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六十五回 重合

司马飞燕虽然伤心,但走出了客房还是又返了回来,瞧着方荣要干什么。只见方荣摸着坐在**,见他落下泪来,自己也不禁落下泪来。过得一阵,方荣叫来小二结账,牵了马往北行去。司马飞燕渐渐跟在他后面,因为方荣瞧不见,自然也不敢奔马,司马飞燕虽是徒行,却也跟得上。

司马飞燕总瞧他跟马说话,而那马总听他话,叫它做什么便做什么,暗道:“怪不得不要我了呢,原来有这么好的马儿,可是马儿又不能陪你说说话,燕儿不比它更好么?”方荣缓行了三日却是安然无恙。

这日到了一处荒山野岭,司马飞燕瞧着迎面走来五女,五人衣色红黄蓝绿紫各不相同,瞧见了方荣都各握武器戒备。司马飞燕大惊,从暗处冲出来,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绿衣女子道:“你瞧我这打扮像何门何派。”

司马飞燕道:“你们是拜月神教之人?那你们是不是五大护法?”

那绿衣女子笑道:“算你有见识。”又见方荣竟不停下了,见了五女也罔若不闻,直到五女跟前,那马才停了下来。

方荣道:“马儿,怎么不走了?是不是前面有人挡住了?”那马点点头。方荣道:“谁人敢拦我的路?”

五女想不到方荣竟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心中暗怒却不敢动手,红衣女子道:“今日我们不为难你,你只需说出那花语婕贱人在哪便行了。”

司马飞燕道:“什么花语婕的,方哥哥一直一个人在一起。”

方荣道:“你们还不让开么?休怪我不客气了!马儿,我们走。”

五女拦住,马哪里敢走。那绿衣女子道:“不说出来,休想走。”

司马飞燕道:“他哪里知道什么花语婕不花语婕的,他们分开有四五个月啦。”

绿衣女子笑道:“这位小姑娘不会是方荣妻子东方妍雪吧?可是姐姐瞧你怎么也比不上花语婕那贱人呀,方荣为什么不喜欢她却喜欢你?”

司马飞燕一阵伤心,想不到方荣心里不仅有东方妍雪,还有个花语婕,心中偏偏没有自己,大怒道:“你们胡说什么?”说完欺上前去一掌往那绿衣女子面击去。

那绿衣女子武功本不比司马飞燕差,又有五女一起,司马飞燕还未欺到,绿衣女子一掌反而先击在了司马飞燕身上。

司马飞燕往后便撞去,正撞上方荣胸前,方荣一把擒住,点了她穴道,道:“想偷袭我,你还早了点。”

司马飞燕道:“方哥哥,我是燕儿呀。”

方荣笑道:“原来又是个女子。”在司马飞燕身上摸了几摸,怒道:“燕儿,你怎么又跟来了?开始我便怀疑是你了。你为什么又跟来了?”忙解了她穴道。

司马飞燕忙写道“有人要杀你”。

方荣道:“谁?”

司马飞燕写道“拜月神教”。

方荣道:“哼,被花妹妹杀了教主,现在还想找我报仇么?告诉你们,我把你们整个邪教都拔了。”

那红衣女子道:“方荣,你看不见了?听不见了?”

司马飞燕忙道:“谁说的,方哥哥是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红衣女子见方荣果然没反应,笑道:“原来我们的方大侠成废人了。”

方荣道:“燕儿,你认识他们么?”

司马飞燕心中一甜,写道“她们是拜月教五大护法”。

方荣笑道:“我连你爷爷的义贤七杀手都不怕了,还会怕区区拜月教的五护法?当初我都没来得及使绝招,这五个女子便逃之夭夭了,现在还敢来嚣张?”

那红衣女子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你不过是个废人罢了,我们要杀你不容易?”

司马飞燕写道“他们骂你废人”。

方荣大怒,道:“有本事你们便来试试。”

红衣女子也无十分把握,道:“杀你也就罢了,你只需说出花语婕所在,我便饶你们两个不死。”

方荣经由司马飞燕转言,道:“我花妹妹武功比我还厉害,我劝你们还是该去哪去哪,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她既然连你们教主也杀得了,杀你们不是易如反掌?”

