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五十八回 将死

众人瞧去,是个小药瓶子,暗道:“莫非她要用毒?”

贻元道:“夫人莫非是要用毒?”

叶若玉笑道:“对呀对呀,道长真是聪明。”

唐门中一人道:“你既告诉了我们,你认为还能毒到我们么?”

叶若玉道:“我可没告诉你们,下毒前先告诉别人再要毒到确实难了一些哦?不过呢,你们知道么?这不是毒药,而是解毒药的解药。”

贻元道:“这是何意?”

叶若玉道:“帮你们解毒呀。”

周彩鸾道:“你是说我们已然中毒?”

叶若玉笑道:“谁人调教出来的大姑娘呀,竟如此冰雪聪明。”

众人都是一惊,怪不得刚才有股清香飘过,不过全身反而舒爽也不在意。董杰道:“无耻小人,竟做如此下流之事。”

叶若玉笑道:“无耻不敢当,下流之事是你们在先,我在后。也不害臊,几十个人拦住我们三人,我也是为你们着想,若不如此,要是打起来,死了谁伤了谁便对你们不住了。毕竟大家都是名门正派弟子嘛。”

周彩鸾道:“谁跟你是大家,做如此卑鄙之事敢自称名门正派。”

叶若玉道:“哟,我可不敢跟你们同流合污。还是少说两句吧,毒性发作可就不好了。”

唐门那人道:“哼,你说中毒便中毒?我们不是好好的么?”

叶若玉道:“啊?被你发现了?这药瓶看来吓不到你们,只好扔了?”说完便要往地上扔去,地上全是石头,只一落地上便碎了。

贻元道:“慢着,夫人,你说我们中毒了,可有证据么?”

叶若玉道:“终于有个相信我的了。何需证明,再过得一会你们手中武器应该会落在地上了,不过呢,要先从胸骨开始,然后沿至双手,再至下腹,最后至双足,其实呢,你们不过中了软骨香而已。”叶若玉见他们都不说话,又道:“软骨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死不了人,不过呢,要是不治,只怕骨头全化了,你们一个个全没骨头,成了软骨虫,那滋味一定不好受哦?”刚说一会,有人手中刀剑已然落地。

叶若玉笑道:“那应该放我们过去了吧?”

贻元道:“现在我们要拦你也是不得了。”

叶若玉笑道:“好像是吧?不过我就有点怕万一哪位内功特别特别深厚的,药性全无作用,再打起来可不好了,所以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众人被她气得几欲将她千刀万剐,无奈全身已然渐渐没力。峨嵋派一人道:“便是有一位没事,他师兄弟不还操纵在你手中么?说什么风凉话?”

叶若玉道:“这么说看来你们是答应了?不许反悔哦。”瞧她都有个这么大女儿了,说话却装得如此天真,偏生长得如此好看,男子不免对她又恨又爱又气。

贻元道:“自然反悔不得。”

叶若玉道:“那好吧,我便叫个人跟着我们,等我们走得远了再将解药给他吧。”这时有人已躺在地上,内功深厚一点的只能盘坐在地上。叶若玉走至他们跟前,找了一阵,想起刚才那唐门中人,对他道:“敢问阁下姓什名谁?”

那人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唐制。”

叶若玉道:“那唐大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唐制本来没力,叶若玉一说,脚上便有力了。暗道:“这什么毒了?还能解一半不解一半,解下身不解上身的?”

叶若玉道:“雪儿,方荣,我们走吧。”方荣与东方妍雪忙跟上,四人一起走了。

等两人走出十几里路,叶若玉停下道:“唐大侠,请回吧。”说着将那小药瓶扔在路边草丛中,也不交到唐制手里。

唐制手也突然有力了,见她如此侮辱自己,忽地一掌往叶若玉击去。

叶若玉一笑,道:“你不出手,我还不好意思教训一下你呢。”说完也是一掌击去,虽是反攻,却是后发制人,那唐制本来体力才恢复,功力却是不能马上恢复的,一掌被叶若玉击出几丈外。叶若玉道:“要不是有人等着你去救,你这斯,我早把你给杀了。”说完上前又是几掌,掌掌击在面部。力度恰到好处,那唐制面目全非,左肿一块,右青一块,乍是好看。

叶若玉见了不免好笑,道:“今便饶你不死!再敢对我无礼,叫你生不得死不得。”

唐制也甚是有骨气,也不叫也不求饶,直到叶若玉停下也不哼一声。

叶若玉见他如此也觉可怜了,道:“快滚吧!”

唐制拾起药瓶,道:“以后小心些!”

叶若玉笑道:“是是是,多谢提醒。”

方荣笑道:“原来叶伯母也是个喜欢教训人的人啊。”

东方妍雪道:“娘亲也是个恶人。”

叶若玉笑道:“他是恶人嘛,我若不教训这种人,他以后会欺负更多的好人。”

东方妍雪道:“嗯,他欺负方哥哥就是不好。”

方荣道:“原来对付人用毒便成了,早知我问毒王要些毒来自保了。”

叶若玉道:“毒王,毒王也被你见到了?他是怎么一个人啊?”

