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三十六回 疯子

二人越走越远,不久眼前出现一条山涧,简直深不见底,山涧又甚是宽,足有百丈宽,方荣看了也有些害怕。

东方妍雪忽道:“方哥哥,快看,那里有座房子。”

刚才方荣只被眼前山涧所吸引,放眼瞧去,山涧那边林中果然有座房子,道:“雪儿,以前你也不知这有屋子么?”

东方妍雪道:“嗯,以前我也不敢走这么远来,有方哥哥带着我才敢。”

方荣道:“说不定这是你爹爹跟天地教人会面的地方,我们还是回去吧。”

东方妍雪也是一时好奇,道:“方哥哥,我想过去看看,说不定爹爹便在里面呢。”

方荣瞧瞧四边,道:“瞧,那边有条铁链通至那边呢,我们从那过去吧。”

东方妍雪走见一看时发现只有一条铁链,再看看无底深渊,心中害怕道:“方哥哥,我害怕,不敢过去。”其实她轻功足以过去,只是不自信心里作用罢了。

方荣道:“那怎么办?”

东方妍雪道:“你抱我过去。”

方荣心一阵猛跳,吞吞吐吐道:“可是……可是……”

东方妍雪道:“我知道方哥哥行的。”

方荣心下一定道:“是。”说完抱起了东方妍雪身子,脑中一阵玄晕。东方妍雪双手抱住方荣颈子。方荣忙道:“雪儿,准备好了么?”东方妍雪嗯一声不再说话。

方荣也不敢瞧她,深吸一口气,运上逍遥步法,踏上了摇摇晃晃的铁链。其实逍遥步法只要有物便可借力,便是一片羽毛也可借力,更何况是铁链,有惊无险,一会便踏了山涧另一边。方荣停下来,低头瞧了瞧东方妍雪,正想说“到了”,却见东方妍雪俏脸微红,美目紧闭,圆润淡红的双唇轻动,这神情太美了,方荣再也忍不住,低头便去吻她那嘴唇。

便在此时,东方妍雪突然睁开眼来,道:“方哥哥,到了么?”

那神圣一刻没有到来,反而羞得方荣不再敢瞧她,忙放下了她,道:“嗯。”暗骂自己无耻,其实要是在其她女子面前觉不会觉得自己无耻,只是东方妍雪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一点也不敢亵渎她的。

东方妍雪见他脸上红通通的,只道他过山涧时也有些害怕,也不放在心上,道:“方哥哥,我们走吧。”

当在那屋子门前时,一老者从门内走出,喝道:“你们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没见这是禁地么?”

东方妍雪见了那老者便害怕,忙躲到了方荣身后。

方荣见了怒道:“你说话小声些。这里干什么来不得?”

那老者也知能来这里的也非一般人,又见了方荣后面的仙子一般的人被自己吓到了,缓了口气道:“这里危险得紧,你们还是快些离开吧。”

方荣道:“那前辈留在这里便不危险么?难道前辈便是我们的危险?”

那老者道:“敢问二位什么人?”

方荣道:“晚辈方荣,这位是晚辈朋友。”

那老者只道他们是小两口子,道:“你们来此做什么?”

方荣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那老者脸上一阵抖动,不过马上恢复,道:“你们找什么人?”

东方妍雪见他不那么害怕了,道:“找我爹爹。”

那老者大惊,道:“原来是来救父亲的,我守了这么久,终于来了。”

东方妍雪大惊,道:“你……你将爹爹怎么了?”

那老者道:“看你二人也不像是恶人,便跟你们说了吧。本来你爹爹也不坏,可惜后来疯了,杀人成性,我们好不容易才将他制服关在这里。你们要救,先得过了我这关。”

东方妍雪吓得哭了起来,道:“我爹爹不是这种人,我爹爹不杀人的。”

方荣怒道:“你胡说八道。污蔑好人。”

那老者也大怒道:“难道我这把年纪还会骗你们小孩么?”

