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三十二章:情换命

“他现在还没有死,但是也不算活着,而且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那快点啊!”智灵打断了女祭司,抓着女祭司的手:“要怎么做?我们快呀。”

“其实,我说这些并犹豫那么久的意思就是因为将此时的张凡虎唤醒需要很大的代价!甚至有可能死亡!你,能接受吗?”女祭司反握着智灵的手,盯着她的眼睛。

“死?”智灵一愣,转头看着张凡虎微笑的嘴角,再看着似乎正看着她的眼睛。眼睛虽然半睁着,但是没有活人的神色。

“嗯!”智灵点点头“当然愿意!”

“大鼓……”智力抬头看着智灵叫道,又看着半躺在智灵怀中的张凡虎沉默了。

“需要我吗?”智力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但之后有些尴尬,他知道自己不能和智灵比,自己或许没有救治大鼓金霸的能力,但又有些期待,希望自己能献上一份力,更希望这份力能护住智灵的生命,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侄女的不容易,更知道大鼓金霸的艰辛。两个同样强大又悲哀的人。

“需要将哥搬到山下温暖的地方吗?”智灵问道“放心,只要我在,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他了。”

“这儿的温度适合他现在这种情况,可以减缓他生命的流失。”女祭司道,然后转身对着留下的数十个猎手道:“现在。我可以指挥你们吗?救治你们大鼓金霸也需要你们的帮助。”

女祭司的话是废话。没有哪一个猎手不愿意,全都冲上前一步,强烈请求让自己出力。

“首先,要一条长输液管。这是你们知道的,就是以前你们大鼓金霸救治伤员输椰汁的那种输液管。不过你们要记住,这是数千米高的山顶,需要很坚韧但不失柔软,最主要是要耐寒的植物做的管。”女祭司道。

“不,我们猎带中就有更好的。”智力掏出一卷白色的细管子,这是用瞪羚羊羔小肠做成的输液管。用药草等治练过,可以使用数个月。

“喀!”智力〖兴〗奋地抖动管圈,想将这输液管抖散让女祭司验证一下,但是这圈管子却像枯木一般碎裂了。山顶上温度太冷了。直接将羊肠做的输液管冻脆了,当然不能使用了。

“快去啊!”智力看着还继续往外掏输液管的猎手大吼,他的都不行猎手们的当然也不行,都是同样的东西,同样的猎带,处在完全同样的条件下,当然是同样的结果。

智灵取下脖颈上的天宝石,将张凡虎半冷的手掌摊开。在雪白白雪和阳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漂亮的光,天宝石被放在张凡虎手中。智灵的手再依女祭司的要求覆盖上去。

两只手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中间隔着天宝石。这是他们两年前就有过的场景,只不过那时是在深夜的树林中,而这次却几乎成了天人之隔。

“缓缓催动你的修为之力,引动天宝石内部的力量。”女祭司解释道“想必你也猜测过,你的天宝石的确是一件宝贝,里面蕴藏着你父亲留给你的修为之力。将自己强大的修为之力灌注在天宝石内,也只有天宝石这样的宝贝和你父亲这样的强者能创造这样的奇迹。”

女祭司也盘腿坐在智灵身后,双手贴在智灵背上。催动着强大的精神力灌入智灵〖体〗内。

“他的经脉全碎了,需要你的修为之力将其缓缓修复。当然,以你的实力是不足以办到这一点的,你父亲留下的这点也不行。所以,算我帮点小忙吧。也算是这么多年来麻烦他的一点回报了。”女祭司对疑惑的智灵解释道。

但是智灵却知道女祭司的付出有多大,她送出的雄狮獠牙上的珠子就不是凡物。肯定对她自己也有很重要的作用;上次两人在和张凡虎扳手腕的时候修为之力就被张凡虎吸收了大半,导致两人的昏迷,所以感觉着源源不断注入〖体〗内的精神力,智灵直到女祭司的付出的沉重。

女祭司的精神力和智灵的修为之力进入张凡虎〖体〗内,在其破碎的经脉中化作另一种全新的力量,就连张凡虎多种修为之力混合在一起的品质也赶不上它。

“我能帮到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你们知道怎么做。”果然,数分钟后女祭司捂着头,微微皱着眉对智灵和智力等猎手道,独自走向一个雪窟中恢复精神力去了。

张凡虎断裂的经脉被接上了,但是距离恢复还远远不够,这需要他醒转后靠自己,但这也保证了他还有可能恢复修为之力。内脏也被修复了大半,能保证其昏迷时身体的运转,距离痊愈还是要靠醒转后,甚至破裂的内脏还需要他自己强大的修为之力才能痊愈。

智力将张凡虎落在雪地上的鲜血分成数十份,将其融入猎手们留下的鲜血中。盛放猎手们鲜血的是一个个小黑黄檀木碗,这是强大猎手们都有的,作用很多,不只是用来盛放食物。

张凡虎成冰雪的鲜血被智灵用修为化开,滴落在同样用修为之力保证其不冻结的血木碗中,看他们是否凝结,这是最原始检验血型是否相符的办法。

张凡虎的鲜血流失了多少?绝对超过一半!如果一般人早就死了,但是他还有半口气。

张凡虎需要输血,输血当然需要验证血型,一般不同类型的血型在一起会快速凝结,所以输血都是找同类型的鲜血。张凡虎的血型是AB型血,是现代血型中较少的一种,大约占了总人数的十分之一,而O型血是最古老的血型,现代一半的人都是此类血型。

史前十万年人类的血型几乎都是O型血,他们不能接受张凡虎的血,但是张凡虎却能接受他们的鲜血,因为O型血在紧急情况下可以输送给其他任意一种血型。

按理说张凡虎是能接受族人们鲜血的,即使不是O型血,其余两大种类A、B型张凡虎也是能接受的,因为他这种血型被称为万能受血者,在紧急情况下几乎所有的血型他都能接受。但是,此时数十个猎手的鲜血都与张凡虎的鲜血凝结了!

“放我的!”智灵看着数十个碗中最中心凝结在一起的血块,突然伸出手叫道。

智灵的手在颤抖,她在怕。她不是怕输血,而是怕自己的血型与张凡虎的也不相符合,那时可就完了,虽然智力已经拿着响箭冲下了山,他要召集那些追随张凡虎的猎手和族人们,但是时间拖得越久对张凡虎越不好,更何况那些人能上来,并且一定就有与他相匹配的血型吗?智灵的心砰砰直跳,仿佛担心最后一条救命稻草也被崩断。

“嘀嗒!”一滴鲜血滴落在木碗中,所有的猎手都屏息凝神,紧张无比地看着木碗中的智灵鲜血中的一滴血。

“没有凝结!可以!”虽然只有十余秒,但是这十余秒钟大家却觉得过了数十年。但随着时间的渐渐变长,他们心中的希望也越来越大,当时间达到两倍张凡虎与猎手们鲜血凝结时间后,每个猎手都叫道。

“快点!开始!”智灵坐在她的斗篷上,依然将张凡虎也抱在怀中,伸出手臂放在张凡虎手腕边,示意树枝开始。

“姐,你一个人够吗?”树枝还是如以前枯瘦如柴,他一手拿着木藤,一手拿着尖尖的燧石刀,担忧道。

“快点!费什么话!”智灵急道“小心等会儿哥醒来后我打你哦!”似乎知道张凡虎就要醒来似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空藤青青,热血嫣然。

望着自己的鲜血一点一滴进入张凡虎〖体〗内,智灵心中的石头终于慢慢放了下来。

我们的血终于连接在一起了!她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