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十一回 防盗

方荣进入虚和房内,见虚和已然入定,不敢打扰,也照着虚和样子禅坐在地上闭上双眼。

刚闭眼睛,忽听虚和道:“贫道知你一定会很快回来,果然不错,是不是问了怀兴得知贫道确实不会武功的原因呀?”

方荣暗道:“难道师父偷听我们说话不成?”道:“弟子不敢隐瞒,弟子上武当一心想学武,将来能行侠仗义,可是师父却要弟子读书。其实弟子对那一点也不感兴趣,要弟子读那圣贤书直比武刀弄枪头疼十倍。”

虚和叹道:“现在朝廷昏庸无道,考取功名真不如归隐山林,但学武闯荡江湖又不如作平民百姓的好。人各有志,你一心想学武那也没办法,你要想学正宗武功需先把从前学的旁门左道武功全忘了。”

方荣不解,道:“师父,武功也有正邪之分么?”

虚和道:“自然有的,正派武功求的是修身养性强身健体,而邪派武功却是害人害己;正派武功为的是行侠仗义,自然很少有杀人招式,即便有也不会太过残忍,而邪派武功为的是伤人杀人,恨不得招招杀人,招式也是残忍之极;从修练来看,正派武功循循递进,自然有强身健体这功,也很少能走火入魔的,而邪派武功总是急于求成,往往在很短时间内练成绝世武功,不过这样很伤身体,轻则疾病残身,重则会筋脉尽断而亡,而且在修炼过程中很容易走火入魔。”

方荣道:“原来如此,可是我的武功可不是邪派武功呀。师父说的症状,弟子可一个也没有。”

虚和道:“无论如何你也得修身养性,既然你不愿在观内走动,那么从今日开始,你一步也不用离开封琅阁了。”

方荣道:“听说本门有宝物,难道宝物便在封琅阁么?途中弟子听说武当经常遭盗,不知是不是师父这里?”

虚和不答。方荣道:“弟子从前是作过贼的,防盗贼弟子可有一套,包在弟子身上便是了。”

虚和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好了,时间不早,回房休息吧。”

方荣只得告辞而出。晚上方荣如何睡得着,想起贻风掌门引荐自己入武当,想不到却是这样的结果?只得等贻风掌门回来再去诉苦。想起八仙都不理自己,各顾各地离开,只吕梁教了一点点剑法,而虚和却说要先将旁门左道武功给忘了,也不知这剑法是左是右该不该忘。想起程灵兮与自己的约定,自己若当真永远如今日这般过一辈子,学不到半分武功,哪还有脸下山,又想起自己已无缘无故成了朝廷钦犯,只怕只得在武当过一辈子了。最后竟然想起宁诗莘,一阵欣喜一阵气苦。忽然觉得自己一心学武不是为了别的,只怕不过是为了宁诗莘!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迷迷糊糊中自己竟学会了天下无敌的绝世神功,什么王爷,什么王大人,什么贻风掌门,什么程灵兮,什么韩钲吕梁都不是自己对手,结果宁诗莘成了自己妻子。正高兴间,鸡叫三遍天已大亮,醒来也不知昨夜作了什么梦,忙去给师父请安。

虚和早已起来,见了方荣道:“用过膳后贫道教你一套练功法门,对你大有益处。”

方荣大喜,暗道:“原来师父昨日是欺我。”方荣与虚和同桌而食,得知师父要教自己一套练功法门,忙狼吞虎咽般吃起来。

虚和见了道:“你虽有练功之心,却无练功之意,练功讲求心平气和,不管做什么事也都一样,你吃饭一副急性子,可想而知你将来练功也是一副急性子,欲速则不达,这样子很容易走火入魔。”

方荣忙道:“多谢师父教诲。弟子记住了。”暗思:“怀兴说师父不会武功,今日却说要教我武功,不知谁真谁假。”

吃过饭,虚和拿了一本《易经》道:“此经六个时辰一口气念完,不得五个时辰也不得七个时辰,中间不得疾读也不得缓念,练得这本事,内功可大增。”

方荣问道:“这与练功法门在关么?”

