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零零回 成长

寂静的夜,一阵马蹄声扰乱了这平静的小村。路上,两匹骏马疾驰而来,马上坐着一男一女,都不过三十岁年纪,而女子怀中竟还抱着一婴儿,两人都是紧张的神色,似乎是一对夫妇。

经过这小村时,那女子忽然勒马停了下来,那男子忙也勒马停下,见到清泪盈眶的夫人,紧张道:“琪妹,怎么了?”这男子姓方名铖,而这被叫作琪妹的姓骆名琪。

骆琪瞧着怀中的婴儿,泪终于夺眶而出,差点滴在婴儿安祥的脸上,忙伸袖抹去,道:“方哥,这次我真的好怕。”

方铖回到她身旁,帮她抹去再次落下的泪,柔声道:“怕什么,以前不是这样逃过来了?”

骆琪脸埋入方铖肩上,轻声哭泣起来,似乎又怕吵醒了熟睡中的婴儿,道:“可是……可是这次不同,我们现在有了荣儿,我也不能与你并肩作战了,我不怕,可是,荣儿……”

方铖心中也猜到几分她心中所想,轻抚着她的背,道:“那你的意思是……”

骆琪抬起头起,低头咬着唇,终于狠下心来,道:“我想……先把荣儿……先把荣儿寄养在一家村夫中,等我们逃过这劫,等我好身子养好了,再回来把荣儿带走。这样……便是我们有个不测,荣儿也能好好活下来。”

方铖只觉自己现在很无能,不敢瞧着伤心的娘子,瞧着黑压压的树林,无奈道:“好吧——哼,要不是琪妹刚生了荣儿,我们岂会怕他们?”好像恨不得马上要回头与之决一死战。

骆琪又流下泪来,道:“方哥,不要说了,都怪我不好,我帮不了你。”

方铖忙握着骆琪柔弱的双肩,道:“都怪我不好,让你们母子不能安稳。都是我没用。”忙下马扶下骆琪,骆琪只瞧着怀中的婴儿,似乎这是最后一面一般。

方铖敲响一户人家的门,只听屋内一老者道:“等一下,马上就来了啊。”

方铖对骆琪笑道:“看来这是户好人家,深夜打扰也不生气,还对我们如此客气。”

骆琪知他是在安慰自己,挤出笑容道:“嗯,这我就放心啦。荣儿一定不会受苦的。”

一老者开了门,见了二人模样,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们没钱,你杀了我这把老骨头吧。”边说边要关门。

方铖忙撑住门,却也不敢太用力,道:“老人家你误会了,我们是途经此处的路人。”

那老者刚才只是见他们身上都带了刀,现在瞧他二人,一个仪表堂堂,一个年轻美貌,怎么看也不像是打劫的强盗,脸上马上露出友善的笑容,道:“这里穷乡僻户的,只怕要委屈二位了。”

方铖瞧了瞧妻子怀中的婴儿,道:“其实我们是有一事相求。”说着掏出一锭金子,足有十两重,递与那老人道:“老人家请先收下,收下我再求一事。”

那老者哪里见过金子,更何况是如此重的金子,吓得腿也软了,忙伸着颤抖的手将金子推开,道:“不敢不敢。有什么事你便说吧。”

方铖硬塞给那老者道:“我们有急事,不能带犬子一起上路,希望老人家能帮我们照顾一下犬子,过两天我们回来接他回去。多谢老人家了。”

那老者笑道:“老夫老来无子,有个小孩子带,老夫一定把你们的孩子照顾得白白胖胖的。”

方铖悲道:“那多谢了。”说着要去抱骆琪怀中的婴儿,骆琪爱子心切,却抱得更紧了。方铖忙道:“琪妹,不要这样,过几天我们便能再见荣儿了。”

骆琪终于松开手来,方铖接过,从自己脖子上取下护身符,戴在婴儿胸前,交给老者道:“麻烦老人家了。在下姓方,单名一个铖字,犬子名荣,这几天你叫他方荣便是。”又拿出一锭金子道:“这就当是给婴儿的奶水钱吧。”塞给了老者,忙拉了骆琪上马,疾驰而去。

过了一个月,方铖夫妇没有再来,又因突然的战乱,全村迁移。途中老者不幸死去,将婴儿交给了另一对夫妇。如此过了几年,这一对夫妇虽也是老实之人,却也没钱让方荣念书,这样荒废了十年。不过长大的方荣却整天喊打喊杀,经常与其他人打架,要做大侠。

十一岁时,方荣在村口玩,两个拿斧之人进村,方荣见了,这不是说书人说的大侠么?忙冲上前去道:“大侠大侠,收弟子为徒吧。”

