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六十八掌:兵不厌诈

直径超过三米的猴面包树被砍伐,将木质柔软的木料中心掏空,两头紧绷一层能做防弹衣的犀牛皮,做成了史前一个个巨大的战鼓。长一米多的白森森象骨一头被磨为胳膊粗,成了高大健壮的鼓手手中的鼓槌,比成年人拳头还粗大的象膝盖骨头锤击在犀牛皮上,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咚咚咚”两个壮汉、四条鼓槌用力锤击鼓面,发出迅速激烈的鼓声。

“哒哒哒!”骑兵队伍在各自坐骑和步兵的盾牌等的掩护下迅速前进,他们仿佛踏在密集的鼓声上,又似追击雷声的闪电,踏着遍地的青草冲向三百米外的城墙。

由骑兵变为步兵的猎手们体力旺盛,虽然距离拉近,但是他们有自己坐骑、盾牌等的掩护,最主要的是对他们大鼓马拉维——火神智速的绝对忠诚,所以并不惧怕那些穿透力可怕的攻城巨弩。

虽然神树族的攻城巨弩强大,但是数量太少了,而且以现在神树族的实力也只能操控这么多的巨弩。智速两千余猎手付出了上百人伤亡的代价之后,终于接近了城墙。照此情况发展,三百余米,他们只需要再付出同样多的代价就能攻到城墙边,到时那两千位猎手对神树族的威胁同样巨大!

智速的猎队不畏伤亡,因为神树族对他们的实质性伤害并不是很大。

神树族不慌不忙继续射击。丝毫不在意越累越近的威胁。

智速的猎队快速奔近。在草地上留下斑斑血迹。一些落后的猎手在无意间发现草地上的血迹似乎越来越多,而前面的伤者并不多——中了攻城巨弩的非死即重伤失去战斗力,地上不可能有这么多血迹。虽然这些血迹很小,就像点点落红,但是却密布了草地。

“啊!”一个奔跑在前面的猎手突然大叫道,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血肉模糊的双脚,两只脚掌的皮肉密布着一个个小血孔,这些小血洞虽然不大,但是密密麻麻相连接在一起,一双脚掌几乎都被刺烂了!

高速冲刺的猎队终于引起了小骚乱。因为前面很多猎手都发现了自己重度伤害的脚掌,而后面的猎手则看到越来越密集的血迹。大多数猎手都停下来依靠着自己坐骑、战友查看双脚,然后几乎每个猎手都惊讶地看着自己伤横累累的脚掌。

怎么不痛呢?每个猎手都这样想,他们的伤是被“发现”的。而且是脚掌上的新鲜伤痕。这太奇怪了,受伤几乎都是先感到疼,然后才看到伤,但是猎手们皮糙肉厚的脚掌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受较重的伤了,而且还不痛!

“大鼓马拉维!”前面数百个智速骑兵猎手受伤较重,而后面数百个则较轻,最后面的尼安德特人几乎都没受伤,甚至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所以看着拥挤的队伍,他们都奋力向前挤。队伍越累越混乱,在这时候石骨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他亲自在数百米外擂响战鼓。

队伍再次嗷嗷叫着冲了过去——三百米了,最前面的队伍距离城墙只有三百米了,而后面的队伍脚上也逐渐有伤口,只不过他们似乎能感觉到疼了,而且是越来越强烈的痛感。

“砰砰砰!”密集的草丛中似乎蓬升起来一阵白色的烟雾,而后面的的草地中尘土却是土黄的,这白茫茫的烟雾似乎不是泥土,而地上茂密的青草似乎也无精打采的。就像午后被烈日暴晒了一样,只不过现在还是临近中午时分,虽然植物有些低垂,但是还没有失去水分到这种地步。

这些反常现象没有人会在意,最前面的猎手都是最强悍的、最疯狂的、最智速最忠诚的。他们不惧死亡,即使是脚上的伤也不让他们后退。依然用自己的双脚在草地上印上一个个血色脚印。

“嗯!”直到一声呻吟声传来,最前面的猎手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脚上的疼痛,而且不来则已,一来就是昏天黑地!一个个猎手大叫着,就连接受了严格训练的他们似乎也不能忍受,甚至大多数的人直接坐倒在地,抱着脚大嚎叫着,即使连呼啸而来的巨弩也顾不上了。

“啊!”更加剧烈的叫声传来,惨叫声撕心裂肺,刚才坐倒在地的猎手突然一跃而起,似乎是坐在顶板或火红的铁锅上似的——似乎还真有这个可能,因为他们身上真的在冒青烟!

那上百个猎手都叫起来,落后于他们一两秒的数十个猎手同样大叫着跳了起来,有的在地上惨叫翻滚,瞬息之后还是站了起来,蹦得老高大惨叫着。

数百个猎手都叫着,他们正是刚才脚上受伤最重的最前面的猎手,他们全都抱着脚、拍打着身体大叫着。这时的雷队终于完全停了下来,后面的猎手愣愣地看着前面自己的前辈猎手拍打着身上冒烟的部分:大腿、胳膊肘、腰部、臀部……

这些地方就像经历了寒冬腊月的严霜,上面覆盖着一层雪白的物质,所有与其接触的皮肤都冒着青烟,皮肤迅速干枯龟裂,最后露出血红的肌肉,鲜血也慢慢溢出来。

看着眼前这些猎手身上发生的可怕一幕,看着那些淡淡的白烟尘,所有的猎手终于明白了,都吞了一口唾沫,脑中蹦出两个字——石灰!而刚才那些被大家忽略的伤口的来源与作用也知道了——辅助!