虚和道:“不错,这中间也不可想入非非,不可思考经中之意,总之一心一意只将经书字数念完便是了。”

方荣道:“这是什么功夫了,弟子不明白。”

虚和道:“难道贫道会欺你不成,贫道叫你念你便念,哪来那么多问题,难道你想一天两天便超过贻风掌门不成?”

方荣忙道“弟子不是这个意思。”当下打开书默读起来。

虚和道:“到时贫道会告知你的,自然这中间连吃饭解手也是不许的,不能达到便重新开始。”

方荣暗道:“师父果然不会武功,用这办法欺瞒我,六个时辰什么也不许干,这不是坑人么?”脸上神色便显露了出来。

虚和道:“不要胡思乱想了,开始吧。”

方荣虽是不满,但知不得违抗,早已算好一页需读几时几刻,当下按照心中所算默读起来。方荣本来对“之乎得也”甚烦,听虚和说不用了解经中之意那是求之不得,便摇头晃脑如和尚念经念下去。读了不几页,心下渐烦,胡思乱想起来,想自己千辛万苦上武当,想不到竟是来作苦力,自知无颜再见山下朋友,无颜再见八仙,无颜再见程灵兮,无颜再下山。

忽听虚和道:“心中有杂念,对练功毫无进展,重新来过。”

方荣将信将疑,只得重新念起。但毕竟心浮气燥,只多读了和页,心又不安静起来。

虚和道:“眼不离书心自静,耳不闻音脑自明,鼻均呼吸肺干净,口合张闭调阴阳,胸挺腰直理五脏,手翻足弓顺六腑,心脑明静舒筋骨,周身轻空通血脉。你若再胡思乱想,你将再也无饭可吃了。”

方荣明白师父之意,心中大定,照虚和所言,眼不离书,耳不听音,呼吸与念书相辅相成,挺胸直腰,口一张一闭,手微翻书页,脚坐不动,一字一字念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念至最后一页。

忽听虚和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可以起身活动一下筋骨了。”

方荣本来只剩几个字未念完,见时辰已到,略感遗憾,抬起头来不禁大惊,原来已是第二日,桌上点了两根蜡烛,再看虚和一脸的笑容,似有嘉许之意。心下欣喜,起身道:“多谢师父。”

忽感全身一股暖气周身游动,甚是舒畅。心想大概坐得久了突然起身活动觉舒畅实属正常,也不为异。

虚和道:“先前贫道只道你不过是一块朽木,不想竟是一块良玉,不出几年将有大成。”

方荣大喜,忙道:“那弟子可以习武了吧。”

虚和道:“你已有六个时辰未进食了,我们一起用膳吧。”

方荣听师父之言知他也有六个时辰未进食,是在时刻督促自己,心下感激,又颇为不安,道:“弟子去准备点心。”

虚和笑道:“你知厨房在哪么?不用你操心,自有人送东西来。吃完点心好好睡一觉,明日再念《孟子》。”

方荣暗道:“还要念呀?”一觉虽只睡了五个时辰,却比睡了十几个时辰还舒服,明白这是昨日念书之功效,心中大喜。

用过早饭,虚和果然拿来一本《孟子》。言道要在五个时辰念完。这次却是早念完几个字,才到时辰。刚填饱肚子,怀兴忽然进来了。

怀兴进来跪下道:“弟子怀兴见过师伯,不在师伯找弟子有何事?”

虚和道:“快快请起,这武当山内,方荣大概只认识你了,他关了三天大概气闷得紧,你带他在观内四处走走吧,总不成堂堂一个武当弟子在武当山上迷路了吧。”

方荣又喜又悲,喜的是终于不用念书了,终于不用再做这乏味之事,悲的是自己拜一个看管杂物且不会武功的老道士为师颇扫颜面,只怕师兄们会笑话。但不敢不违,随着怀兴出去了。

方荣走到大概虚和不会听到两人说话的地方道:“师兄,你们这几日练的什么功夫,教教我好不好。”

怀兴道:“这不成,这是破坏武当规矩。再说,你为什么会拜虚和师伯为师我是知道的,掌门让你入武当当然知道你是可塑之才,但你也不想想,你以前是作什么的?你不把这些除掉,怎能学武当正宗武功?”