红衣女子道:“你不说,我便对你怀中的姑娘不客气了!”

司马飞燕心中虽高兴,脸上却羞得通红,却又是不愿离开的,写道“她说你不说要杀了燕儿”。

方荣笑道:“你们知道她是谁么?她可是义贤庄的人。”

那五人是知道有个司马飞燕喜欢方荣的,经他一说,看来眼前之人便是司马尸孙女了,心中不免一惊,却道:“你说是便是了?就算是了,这荒山野岭的,杀个把人谁人知道了?这里狼虎挺多的,过不了一天,只怕已尸骨无存了吧。”

司马飞燕道:“你有本事杀得了我,有本事杀得了方哥哥么?”

红衣女子道:“都说他成废人了,杀他只怕比你还容易吧。”

司马飞燕写道“她们比我们厉害怎么办”。

方荣道:“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她们的存在、她们的方位、她们的内力、她们的动作,我也不知为什么,以前也没有过,不过现在感觉到了,真是奇怪的感觉。”

司马飞燕写道“燕儿不知方哥哥说什么”。

方荣道:“意思便是说我能对付他们。现在我比眼睛耳朵好时还能感觉到她们。”

司马飞燕写道“真的么”。

方荣道:“当然是真的,现在才明白那秘笈的厉害。”说着将司马飞燕放下,自己也下了马,一个一个指着五人道:“我指得可对么?”

五人暗惊,道:“原来方大侠是装疯卖傻呀?”

方荣道:“你们还不快滚,要我动手么?”

那绿衣女子首先冲上前来,一剑刺去,方荣只觉一股劲风往自己面门袭来,接着又一股劲风往自己胸前袭来,正是黄衣女子三把飞刀袭来。方荣手一伸,正握住那绿衣女子手腕一拉,三把飞刀全插在她背上。四女大惊,齐冲上来救姐妹,方荣一推,将绿衣女子给了她们。四女忙上前瞧她伤势。

方荣道:“她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若我多拉得一点,至少有一把飞刀插在你们移筋错脉后的死穴上,那她必死无疑了。”

司马飞燕大喜,道:“瞧见了吧,你们得罪谁不好,敢得罪我们。快走吧,要是方哥哥怒起来,你们非死不可,你们要找找那花语婕去,管方哥哥什么事了?”

方荣道:“你们还要试试我的武功么?”

五女想不到几个月不见,他武功又进步如斯,不禁将之骂作怪物,不过还是真感激他的不杀之恩,宝刀也不敢提了,忙扶了那绿衣女子离去。

司马飞燕跑上前去,抱住方荣道:“方哥哥,她们被你吓跑啦。”

方荣道:“你不要随便接近我,若不是我知道你的内力,不然你一靠近我非像那次一样,一掌将你打死去。她们走了么?”

司马飞燕忙写道“她们走了”。

方荣一把推开她,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司马飞燕想不到他变得这么快,哭道:“燕儿不能没有方哥哥。”

方荣道:“你若再跟来,我把你杀了。”

司马飞燕跑上前去,抓住他手写道“死也不离开你”。

方荣又怒又气,但总不能真杀了她,道:“好吧,一路上有恶人还需你挡着,有人跟我说话还需你告诉我。”

司马飞燕大喜,写道“方哥哥真好燕儿会照顾好方哥哥的”。

方荣道:“我听不到你说话,你会闷的。”

司马飞燕写道:“不会的燕儿可在方哥哥手心写字很好玩呢”。

方荣道:“那我们走吧。”

司马飞燕写道“我们要去哪”。

方荣道:“你有要去的地方么?我本来是让马儿带我去哪便去哪的。”

司马飞燕写道“这马真好我们去四川吧”。

方荣道:“去四川干什么?”