忽地里面传出一声吼叫,震得大地也抖了一抖。方荣也没辨出声音,只道东方齐天真被他关了起来,说完提掌便攻了上去,那老者提臂一格,不想方荣内力猛击过来,想要加几层内力反击已是不及,只听骨骼断裂之声,又见那老者往后飞去,摔在几丈外的地上,喷出一口鲜血再也起不来。方荣不再理他,忙冲入屋内欲救出东方齐天。

但见屋内甚是简陋,却没找到东方齐天,再看屋内也无可藏人的地方。正自奇怪,又听了那声吼,方荣明明白白听到是从地里传出来的,而且正是自己脚下。知道定有机关,这对方荣来说并不难,找了一会终于找到,将地道打开了。里面漆黑一团,虽说方荣瞧得清楚,但还是找来了火把,走了进去,见里面又没了动静,道:“东方叔叔,东方叔叔,弟子来救你来了,不要怕。”

再走几步,眼前现出一大厅,厅中站着一人,却被人用铁链锁着,方荣仔细一瞧,却不是东方齐天,大失所望,道:“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哈哈大笑,道:“若非我当时喝醉酒,岂会被东方齐天那群废物捉住。只怪我当时为什么喝那么多酒,连一点力气也没有。要不然,便是十个东方齐天也非我对手。老子要杀了他,再娶叶妹妹。”

方荣暗道:“果然是个疯子。”突然想起自己刚才错怪那老者了,暗骂自己糊涂,正欲出去道歉,那人道:“慢着,你不是说来救我么?”

方荣道:“你杀人无数,死有余辜,我才不救你呢。”

那人道:“你救我出去,我将全部武功全教给你。”

方荣也不想理一个疯子,只往外走,却听那人哭起来,哭得是那么悲伤,差点连方荣也欲哭起来,只觉他不像是恶人,不然也不会哭得这么悲伤,回过头来,道:“前辈,你有什么伤心事么?”

那人止住哭道:“当年我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在我二十五岁时便已武功天下无知敌了,当时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每天美女围绕在身边何等快活。直到遇到了叶妹妹,于是我的心里全是她……”

方荣暗道:“我心里何尝不全是雪儿?”

那人忽道:“于是其她女人全看不上眼,于是我将我所有的女人全杀了。我便去找她,可是……她已成亲,我只晚了一步,一步啊,于是我一见到是两个狗男女在一起便杀,我不能幸福,他们也休想快活。”

方荣听到后来吓得一身冷汗,道:“你不是人。”

那人又哈哈大笑道:“是人又怎么样,人便一定好么?我已经是神了,哈哈……”

方荣这才想起他不过是个疯子,也不再当真,道:“那你继续在这里当神仙吧。”

那人见他又要走,忙道:“我时日已不多,我不想将我的武功在我手里失传了。你过来,我把我全部功力传给你。”

方荣笑道:“你说便是,晚辈在这听着呢。”

那人怒道:“我的功力说上十天十夜也说不完,叫你过来便过来。”

方荣道:“难道晚辈过去便不用十天十夜了么?”

那人道:“当然,我直接传了给你只需两个时辰。”方荣还不知功力还能直接传的,现在想起原来虚和早将他毕生功力传了给他,心中感激不尽,不禁跪倒在地,道:“多谢师父,弟子今生今世不能报达了,希望来世为您做牛做马。”

那人笑道:“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好了,过来吧。”

方荣正想着师父对自己的恩惠,被他一叫,回过神来,道:“你有本事怎么会被锁在这里?”

