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七十二章:人从何来?

哲学界有三个至高难解的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大道至于理,很简单的事情却总是孕育着最伟大的哲理思想。

我们是人——第一个问题〖答〗案。

只要上过初中的学生都知道,生物学家将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划分为七个层次,由大到小分别为界门纲目科属种。有的生物因为其特别而受到人们“特别”关注,将其细划分了,增加了一些小层次阶段。

我们人就受到同类生物学家的细致划分,将现代人类在生物界由大到小划分为真核总界、动物界、后生动物亚界、后口动物总门、脊索动物亚门、羊膜总纲、哺乳纲、真兽亚纲、脊椎动物们、灵长目、类人猿亚目、狭鼻猴次目、人猿超科人科、人属,下划三大人种,分别为黄色人种、白色人种、黑色人种,有的将混血的棕色人种也并入一类;我们双手双脚、无尾、体无毛、用肺呼吸、平均寿命七十……

我们从猿猴而进化而来——第二个问题〖答〗案。

这个在十九世纪引起轩然大波的〖言〗论被达尔文提出来,然后在后来的一百年间各类人类进化的化石被从世界各地发现出来,从而证明了达尔文的正确,到现在基本成了定理。

但是,世界上没有绝对安静的湖,越是安静的湖越是深,说不定下面波涛汹涌。人类由猿进化而来的“定理”受到了多种挑战。

现在,张凡虎也看到了一个挑战者——虾人。

“你们别动,他们没有恶意!”张凡虎对着猎手们说道,声音虽轻,但是无人敢忤逆。

智灵等人拿出了各种鲜美的食物,这几乎是现在的神树族的基本政策,鲜美的食物是随时随地都有准备的。

看着落到地上好奇看着他们的虾人,族人们露出笑容,这是被锻炼出来的杀伤力同样很大的笑容,八颗洁白的牙齿在肌肤的映衬下更显洁白。让人倍感亲切。

地上虾人的身体特征让张凡虎将内心积聚多年的疑惑彻底引爆了:人,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进化而来的?

三百万年。这是人类笼统的年龄,因为此时非洲的阿发南方古猿诞生了,他们已经直立行走了,人类学家将这时候的猿人划分为人。但是他们是怎么来的呢?如果按照人类由猿进化而来的。那么他们就有前辈,与我们一样有更为古老的祖先。

四百五十万年前,非洲大陆就有一种比阿法古猿还要古老的猿人,叫阿尔迪,人们称其为始祖地猿。已经能直立行走了,这就是人类所发现的最早生存记录了。

再前呢?没有了!全世界都没有了!没有一种能半直立半四肢着地、半林地半草原生存的古猿!人类在朔古寻源的人类进化历史上遇到一个巨大的坎,不可逾越。

既然人类被认为是由古猿进化而来的,那么古猿是什么时候的?

在二十世纪中期,在中亚的巴基斯坦、印度西北部山区发现了古老的腊玛古猿化石,距今在一千四百万年到八百万年之间;在非洲各地也发现上千万年的古猿,甚至人们都认为古猿是由三千余万年前埃及等地的小型林地间的古猿进化而来的。

进化!进化!人们一直在进化!张凡虎看着族人、看着虾人、看着女祭司水瑶,心中一个想法震慑着自己。

人类一直在进化。但是到了史前八百万年后。全球的古猿似乎都经历了什么重大变故,这些古猿神奇地消失了,全球的人类学家、考古学家、生物学家、历史学家等到处发掘、科考,但是还是找不到它们的踪迹,多少数千万上亿年的恐龙化石都被发掘出来了,但是就是没有一个阶段的类人猿化石。

这个阶段让人类学家研究者生出恐惧——人类的进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八百万年前到四百五十万年前世界各地都没有类人猿进化的化石?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生物进化的确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不要忘记。很多时候历史的改变也只需要一刻甚至一瞬间,人类在进化的历程中慢慢摸索着。突然的一个想法和意外就可能导致进化的方向改变,从而走向另一条完全不同的路,这就像是行进的马车,车轮被一粒小石子磕偏了原来轨迹。

三百多万年,世界也能经历一个沧桑巨变!

现代的虾人也并不是全都单单双脚两趾,有的手也只有三只,而且让人更加难以置信的是——有膜,手指之间有像鸭脚掌一样的肉膜!

“啊!干什么?”在绅士们防卫后的女祭司突然小声惊呼,张凡虎收回了自己的手,让女祭司自己去给回头看过来的神士们解释。

为什么你的手一直这么冰凉,与常人迥异?为什么我的事情你都清楚?为什么你要帮我那么多?你有这么多秘密?张凡虎在心中大喊。但是他不敢也不能问出来,只能看着回过头来的神士、猎手们微笑。

婴儿天生会游泳!张凡虎大脑细胞活跃,他突然想到了一般人绝对不会跳跃的思维路线。

婴儿喜欢水;婴儿在被放在地上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恐惧;婴儿在胚胎发育时期会有晒裂现象,再加上那未发育完全的身体,在母亲的子宫内就像一尾鱼。

人类母亲在水中生孩子会减少百分之七八十的痛苦;人类具有泪腺分泌泪液而其他近亲大猩猩、黑猩猩都没有,而人类在五百万年前与它们是一家,也就是说在这空白期间人类发生了重大改变!这个改变很奇怪,因为水中的哺乳动物它们也会落泪!

人类无浓密的体毛,而其他灵长类甚至几乎所有的哺乳类动物都有,但是水中大量的哺乳类没有;人类皮肤下有一层皮脂,而其他灵长类动物没有,但是水中的哺乳动物有……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进化到与自己的近亲差距如此大,而与八竿子打不着的水中哺乳动物有如此多的类似,那三百多万年间我们祖先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人类新生儿有时出现的返祖现象如此接近于水中生物,有鳞有鳃有脚蹼?

为什么虾人也有?为什么大西洋甚至每个大洋无论深处还是浅处都会有大量的史前遗迹,为什么世界各地岸上甚至化石中、岩画上会有那么多的史前文明迹象?为什么自己会到史前十万年来?为什么史前十万年是如此神奇诡异的世界?为什么……

“我终于还是不能解答!”张凡虎仰着头,看着风拂过的树叶,满眼苍翠,这是生命的浩瀚颜色。

虾人也是人,是人即使有些奇怪也能很快得到神树族的照顾,那么他们也就会被神树族感化。后面的事张凡虎不用管了,甚至猎手们都不用管了。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张凡虎和女祭司走在密林中,远处传来神树族的欢呼声,那是猎手在喝酒,对象不言而喻。

“或者叫你——祖母?”见到女祭司浑身一震后张凡虎再次抛一个重磅炸弹。

“当然是姐姐!”女祭司在最初的慌乱中顿时变得羞恼——她终究还是一个女人。

“哈哈哈。”张凡虎仰头笑了“姐姐,姐姐好啊!我们好歹站在同一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