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六十五章:蛮荒古血

****子弹的速度比较低,为亚音速,初速为三百米左右低于空气中的音速。张凡虎射出的攻城巨弩在加速时候已经产生了音爆,是以超音速飞向魔鬼巨鳄的。同样的物质,速度越快力量越大。

步枪的速度比较高,速度为****的两到三倍,大约每秒为八百米。只不过各国使用的步枪种类较多,相差一两百米也很平常;狙击步枪和重机枪的弹丸速度最高,能达到每秒近千米,甚至有的超过了,达到三倍音速!

张凡虎的攻城巨弩再快也不可能比得上狙击枪,即使达到步枪速度也不可能,这就是冷兵器与热兵器的差距,两者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但是,攻城巨弩的杀伤力绝对不会比重机枪、狙击枪的威力小!蜜蜂速度快,以时速二十公里速度撞在身上的力量再大也比不上一个行人以时速两公里速度撞的力量大,这就是质量优势。

黑黄檀木本就坚硬无比,经过族人们炼制后不亚于钢铁;其粗如小儿臂、长两米,扔入水中就像石头一样沉入水中,密度大于水,这样一支攻城巨弩箭重量在五公斤上下,再加上以超音速射中魔鬼巨鳄,那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黑黄檀在族人们眼中划过一道乌光飞向魔鬼巨鳄,最后在族人们的狂喜之中在帝鳄头顶炸开了!

是的,炸开!帝鳄的防护力量果然超强,带着攻城拔寨力量的巨弩箭虽然射中了它的头,也将它几乎牢不可破的铠甲破开了,但是坚如钢铁的箭头也呈钝形,当遇上更加坚硬的头盖骨后就再也不能寸进。攻城巨弩遇上了顽强的抵抗力,但是它自身也带有巨大的惯性,所以鳄鱼头顶上出现了一条五六厘米宽、半米长的血槽!沿途的鲜血、碎肉、皮甲、木屑四处纷飞,在帝鳄头顶形成一条半米长的粉红血雾。

族人们欢呼着,就在弩箭飞出的一刹那张凡虎就将攻城巨弩塞给了身边的猎手,在族人们对巨弩箭起到的效果欢呼声中跃下了高高的车棚。

黝黑的户撒刀在张凡虎手中闪着光,刀锋是奇异的血红色。整体在下午的太阳照耀下却闪着深寒的光芒。在这一刻,张凡虎觉得自己和刀之间有一种奇妙的联系,浑身的九宫、八卦、五行、两仪之力运转着。他相信自己能用户撒刀劈开帝鳄的护甲甚至骨头,一股强大的自信充斥心间。

白墨在张凡虎身边跳跃挪转着,就像以前张凡虎骑在它背上面对猛兽一样,它才是张凡虎在最艰苦战斗中的战友。

“乓!”一股金属颤音响起。即使上百米外的猎手也能清晰听见,在这声嘹亮的声音中张凡虎飞了出去。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是一场绝对持久的大战,张凡虎要做好持久战准备,所以了解帝鳄的攻击方式、攻击力度等战斗音速是很重要的。是成败关键。就在刚才张凡虎一个箭步到了帝鳄左前方,帝鳄蹬动着它粗壮的腿向前一大步,接着闭嘴一个横扫,速度奇快无比。

这也是鳄鱼的一种强大的攻击方式,所以对其不了解的人绝对要吃大亏,张凡虎这样的动物学家与其战斗可以说是最克制它的对手。但是张凡虎也不能小觑它,微蹲着身,右手提刀。左手撑刀面。用另一侧的刀面直接硬抗这一击,最后向后飞落两米稳稳落地,枯叶软泥只没脚背。

族人们不太明白张凡虎为什么不直接一刀劈上去,只有一些眼力卓绝的猎手才知道原因,他们能从张凡虎的力量与反应速度推算出魔鬼巨鳄的实力,它绝对是强大至极的。即使是数吨重的非洲象在其面前也不能说完全战胜它,如果非洲象在喝水时被攻击那绝对难逃一死。

帝鳄趁胜追击。四肢巨腿撑起身体,用爆发性的速度冲上来。在张凡虎立脚未稳时张开两米长的巨嘴斜着咬下。如果张凡虎在原处硬抵抗绝对危险无比,很有可能会被咬住,他的身高和户撒刀长度与鳄鱼嘴比起是绝对的劣势;但是如果他后退了,魔鬼巨鳄的长嘴在最后也能合拢用刚才的方式将他击飞。如果张凡虎不能在瞬息之间想出应对之策那就会被压制着打,最后胜利的希望就微乎其微了。

