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七十七章:两虎相争

眼前这头剑齿虎太巨大了,人们眼中威猛无比的非洲狮平均体重一百五十千克,雌狮平均体重一百二十千克。但是生物界很多动物都有个惯例:最大的雄性为雌性平均体重的两倍,所以在现代发现最大的野生雄狮体重两百七十公斤,但是这剑齿虎至少有四百千克重,超过最健壮的雄狮三分之一还多。

非洲雄狮虽然看上去威风凛凛,战斗也威猛无比,但是这实际上有它脖颈上长长的鬃毛作祟,世界上最大的猫科动物是老虎,而老虎中最大种类东北虎才是现存的最大型猫科动物:平均体长接近三米;成年母虎平均体重约为一百七十公斤、野生东北虎最大个体的体重纪录是三百八十公斤。

四百公斤重的剑齿虎体态较为古老,与张凡虎印象中美洲刃齿虎的骨架有很大不同,尤其是毛色,毕竟化石只能保存骨头,毛发很不容易保存,更何况是皮毛的颜色了,所以看到剑齿虎灰色夹黑条纹的毛发让张凡虎很吃惊。

这头剑齿虎的四肢极为强壮有力,粗度相当于棕熊四肢,但是比棕熊的略长;身体虽然很硕大,但是在三米多长的身长面前也并不臃肿,看上去更是雄壮无比。

剑齿虎的尾巴相比于老虎、雄狮来说要短得多,因为它们主要靠突袭,所以并不需要保持平衡的长尾巴,但眼前的这头剑齿虎尾巴如东北虎的一样粗壮,也长达一米多,是保持平衡与灵活性的关键。这是一头最完美的生物,张凡虎找不到它身上的缺点,这简直就是陆地上多种最强大动物的集合!

张凡虎不惧怕雄狮,白墨也不怕,神树族猎手们再次看到雷神与白墨的合作松了一口气。自白墨以自己的尖角攻破攻城巨弩也不能刺透的帝鳄铠甲后,他们相信白墨也是天神赐予神树族强大兽神,要不然雷神在刚到神树族不久之后离族出走就不会带回来这么一个强大助手了。

“吼!”一阵振聋发聩的呼啸声在众人耳边炸响,就如一个晴天霹雳。让听者心神都恍惚了一下。剑齿虎不是草原雄狮,它们血统与森林之王老虎比较接近,它们最喜欢的不是方式是偷袭。而在偷袭之前都有这种咆哮,这是与雄狮大不一样的咆哮:声音急促、力道十足,就如喷发的火山!

这种声音是虎类猛兽袭击时发出的声音,即使是经验老道的草原雌狮也比不上老虎。而这头剑齿虎这种对时机的把握、气势的凶猛更是远超非洲狮。

剑齿虎冲了过来,张凡虎和白墨迎了上去,一场龙争虎斗即将开始。

剑齿虎是猛虎,而张凡虎尤其是现在的他又岂是凡虎?

噼里啪啦的树枝断裂声响起,四百余公斤重的剑齿虎率先出击。这也是张凡虎的战术,看清敌势后发制人。在这一刻张凡虎和白墨很有默契地分开了,这种将距离拉到最远的两面夹击才是最密切的配合,这会让对方最大可能分心。

剑齿虎又是一声咆哮,张开足可以一口吞噬张凡虎整个头颅的巨口,露出外面长达二十厘米的巨齿顶部据下嘴足有五厘米,这是多么巨大的一张口。

东北虎的四颗犬齿有惊人的十厘米长,但是在剑齿虎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这外边长二十厘米、粗如大拇指的白森森獠牙绝对不是可以硬扛的。

“啪!”地上树叶飞溅到一米外。地上出现一个碗口大的前脚掌印,张凡虎如猎豹似的跃到了两米外,避开了剑齿虎的这一击直扑。脚掌如发力时一样率先落地,就在剑齿虎双脚刚落地的时候张凡虎左腿蹬地,在剑齿虎巨嘴刚合时猛反劈了回来。

“嗷!”剑齿虎以超乎张凡虎意料的速度跃起来避过了这招,双腿蹬地直接扑向张凡虎。后臀与此同时也避开了白墨强有力的一刺。

“不对!”张凡虎果断地向后退避开了剑齿虎的一扑,在最短时间他明白了剑齿虎的实力。他知道自己的纯粹生物学知识不起作用了。甚至在这种危急时刻会误导自己,以前的法宝反噬自己。