这是一个连环计,在距离城墙四百米到三百米处的一百米宽度有一条“轻伤”带,这些草丛中有神树族所有族人参与制作的武器——木针、金合欢刺、鱼刺。这数百米宽、一百米长数万平方米的草地上被神树族人们细心地布置了百万颗针刺。让所有的智速猎手们脚掌受伤。

这些伤并不重。只是半厘米深而已,以史前人类强大的恢复力数天之后就可以恢复,所以并不太疼。智速的猎手之所以在数十秒之后才发现是因为针上的物质:麻药起了作用,那是神树族多人结合张凡虎曾经给他们的知识而研制出来的物质,用了蛇毒、石头鱼毒、蜂毒、植物毒素等混合而成。

这样的蛋白质毒在空气中久了就失去了大多数药效,所以要想这样的毒素对猎手们造成太大的伤害、直接将其毒死是不可能的,但是却有了很好的麻醉效果,所以冲刺的猎手们对这种小伤的反应很慢,而且平淡。

三百米到城墙两百米处又是另一处“加伤”地带,因为草地中被神树族猎手、族人们施放了上等的石灰。

石灰的烧制并不困难。至少比烧制玻璃容易多了。神树族的石灰用的是贝壳、兽骨等高碳酸钙原料,经一千摄氏度的高温煅烧而成。煅烧与直接将材料放入火中焚烧不一样,煅烧出来的石灰洁白高质,在神树族建设上作用很广。石灰是人类最早应用的一类材料:约公元前八世纪古希腊人和我国劳动人民就开始使用石灰了。至今石灰仍然是用途广泛的材料。

神树族的石灰不是直接撒在草地上的,那样太没有技术水平,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所以神树族人在之前都是小心翼翼地用小勺子将石灰撒在草根处,尽量不要粘着草茎、草叶,这样不仅可以将石灰影藏起来,更可以将草的生命旺盛时间延长。

麻醉的时间有限制,毒素对神经系统的“迷惑”程度也有一定的范围,当智速猎队到了据力神树族城墙两百余米时,鲜血淋漓的脚掌粘上了大量的石灰。

稍有化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石灰遇水会发生化学反应。会放出大量的热,有的速热食品就是采用的这个原理,而现在攻击的猎队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鲜血遇到石灰瞬间就沸腾了,蒸发的水汽冒出来,而石灰粉尘也冒出来,两者在空气中结合,这样原本两种容易引起人注意的尘雾居然相互抵消了大半,剩下的就不被众人注意了。

除此之外,倒地的猎手身上都是大汗淋漓,汗水与石灰结合一样会释放大量的热。再加上石灰本就有腐蚀性,所以相较于脚底来说没有被麻醉、更为娇嫩的皮肤受到伤害的程度一点不会比脚上的伤口受创小。

这是真正的哀鸿遍野,这些是智速手下的原猎手,大多也是神树族的原族人,是现在神树族人的昔日战友、师徒、亲人!但是信仰的不同让他们到了如今的水火不容。生死相向。神树族收复众多的部落都是采取的怀柔手段,虽然南征北战多年。但是真正的流血事件并不多,而手足相残一旦开始却是不死不休!这,或许就是人性的悲凉了吧?

看着部落最精锐的猎手丧失大部分战斗力,智速手下几员大将都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将神树族猎手们甚至所有族人千刀万剐,即使有大鼓马拉维的命令不能伤他们沦为俘虏后的性命,也要让他们受到残忍折磨!

战斗的激烈程度在于人性的丧失多少,而此时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了。

就在大量的进攻猎手混乱时,神树族刚关了不久的大门轰然再开,然后十余辆弩车再次出来,对着混乱的队伍疯狂射杀。现在攻城巨弩的真正威力终于发挥了出来,平射两三百米外的人群简直就是重机枪对队伍的扫射一样,几乎每一支弩箭都能造成数人甚至十数人的伤亡。

“大鼓马拉维!”尽管伤亡很大,但是这也是最后冲锋的时候,只要再前进一百来米甚至只需要数十米,庞大的队伍就能发挥出他们强大的反击了——那是数百架弩和上千张强弓,那对神树族的攻击绝对是压倒性的!他们甚至能射杀掉关闭大门的人,然后**,进入神树族内部展开复仇大杀戮!