方荣无奈道:“原来如此,多谢师兄指点。”

怀兴带着方荣在武当山里里外外游览了一遍,也介绍了许多师伯师兄们,至戌时方回。

方荣见了虚和道:“弟子游览了武当七十二涧,三十六洞全景,心有所感,只觉天地造物之神奇,弟子感到若不先将自身之乌烟瘴气先除去了,便是学武也无大成,便自有大成将来也会将天下弄得乌烟瘴气,因此师父请教弟子修身养性之法吧。”

虚和道:“你也会讨贫道喜欢,贫道不是每日都在教你么?”

方荣道:“难道念书便是修身养性之法?”

虚和道:“今日累了明日再念书吧。”

其时方荣精神正旺,一点也无累与倦,但不敢有违。方荣只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一片空明,无一丝杂念,也不再做梦,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好睡。看来念书确实大有益处。

第二日,当方荣再念《论语》时与虚和所规定的时辰竟只一字之差。方荣万分高兴。

夜已至二更,怀兴忽然入内道:“虚和师伯,掌门回来了。”

虚和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方荣听说贻风回来,甚是激动兴奋,暗思终于可以与他理论了。

却听虚和道:“方荣,你在此看住封琅阁不得有任何差池,贫道见了掌门便回。”

方荣心下不悦,道:“弟子也去见过贻风掌门。”

虚和道:“这封琅阁只你我二人看管,去了我便得留下你,去了你便得留下我,怎能二人同时离开。”

方荣道:“那弟子刚来之时师父不是也离开了这里去见贻元代掌门么?还不是什么事也没发生。”

虚和道:“上次与这次不同。叫你留在此地便留在此地,总之非得留下一个。”

方荣心道:“那我去见掌门,师父留下!”但终是不敢说出口的。

虚和见了他神色,道:“贫道乃掌门弟子,理所当然要去拜见师父,你去凑什么热闹?保住这封琅阁非同小可,你不是在山下听说武当经常遭盗么?这次可是你表现的时候,你可不能麻痹大意。”说完从一柜中取出一柄长剑,交给方荣道:“如当真遇上盗贼来与你为难,便用这剑防防身吧。”

方荣道:“是,谁若敢在武当撒野,弟子戳他个透明窟窿。”

虚和轻笑道:“既敢在武当撒野,本事自然不小,他不戳你个透明窟窿已是前世修来的福,贫道给你这剑也不过是给你防身的,当然这剑也是无用,不过是贫道作为师父对弟子的敬的本分。”

方荣暗道:“今夜可什么事也不要发生才好。师父原来是要我作替罪羊。”

虚和转身道:“贫道走了,好自为知。”自行去了。

方荣暗思:“贻风掌门半夜三更也要赶回武当,不知所为何事,此事当真如此之急么?”相来思去想不明白,当下跃上禅台学着虚和的样子禅坐在上面,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便进入忘我之境界,醒来时竟已三更,自己也颇为奇怪。想起虚和走时吩咐,再也不敢入定,目不转睛瞧着门外等师父回来。

其时正值盛夏,武当山如死般寂静,只闻蟋叫蛙鸣。正所谓心静自然凉,方荣此时全身都透着一股清凉。

忽听围墙上轻轻一响,方荣暗惊,忙手握剑柄,知盗贼果然来了。暗道:“怎么如此之巧,师父一走他们便来了?难道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监视这里么?”接着地面上又是轻轻一响,知盗贼跃下地面来。与此同时,屋顶上也是轻轻一响,方荣大惊,须知屋顶离地面足有三丈高,而两响几乎同时,若非来人武艺非常高强,能在瞬间跃上三丈高的地方,那么便是所来之人有两个!但随即又想:“此二人一定非高手,不然也不会让自己这个庸手听到。”当下大着胆子开门道:“来者何人!”声音甚响亮。好像要让整个武当之人都听到一般。