猛兽的进攻几乎都是“两扑一口”。只要避开它们两抓和与此同时的一咬就成功了大半,这是它们最厉害的进攻方式,如果不成功此后的攻击基本都不会成功,所以它们很看重自己出击的时机,一旦将大好时机确定,出手很少出错。

剑齿虎的开始也是这样的,但是这样的攻击方式对张凡虎并不算什么,为了保险起见张凡虎才露出破绽让剑齿虎攻击他,然后借着躲避看清了剑齿虎的攻击。与他想的不错,虽然没有接触,但是他能推测出对方的力量绝对是他雄狮的两倍,而速度更是快如出击的花豹,这在大草原上三头两百公斤的雄狮也不是它的对手。

张凡虎用了三成的实力,轻松地避了过去,但是没想到这头剑齿虎影藏得居然阿是如此深,因为它在躲避张凡虎的攻击和接下来的进攻速度几乎快了一倍!这是什么概念?根本不是现代生物可以做到的,就像张凡虎的速度是现代人类怎么也无法做到的一样,这已经超越了凡兽层次!

想到出现的泰坦巨鸟、帝鳄还有未见踪影的巨蟒或者传说中的龙,张凡虎终于认真起来,这或许是类似于坦葛尼喀湖中那神秘爬行动物一类的生物。张凡虎能感受到它的强大,浑身的热血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奔涌不止,冲击了血管,九宫、八卦之力也加速流转,相当于平时大作修炼时的速度。

“你们离远些!”落地的张凡虎没有转头大喝了一声,眼睛瞪着剑齿虎连眼皮也不眨。在三十米外观战警戒甚至搭弓的猎手愣了一下,然后后退到五十米处,再感受到现场气氛后再爬上了大树,在近十米高的大树上透过树叶缝隙看向战场。

剑齿虎散发出一种蓬勃的力量,这种力量对于族人来说就像羚羊遇到雄狮,张凡虎体内的九宫之力受到激发更是加速流转,有种兴奋之感,张凡虎战意也强烈起来,将刚才的戏耍之心全部收敛。

“白墨!”张凡虎低喝一声。白墨如果再次进攻对它很危险,这不是它现在能抗衡的对手,如果一不小心那绝对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与他相伴七年有余的白墨是他最亲密的战友之一,他不能失去它。

两虎真正意义上开始了战斗,这次是张凡虎率先出击。这就是战术,随机应变。在了解对手实力后强势出击,将对手无论是在进攻上还是气势上都压制住,那么自己就成功一半了!

剑齿虎在体型上对张凡虎有绝对的优势,这头剑齿虎肩高一米二,脸盆大的头颅上仰着头就能咬住张凡虎咽喉。只要它轻轻一跃就能自上而下将张凡虎压制住,双掌和巨口都是张凡虎不能小觑的!

户撒刀闪着森寒的光泽,这是张凡虎现在最好的利器。

又是一个扑击,张凡虎向右跃开避开剑齿虎巨口的同时,剑齿虎粗壮的右爪向左迎向他。这当然不是要接住他,上面由肉掌中伸出的锋利脚爪让张凡虎不敢小觑。东北虎底部如指头粗的尖锐爪子长度分别为六厘米,而剑齿虎的更是长达七八厘米,如一把钢爪。

“锵!”张凡虎终于怒了。这头几乎成精的剑齿虎当然不会放过自己。那么神树族就危险了,所以无论它有多珍惜,它也必死无疑!一直做着抵挡的户撒刀终于用刀锋劈向了面前的巨爪,一声金属相交的颤声发出来,这居然是户撒刀与剑齿虎爪子接触的声音!

“好!”张凡虎吐出一个字,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气沉丹田调集九宫之力,只能靠修炼之力来一决胜负了。要知道。现在张凡虎光是靠肉体力量挥舞户撒刀也能劈断一棵碗口粗的树干,但是劈在虎爪上对方居然无事。这再次证明了这头剑齿虎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动物。

“锵!”张凡虎卖一个破绽引诱剑齿虎巨口咬来,接着在紧要关头用力将户撒刀劈中了剑齿虎的巨口,但是两颗长达二十厘米的獠牙确如两柄匕首隔住了户撒刀,两股力量相击的反震力使张凡虎感到右手一麻。