那两人见了方荣模样,笑道:“小鬼真会说话,我们正是大侠,今日便收你为徒。”接着进村砍死了方荣父母等村民,打劫了全村,带了受了惊吓的方荣离去。

于是方荣进了打家劫舍的鬼斧帮。方荣虽是小小年纪,却时刻记着杀父之仇,更知鬼斧帮之人不是好人,时刻记着逃跑。到得十三岁,方荣在鬼斧帮也学了不少基本功,一日与杀父仇人一起去打劫时杀了那人,逃跑了。

方荣也不懂什么正派歪派,见着带兵器之人便要拜师学艺,偏生方荣运气不佳,十三岁加入逃生门,十四岁加入绝鬼门,十五岁加入易容庄,十六岁加入飞刀帮,同年加入神火教,后加入盗墓组织,又加入玄剑堂,十七岁加入神窃门这些不知所云的打家劫舍,偷蒙拐骗的帮派。不过又算方荣运气极佳,每次都能逃脱。方荣却还是乐此不疲,不入个好帮派不罢休。

这日方荣在街上游荡,忽听得一人叫道:“方荣,看你往哪里跑!”

方荣一听,不正是神窃门掌门甘丞么?瞧也不敢瞧一眼,辨别方向,撒腿便跑。跑了两条街,终于还是被甘丞拦在了前面。方荣见了甘丞奸笑的模样,忙跪下道:“师父大人有大量,饶了弟子吧。”

甘丞骂道:“老子瞧你聪明,是可造之才,亲自收你为徒,你这小子竟然背叛师门,我们神窃门规矩你是知道的。”说着取出一把利刃。

方荣忙不住拜道:“师父饶了弟子吧,弟子不会忘了师父恩德的。”

甘丞恶狠狠道:“我若不惩罚你,威信何在?将来谁还听我的?”说完提刀往方荣手臂砍去。

只听哐地一声,甘丞刀脱手而去,原来是被一块小石子击中弹开。甘丞骂道:“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管老子的事?”

这时迎面十一个道士走了过来,当先一道士仙骨神面,向甘丞轻轻一拜道:“贫道贻风,不知这小友哪里得罪了阁下,贫道来做个和事佬,如何?何必动刀动枪的?”

甘丞本知他飞石弹开自己刀出手不凡,自己哪有如此手段?绝非他对手,更何况他们有十一人,道:“我这是在清理门户,此人私自逃出我门,按门规当断双手双足,挖掉双眼,割掉双耳。道长要管敝门之事么?”

方荣忙抱住贻风腿道:“道长,救我。我不要死。他不是好人。”

另一道士怒道:“有这么狠毒的门规么?一瞧便非善类,此人逃去魔窟看来是对的。给我滚,不然我们不会袖手旁观。”

甘丞知不走不可,忙抛下体面话,道:“好,看在道长面上,今日且先饶了你,下次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那道士大怒,抽剑道:“还不给我走。叫我动手么?”甘丞忙逃去。

方荣跪下道:“多谢各位道长救命之恩。”

贻风扶起他,微笑道:“你起来吧,以后也少跟这种人来往了。”

方荣忙又跪下拜道:“道长,收弟子为徒吧。弟子学成道长的本领,就不怕他来杀我了。”

其余道士听了都轻轻一笑,一人道:“等你学成掌门本领,那家伙早死啦。”

方荣不知何意,道:“为什么?”

那人又道:“掌门的神功,你要学成,至少一百年。一百年,他还不死么?”

贻风道:“虚通,休得胡说。”又扶起方荣道:“小友,你叫什么?”

方荣忙道:“方荣,四方之方,荣华富贵之荣。”

贻风抚摸着方荣后脑,又摸了方荣几处,才道:“贫道乃武当掌门贻风,贫道答应你上武当拜师学艺。”

方荣虽不知他为何要摸自己,不过得上武当学艺,大喜道:“多谢师父。”

贻风笑道:“贫道虽极想收你为徒,但与礼法不容,怕别人要骂我了。贫道已为你在武当找了一位师父。”又对身后的道士道:“虚本,拿文房四宝来。”贻风写了封信交给方荣道:“本来要让你同行的,可是我们行途危险,不能带你上路了,你拿这信上武当,便说是贫道荐你上武当拜师的。”

方荣喜道:“是,掌门。”说完小心地将信放入怀中,似乎又怕它掉了,忙认真检查了一遍全身,最后往胸口拍了几拍,让信紧紧贴着胸口。

贻风笑道:“那我们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往前走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