果然地面上一黑衣蒙面人,屋顶上一黑衣蒙面人。屋顶上那人一见方荣现身立即隐下身去。地面上这人却如电般疾冲向方荣。方荣哪里见过如此快的身法,暗叫不妙手忙脚乱之下提剑往前一刺,那正至身前,往下一避,伸手往方荣腕上抓来,方荣疾往后避,那人见居然未抓住他手略感诧异,缓得一缓神,方荣举剑刺来。

方荣知对手绝对厉害,只怕十个自己也非对手但到这种地步想退缩也由不了自己,因此一上前便用上了唯一一套吕梁教的剑法,既然是不要命只求同归于尽的剑法,威力自然不小,只要对方还不愿死,威力又增不小。

那黑衣人一时真被攻了个手忙脚乱,不住往后退。但此剑法威力虽大,招数却少,不久便使完了,只得重新使过。那人轻骂道:“好你个小子。”当方荣使乱剑削麻时,那人忽闪至方荣身后,方荣还不及反刺,背上已重重中了一掌,晕天暗地,嘴上一咸,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那人拾剑指住方荣喉咙道:“把钥匙交出来。”

方荣吐出一口血,缓缓道:“什么钥匙?”

那人道:“少说废话,交出封琅阁钥匙。”

方荣道:“你也不用用脑子,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之人,那么重要的东西岂会在我身上。”

那人似乎不耐烦,匆匆在方荣身上搜了个遍,果然没有,又闯入虚和卧室去了。

屋顶上之人将地面上情形瞧得一清二楚,见方荣爬不起身来,伤方荣之人又闯入虚和卧室去了,突然显身跃下地面来,方荣见此人身形弱小,那夜行衣又衬出此人玲珑身材,分明是个女子,暗道:“又是一个高手,师父说得果然不错,入得武当的可都不是泛泛之辈。”

这女子不理会方荣,径往封琅阁门前去。只见她四处望了望,伸手摸摸门上锁,观察了几下,方荣见她竟是偷盗高手,又气又急,无奈动弹不得,喉咙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堵上一般想叫又叫不出来。见她双手握锁动来动去却始终打不开,方荣越来越急,一时缓不过气来忙闭上眼睛调息,全身不知不觉通畅,呼吸也平和了。

见女子还在撬锁,忽地一跃而起,拾剑往那人冲去。那人见方荣明明动弹不得受伤甚重,想不到又如无事般行走如飞甚是诧异,见方荣一剑刺上前,忙侧身避过,方荣哪里有其它招数,还是用的吕梁所授的剑法,但此人在屋顶上早将方荣招数瞧得明明白白,第一招乱剑削麻时,依样闪至方荣身后,方荣亦不及反刺,背上已被点了几处麻穴。

方荣急叫:“来人??”不及叫完那人又点了他哑穴。此人也不在理会他,转身继续撬锁。

方荣暗骂:“武当之人全是饭桶,如此久也不来救我,若非此人是生手半天撬不开锁,武当再多宝物也给偷完了。快来人啦!”

正将武当道士骂了个遍,忽觉脑后生风,“咚”地一声一枚飞镖钉在了门上。

原来先前那人在屋内翻箱倒柜寻不到钥匙,忽听方荣急叫“来人!”大吃一惊,暗骂自己情急之下未点了他哑穴,急忙出门却发现方荣站在藏宝物门前一动也不动,却见另一黑衣人正也在门前撬锁,不急细想,一枚飞镖往那黑衣人后心打去,脚下不停疾往那女子冲去,那女子侧身避过飞镖,反手一掌往冲来之人胸前拍去,那人也提掌往那女子胸前拍去,双掌一对各退几步。

方荣暗道:“原来两人不是一伙的,最好两人打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两人定得一定,各自跃至天井,二人也不发一言,男子出拳女子出掌。

方荣只闻呼呼声甚是紧迫,想二人正斗得紧迫。原来那男子身子甚是强壮,见对方是个瘦小汉子,使出一套凝重拳法,望将对方震死在自己拳下,而那女子见对方频频出重拳,知对手厉害,也不敢小瞧了对手,忙展开轻功忽左出一掌,右进一掌。