现在最主要的是掌握大门的控制权,否则无论是破开大门还是攻上数米高的坚实城墙,这都会让智速队伍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必须快速控制大门。

在战鼓声的变化中。数百个受伤较重的猎手后面的队伍分为两条洪流绕过他们,形成两条各自数百人的庞大队伍向两旁跑去,他们准备绕过这些猎手到最前面去。

前面有阻挡他们的东西,这些东西是那么美——花丛。这是数年前智灵负责栽种的花圃,在营地前面有两块上千平方米的巨大花圃,里面主要是从南非带来的紫娇花,这是智灵最喜欢的花,然后是火把花、百合花等。现在雨季过后不久,正是紫娇花等鲜花开得最艳丽的时候,但是却迎来了一群魔鬼。

“大鼓金霸!我有一个乞求。”数天前。在女祭司等人还未找张凡虎之前的一天深夜,鳄鱼尾找到了张凡虎,向他请求一件事。

“嗯。”张凡虎点头示意他说,但当鳄鱼尾说完之后一向平静的张凡虎神色不定。看着身边智灵的冰雪棺沉默不已,也看着跪在智灵冰棺前的鳄鱼尾舅舅不语,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答应了。

智灵是个很精细的女孩,她的花圃管理细致,各种花卉栽种井然有序,在她昏迷之后一年时间中没有族人动她的也完好,这近三年来张凡虎也细致管理,所以现在的花圃整洁美观。

人,深处的内心是不可解开的迷,深邃中的空间或许埋葬着光明。又或许是大量浓郁的幽暗。

智速的猎队践踏着这些紫娇花,不仅因为紫娇花莆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更因为他们由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狂暴的破坏性——这是对手的东西,破坏得越彻底越好!

张凡虎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智灵的冰雪棺转身走去,他不忍继续看下去了。

“轰!”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刚才还兴奋呐喊着冲到受创猎手两侧前方的两个队伍前面一半截突然消失了!连通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紫娇花等花卉花圃,地上出现了两个长上百米、宽同样接近一百米的巨坑。

陷阱!这才是真正的陷阱!攻城战中最容易遇到的就是陷阱,之前智速的队伍也一直有预料,所以当时的队伍都是呈现利箭型。即最前面的是探路石。但是他们这些探路石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陷马坑、毒针带、石灰带都让大部队受创,而且是逐渐扩大的创伤,现在终于以为进入了安全的攻击范围了,但是没想到却是最大的陷阱。

这是一场人性的对决,智速的队伍输了个彻彻底底:他们本可以帮助前面数百个自己受伤战友的。那儿有一条安全通道,但是他们没有;他们本可以继续排出斥候的。但是因为贪功,他们还是没有;他们可以直接攻向大门的,但是为了心中邪恶的破话想法——继续破坏美丽娇嫩的花朵,他们还是没有严格去完成自己任务。

智速部落大多数猎手都受了伤,剩下的则掩护他们,将其拉到更远处的安全地带,所以冲向两片花圃的大多数都是尼安德特人。上千尼安德特人分成了两队,他们汇合部分智速原猎手形成了两队七百余人的队伍,现在两个队伍都只剩下了一半,另一半消失了在了数米深、满是长矛的深坑中了。

鲜血染红了紫娇花,用人命为花魂殉葬!

这么大的工程神树族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所以鳄鱼尾在张凡虎同意之后就发动族人忙活了起来,他们直接在城门外开了一个并不大的洞,然后将地道挖到花圃下面,最后将花圃下面全部掏空,独留一个半米多深的地皮。有了这层较厚的地皮,花圃可以安然度过生命最后几天,而且这么厚的地皮才能承受更多人的重量——让更多的人踏上来,然后将其埋葬!

智速的部落在瞬息之间就消失了七百余人,连通之前的伤亡和失去战斗力的,智速的猎队战斗员已经减半,而且士气也受到了重创,很多伤者战斗力也不能发挥出来巅峰实力。

哀兵必胜,智速的队伍悲愤交加,但是真会“必”胜吗?张凡虎从来不这么觉得,他不知道说这句被很多人引以为信条的话的人何处此言,他只知道这句被大多人认为越王勾践破吴称霸是哀兵必胜的典故是个绝对的错误——三千越甲韬光养晦就是哀兵,是哀兵就能获胜?

不管词义怎样,事情都会照常发展。智速的猎手们疯狂了,他们集结其剩余的一千来人,冲向了那条阳光大道。

由于将花圃踩踏了,所以在大门前出现了一条宽十余米宽、两百米长的道路,而且之前弩车就是在这条道路上来回的,只是当时的智速猎手没有觉察到其中的奥妙,现在确定了这是绝对安全的路线。

“大鼓马拉维!”智速的上千人爆发出了强劲的力量,而且攻城巨弩已经不能发挥威力了,这就像重机枪不能近距离发威一样,但是神树族的弩箭、强弓大多数都被他们的盾牌阻挡了,而且对方人数太多了,容易造成己方的战斗减员,所以神树族的攻击一时间小了很多。

数百人冲上了这条两百米长、十余米宽的大道,有的猎手有不好的预感,反而绕道在花圃外边的坑沿冲向大门。

“轰!”就在智速猎队猎手们欢呼神树族弩车被逼进了大门、连四个负责关门的猎手也被重点关照的弩箭射杀掉大门打开欢呼时,一阵轰隆声传来,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压过了上千人的冲刺奔跑声。

“快跑!滚石!”最前面几个猎手大叫到,转身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