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二十八章:血战

“锵!”一声嘹亮的声音将周围观战的猎手的耳朵几乎也震聋了。

户撒刀诞生九年了,期间张凡虎不知用他干过多少事,战斗也经历了无数次,但是这其实才算是它真正苏醒的一次战斗,这才是它真正战斗的第一声呐喊。

战斗试探分为直试和侧试,张凡虎不与智速做正面交锋,当然采取的是侧试,但是智速真的很强,拥有修为之力的他使出的棍法完全不是电影、武术爱好者们那些huā架势可比拟的,速度快、气势足,而且灵动无比,一条长矛在他手中就如活了一般,化为一条灵蛇蜿蜒回旋。

张凡虎逼不得已,挥刀向上与智速的长矛来了一次硬碰硬地力拼。

“哼!”张凡虎闷哼一声,这次是真的受到一次沉重打击,户撒刀迅速下降,幸亏他左掌上抬,顶着刀背,用双手的力量承受这巨大的力量。不!还不够,户撒刀继续向下,张凡虎头又偏,左手拉、右手推,硬生生地将即将落到他头顶的户撒刀刀背落到左肩,身体也随即落地,双腿深深地没入雪地中。

太强了!智速绝对没有尽全力,而张凡虎却使出了自己全部的修为之力,但还是这么狼狈。这还只是表面现象,智灵、女祭司等高人还能看出另外的情况:现在的张凡虎比智速略高,而且借着木矛一弹更是高于智速,但智速却是没用全力地将长矛斜划至张凡虎头顶然后砸下。实力绝对不到其全力的一半!

但即使这样。张凡虎依然处于绝对的弱势了。这场战斗不容乐观,看着刚与智速交锋就落于下风的张凡虎,智灵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对张凡虎担心无比。

现在不用继续试探,张凡虎也知道用什么战术了,修为之力不如智速当然不能与其硬碰硬,只能采取游斗,靠身法、战法和或许占优势的速度取胜。

“再来!”张凡虎一声大喝,将胸中的郁气吐出,不仅没有丝毫害怕神色反而战意更胜。他知道。这是不仅仅是一场自己的战斗,更是神树族的战斗,自己无论怎样都要取胜!

张凡虎将修为之力分开运用,所谓术业有专攻。集中所有修为之力也不是智速的对手还不如冒险一试,或许有奇效。九宫之力被张凡虎运转与双腿,他逆天行事的“戴一履九”在这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属于他自己的禹步发挥到了极致。

禹步与七星有很大联系,甚至有的人认为禹步本就是由北斗七星衍变而来的。张凡虎虽然不太清楚,但是随着自己七星修炼体系的快速进步,他九宫修炼体系中的禹步的却是发展迅速,现在他的双腿快如疾风,完全是超音速〖运〗动,腿上的毫毛在狂风中如同洪流中的水草。

八卦之力运转于右掌。七星拳运于左拳,最后两者相互转换,不分左右,随意发挥,把握每一个战机,和快速的步伐相配合,对智速发动狂风风暴雨般的攻击。

但是智速实在太强了,他就像狂风中的磐石、巨浪中的岩壁,任张凡虎的步伐多快、刀势多猛,他一支长矛使得如同转动的风车、〖激〗射的子弹。将周身防护个密不透风,水也泼不进。

“咔!”看似张凡虎是没有什么章法的猛攻,实则有自己强大精神力推算的结果,张凡虎的每一刀几乎都总能劈砍在长矛上那几个位置,而智速也很奇怪。总是能让他劈砍到这几个位置。终于,在游斗数分钟、锋利的户撒刀与长矛杆相交上千次之后。金合欢树做的长矛终于断裂了。

智速没有丝毫震惊,从容地扔掉长矛,速度突然增加,攻入张凡虎身边,展开空手入白刃的绝技,非有胆识、非强者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虽然张凡虎早有防备,因为他不相信智速一开始就将自己的速度全部使出来了,但他还是被智速压制住了。实力在那儿摆着,有防备也没有用,如果照此下去,张凡虎必败无疑。

“砰!”智速虽然修为之力强,但是不拿出全力,而和张凡虎比战技是绝对要吃亏的,毕竟他的武术都是张凡虎传授的,在武学上的造诣远远低于张凡虎,即使张凡虎的修为之力逊色于他也一样能在此方面稳压他一头,刚才张凡虎就抓住一个机会将饱含自己全力的拳头轰击在智速左肩上,一下将他打飞了出去。

这一拳似乎将张凡虎战神雷神的身份打出来了,在智速胳膊上受了一刀背后再次被张凡虎刀刃划伤,如果不是他躲得快这条胳膊就没有了。

“好!”智力等猎手大叫道,但是智灵和女祭司却深深皱眉,她们看出了智速的不对劲,似乎在可以让着张凡虎。

张凡虎双手握刀,刀横在胸上、颈下,防备着智速,他当然也看出了智速的心不在焉。张凡虎看着血红刀刃上滴落的鲜血,而后盯着智速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眼睛肿看出什么。但是很遗憾,智速眼睛依旧深沉如幽潭,看不出任何涟漪。

智速右手紧握,胳膊上的伤口在肌肉的膨胀中咧得更开了,鲜血溅射了出来,但是随着智速身上气势的增强,伤口居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缓缓愈合了,直至最后看不出任何痕迹,而这只不过是数秒钟内发生的事!

