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八十七章:雪峰玉女

神树族过了三年中最忙碌、也最兴奋的几个月,在这片大草原上过着游猎、采集的小型部落的人太多了,这让猎手们忙得不可开交,族人们也并不清闲,这是神树族发展的大好时机。

去年神树族在赞比西河下游、东非大裂谷南端的戈龙戈萨国家公园,当初神树族在这个现代三千多平方公里的草原上就收服了两百余名族人,而在周边地区和北部地区又收服了上百人,前后大约四百人。

但是塞伦盖蒂大草原太大了,是戈龙戈萨国家公园的数倍,而且草原的环境也完全不是后者能比得上的。所以,这儿生活的史前人类很多,因为环境因素导致这儿的部落向两极分化:要么很大,要么很小。

小型部落之所以能生存下来是因为其灵活多变,目标小不易被发现。数个或十余个人以家族制度生存,这种微型部落很少有大部落花精力去吞噬,而当这种微型部落发展壮大后就是自己部落的末日了,所以整个大草原几乎没有中型部落。

神树族猎队全体出动的情况一般很少,这可是三百余人精挑细选的青壮年族人,而且经过张凡虎等人严格训练,并配备史前人类还不能自行创造的武器,战斗力非凡。

但是,在这片大草原上全体猎手出动过四次!虽然每次都是大获丰收,带回来两百到四百不等的新族人,但是也有伤亡。这样的大型部落甚至超级部落可不是那么容易吞噬的。他们大多都拥有漫长的历史,数百上千年来慢慢发展至今,他们的力量自然不敢小觑,虽然猎手们能比较轻易地摧毁这些力量。但是最主要的是对方有自己的信仰,那他们就有了自己的灵魂,这才是最难同化的。

神树族的礼物不好送出了,对方不会轻易接受,而且女族人也不能轻易外出送礼,那会将自己送出去。受过几次挫折的神树族发怒了,最后采取了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摧毁!先摧毁对方的外在实力,能保留的就保留。坚决反抗的则慢慢吞噬他们的思想,女祭司、张凡虎、智速多次出手显示“神迹”,智灵实力强大,配合着她的美貌也让很多强硬者归附了。

一千人在上万平方公里大草原上就像在一口锅中洒下十粒盐颗粒。他们相互接触的时间也不会多,当然超级部落之间是有联系的,大多数都是战争,但是神树族以强大的实力和富饶的实力将他们结合在一起,就像以前将卡拉哈拉沙漠南部的野鸟族和枯树族融合在一起一样。

几个月过去了。两千余人的全新神树族基本平静下来,它将慢慢消化并再次做疯狂的实力提升。现在的神树族需要休养生息,而非洲南部又到了秋季干旱期,数百万的角马群、数十万的斑马群和各种羚羊群到处流窜。振荡出尘土烟云,以前的草地变为了戈壁。等待数月之后雨季的灌溉。

角马群要进行世界上最庞大的迁徙了,张凡虎敢肯定。以前在南部非洲见到的角马迁徙虽然已经能赶上现代塞伦盖蒂的角马大迁徙,但是这在史前的动物王国中并不算什么,与这儿真正的大迁徙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他将见到世界上最庞大的大型动物大迁徙!

如果照以前张凡虎和神树族的看法,当然是要追随角马大军向东北前进三千多公里的,三四月停下脚步后又将见到另一片新天地,那儿是并不逊色于塞伦盖蒂的大草原——马赛马拉。

虽然现代的马赛马拉面积只有近两千平方公里,与塞伦盖蒂相比太小了,但是这片草原却能养活塞伦盖蒂上数百万头的大型食草动物数月之久!塞伦盖蒂能做到的,她就能做到!这是一片富饶、坚强的草原。

但是张凡虎不想继续追随角马群向东北前进了,神树族需要休养生息,而且一个文化要传承下来是需要定居的,否则在发展过程中会遗失很多美好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农耕文化比游牧文化传承久远的重要原因,虽然他们起步年代相差并不大,但是为后代留下的却完全不一样。

虽然此地处于干旱期,但是张凡虎却知道在其南部有一片世外桃源,也是一个自然保护区,虽然比不上塞伦盖蒂大草原的面积,但是却有其独特的地形优势,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死火山口。

“十五万年!”张凡虎带着奔波数天的庞大神树族来到一座高峰下,他仰头注视这世界上第二大的火山,也是最大的死火山,最高点海拔两千余米。其火山口直径近二十公里,深六百余米,在火山内部形成了一个底部面积三百余平方公里的巨大世外桃源。

这座山有个很奇特的名字,叫恩戈罗恩戈罗。在现代,这座巨大的火山公园与塞伦盖蒂生物保护区合成一片,是著名的游览胜地。

没有那欲火的重生,哪来这美好的风光?在两百多万年前,恩戈罗恩戈罗还是一个巨大的喷发岩浆的火山口,其巨大的力量将地面抬起成了这座火山,滚烫的熔浆将火山口不断扩大。终于在据现代二十五万年前,它到了英雄的迟暮岁月,成了一座死火山,但是却形成了这世界上最大的死火山生物王国。

这片风光绮丽的火山口在现代知识人类的度假消遣之地,但是在史前十万年,这却成了神树族休养生息的地方,这儿据塞伦盖蒂比较近,甚至在雨季大草原最茂盛的时候,两者之间是相互连接在一起的。

在热带地区没有所谓的春夏秋冬,只有干湿二季,现在是旱季,也是最炎热、生物生活最艰难的年代。

火山口虽然深达六百余米,但并不是井口似的垂直陡壁,也有很多被岩浆和数十万年来的风霜雨露改变的地形,其中有大量的野生动物,虽然只有三百余平方公里,但是几乎非洲大草原上所有的野生动物都能找到,角马、斑马、羚羊、猎豹、花豹、非洲狮、斑鬣狗、豺,甚至大象、黑犀牛等大型生物也可以见到。

神树族人们惊呆了,他们在猎手们的带领下穿过嶙峋的山地,终于来到最低的一个豁口边,看着这与外边大草原完全不一样的壮观景象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是被天神藏起来的小女儿,她正在熟睡。

这块世外桃源即使在现代也保持着很多的原生态韵味,生活着数万只各种各样的草原生灵。在这个四周封闭的大盆地之中,没有所谓的干湿季节诶,而是在火山内部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现行生态系统。当外部大草原还处在干旱时,里面照样风调雨顺、水草肥美,甚至连向往自由的角马和斑马都失去了迁徙的本能,在山内部长期居住,一代又一代延续下去。

张凡虎身后是终年茂盛的草原,神树族人们在内部安顿下来,猎手们穿梭于青葱的灌木林及高大的刺槐林中,那些永不干涸清澈的小河流中也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这儿就是一个小型非洲大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草原、林地外还有湿地、淡水湖和咸水湖,是一处真正的世间天堂。

如果站在火山顶向下看,没有人能不被碧绿的草原、蔚蓝的湖水、洁白的盐碱地、苍翠的密林吸引住,但是张凡虎却站在高高的火山口眺望着远处,那儿,有一直吸引他的地方。

那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穿着着雪白的纱衣,头颈上和腰上都飘散着轻柔的白绸带,飘飘然欲乘风归去,这已经不是凡人了,而是一个出尘的仙女——乞力马扎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