方荣道:“我也不知道了,不过觉得他好老了。”

叶若玉道:“你不知是你小子运气好还是他们故意来见你的,什么人都能让你见了。我想你也不枉此生了。”

方荣道:“现在有了叶伯母,我们也不用再打打杀杀了。”

叶若玉道:“只我一人是万万不行的。我们用毒,他们不能用?我在明,敌在暗,吃亏的是我们。现在想想,客栈是住不得了,最多也只能住一个晚上,我们便带着雪儿游山玩水吧,过得差不多一个月时再回这里来。”

方荣喜道:“这样才好,雪儿,你觉得如何?”

东方妍雪道:“好啊,方哥哥一定去过好多好玩的地方,方哥哥带雪儿去。”

叶若玉道:“你方哥哥能带你到什么地方去,这里全由我作主。”

东方妍雪道:“娘也去过很多地方的么?”

叶若玉道:“难道跟你一般么?”

东方妍雪道:“哦,那我这回后也算去过很多地方了?娘,那我们从哪里开始游起呢?”

叶若玉道:“我们总不能回头去,所以还是往前走。走到哪游到哪。贵阳有黔灵山、甲秀楼、文昌阁、扶峰山,游览完它们也差不多了。”

方荣道:“这些地方我也没去呢。”

叶若玉道:“你逃命还来不及呢。”

至从叶若玉在那客栈中给了那帮人一个下马威,又将贻元那帮人毒倒后,一时他们还不知方荣三人踪影了,只知方荣三人是往西南方向而去。因此方荣与东方妍雪游玩了几处景胜,却也无人打扰。

到得第十日时,三人正爬上山至半山腰,方荣身上毒性突然加重起来,吐的黑血也比原来多,吓得东方妍雪只不停的哭,连叶若玉也被吓到了,问道:“方荣,这十一夺命丹是怎么回事?”

方荣忙道:“这毒并非是让我内力使不出来,而是不让我使出来,也就是说,我非要使的话也是可以的,但只要一使用内功,那毒性便扩散,侵蚀我的五脏六腑,使五脏六腑腐烂。”

叶若玉道:“那么说你不停地吐血便是五脏六腑腐烂迹象?”

方荣真怕她拉了东方妍雪走不管自己了,但又觉得不能为了自己想得到东方妍雪而害了东方妍雪一生,道:“可能吧。”

叶若玉惊道:“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不是见过毒王么?他当时没瞧出你中毒了?”

方荣忙道:“他当时瞧出来了,他还帮我止住五脏六腑继续腐烂,不过说这付解药极难配,不能给我完全解毒。这次是又使出了内功,才会又这样的。都是昆仑七子害的。”

东方妍雪道:“方哥哥,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方荣笑道:“怎么会有事呢?师母马上便会拿解药来了。”

这几日方荣也吐得频繁了,五脏六腑也痛起来,东方妍雪每天不敢好好睡一觉,只守在方荣身边。方荣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忍东方妍雪伤心,想要离开却是已走不了了。东方妍雪更是每天以泪洗面。

这日,客栈中突地来了许多武林中人,都得知方荣行踪又得知方荣将死忙来碰最后的运气。还好都被叶若玉拦在了门外。于是他们三五成群地在客栈外住了下来,只等有人首先对方荣发难。

这日,又有五人来到客栈,正是司马行空、花语婕、东方超天、程灵兮与王湄。叶若玉不认得他们,也不让进。花语婕道:“伯母,我是方大哥结拜妹妹花语婕,你让我们进去瞧瞧方大哥吧。”

叶若玉道:“你便是花语婕?好吧,你们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花语婕忽地哭道:“你胡说八道,方大哥才不会死呢。”

叶若玉也是在伤心,却也没必要追究她的无礼了。王湄道:“方师哥好好一个人怎么会死呢?”

叶若玉道:“你又是谁,也是方荣的妹妹?”

王湄道:“是啊,难道姥姥的毒性这么快便发作了么?还没到一个月呢。”

叶若玉道:“你姥姥是谁?你姥姥可是魔王?”王

湄道:“是啊。”

叶若玉忽地一耳光过去,打在了王湄脸上,王湄捂住脸哭道:“我没有害方师哥,我真的没有。伯母你要相信我。”

叶若玉道:“你姥姥在哪,快去找她来。”

王湄道:“我也不知道了。”

叶若玉道:“难道你们没联络方法?”

王湄道:“没有,我要是玩得腻了可以自己回去。”

花语婕拉了王湄道:“我们快去瞧瞧方大哥。”说完跑了进去。

正见东方妍雪守在方荣旁边落泪。花语婕见了东方妍雪男儿打扮模样道:“姐姐,你便是方哥哥未婚妻子么?”

东方妍雪瞧了她,道:“可是,方哥哥马上便是死了。怎么办才好?”

花语婕本来也是要人安慰的,现在她反而安慰东方妍雪道:“姐姐,方哥哥不会有事的,你不知道么?方哥哥福大命大,绝不会有事的。”

方荣忽然睁开眼来,道:“花妹妹,王师妹,你们怎么来了?”

花语婕落泪道:“我知道你在这便来了。方哥哥,你说你不会有事的,快说,你说你不会有事的!你快说呀?”

