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二十二章:深渊恶魔

“啪!”一声脆响在众人耳中回荡。

“哥,你干什么?”智灵一手抓着张凡虎的右手,另一手抚摸他脸上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那是他自己刚才用力打的。

“对不起。灵儿。对不起,我一直都没有发现,更没有为你报仇。”张凡虎将一脸错愕之色的智灵搂在怀中。

“什么?哥。”

“他,就是你的仇人吧?你一直都知道的吧?所以,你才会那么刻苦,让自己、让神树族各方面都不断提升实力。并且不想我为难,更是对他充满了希望,希望他有悔过之心,所以你才一人默默承受吧?”张凡虎轻声说道,但是语气中透着杀意,智灵光洁的背上至今任由伤痕,虽然已经淡不可见,但那却是张凡虎心中一直的痛。

“哥,我……没事。”智灵的声音哽咽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卡拉哈里沙漠中,张凡虎在那一天疯狂奔波两百公里,十小时左右就达到了人类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长跑记录,而那时他还并没有进入修炼大门,只是一个体质较强的普通人而已,他是豁出了命在跑,因为他感觉到智灵有生命危险。

那天傍晚,他看到智灵披头散发,一身伤痕地从高高的沙丘上滚落下来,当时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但是他没有追击出去,他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而他当时全靠意念支撑着,在确定智灵安全之后昏迷了。而智灵也在他怀中沉睡了。

凶手是个高大的人,实力雄厚。张凡虎不是没有过怀疑,但是他很快打消了——这是他对战友几乎已变为本能深入灵魂的信任。

老族长为什么在将神树族传给自己和智速两人之后会突然重病,最后神秘死亡?现在看来。这不过是智速已经达到自己目的后做的终极手段而已,因为迟则生变,更是因为他对权力的迫不及待。

现在,终于确定了,这一切的凶手都是一个人——智速!为了得到权力、实力,连自己父亲、妻子、侄女、亦师亦友的自己都要无情伤害的人,这还是人吗?

这是一个深渊中逃逸出来的巨魔,披着人的面具潜藏在神树族中。只为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不择手段。

“石骨。”张凡虎没有看智速,而是看着他身边的石骨“你确定你真的知道这一切吗?你选择好了吗?还要继续站在那儿吗?”智速是张凡虎不死不休的敌人了,他不死自己就要死。甚至整个神树族在他手中都将走向毁灭。

“石骨大哥,还有经历过卡拉哈拉沙漠风沙的猎手们,你还记得那次哥发狂向回奔的事情吗?”智灵望着石骨、又偏头看着边上那些猎队中级别较高的猎手。

“当然,那次大鼓金霸为了救你连命也不要了呢。”智力大声道。

“嗯。”智灵微微抬头看着张凡虎双眼,嘴角翘起。眼睛也如弯月。

“那次,如果不是哥救了我,估计你们就见不到我了,我也不会让你们见到我!”智灵的语气很淡。但是有一种女子少有的坚决,这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

“那人是谁?是恶魔吗?月神你也见过恶魔了?”有猎手问道。

“本来。我是不打算说出来的,但是现在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

“智速大哥。我也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回头吧。”智灵看着智速,眼睛红了,这个善良的姑娘还是不相信智速会走到这种地狱深渊中来,更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成为一个真正的神树族祭祀,为族人谋福利。

神树族中再次**了,月神的意思大家都听懂了,显然是说她就是被大鼓马拉维害的,而救她的正是大鼓金霸。虽然月神在神树中地位一直很高,也受到猎手们和族人们的信任,但是她在各方面都一直支持大鼓金霸,所以这时候她帮着大鼓金霸也不足为奇,也就是说智灵此时的话在部落中也失去了往日的权威和族人们对她的信任。

“回头?哈哈,回什么头?和这个恶魔走在同一条路上吗?”智速笑道,一脸戏谑之色。

“其实有一件事可以解决大家的纠纷,因为这是一个受到天神眷顾的人,他身上带有天神的旨意——一个死而复活的人!”智速一脸肃穆的神色。

“吹响箭!”智速的一声命下,一只只响箭传向远方,而远方也有猎手继续向外传播,直到渐不可闻。

“哒哒哒!”族人们只等了数分钟,耳边就听到了远远传来的蹄声,这种声音他们很熟悉,正是斑马群、角马群等大型食草硬蹄动物的奔跑声,听其声音数量还不会少。

“汪汪!嗷嗷嗷!”这是野狗群的声音。

野狗群在追捕斑马、角马群?不对,数量远远不对称。

难道是?就在族人、猎手们各自猜测时,眼前出现了一幕让他们惊讶的现象,随即猎手们迅速〖运〗动到最前面,提矛、张弓,准备迎击敌人,这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

“攻城巨弩!”智力吼道,带队准备去搬神树族的终极武器。

“不用了!也是神树族人!”智速大吼道,阻止猎手们“拉乌,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你的族人,是不是你养的两只野狗?”

拉乌骑着三吨中的犀牛乌拉出列,迎上前去,果然看到冲在最前面的两只野狗,身后还跟着数十只大大小下不同的野狗,组成了一个在野狗家族中也算是中等的家族。

在野狗群后面是骑兵,几乎和神树族一模一样的骑兵队伍,最前面的主要是健壮的成年斑马,斑马身上都各自骑有一个骑兵;后面是角马,角马上是女族人或者货物,最后面还有水牛等大型牲畜拉的的大车。如果不是神树族的营地就在身后没动,否则神树族人们真的会以为这是自己部落一部分在搬家。

拉乌看着眼前那些熟悉的身影,激动得热泪盈眶,骑着犀牛乌拉冲过去。

“蛮牛族!”张凡虎也被惊住了,在奥科万戈三角洲的蛮牛族居然也来到数千公里外的东非大草原了,追随他们族长拉乌而来?

“哼!什么蛮牛族,这是天神族!是天神亲自赐福的全新部落!”智速一脸不屑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