剑齿虎的长獠牙并不是长在牙龈中的,如果是那样它的牙齿就成了装饰,怎么敢到处打拼?剑齿虎并不聪明,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大又长的獠牙造成的,这两条巨型獠牙另一头深入剑齿虎头部,让剑齿虎的脑容量减少,但造就了一对神奇的法宝。这头剑齿虎全身上下都与一般的剑齿虎不一样,张凡虎不知道这样的一击剑齿虎的头或者牙龈会不会痛。

剑齿虎扑过来,张凡虎横着户撒刀,左手掌撑着刀另一头,硬生生地抗住了剑齿虎的两抓。地上的工部向后略微滑移,然后在猎手惊讶的神色中靠着左腿撑着自己全身和四百公斤剑齿虎一大半的体重,抽出右腿一记直踢如同巨龙昂首直接踢在了剑齿虎的腹部。

虎腹瞬间一凹,但是剩余的巨大力量还是将剑齿虎后半身抬离了地面。四肢离地再加上腹内的剧痛让剑齿虎一慌,身体也一僵硬了一瞬间。

但是一瞬间已经够做很多事了,张凡虎右腿收回并没有放回原处,更没有安稳地放在身边,而是如临阵时脚掌前半部着地。

“喝!”张凡虎也一个大喝,虽然虎头在他的头上面半米有余,但是张凡虎这声富含自己精神气的大喝还是让它一阵心慌。

张凡虎左腿一蹬,左手一收,剑齿虎巨大的力量将没有支撑力的户撒刀另一头迅速压下,张凡虎右手借力、右腿在左腿的一蹬之力下一个转身,在避开剑齿虎下落的同时右臂也借力将户撒刀绕着自己手腕一个小旋转,最后随着右臂的抬起到了他头顶。

剑齿虎最先与张凡虎面面相对,右脚掌对着张凡虎左手撑着的户撒刀,张凡虎一收左手它右脚掌没有支撑导致身体右偏,然后左脚掌也失去了户撒刀的支撑,脚掌顺着张凡虎右手抽离的户撒刀嗤嗤地划过刀面,双脚掌轰然落向地面。

就在剑齿虎双脚落地的时候,张凡虎的一个转身和右臂旋刀也举起了户撒刀,森寒的户撒刀追着剑齿虎下降的脖颈而下,就如游隼追着下降逃窜的鸟雀。

“嗤!”数十米外的猎手也听见了,就在剑齿虎前脚掌刚落地的时候户撒刀也到了,黝黑的户撒刀一大半压在了它灰白的身上,刀锋正在一道黑色的斑纹上。这道斑纹在一刹那间变为了灰色,那是因为坚韧的毛皮在户撒刀的压力下顽强反抗,陷入皮下的黑色皮毛斑纹将边上的黑色皮毛带了过来。

但那只是刹那间的事情,户撒刀艳红的刀锋进入了剑齿虎皮毛内,然后是肌肉、骨头、咽喉、肌肉,最后再从咽喉外的皮毛出来。

“砰!”一个沉闷声音在草地、枯叶上响起。在刚才踢腿瞬间,张凡虎双掌已经出现了血色太极八卦,这种凝聚了他全部力量的户撒刀劈断剑齿虎脖颈、将一颗数十公斤重的巨型虎头了下来并不奇怪。

“嗤!”户撒刀被张凡虎插入地上,剑齿虎轰然倒地的身体脖颈上喷涌而出的鲜血将大半截刀面包裹,然后顺着刀面留下。

张凡虎浑身散发出浓烈是杀意,伸出两只手掌,上面血红的两仪八卦图诡异无比,张凡虎一手按在雄狮头颅上断口,另一手按在脖颈上。鲜血瞬间将其双手掩盖,浓郁的血腥味四处飘荡,但是很快就消失了,而张凡虎浑身的诡异气息却逐渐增强。

“咕!”远处树上一个猎手悄悄吞了一口唾沫,悄悄地看了四周树上,发现其余很多猎手也露出同样惊惧的神色,在这一刻他们感到了雷神的强大,但是更多的是诡异和随之而来的惧怕。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这是自然界两头雄虎争夺老婆的情况下;两虎相斗,必有一死——这是纷杂的史前十万年世界的残酷!

数年前,张凡虎为了生存而猎食其他生物,现在,他为了实力的强大、为了神树族和自己的安危而换种方式猎食其他生物,这就是环境的力量。没有了怜悯,只有实力,只有继续的生存下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