方荣笑道:“这次不行了,我可没找到解救之法,上次其实是我已知解救之法才敢说的。这次却不同了。”

花语婕哭得更大声了,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方荣道:“花妹妹,我临死之前能瞧瞧你真正的面目么?”

花语婕心下一惊,随即道:“你不会死的,你等着,我去把它摘下来。”说完转身走至镜子前,东方妍雪只见她双手在她脸上弄了一阵,竟撕下一层皮来,又在镜子前梳理了一阵,又自己瞧了一阵,才缓缓转过身子,走至方荣面前,道:“方哥哥,你瞧见了么?”

东方妍雪与王湄也不惊为她的美貌所惊呆了。丝毫不亚于东方妍雪,只能说各有千秋。

只听方荣道:“花语婕,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你长得真漂亮。”

花语婕却明明见他瞧也未瞧自己一眼,眼睛只呆呆瞧着天花,惊道:“方哥哥,你怎么了?”

方荣笑道:“没什么,我只是瞧见你太好看了,惊得呆了。”

花语婕用手轻轻在方荣眼前晃了几晃,却见他眼连眨也未眨一下,眼珠子连转也未转一下,东方妍雪与花语婕同时哭道:“方哥哥,你眼睛怎么了?”

方荣道:“我眼睛好好的呢。”

花语婕上前抱住王湄,道:“湄儿,快救你方师哥,快救救你方师哥。”

王湄更是不知所措,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方荣道:“你们别哭了,人各有命,让我方荣能认识你们真是方荣莫大的福气。程灵兮也来了吧,你叫他进来,我有话跟他说。”

王湄跑去叫了程灵兮进来。程灵兮见了花语婕,暗道:“这一定是方大哥未婚妻子了,真漂亮。”可是却不见了花语婕,道:“湄儿,花姐姐呢?”

花语婕道:“我便是花姐姐了。”

程灵兮惊道:“原来花姐姐这么漂亮。”

方荣道:“五弟,你来了?这几日我躺在**想了许多人,同时也想起了你们,特别是你跟三妹,我本来是易容的行家,不过还被你二人骗了,别人几次三番提示我,你二人本来不是这模样的,但我一直不在意,而且你们的一举一动也显示了你们本来不是这模样,这几日闲来无聊,想到了这些事,你们既然又来了,所以我想在临死前瞧瞧你们的真正面目。五弟,可以么?”

程灵兮哭道:“你不会死的,你还说过要与我比武呢。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花语婕道:“程妹妹,我陪你去换装吧。”两人走进了换衣房。过了只一会儿,只听花语婕道:“方哥哥,程妹妹化好装了,你说花妹妹漂亮么?”

东方妍雪与王湄瞧去,程灵兮哪里换了,还是原来模样,不过进去又出来罢了。方荣心中明白,道:“原来程妹妹也是如此好看。原来我的三个妹妹都是世上最漂亮之人。”忽见方荣落下泪来,接道:“都怪我没福气,我只道我方荣会是世上最幸福之人,以为可以娶雪儿为妻。想不到上天是公平的,他认为我得到的最多,也让我早早地离开人世。”

东方妍雪抱住方荣,哭道:“方哥哥,你不要这样,雪儿是你的娘子,永远是你的娘子。雪儿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方荣只觉东方妍雪抱住自己,好像自己已至天堂,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只想永远这么下去。忽地口中一咸,又吐出一口黑血。东方妍雪大惊,忙帮他抹干净了。方荣又道:“你们也叫二弟,四弟进来吧。”

当二人进来时,瞧了房内之人,明白了几分,司马行空瞧了方荣道:“方大哥,你放心,你会没事的,我已瞧见魔王往这走来了。”

四女同声道:“真的么?”

司马行空使了个眼色道:“当然是真的。”四女马上由天堂摔到地狱。

方荣道:“二弟、四弟,你们怎么不说话的?”

司马行空道:“大哥,刚才我的话你没听到?”

只听方荣道:“喂,我虽快要死了,但你们也要陪我说说话啊,太不兄弟了吧?”

众人明白,他现在不仅眼瞎了,耳也聋了,只不知什么时候会连口也说不出话来,到最后连鼻子也喷不出气来,四女想到这些,互相抱着哭起来。

东方妍雪上前握住方荣手道:“方哥哥,雪儿不会离开你的。雪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司马行空与东方超天上前大声道:“方大哥,你师母马上便来了。”

方荣道:“你们终于说话了,原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暗道:“我都成这样了,她来了也已晚了。”又道:“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王湄道:“方师哥又想骗我们,这次湄儿不会上当了的,无论你怎么骂,湄儿都不会上当了的。”

方荣道:“算了,反正我也听不到你们说话了,也瞧不见你们模样了,你们在不在都没关系了。”方荣忽地握住东方妍雪手道:“雪儿,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老天才如此惩罚我,但我马上要死了,你不要离开我好么?”

东方妍雪凑近方荣耳朵道:“方哥哥,你放心,你不会死的,雪儿也不会离开你的。”

方荣喜极而悲道:“我就知道雪儿是很好很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