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零九回 乞丐

乞丐带他来到一处破庙内,四下里一个人也没有。乞丐用稻草铺了一个位置叫方荣坐下了,那乞丐又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两块煎饼,递一块给方荣,虽是盛情难却,却哪里吃得下这不知干净不干净的东西?只看得乞丐津津有味吃起来,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那乞丐道:“姓程,程门立雪的程,名字么叫灵兮。别人都叫我小百灵。”

方荣暗道:“小百灵?那不是女孩才叫的么?”道:“不用说你是知道我叫什么的了?”

程灵兮笑道:“当然知道,你姓方名荣,方荣便是你了。全城都贴了你的黄榜,不想知道都难。不过还有八位厉害人物排在你之前,你排在最后。你可比不上他们。”

方荣苦笑道:“流年不利有什么法子,被你踢的几十脚更是冤枉。”

程灵兮道:“小弟在此给你陪不是了,方大哥恕罪。”

方荣道:“若是被别人踢上几十脚那也是没办法,可是我年纪比你长,肉长得比你多,却打不过你,唉,真是没脸见人了。想不到一个小小乞丐也如此了得。”

程灵兮笑道:“小弟若不厉害,怎么帮你保护书呀,小弟若不厉害些怎么在江湖上混呀。”

方荣道:“那你是怎么知道我藏了东西在那里的啊?”

程灵兮道:“几日前,你可还记得几个小叫花向一个大胖子讨钱么?”

方荣道:“当然记得,那胖子可恶之极,对小孩子也那么无情,竟然拳打脚踢。”

程灵兮咬牙道:“是啊,当时我也正好在场,正想上前教训这胖子,想不到被你捷足先登了。偷了他银子,更想不到你还那么好心分钱给那些可怜的孩子。”

方荣道:“这有什么,其实我也跟他们一般是可怜的无父无母的孩子,他们受欺负,也就是我受欺负,如何忍得下那口气。这与知道我藏书有关么?”

程灵兮笑道:“自然有关的,你偷了钱,那便是贼,我侠义为先,我自然要跟着你了,嘿嘿,我自然要看看你这好心的贼还要做什么坏事了。本来见你要出城,却又见你回头去藏东西,我跟在你后面,你藏书的经过也自然瞧得清清楚楚。”

方荣叹道:“你可真有本事,我以为四周没人的,想不到还有一位鬼鬼祟祟的高手在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程灵兮道:“谁鬼鬼祟祟了?是你自己没我本事大么。”

方荣道:“那你看过里面东西么?”

程灵兮道:“自然没有,你的东西我看来干什么?我可不是鬼鬼祟祟之人。”

方荣道:“幸好你没看,看了便有无穷祸害了,那没其他人知道了吧?”

程灵兮道:“若再无比我还高手之人又跟在我后面的话,那就我和你两人知道吧。”

方荣喜道:“那太好了,我正想找个更好的地方呢,现在想来那是多此一举了。”

程灵兮道:“后来见你跟官兵打了起来,我一个人自然救不了你的,于是便出找救兵了,想不到我回来时,你已不在。又怎想得到你会与八仙有关?城中闹得沸沸扬扬,后来一想或许这东西正与八仙有关,你又被擒,为恐有失,只好帮你守着。救是救你不出的。我想你若真有……真有个不测,那我只好取出交给八仙了。真想不到竟给你逃出来了,这本事可真大。我是万分佩服的。”

方荣道:“你在取笑我?”

程灵兮忙道:“哪有哪有,是真的佩服,你想呀,那牢外该有多少武林高手,多少官兵,想不到被你无声无息逃了出来。”

方荣笑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是八仙本事大。不过,你虽是为了我好,但你为什么又不想想,来取东西的自然是我,要不然也应该是八仙嘛,若是官兵那还不浩浩荡荡,前仆后继的?哪会是一个孤零零的糟老头?没来由受了这场罪。”

程灵兮道:“你们大男子汉记仇也那么深,这么小心眼!”

方荣忙道:“程兄弟别生气,哥哥我是开玩笑的,唉,我全身酸痛,自然而然、不知不觉说将出来,程兄弟千万别生气。”

程灵兮哼了一声。方荣笑道:“你说过男子汉大丈夫不生气的嘛,你怎么反而记起仇小心眼起来?”

程灵兮脸上一红,道:“世上的事谁知道了,你以为不会发生的事他偏偏发生了,那时一眼发现不是你来取物自然要问明白的,谁叫你嘴硬。”

方荣道:“总之我非常感谢程兄弟。”说完拉住程灵兮双手道:“程兄弟若不嫌弃,我们结义金兰吧。”

程灵兮如触电般挣开他手,道:“不,不行,绝对不行。”

方荣羞得满脸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直怪自己太过厚脸皮。过了良久才道:“刚才是我太冒昧了,请程公子恕罪。”说完起身往外走。

程灵兮忙拉住他道:“方大哥不要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与方大哥结义金兰是另有原因的,总之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以后我便叫你方大哥,你叫我灵兮便可以了。”

方荣喜道:“大哥该死,错怪灵兮了。”两人又坐下。方荣道:“兄弟有何原因不能与我结义金兰呢?”

程灵兮沉言不答。脸露难色。方荣忙道:“那兄弟武艺如此高强,怎的做乞丐讨饭呢?”

程灵兮道:“因为我爹爹是叫花,我娘也是叫花。”

方荣叹道:“你还有爹有娘,可比我幸福多了,那你一身武艺定然遇上异人了?”

程灵兮道:“都是我爹娘教的呀。”

方荣奇道:“你爹娘?我知道了,你是丐帮的?”

程灵兮点点头。方荣道:“原来如此,我们不能做异姓兄弟便是这个原因了。”

程灵兮摇摇头道:“其实也不是这个原因,不说这个了,方大哥,你是如何逃出来的啊,我真想知道。”

方荣笑道:“我们不能像苍鹰般飞出去,我们可以像老鼠般钻出去呀。”

程灵兮大奇,道:“我更不懂了。”

方荣笑道:“自然不是我挖地道,是八仙朋友挖地道救我出去的。”

程灵兮道:“方大哥,你要到哪里去啊?”

方荣道:“武当山拜师学艺。等我学成归来再来领教兄弟高招如何?”

程灵兮笑道:“那好啊,随时奉陪。”

方荣见天色暗下来,正是好出城的时候,道:“灵兮,我要走了,不然城门可要关了,后会有期!”

程灵兮道:“好,我与你一同去武当。”

方荣惊道:“真的?那怎么可以?”暗想路上有他陪伴还怕什么?

程灵兮道:“为什么不可以?方大哥不希望我去么?”

方荣道:“有你在身边我欢喜还来不及呢?只是旅途艰苦,怕拖累了程兄弟。作大哥的怎么好意思?”

程灵兮道:“那有什么?你忘了我是什么人?我本来便是赤脚走四方,哪里去不得。”

方荣大喜,道:“多谢程兄弟。”于是两人方荣又涂黑了脸,剪下头发作胡子,又将头发拉散了,在地上打几个滚,也成一叫花。与程灵兮成一对难兄难弟,二人相对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