户撒刀也能吞噬鲜血,被它所划的伤口会流血不止,当初张凡虎用户撒刀划破原神鳄族族长鳄鱼的鼻头,虽然很小的伤口,但也让他流血不止,让老族长等人忙活了好一会儿才将鲜血止住。智速是怎么做到的?而他又为什么要故意受伤?

“棍法。你教的;长矛。艾娃给的;掌法、拳法、身法等等都是你教的。”智速看着张凡虎突然道,声音平淡,就像在和朋友述说意见平常的事一样。“但是,这一切都不存在了。你的,我已经全部还给了你,之后的,全部是我自己的!”智速的气势越来越盛,声音也越来越大,杀气渐渐外露,并变得分外浓郁。让人觉得置身与血腥无比的战场之中。

“哼,深入灵魂的东西你能忘得了吗?”张凡虎冷哼道。

“我已经重生。”智速缓缓道。智速在蜕变,虽未破而后立,他要忘掉前辈给自己留下的足迹。靠自己实力前进,如果真的让他坐到这一点,那么之后他的成长绝对可怕无比。因为,一个人最可怕的本就是其心,拥有这样一颗绝对的强者之心未来将不可限量。张凡虎当然不能如他意,智速的方法不仅是在激发他自己潜力,更是在否定张凡虎的成果,可谓损人利己。

“重生?那为何还有留恋?只不过是遗失信仰的借口而已!”

“我就是自己的信仰。”

“但却是我带给你的信仰。”张凡虎大吼道,蕴含自己的精气神,如同真正的雷神狂吼。

“那我就打碎这一切。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能组建属于自己的东西。”智速握紧拳头,浑身居然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接下来众人终于见识到了智速的强大,或者说张凡虎见到了,族人们根本就看不到智速的移动,只能看到满地的雪huā、冰屑纷飞,风声呼响。

“锵!”户撒刀再次发出一声响,智速一拳径直轰击在户撒刀面上,张凡虎双手撑出,然后借力向后空翻出去,落地还继续后退十余步之后才停下来。脚印已经不是透过积雪踩在地上了,而是踩在厚厚的泥土中、岩石上。

户撒刀呜咽着,似乎它也难以忍受这种攻击,张凡虎双臂更是发麻,手心的血色两仪八卦也明灭不定。就像风中的蜡烛、水中的月亮。

这一击他不得不挡,这一战他不得不继续。

张凡虎冲了出去。

智速真如他此时的气势一样盛气凌人。浑身充满了霸气,张凡虎的每一个攻击他都硬生生地接住,而他的攻击也让张凡虎不得不接,因为张凡虎躲不开。

很难想象,两个人的战斗激烈程度能与冷兵器时代数千上万人相比,更难以想象一个人的拳头、手掌坚硬程度能与钢铁相比,而且是蕴含了修为之力的陨铁。金石交加的声音在乞力马扎罗山上连续不断响起,每秒都是数十甚至上百次的攻击和防御。

“轰!”数百米外另一座山峰突然如同潮水一般推却,上面的厚厚积雪变得如同融化的蜡烛,如同万马奔腾似的冲下雪山,沿途稍小的岩石、树丛纷纷被裹挟着一路向下,速度越来越快,积雪也越来越多。雪末飘飞数百米高,将太阳也遮挡了一大片,如同一大片浓雾。

两人的战斗居然引起了雪崩!

智灵捂着嘴,怕压抑不住自己的哭声;智力咬牙切齿,头上青筋暴起,握紧拳头就要冲出去;女祭司皱眉,刚张嘴又闭上了,环视着周围。

张凡虎与智速对视着,智速两只大拳头上有皮破裂了,近看也能看到淤青,他微微喘着气看着张凡虎。

张凡虎双手颤抖,两手虎口破裂,甚至十指的指甲也被震松散了,里面有凝结的淤血。他口鼻溢血,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眼皮中饱胀着淤血。身上的伤口较少,因为受的是内伤,那些无法避开又无法格挡的拳头落在身上,没有淤青,但是内脏受损严重。

“嗤!”张凡虎横刀向自己一抹,鲜血飚射出来,智灵尖叫就要冲出来,但是被女祭司拉住了。

用剩余不多的修为之力按在眼皮上,将上面的伤口鲜血止住,张凡虎眨眨眼,适应一下这只被眼皮中淤血压迫良久的眼睛。刚才他将眼皮割开了,放出淤血的眼睛又能重见天明。

“还休息吗?”在智速的嘲讽中,张凡虎提着户撒刀再次冲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