这就是强大的实力,不需要太多的手段,以一力降十会的策略,最简单也最有效。张凡虎虽然身体比魔鬼巨鳄灵活得多,但是力量要逊色于它,对方防御也极强,而张凡虎却不能被魔鬼巨鳄攻击到,否则那绝对是一场噩梦。

“啊!”所有族人都惊呼,甚至有的女族人头晕眩了,但是又被另一种担心瞬间激醒。迎难而上这才是张凡虎的一贯作风,在族人们的惊呼声中张凡虎右手收刀,埋头,左手向下、左腿向上,斜着身体向魔鬼巨鳄长大的巨口中倒去。

“砰!”树叶纷飞,地上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然后张凡虎的身体如斜插着的冲天炮斜着冲了出去——从魔鬼巨鳄收到只有一米高的嘴中冲了出去!

“砰!”魔鬼巨鳄嘴收拢砸在了张凡虎的右脚脚印上,瞬间将其磨灭了,成了一个两米长的深槽。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的,在魔鬼巨鳄嘴着地的时候张凡虎也落地,抱着左腿的左手斜撑着地,借着刚才的惯性右手突然伸出,一个扫堂刀狠狠地披在了巨鳄右前腿上。

没有欢呼声,也没有掌声,族人们只是将自己握紧的拳头松了一刻而已,他们明白现在的雷神不能受到干扰,刚才惊呼出声的族人受到猎手严厉眼神的警告。

一道十厘米长的刀痕出现在巨鳄的腿上,在青褐色的腿上呈现一道黑线。没有鲜血流出,张凡虎在一愣中瞟见五厘米宽的刀面上一半血红才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只是没发现刀面上的血液迅速消失了,而刀锋上的红光越来越艳丽。

魔鬼巨鳄估计自身长五米后的这数十年还没有收到过如此巨大的创伤,如果不是它腿粗皮厚,再加上它在攻击失败后右腿向前一晃,那么它的腿关节的筋腱估计就断裂了。虽然现在被割裂的是普通的腿肌肉,但是疼痛难耐却是是在的。

帝鳄微张着嘴嘶吼着,再次一个巨嘴横扫了回来。只不过并没有张得太大。张凡虎右手刀起到了成效,但是他却没有趁胜追击,刚被左手放开的左腿来了一个紧贴地面的扫堂腿。赤脚掌心刚好蹬在巨鳄嘴尖的球形物上,那是一团覆盖在骨头上较软的肉,张凡虎轻松地借着反作用力贴地滑开了,与此同时留给了巨鳄一个剧痛。

但是张凡虎也不是事事能如意。就在他向后贴地滑行的时候,魔鬼巨鳄弯曲脊椎,身体呈现一个弧形,而长达四米的巨尾也向上扫过来,加上弯曲的头颈。帝鳄整个身体呈现一个巨大的“C”型。而张凡虎为了避开帝鳄头部攻击正向它尾部滑去,也就接近了杀伤力同样不小于巨嘴的巨尾,而且是他的头部。

“咻!”张凡虎虽然是一个人在和魔鬼巨鳄战斗,但是他可不是没有战友,一只攻城巨弩飞了出来,直指魔鬼巨鳄的左侧腹部,那正是它头偏向右边攻击张凡虎时留下的破绽,四架攻城巨弩在此刻终于得到一个最好的攻击角度和机会。

“疵!”当张凡虎头距魔鬼巨鳄的巨尾只有一米时攻城巨弩终于到了巨鳄腹部。而且是正中了它柔软的腹部。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

猎手们惊呆了,巨鳄居然滴血未现:巨大的弩箭在射中鳄鱼侧面腹部时巨大的力量直将它鼓起的腹部压陷下去一个脸盆大小的凹凼,但是在下一瞬间弩箭居然被反射到地上,而魔鬼巨鳄居然只是掉了一点碎皮,相当于毫发无伤,这就像是一个人用手指按在一个人腹部上然后迅速离开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鳄鱼的强大防护力。坚韧的铠甲和柔软但是力量十足的腹肌联合,腹肌内外还覆盖着脂肪。即使攻城巨弩的力量也不能击穿它的防护。

钢板再强大也有比它更坚硬的物质将其击穿甚至炸碎,世界上最优秀的防空洞都不是纯钢筋水泥结构。而是在很多交界处有泥土或者其余合成软材料,为的就是刚柔并济。

猎手们有这样的成果是张凡虎早有意料的,所以他才会放弃对攻城巨弩的使用,只要不是攻击到巨鳄的头骨和眼睛、脚爪、嘴里等位置,那攻城巨弩对其也是中看不中用的鸡肋。对巨鳄的刺痛当然是有的,但是要真正伤害到它却是不可能的。

