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三十九章:归路

张凡虎的鲜血滴落在晶莹的冰雪棺上,冰雪棺慢慢在热血的侵蚀下融化成一条条小沟,最后棺盖也慢慢变薄,强度在变低。

“啪!”在这种时候张凡虎突然睁开了眼睛,拼尽最后的力量将自己弄倒在地上,他的血此时对智灵有危险,智灵不能接触外边的空气,冰棺中是被他用修为之力弄出的真空,这才能保存智灵的身体。

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下,张凡虎慢慢吸纳着身体周边的各种力量,现在随着五行八卦之力的大成,配合着他独特的九宫之力,张凡虎能轻松地吸收天地间的五行力量,甚至很多生物的精血他也能吸收了,只不过那样的力量对他来说太少,他不愿意为此而造成过多的伤害。

以往双掌上血红妖异的两仪八卦图居然色泽变淡了,甚至变得有些灰白,但是看上去更加诡异,充满了一种死亡气息。

六道:佛学术语,指有情生活、轮回于其中的六个界别,即: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前三为善,后三为恶,指世间生灵现在和将来的生活之地。六道分善恶,就像两仪分阴阳一样,它们相互结合,轮回不断前进。

六道,这就是人生,是世界,是宇宙。张凡虎已然发现了这个修炼境界的非同寻常,它不是靠吸纳外界什么物质而增强实力,而是靠外界各种环境的刺激而升华自己。靠自己感悟人生。

当然。这之中的刺激就相当多了,但也是分为善恶两种。但毫无疑问,张凡虎是靠着“恶”进入六道轮回修炼境界的,他甚至险些死亡,不过也在最后将七星修炼境界修炼到大成,整体身高达到惊人的两米一七!

善、恶,这两种不同性质的飘忽物质似乎也可以融入两仪,用以填补这深不可测的深渊。什么是太极,那本就是结合世间一切力量的境界,所以修炼到太极谈何容易?

三天后。恢复元气的张凡虎扛起智灵的冰雪棺向着山下走去,只不过他走的是西面的山脊,他要回去了。

山脚下还有一方棺材,那是老族长的。上千神树族人守护者,这是张凡虎之前给他们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张凡虎左手是老族长数层的人形棺,右手是智灵的冰雪棺,他身躯挺立得笔直,脚步走得稳健。

这是他的全部,这是他的人生。

风餐露宿,张凡虎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用这种方法来磨砺自己意志。

六道修为体系增长的是自己的心灵境界,对修为之力并没有明显的提升,却是在为后来打铺垫。也在夯实之前的修为之力。张凡虎能明显感觉到的好处就是自己的修为之力提升得很快,虽然他早就知道越是痛苦的方式越能磨练意志,也能提升精神力,但是女祭司给他最后的话无疑才是他真正的明灯,这就像蜡烛与篝火之间的差距。

“咻!”远处原来一声响箭,接着是哒哒的马蹄声。

上百人的猎队包围了他,或者说他们,一个个或咬牙切此,或慌乱不已,或神色不定。或羞愧不已。这是神树族以前的猎手,是追随智速的猎手们。

这儿已经接近塞伦盖蒂草原了,向北就是富饶的塞伦盖蒂大草原、向南则是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智速的大本营肯定就在里面。但智速并不是好逸恶劳的人,相反他是一个**很强的人。他绝对不会里塞伦盖蒂大草原太远,也就是说两者之间必然有紧密的联系。张凡虎撞着了他的封锁线。

“啪!”一条草茎被张凡虎踏断了,身体下陷两厘米,脚掌完全踩在了草地上。以往遇到这样的事要么是他修为之力耗尽了,要么是心绪不宁,外界破坏了他如止水般的心境。

“嚓!”就在众人严阵以待的时候,张凡虎继续向前,好在他第二脚又轻轻地踏在了草茎叶上,就像踩在结实的树枝上一样,一步步地走过去。

在据此十余公里的火山顶上,石骨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看着走过来的张凡虎愣住了。

史前十万年的望远镜距张凡虎所知就只有一具,那就是他用了近十年,最后被石骨“一不小心”掉落入深谷中的那一具,此时看来那不过是石骨的小手段而已,望远镜不仅没有被摔坏,而且回到了他手中,真正成了他的东西。

在望远镜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子一手一口巨大的棺材缓缓走着,步伐不急不缓,似乎一直这样走了多少年似的,缓慢的速度又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霸王之气,似乎眼前没有什么能阻挡住他。十余公里外的石骨都能感觉到这种气息,更何况是包围张凡虎的猎手们了,包围圈一直维持在直径两百米,一个巨大的圆圈向着西边行进,正中心就是张凡虎了。

“大鼓马维拉,他……”石骨转身看着他右前方的智速,迟疑道。

“嗯。”智速看着张凡虎,以他的实力十余公里的距离不算什么,而现在的张凡虎当然也能轻松看到他,也能感应到他,但是张凡虎却只是缓缓走着,没有丝毫理会别人的意思。似乎在他的眼中只有路,脚下也只有路,只有不断前进。

近了!更近了!张凡虎已经来到了火山北部数公里的地方,智速部落上千人全部来到山脚,男族人、猎手们全都提矛张弓对准张凡虎——他们以前的大鼓金霸,那个神树族的守护神!

