲜血将草地沾染得鲜血淋漓,而且巨大的〖体〗内鲜血还在不断从头部溢出,但是现在几乎不溢出来了,也不是因为凝结了,是因为张凡虎在干的事。

每当鲜血溢满了泰坦巨鸟的整个碎头腔,张凡虎全身就颤动,然后左手下的鲜血就慢慢失去了光泽、血腥味甚至到了最后体积也变小了,最后大量的鲜血形成黑色的块状淤积在泰坦巨鸟头部边缘,当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被张凡虎震动的身体震落在地上,一地黑沙!

张凡虎闭着眼睛,全神贯注地运转他的九宫八卦之力,一进一出忙活得不亦乐乎,全然不顾外界,智灵和猎手在这儿,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

“轰!”张凡虎身体一震,因为泰坦巨鸟身体一震。

张凡虎睁开眼,看着身体向下一顿的泰坦巨鸟,心中震惊不已:侧躺的泰坦巨鸟居然变矮了足有十厘米,就像身体缩水了一般。再低头看着鸟头下面厚厚一层黑色沙粒,张凡虎吞了一口唾沫,这是自己干的?

回头看着同样一脸疑惑和震惊的猎手和智灵,张凡虎装着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的样子再次闭上了眼睛。

“轰!”张凡虎觉得自己〖体〗内也崩陷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自己经脉中汇合九宫、八卦之力奔流不息。这股力量几乎与八卦之力相等,也就是相当于他整体实力的一成多点,光靠这力量就不是神树族中任何一个猎手恩能够抵挡的。

但是让他更为震惊的还在后面,他发现自己八卦之力被渲染成了一种血红之色,看起来妖异却又不失美丽,更有一种强大生机之力在内。

气沉丹田,张凡虎再次运转全身的九宫、八卦之力,将八卦之力再次运转到左掌上,看着左掌上的一物,张凡虎真正呆住了一个图,血色八卦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