那人道:“不是说了要不喝醉酒那东方齐天岂能捉到我。我虽然千杯不醉,然那天伤心,真的喝醉了。你要再不过来,我杀了你。”

方荣道:“我怕了你这疯子了,我先走了。”

那人大怒,道:“你知当时有多少人求我做他师父么?我全看不上眼,你天生一副练武材料,若不传给你,岂不浪费了大好人才么?你现在虽内功不错,不过要天下第一却很难,这地牢中我虽动弹不得,不过却让我安心学完了内功心法,你如果得了我的真传,你便是伸根手指也能将东方齐天杀死了。”

方荣暗道:“你若那么厉害干什么不一指点死我?”开玩笑道:“是,我答应你了。”

那人道:“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得了我的真传后必须帮我杀个人。”

方荣笑道:“别说杀一个人,便是杀一百个人晚辈也帮你杀了。”

那人笑道:“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好,你只要先杀了东方齐天,你要杀谁杀谁去。”

方荣也不惊,暗道:“他被东方叔叔捉来,不见天日在此这么久,自然对之恨之入骨。”道:“你为什么如此恨这人啊?”

那人咬牙切齿道:“这东方齐天专与我作对,又抢我女人,更将我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不将他千刀万剐不足泄我心头之恨。”

方荣惊道:“难道你喜欢叶伯母?”忙道:“东方前辈是好人,我不能杀他。”

那人怒道:“好人又如何,难道你是好人么?好人便不杀人么?江湖本没好人坏人之分,你答是不答应?”

方荣再也不愿跟他??拢?故浅鋈タ纯茨抢险呱耸埔?簦?溃骸安淮鹩Α!彼低曜?肀阕摺?

那人怒道:“想走!没门!”只听一声怒吼,方荣只觉脑子如要裂开来,忙用内力抵住,只因吼声太强,方荣将全部内力相抵还觉脑疼得厉害,再也走不了一步,而眼前一块块巨石落下来,将自己去路堵死了。而刚好吼声也停止了。方荣料不到眼前之人果真是个高手,心中突然害怕起来,刚才得罪了他,现在不知他要如何对自己,走又走不了,又不敢过去,只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那人道:“过来。”方荣只怕他会杀了自己,颤声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过便不过。”

那人道:“你若再不过来便晚了,刚才又让我时候少了许多,只怕活不过五个时辰了。我传了你内功,你马上便可出去了。”

方荣还是不敢过去,道:“我不要你的武功,我可不能对不起师父。”

那人哈哈笑道:“你师父算什么?看你的内功也不过是气冲九重天罢了,虽说这内功鲜有与之一较高下者,不过与我这云笈七签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云笈七签乃宋人张君房所著,表面看来本是一部道德经,被皇室所藏,后落入民间,因内藏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成了一本武功秘笈。

方荣暗惊,连自己也不知什么内功,他却知道,道:“你若真厉害,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那人道:“你可能不知这是什么地方,这笼子是什么做的,不过说了你也不会知道。你要想出去,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方荣忙道:“我不会学你的邪门内功的?”

那人大怒道:“你说什么?”说完大口一张,口中射出一串暗器来,方荣避之不及,只觉双手双腿一紧,被那暗器贴在墙壁上。方荣轻轻一挣扎,那些暗器便脱落下来,仔细一瞧,原来不过是一些冰块。突然想到这些是这疯子的唾沫,心里一阵恶心,直欲作呕。

那人道:“我若将这些射在你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方荣气道:“你这疯子,你杀了我吧,反正我也出不去了。”

忽听得外面东方妍雪的声音道:“方哥哥,你在哪里?”再叫几声又听到她哭泣的声音。

方荣忙大声道:“我被困在下面了。”

东方妍雪听到方荣声音大喜道:“方哥哥,我马上救你。”

这时那人笑道:“那女子是你娘子吧?若是被老子抓住了,一定先扒光她的衣服……”

方荣哪还容他说下去,提掌便往那人头上拍去。

那人哈哈大笑,道:“年轻人一说便中计。”方荣只觉一股劲风袭来,正欲拍下的手怎么也拍不下去了,那人提掌反而往自己头盖顶门拍来,不及方荣反应,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却见那疯子已垂下头,方荣忙探息,已死去多时。

