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三十三回 情迷

方荣心情自不必言,到得伸手不见五指,方荣也觉困了,便睡去。刚躺下不久,忽觉四周有人靠近,而且似乎有几十人,把自己围在骇心。方荣暗道:“难道七杀手派人找到我了么?看你们脚步,现在我可不怕你们。”方荣一跃而起,果然那些正在靠近的脚步也忽地后退几步。

方荣夜视如白昼,一瞧,大惊失色,这些哪里是人,原来是一群张着血盆大口,眼发绿光的野狼。方荣道:“以前要怕你们,现在我什么也不怕了,你们来一个死一个。”

那些狼再靠一些时,却见它们不再是一副吃人面孔,个个都如犬般“呜呜”叫起来,好像要跟方荣靠近乎。

方荣道:“老子可不上你当,来一只杀一只,来两个杀一双。”果然一只狼首先跑上前来,却非扑上前来,方荣笑道:“这的狼还真狡猾,想趁虚而入啊。”提掌便要击去,突然想起答应东方妍雪的话,急急把掌收回,跃上树去,道:“我非怕你们,只怕雪儿不理我了。我跳上树来看你们拿我怎么办。”

正自高兴,忽觉左脸上冰冷,转头一看,见到的是一条大蛇正对着自己吐芯子,方荣脚下一软,便落下地来,方荣暗叫这次死定了,果然几只狼马上上前来。却见它们吐着舌头舔自己不吃自己,方荣也不知何故,趁它们不吃自己忙又跃上了树。方荣再瞧旁边再无蛇之类之物,才安心。

方荣望着这群狼,道:“原来你们不知我肉好不好吃,先舔舔,现在没机会了。”那群狼也不怎么样,只围着树躺下了。

方荣暗叫不妙,等到雪儿来时它们还不走怎么办,那雪儿可危险了。于是又跳上另一棵树,果然那些狼也跟着又围上另一棵树。方荣于是将它们引到三里外的一处密林地。

天也亮起来,狼却没有走之意,差不多到午时时,方荣又着急起来。想起自己刚学了逍遥步法,就不信这群狼也学会了轻功,于是一眨眼这群狼便不见了方荣影子。方荣不敢直接回去,只怕这群狼嗅觉太好,在林中绕了几绕,还过了条溪,这才回去。

当快要到时,远远听见东方妍雪声音道:“方哥哥去哪去了呢,是不是你们把他吓跑了?要是他不回来,我以后不理你们了。”

方荣听她如此在乎自己,心中甚甜,暗道:“我先不说,给你个惊喜。”

再走近时,却见东方妍雪被围在狼群中,方荣大惊,忙展开轻功一冲上前,将东方妍雪抱起飞上树去。

二人在枝上落下,东方妍雪见是方荣,喜道:“方哥哥,原来你没被它们吓走,刚才去哪去了?”

方荣以前可从未抱过女子,更何况抱的是东方妍雪又香又柔的娇躯,心还在急跳不停,道:“你轻功不是很好么,见了它们为什么不逃上树?”

东方妍雪道:“它们都是我的朋友,为什么要逃呀。”说着又跃下树去,方荣要拦已是不及,这些狼果然没扑上前来,只像昨晚对方荣一样“呜呜”叫。

东方妍雪道:“你们吓倒方哥哥了,你们走吧,我要跟方哥哥说话。”

那些狼果然一只只不舍地离去。方荣跃下树来,道:“它们为什么那么听你的话呀。”

东方妍雪道:“朋友的话当然要听的,就像雪儿听方哥哥的话,方哥哥听雪儿的话。吃饭吧。”

方荣吃饭时自然不敢说话的。吃罢,道:“雪儿,你跟你爹娘说过我在这里么?”

东方妍雪道:“他们忙着自己的事,才没空理我呢。”

方荣道:“他们忙些什么呢?”

东方妍雪道:“我知道,他们忙天地教的事。娘亲说爹爹是天地教教主。”

方荣道:“你爹爹不是病了么?”说完忙打了自己嘴巴,乱说话。

东方妍雪道:“是啊,爹爹好的时候爹爹管,爹爹不好的时候娘亲管。不过大多时候是娘亲去管的。因为爹爹极不稳定。所以娘亲总是生爹爹的气,说自己管家里的事还是管家外的事,容易变老了。我一听说娘亲会变老我便害怕,我也不想变老,老了便不能做很多事了。”

方荣安慰道:“雪儿是天上的仙女,永远不会变老的。”

东方妍雪笑道:“我是仙女便好了,便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可以帮助很多好朋友了。”

方荣道:“以后方哥哥帮雪儿,以后谁也不能欺负雪儿,谁也不能欺负雪儿的好朋友。”

东方妍雪喜道:“方哥哥,你的心真好。”

方荣道:“因为雪儿的更好。雪儿,你还是先跟你爹爹说我要去你家吧,我怕他们不喜欢我。”

东方妍雪道:“不会的,爹爹娘亲都是最好最好的人了,方哥哥也是最好最好的人,他们见了你一定很高兴的。”

方荣听了此言心中虽是高兴,但总是不安,知道这里本是一个不愿让外人知道的地方,自己闯了进来,总觉不是很好,道:“这样便好了。雪儿,你娘叫什么呀?”