包围圈在缩小,但是张凡虎这次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依旧如闲庭信步般地向前走去。

包围圈又变大了,没人能近距离接近他,张凡虎在他们心中的积威还在。现在的张凡虎虽然神色平静,但是每个族人甚至优秀的猎手看着他也如面临一道黝黑的深渊,让人不由自主产生畏惧心理。

“嗤!”不知是因为恐惧而误射还是因为愤怒而必杀,一支弩箭飞向张凡虎,正是据他只有三十余米的一个猎手射出的,而且他是在张凡虎的后背,相当于一次完美的偷袭。

“嗡!”数百人大脑都感觉到一阵晕眩,然后晃了晃头。

“啊!”他们看到了极为惊诧的一幕:刚才那个射弓箭的猎手抱着头大吼着,神色时而恐惧,时而愤怒,时而悲哀,时而悔恨,时而癫狂,时而大笑,就像经历着一场人生,遇到了各种各样让心情大起大悲的事情。

猎手的状况让他们惊讶,而射向张凡虎的那支箭更是奇怪,那几乎达到半倍音速的快箭在据张凡虎背部数米处快速变换,最后停顿下来,“啪啪啪”地断裂落在地上,深深地插入泥土中。

“他……是在下战书?”石骨取下望远镜,对智速恭敬地问道。

“哼!三年?”智速没有回答他,似乎是在自语,“即使三十年又怎样?”

“不进攻?”

“哼!”智速显然默认了。

张凡虎走的路线并不是一条直线,他经常要莫名其妙地绕很大一个圈到一些地方停留少顷,然后看着冰棺中的智灵默默不语。这些地方正是智灵在神树族宿营时智灵的营地或者是她停留过长时间的地方,有些是和张凡虎在一起的地方,不过这样的地方太少了。

塞伦盖蒂被张凡虎一步一步地丈量完了,他就这样一步步地走着,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即使是发怒冲向他的雄象、带崽的雌犀牛、黄金眼镜蛇等到他身前也会慢慢停下,最后很多时候都会慢慢变温顺,甚至去亲昵张凡虎。

维多利亚湖的前身大沼泽地到了,这里面也留下了张凡虎很多回忆,在这里面他还将土属性修炼小进了一步。

面前是茂密的丛林了,这是热带雨林,是东非大裂谷西支裂带,当初张凡虎就是在这儿带领着神树族登上这片大草原的,从而将神树族带向了另一个顶峰,也是另一种灭亡。

张凡虎再次停了下来,他这次只是背对着大草原,低声道:“要出来就出来吧,否则就晚了。”

“簌簌!”茂密的纸莎草被快速分开,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

“哦喝!哦喝!”高亢的叫声如同火车头的鸣叫,一般人甚至受不了这么大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这赫然是一吨多重的白墨。是的,白墨还在长,长高、长壮。

白墨身边跟着另一个巨大体型,正是犀牛乌拉,它像一个温顺的羔羊一样挨着白墨,用长长的角去摩擦白墨的脖子,白墨偏头用自己的独角与其轻轻触碰。

“哼!”一个冷哼声传来,正是乌拉背上的拉乌,他看着自己的坐骑与张凡虎坐骑亲昵的样子有些不满,但与其说他对这不满不如说是对张凡虎的不满。

“最为曾经的好兄弟,我只能给你一个回答,我会将智灵唤醒的,让她成为我真正的妻子。”张凡虎道。

拉乌身体颤抖着,长开了嘴又闭上,最后咬牙道:“说话算话?”但话一说完他又点点头,哈哈笑着跳下了乌拉的背,转身走向东边:“本来我想回我家乡的,但是现在我不想回了。或许,现在我才算是真正的神树族人吧。作为曾今的好兄弟,我也给你一个承诺:我会替你照看神树族的——如果他们不嫌弃我的话。”

“好。”张凡虎笑了,拉乌真正走出了他自己情感的阴影,今后成就不可限量。

“嗷!”一声雄狮嘹亮的吼声响起,一头健壮的雄狮冲向张凡虎,最后乖乖地在其身旁卧下。

一行怪异的队伍继续出发:张凡虎、智灵、老族长、细纹斑马白墨、犀牛乌拉、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