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十七章:暗涌陡升

老族长被放进了一个猴面包树雕刻的人形棺中,棺木由张凡虎亲自雕刻,或者说老族长的善后处理都是他一手在操办。

猴面包树是神树族的神树,是族人们最喜欢的一种树,是任何树种都无法动摇的,所以张凡虎用猴面包树做老族长贴身棺木也受到族人们的支持。

人形棺外面是金合欢树,金合欢树有上百个种类,而且大部分都有毒素,在受到危险的刺激下发释放毒素,让吃其树叶的长颈鹿、羚羊等动物停留的时间不能过长。张凡虎用的就是其中有一种毒素最强烈的树种,有杀菌消毒的作用,可以进一步保护老族长。

在这两层灌木外还有一层,那是神树族的战略物资:黑黄檀。这些黑黄檀是神树族离开非洲南部时砍伐的,这成吨重的树木是神树族的宝贝,不到关键时刻不用,非高实用性的工具不得使用,是猎队弩箭、弓箭和优秀猎队队长“艾考瓦”、车轴等等主要材料。

但是现在却用来给老族长做棺材,每一条木板都均匀笔直,虽然只有三指宽并不大,但是每一条都紧紧贴合,厚度也达到三指,是方柱形的木条,做出来的棺材结实无比。

三层棺材最上面都是用的玻璃封闭,而且是透明度最好、质量最好的玻璃,为了这些玻璃神树族有忙活了好久,为老族长进献最后一份力量。

“砰!”随着第三层灌木的严密合实,神树族人纵欲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的老族长已经在天神之国了,为神树族留下永久瞻仰的遗颜。

“哥,准备怎么办?”智灵问道,她知道张凡虎懂她的意思。不用多废话。

现在神树族刚艰难度过长达近一年半之久的旱季,牲畜数量只有最巅峰的去年此时的三分之一,而且大多数都是无比瘦弱的雌性。

因为干旱,神树族猎队这一年几乎都在寻找各种水源,而且也没有怎么寻找猎物,即使东南边沿海地带的海产品也是相当稀少,与好望角每年两次的洄游鱼群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一句话,这一年神树族基本就是在消耗多年积攒下来的各种储备。坐吃山空,两千余人一年的消耗可不是小数目,神树族需要一个补充,一个丰厚的补充。

老族长刚升天神之国。留给张凡虎和智速两人一个这样的虽然雄壮但是精神萎靡的雄狮部落,让雄狮站起来恢复生机,甚至进一步提升综合实力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

这些问题很迫切,需要好好把握,虽然这么多年神树族都是靠自己艰难无比地走过来的。而且张凡虎也是一个名未到、实权已握的人,神树族的大部分发展都是在他的主导下,但是现在真正当上这个族长总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或许肩上的责任重了,心中的压力也就大了吧。而这种压力又会将自己信心慢慢吞噬。

“智速,雨季快过了。神树族怎么办?”张凡虎看向一边的智速。他不是在如智灵问他一样的询问,而是相互探讨的征询与讨论。

“呵呵。艾娃。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智速抚摸着长长的权杖,被老族长手握多年的权杖已经光滑无比,反射的阳光就像是闪烁着的珠宝。

以前智速都是恭恭敬敬地叫张凡虎“大鼓金霸”而现在突然改口叫“艾娃”了,而且听其与其似乎根本不是“兄弟”之一,更不是什么尊称了。听着智速的话,张凡虎不禁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没说什么。

“三叔,你怎么……”智灵也感觉到智速此时的不寻常,而且是对张凡虎这样的态度,顿时不满起来。

“艾依,艾娃临去之前称呼你为什么?”智速突然问道,似乎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然后看着一脸迷茫的智灵突然低喝道:“你不该叫我叔叔吧?叫艾娃?但似乎……”说道最后他延生充满了一种蔑视。

智灵被智速一齐话说愣住了,微张着嘴看着这个突然大变样的三叔,难以相信他说的话,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悄然握紧了拳头。

“智速!她是你侄女,是你大哥的女儿!怎么?难道成为神树族祭祀之后还想让智灵叫你前面加一个“大鼓”?即使你真的想,也得看你合适不合适——智灵的地位并不比你低!她是月神,掌管神树族生殖繁衍的,是神树族发展壮大的守护神明!”张凡虎瞪着智速一字一句地说道。

智灵呆住了,看着张凡虎的目光充满了难以置信,而后又低下头,嘴角露出难以掩饰的微笑。

智速也呆住了,神树族谁不知道雷神是一个排斥“同类”的神明:他不相信神树族的地神、风神、树神、兽神等等天神的儿孙,甚至对天神也爱理不理的,现在怎么会突然相信智灵是月神了?以前老族长祈求天神将智灵的圣女地位升级为月神时,雷神明明就是一副看把戏的样子,怎么会突然支持智灵了?

身边的族人渐渐增多了,而智速的眼神也越来越凌厉,看着张凡虎的眼神充满了怨恨。众多族人都感到一种压抑气氛,这可是神树族中两尊神啊,而且刚掌管被废代兴的神树族,这种状况可是最可怕的了。

“大鼓金霸!大鼓马拉维!”几个猎手冲了过来,他们紧张万分的神色为紧张的局面解了围,神树族人在放松的同时又不禁为斥候们即将带来的位置事情感到担心。

“怎么回事?”张凡虎和智速异口同声问道,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张凡虎问道,现在众人见到雷、火二神突然的问话让斥候们也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解释道。

“智月!”在树枝斥候为首的几人七嘴八舌述说下,大家明白了,在北边出现一个奇怪的人,他肤色和长相都怪异,正在为难雨神。张凡虎在树枝抓耳捞腮的解释中得出了最后要表达的大致意思——图谋不轨。

“走!”这下没有歧义了,无论内部有怎样的纠纷,当外来人为难本族人时绝对要让对方没好果子吃,而且是神树族中的元老级人物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