东方妍雪笑道:“娘亲生气的时候,爹爹便经常叫她圣母娘娘,其实我娘叫叶若玉。”

方荣道:“你以前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啊?”

东方妍雪道:“娘亲说外面吵得很,我不喜欢,而且外面恶人很多,我也不敢出去。”

方荣道:“外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以后方哥哥带你去玩。”

东方妍雪道:“我在书上也听说很多好玩的东西,小时候爹爹便为我做风筝,做纸风车。其实我也想出去看看娘亲说的是不是真的。”

方荣忽地后悔起来,自己本来是要跟她在此平平凡凡过一生的,要是带她出去了见了更多的人便会忘了自己,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是,根本配不上她,心下黯然,道:“你娘说得对,我们还是不出去了吧,在这里也很好。”

便在此时,忽听一人道:“雪儿,他是谁?”

东方妍雪一听大喜,跑上前去抱着那人道:“娘,你怎么来了?”此人正是叶若玉。

方荣一见,果然与东方妍雪相似,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若非听东方妍雪叫娘,还以为是她大姐姐呢。

叶若玉见了女儿撒娇,心又软了下来,不过还是佯怒道:“没大没小,方哥哥长方哥哥短的,他叫什么?”

方荣忙拜道:“晚辈方荣拜见伯母。”

叶若玉道:“原来你便是方荣。可是那江湖传言的弑父之方荣啊?”

方荣一时还不懂弑父何意,叶若玉道:“是不是杀死师父的那个方荣啊?”

东方妍雪露出惊讶的面孔,道:“原来方哥哥是天下最大的恶人,我不跟你做朋友了。”说完害怕地躲到母亲背后。

谁误会都不要紧,可不能让东方妍雪误会,忙道:“雪儿,不是这样的,我对天发誓,我绝没有杀师父,你不要听信谗言。”

东方妍雪道:“娘亲不会骗我的。”

叶若玉怒道:“你骂我胡言乱语?现在武林中人人都欲得之而后快,难道还能作假?”

方荣忙道:“他们另有目的。”

叶若玉忽笑道:“什么目的?”

方荣见她笑得不对,但为了清白,为了东方妍雪,道:“他们是为了得我身上的刀,他们是名门正派之人,不好无怨无故追杀我,有了这个借口,他们便可追杀我了。”

叶若玉忽话锋一转道:“算你没杀你师父,还有个李逍遥呢?”

方荣放下心来,道:“他走了。”

叶若玉道:“他走了,你为什么不走?”

方荣忙道:“他一转眼便不见了,我想跟他离开也是不能,晚辈又不知如何出去?只好又四处走,看能不能找到人家。”

叶若玉道:“教主正要我找到你,想不到你却找到我女儿了。你可知这什么地方?”

方荣摇头,道:“只知这是一个不愿让外人知道的地方。”

叶若玉道:“正是,这可不是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地方。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方荣望了望东方妍雪,见她对自己微笑,似乎原谅自己了,心下一荡,道:“明白,晚辈愿意一辈子在此。”

叶若玉心中暗气,也不知他是装傻还是真不明白,见他每句话都好像是对东方妍雪说而非对自己说,心中更气,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话,雪儿,你先回去,娘亲还有话跟你方哥哥说。”

东方妍雪道:“嗯,娘,你要带方哥哥去我们家。”

叶若玉道:“雪儿家可不是随便让人进的,他还没资格进。”

东方妍雪拉着叶若玉手道:“娘,雪儿可跟方哥哥说了要带方哥哥去家里的,而且雪儿告诉方哥哥说娘亲是世上最好最好的娘亲,你可不能让雪儿做骗子。”

叶若玉道:“好啦好啦,娘答应雪儿,你先回去。不然爹爹出事怎么办。”

东方妍雪在叶若玉脸上亲了一口,道:“娘亲真好,雪儿走了。方哥哥,雪儿先回去了。”

方荣其实已知东方妍雪一走自己要遭,却笑道:“方哥哥要吃雪儿的拿手好菜哦。”

东方妍雪笑道:“雪儿会准备好的。”方荣只有无奈地看着东方妍雪高兴地走了。

叶若玉道:“还看什么,看你有没有命能吃雪儿做的菜了。”说完提掌便往方荣攻来,二人本来相距不远,叶若玉身形又甚是诡异,以前从未见过,大概便是教东方妍雪的轻功。

方荣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胸前已中一掌,却无大碍。

叶若玉收掌道:“不过如此,还好我心慈手软,不然你可要见阎王了。亏教主还不停的夸你。”其实也幸亏她未用内力,不然虽然方荣难免受伤,她自己也要如司马飞燕一般下场。

方荣道:“前辈要杀我?”

叶若玉道:“我已说过,这地方可不是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来此只有一条路,便是通往地府那条路。”

方荣道:“我死了你怎么向雪儿交待?”