那男子拳法虽精妙,但那女子轻功远远在他之上,且她也非一昧地躲闪,时不时攻上一掌,掌法有守有攻。而女子轻功固佳,掌法却没有对方拳法精妙,又知内功远不如他,不敢与对方硬对。

因此二人斗了个难解难分。堪堪斗了四十余招,男子见始终奈何不了对手,又怕虚和回来,拳法突变为大擒拿手法,女子一惊,却不再展开轻功,亦使上大擒拿手法,二人招数一模一样,又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那男子又突变一套奇怪拳法,女子不及提防左臂重重挨了一拳。幸而自己大擒拿手法也使出,右手抓住了男子手腕,可惜左臂受伤,后招不能使出,男子化拳为掌平搭在自己手臂上,顺腕往女子指上削去,女子无奈只得脱手后跃开。男子紧追其上,女子无力使招,只得展开轻功躲闪。

男子使一招直捣黄龙往女子胸前击去时那女子竟不再躲避,也出一掌与之相对,男子只觉如中软绵,女子已轻飘飘往后飞去,正落在方荣身前,取过方荣手中长剑往男子身上刺去,男子连连后退,女子剑法使得精妙无比,男子再也伸不出手来,只怕出手便会被削了下来。那女子动作轻快流畅,一点也不脱泥带水。

男子越看越惊,越看越气,忽道:“原来是个臭娘们!”口中说话,脚下慢得一慢,竟被女子在胸前划了一剑,鲜血流出,好不疼痛。再退得几退已至墙根再无退路,男子忽一转身从墙上踏了上去,一个翻身已在女子身后,正欲脚踢女子后颈,不料他快女子剑法更快,一个反手剑从男子脚底掠过,削上鞋根,男子大惊失色,奇变也快,双足一贴,紧紧夹住剑尖落下地来,手一伸,抛出一枚飞镖直往女子面门打去,女子急往后仰,不料手握长剑被男子夹住动弹不得,只得撤剑滚开才免遭一劫,即便如此,不仅甚是狼狈,右耳也被削伤,流血不止。

男子不再追打,轻声道:“你我二人来此无非为了同一个目的,但你我门未打开,东西未得到,却先在这里斗了个两败俱伤太不值得,岂不令人笑话。”

那女子道:“那又怎样?”声音尖锐动听,果然是女子。不过年龄已在四十岁以上。

男子道:“时间紧迫,我们先将东西取走,出了武当,你我再寻个地方一较高下。现下你我都提心吊胆,都不敢出示本门真实功夫,多斗也是无义,不如二人下山后再各凭真实功夫较个输赢,看看谁有本事带走那东西。那看守的老道可不好惹。”

方荣暗道:“师父不会武功,你们怕什么?”

那女子道:“阁下所言极是,无论如何可不能将命留在武当,那依你之见下一步又如何?”

二人一下就由敌人变成志同道合之人。男子道:“刚才你不是在撬锁么?”

那女子道:“也不知这锁有何古怪,总是撬不开。”说完又撬起来。

那男子忽走至方荣面前,右手搭在方荣左肩上,解开他哑穴道:“钥匙到底在哪,不说废了你左肩。”说着手上加了一把劲,方荣直疼得五脏六腑如都要裂开来一般,却又被制大叫不得,只吱吱惨叫。

其实方荣哪里知道钥匙在哪,虚和根本不曾提起,便道:“你杀了我吧,打死我也不说,还怕废了我一只肩膀么?”

那男子道:“想死一了百了可那么容易,你不说便叫你生不如死!快说。”手上又加上一把力。

方荣本欲冲一回英雄好汉,却终于受不了剧痛,忙道:“我说我说钥匙在我师父手里。”方荣听说他们对师父颇为忌惮,便随口说出。

那男子将信将疑,手却真的放脱了。又忙点了他哑穴,对女子道:“还未打开么?”

那女子道:“这锁实在古怪,怕是那虚和老道特制的,平常办法根本打不开。”

那男子骂道:“他娘的!好不容易等到虚和老道不在,想不到还生这劳什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