方荣松下一口气,暗道:“还好我命大,这疯子一定是在想打死我时没力气了。”却又为如何出去发愁起来。方荣暗道:“我内力已如此厉害,以前连石头也能震碎了,难道现在便不成么?”说完全身内力集于右掌,大喝一声,往巨石击去。只听震耳欲聋之声响起,挡在眼前的巨石已碎成小石四处飞去。

方荣笑道:“师父的内力果然厉害了。”心中万分感谢起虚和来。

方荣跑出地牢,却不见了东方妍雪,方荣大急,这时却见东方妍雪、叶若玉与那老者一同从山涧那边过来。

东方妍雪见了方荣,高兴地跑上前来拉了方荣手道:“方哥哥,吓死雪儿了,你没事便好了。刚才我去叫娘亲救你了。”说完泪却流了出来。

方荣甚是感动,自己也为刚从鬼门关回来万分激动,一把搂住东方妍雪道:“我没事,我没事!”

叶若玉上前道:“那疯子怎么样了?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方荣忙放开了东方妍雪,才知刚才自己失态了,不敢去看她,道:“那疯子死了。”

叶若玉惊道:“死了?怎么死的?难道你能杀死他?”

方荣忙道:“不是,他说他气数已尽,活不了多久了,他想杀我,不想他没了力气,自己反而死了。”

叶若玉道:“死了也好。你怎么会来这里?”说这话时甚是严厉。

方荣忙道:“我是来找东方叔叔的。见这里有个房子,一时好奇便过来了。”

叶若玉怒道:“你一个人出来我不管你,你为什么还要带雪儿出来,竟然还在外面过夜,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方荣吓得脸也白了,不敢说一句话。倒是那老者替他说话:“教主夫人,这全是误会,方荣也是救教主心切,他只道这里困的是教主。”

叶若玉哼一声,道:“跟我回去!刘叔叔,你也走吧。”

那老者忙拜道:“遵命,教主夫人。”

方荣跟着叶若玉回到家一句话也不敢说,叶若玉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叫你保护雪儿,你却把她往火堆里推,你以后不要跟雪儿在一起了。”

东方妍雪哭道:“娘,都是雪儿不好,不关方哥哥事,是雪儿要找爹爹的,也是雪儿叫方哥哥去那里的,全是雪儿的错,你要怪便怪雪儿吧,你要骂便骂雪儿,要打也打雪儿吧。”

叶若玉正为昨日打了她之事后悔,见她竟然又哭起来,心下一软,道:“算了,反正也没出事,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方荣,你去练你的功,雪儿,你也去做你的功课,你爹爹的事不要管了,娘会去想办法的。”

方荣忙道:“谢谢伯母,以后不会再有下次了。”

叶若玉可不希望方荣与女儿一起,只欲分开越早越好,道:“好了,伯母不怪你,你快去练功吧。”

方荣回到练功房,正欲练功,忽觉胸中甚是气闷,再过一会胸中如火烧一般,再过一会,喷出一口鲜血晕死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在自己房中,胸中却还是气闷。东方妍雪见他醒来,大喜道:“方哥哥,你醒了。当心死雪儿了。”

这时叶若玉走了进来,方荣忙道:“叶伯母,我怎么了?”

叶若玉道:“你受了内伤,叶伯母也没办法,要是你东方叔叔在便好了。”

方荣惊道:“我怎么会受内伤的?”

叶若玉道:“一定是那疯子打的。你安心养伤吧,等你东方叔叔回来便有办法了。”

方荣点点头,道:“我睡了几天了?”

东方妍雪道:“方哥哥昏睡了五天五夜了,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呢,雪儿现在去弄些吃的来。”说完跑了出去。

方荣道:“伯母,我真的睡了那么久么?”

叶若玉道:“是啊,不死算你命大了,你可知那疯子是谁么?”

方荣摇摇头,叶若玉道:“十七年前,他便成名了,当时还真没人能敌得过他,不过他心术不正,只要对他自己有利的事,好事坏事全做,却又谁也制不了他,本来也不怎么样的,可是不知后来他怎么便疯了,他本来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却突然杀人成性,见人便杀,你东方叔叔好不容易趁他喝碎酒时才制服了他,将他关在阵魂笼中。”

方荣道:“为什么以前不杀了他?”