叶若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雪儿前雪儿后,雪儿是你随便叫的么?你也看到了,她天真无邪,我只要随便说个谎,她便当真的了,比如说你有要事在身,不可在此久留,我将你送了出去便是,说不定她还更感激我呢。”

方荣惊道:“你怎么能欺骗雪儿?”

叶若玉道:“笑话,这种善意的谎言如何说不得?废话少说,我也不欺小,先让你三招,出招吧。”

方荣知道非她对手,又绝不愿死的,只好用全力拼,道:“叶伯母,得罪了。”说完也提掌攻上前来,正是乾坤宝典的招式,叶若玉暗笑,第一招时轻轻避过了,不想一时大意,第二招时正中她左肩,方荣用的是全力,一掌击出几丈远,喷了一口鲜血。

方荣见了,忙道:“叶伯母,没事吧。”

叶若玉缓过气来,幸好她轻功不错,这掌虽中,不过是擦肩而过,即便如此也是伤得不轻,吃惊不小,站起身来,道:“哼,这掌便有事,还能活到现在么?说让你三招,不过两招而已,还有一招呢,过了这一招可不客气了,出招吧。”

方荣放下心来,只道她故意受伤不欺自己,刚才她的身手自己是看过的,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的,对她更是佩服,又提掌攻上前去。叶若玉再不敢轻敌,知方荣内力远远在己之上,又不敢硬接,还好轻功甚是诡异了得,又深知这是乾坤宝典中的招式,不过还是接连中招,只是不受重伤罢了。一会方荣已攻了四十几招,叶若玉便中了十几招。

叶若玉暗暗惊心:“以前丈夫跟我过招时也不见他胜我,看来他是让着我呢。眼前这方荣见他也不怎么熟练,却让我受伤不少,真是小瞧他了。”忽道:“停。”

方荣停下惑道:“叶伯母,怎么了?”叶若玉缓过气来道:“这乾坤宝典你从什么地方学来的?”

方荣忙道:“是东方前辈教晚辈的。”

叶若玉怒道:“胡说,你以为这武功是能随便传授给别人的么?”

方荣忙道:“是在东方前辈……病的时候教晚辈的。”

叶若玉怒道:“本来我见你不错的人,原来是这种卑鄙小人。”其实叶若玉在来之前已从东方齐天那知道方荣其实是难得的人才,自己又亲眼目睹他虽对东方妍雪痴心,但绝无亵渎之心,更对东方妍雪爱护有加,似乎是宁愿自己受伤甚至死也保全她的安全。虽是对他瞧不起,却也深知他却是难得的人物。现在对他是一下从天上贬到了地下。

方荣惑道:“晚辈不明白伯母的意思。”

叶若玉见他眼里确无作假之意,甚是真诚,心平静下来,道:“你乘人之危也就罢了,知不知道窥视别人武功是武林大忌?”其实叶若玉本来气愤的反而是乘人之危,心情好了些,重点也便反了过来。

方荣忙道:“晚辈不知,当时东方前辈与李前辈说要比武,他们两个打打杀杀不好,于是李前辈想了个办法,便是他们分别传授晚辈一套最厉害的武功,然后当晚辈使出来时让对方破解。晚辈当时不敢有违,也只好胡里胡涂任由他们怎么做了。”

叶若玉更是惊讶,气道:“那李疯子竟做这种事,以后别让我见到他。这么说,你还学到了他的逍遥剑法了?”

方荣忙道:“是,李前辈不仅教晚辈逍遥剑法,还教了晚辈逍遥掌法,逍遥步法。”

叶若玉奇道:“这可也是不传外人的。”

方荣道:“是,所以李前辈只教晚辈招式,没教弟子心法。”

叶若玉怒道:“该死的李逍遥,狡猾的东西。这么说你东方前辈傻得可以,连秘诀也传了给你?”

方荣吓得低下头,道:“是。”

叶若玉道:“算你老实。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方荣道:“大概十多天前的事。”

叶若玉惊道:“什么?十多天前的事?”

方荣奇道:“是啊,叶伯母,怎么了?”

叶若玉暗道:“几天的时间便有这样的诣化,怪不得丈夫经常提他,叫我找到他呢。”道:“没什么,你东方前辈又教了你什么?”

方荣道:“手上功夫和脚上功夫。有七八套功夫吧。”

叶若玉听了此言对李逍遥又怒又恨,脱口而出道:“卑鄙无耻的小人。”

方荣惊道:“晚辈以后不敢了。”

叶若玉听了此言“噗哧”笑起来,道:“又不是说你,我是说李逍遥。难道这些功夫你全记在心里了?”

方荣不知她是何意,但不敢撒谎,道:“九层记住了,但想忘了忘不了了。晚辈以后不使便是。”

叶若玉笑道:“你怕我干什么?果然是个聪明的人才,几天时间便记住了,竟还使得这么好。不枉你东方前辈这么看得起你。”

方荣听了此言大喜,道:“伯母的意思是不反对晚辈使了?”

叶若玉道:“学也学了,你使不使我哪里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