猎手们的攻击失败了,但是张凡虎另一个战友可不是盖的。白墨当然也抓住了这么好的机会,在张凡虎到来之前它就一直在巨鳄周围挑衅,但是巨鳄的巨嘴和长尾两相照应,将十四米长的身体被守护得严严实实,它一直没有机会欺身进攻。

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白墨在巨鳄将尾巴向右边扫向张凡虎时它才出击,落后了猎手们的巨弩一刻,但是因为距离原因却后发先至。白墨像两头搏斗的雄牛,以它两米多高的身姿低头撞向一米五的巨鳄腹部,十厘米长的角居然顺利刺入。

就在白墨成功、攻城巨弩弩箭失败的时候,张凡虎左手撑地,一个挺腰用力将背部砸在地上,然后身体借着巨大的反作用力和左手的推力一个快速的“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双腿蹬地以间不容发的跳跃躲开了巨鳄巨尾的横扫,张凡虎直觉得双脚掌一股大风吹过。

“啪!”张凡虎用左手加速鲤鱼打挺可不单单为了躲开鳄鱼尾的攻击,而且他右手抓着户撒刀也可以用手撑地,但是他没有;最后他起身后也并不是向上跳跃,而是向斜前方,只是瞬息之间张凡虎落到了帝鳄宽大凹凸不停磕脚的背上。

“啊!”神树族人终于知道雷神为什么要跳上危险的巨鳄背上了,更明白为什么来神不用右手撑地反而高高地举起了,只见在空中的张凡虎大喝一声,然后他左手也握紧了户撒刀把,只不过他们看不见张凡虎全身汇聚到手掌的九宫、八卦、五行、两仪之力。

“锵!”这不是户撒刀出鞘的声音,但是两者声音却很像,只不过后者要响亮得多。户撒刀刀锋在这一刻发出妖异的红光,然后和乌黑如故的刀面如两道并行的蛟龙一起没入了魔鬼巨鳄的脊椎。

坚硬的铁钉垫在铁锤上用钢刀能轻松斩断,放在泥地上用刀绝对不可能斩断,这就是刚才张凡虎和猎手们发射同样的攻城巨弩箭虽然都射中了,但是结果却是一个成功,另一个失败的原因。

张凡虎这一刀直插魔鬼巨鳄的脊椎,原本为巨鳄提供神经传导、运动能量、防护力量的巨大脊椎成了自己躺睡的砧板,张凡虎锋利的内弯月形的刀尖轻松刺穿了它的铠甲,即使是已经骨化的铠甲防护在这一刻也是砧板上的脆骨。

魔鬼巨鳄的身长十四米,它的脊椎骨直径也在十厘米左右,完全是成年人腿肚粗的骨头。张凡虎也没有把握一刀穿破铠甲后再将其刺断,所以在刺的前一刻就将自己的精神力全部集中在一起,终于透过了一寸厚的铠甲找到了脊椎骨的连接处,刀尖进去了,然后是刀锋和刀面直至半把刀!

那声如宝刀出鞘的声音正是刀锋与魔鬼巨鳄的脊椎骨摩擦发出的声音,穿透了肌肉和骨头、铠甲震荡在族人们耳边,沉闷但是仍然响亮,婉如苍龙吟。

什么都得靠自己!张凡虎拔出户撒刀跃向地面,左手一拉白墨脖颈上的鬃毛和白墨瞬间消失在魔鬼巨鳄的身边,直到数十米处才停下来看着后面震撼的一幕。

魔鬼巨鳄现在真正的怒了,它张大了嘴巴嘶鸣着,背上的深入灵魂的剧痛让它挣扎着,使出了鳄鱼撕咬大型猎物的“死亡翻滚”,地上草叶、甚至泥土、地皮四处纷飞,就如它在水中掀翻的水花。

人甚至所有的哺乳动物在将脊椎截断之后都必死无疑,因为这是不亚于大脑的神经中枢系统,一旦脊椎受到创伤,伤害到了立面的脊髓,那么很有可能会瘫痪甚至死亡。

但是,爬行动物不一样。壁虎、一些蜥蜴都能自断尾巴而逃命,用断后还弯曲摆动的尾巴吸引敌人而逃命;张凡虎家乡对蛇有“死头不死尾”的说法,即将蛇打死后半小时内它的尾巴还是会晃动。这些都说明了爬行动物的“神经”之强大。

魔鬼巨鳄虽然即将死亡,但是现在它却能爆发出比以往更强大、狂暴的力量垂死挣扎,而且这个时间不会短。

它腿上的鲜血终于出现了,与背上脊椎张凡虎刺伤的大刀口、侧腹部白墨刺的圆洞一起飚射鲜血,接着嘴中也溢出鲜血,鲜血混合着四处的草叶杂物纷飞着,渲染了这片蛮荒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