叶若玉道:“本来已是胜之不武,他又是个疯子,你东方叔叔见他在阵魂笼中也害不了人了,也便没杀他了。”

方荣道:“他完全有能力杀了那刘爷爷的,为什么没杀他逃之夭夭呢?”

叶若玉道:“你以为阵魂笼什么东西,再者,只那刘爷爷一人侍候他,他杀了刘爷爷,他自己也活不了。”这时东方妍雪送了饭来。

这几日东方妍雪也不离开方荣旁边,全心照顾他。过了两日,忽听外面一人道:“雪儿,爹爹回来了。”正是东方齐天的声音。

东方妍雪大喜,跑了出去,一会拉了他进来,道:“爹爹,你快救救方哥哥。”

东方齐天把了脉,道:“这病可以治。”

方荣大喜,道:“叔叔,我这是什么内伤啊?”

东方齐天道:“看来你去见过洪义了。”

方荣道:“我不知洪义是谁?”

东方齐天道:“洪义便是伤你之人。”

方荣道:“那疯子?”

东方齐天点点头道:“我帮你治,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方荣忙道:“东方叔叔的事,什么时候我也是要答应的。”

东方齐天道:“你舍得你的内功么?”

方荣道:“叔叔要做什么?”

东方齐天道:“那洪义其实并非故意伤你,其实他是将他全部内功传了给你。”

方荣道:“怪不得我没有死。”

东方齐天道:“不过他内功却极不稳定,以前也没见他如此,想不到十几年未见他内功又大有进展,然却混乱了。本来也对人无害,可惜却又刚好与乾坤宝典的内功相斥,所以要将他传给你的内功化掉。放心,你以前的内功还在的。”

原来当年洪义见自己内功挣不开阵魂笼,而自己的云笈七签又未学得完全,便继续练下去,然因心浮气躁,急于求功,一有难成的便省去不练,于是练成时体内内功也难以控制,时常折磨着他,因此知自己快要死了,其实他也比东方齐天大不了几岁。

方荣放下心来,道:“那疯子邪功我不要,现在害着我难受。”

东方齐天道:“你说他的是邪功便错了。其实这是一门很高深莫测的内功心法,可惜我也至今没再听说过。”

方荣道:“听那人自己说,这是云笈七签。”

东方齐天道:“这可奇怪了。既然你没意见了,我便告诉你化去之法吧。你的乾坤宝典练到哪里了?”

方荣道:“练到第四层了。”

东方齐天道:“第五层便可救你自己了。你只管先修炼第五层。”

方荣道:“不先练第四层也可以么?”

东方齐天笑道:“除了第一层第二层要先练,其余每层本没联系,只是顺着练更好一点罢了。”于是又说些如何专门化解内功解法。

方荣于是在自己房中治伤,两父女不敢打扰,忙都退了出去。方荣照着东方齐天教的方法,将那一股奇怪的真气从百会穴导出,一个多时辰过去,累得满头大汗,又沉沉睡去。

醒来时东方妍雪笑道:“方哥哥,爹爹说你的伤已好了,只是你现在很虚弱,休息两日便好了。”

方荣道:“多谢雪儿照顾了我这么久。”

东方妍雪笑道:“以后雪儿病了,方哥哥也照顾雪儿便是了。先喝了这燕窝吧。爹爹拿了好多补品出来,说要把方哥哥养得肥肥胖胖的。”

方荣笑道:“方哥哥成胖子了,雪儿还喜欢方哥哥么?”

东方妍雪笑道:“雪儿最喜欢小猪猪了。”

方荣心中甚甜,喝下了燕窝。

东方妍雪又道:“方哥哥,爹爹知道你现在会醒来,所以爹爹叫我等你醒来时,跟你一起去草地那里骑马儿。”

方荣一跃而起,道:“这便去。”一点也不像虚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