司马飞燕写道“我哥哥去四川了我想找他”。

方荣笑道:“真的么?燕儿,你知道么?我跟你哥哥也是结义兄弟呢。”

司马飞燕心下一酸,道:“我明白,你还跟花语婕是结义兄妹呢。”写道“我全都知道”。

方荣道:“说起来真是好笑,想不到你们两兄妹与我这么投缘,偏生我与你家是有仇的。”

司马飞燕忙写道“燕儿是站在方哥哥一边的”。

方荣道:“我知道,你们两兄妹都是好人,不然我也不会与你们结义了。不说了,说了也累,我们这便去四川。”

一向方荣为了讨好女子,殷勤照顾她们,现在换成司马飞燕殷勤照顾方荣了,方荣也渐渐发现有人照顾的好处,每每对司马飞燕大加赞赏。司马飞燕更是甜蜜蜜的。

一路相安无事,不日到了四川重庆府,入了一间客栈。方荣道:“燕儿,你能告诉我四川有哪些门派么?”

司马飞燕写道“峨嵋青城唐门长乐帮”。

方荣道:“那邪派呢?”

司马飞燕写道“在我眼里他们就是邪派”。过了一会又写道“都江帮乐山派黄龙寨排教多得是”。

方荣道:“我只是想知道到这里了可能有什么帮派要杀我。”

司马飞燕忙写道“有燕儿在没人敢杀你”。

方荣笑道:“你又不是花语婕妹妹,敢说这种大话?哪次不是我救你的?”

司马飞燕放开方荣手来擦自己眼泪。

方荣道:“怎么不说话了?方哥哥跟你开玩笑呢,一路上那些强盗哪次不是你赶走的?”

司马飞燕写道“你是不是很喜欢花语婕”。

方荣道:“你问的什么话?我谁也不喜欢。”

司马飞燕写道“那你连东方妍雪也不喜欢么”。

方荣怒道:“小孩子懂什么?不要问了。”说完甩开她手不要她说话了。司马飞燕听了此言,扑在桌子上大哭起来。方荣是听不到的,只顾着自己吃饭。

这时忽听一人道:“燕儿,是谁欺负你了?”

司马飞燕听了此言,心中大惊,道:“你……白?,你怎么来了?”

只见说话之人二十岁年纪,手中握着一把纸扇,一付风流倜傥模样。白?道:“我是来寻我的未过门的妻儿来了。你可知,我一路从贵州追到这里来的辛苦?”

司马飞燕气道:“谁是你未过门的妻儿了?”

白?道:“这是你爹爹跟我爹爹都答应了的,燕儿,我有什么不好啊?”

白?也瞧见了方荣,道:“燕儿,你可不要告诉我,他便是方荣。”

司马飞燕忙道:“不是,他不是。”

白?在司马飞燕面前坐下了。方荣道:“燕儿,是不是来人了?”

白?忽地一扇往方荣面门扇去,道:“燕儿是你乱叫的么?”

方荣往后避过,道:“来了一个高手啊,燕儿,你知道他是谁么?”

司马飞燕忙写道“大恶人”。

白?全瞧在眼里,想不到两人如此亲热,看来此人定是方荣无疑了,不过却也不敢放肆了,眼见司马飞燕骂自己大恶人,道:“不错,我正是人人闻之丧胆的白面书生白?,我爹正是朝野王白铭。”

司马飞燕道:“说这么多只当没听见。”

白?见方荣果然没一丝反应,暗道:“除了方荣如此还能有谁如此?”道:“燕儿,他有什么好?”

司马飞燕道:“他千不好万不好,可我偏偏喜欢他!怎么样?”

白?道:“他有的我都有,他没有的我也有,而且,我们是正式定了婚的。你这么说可是天理不容啊。”

方荣道:“燕儿,你跟他说了什么?”

司马飞燕写道“没什么好说的”。

方荣道:“哼,说起大恶人,配得上这称号的也只有你爷爷尸王了,他配这三个字么?”

司马飞燕写道“那就叫小恶人吧”。

白?道:“燕儿,他是不是眼睛瞎了、耳朵听不见了?”

司马飞燕忙道:“即便这样他也不怕你。”

白?喜道:“是这样么?”说完折扇往方荣胸前点去。

方荣一把握住白?手腕道:“我平生杀人无数,多杀你一个不会算多的。”说完将他推开。

白?想不到他武功高到这种程度,怪不得群雄都奈何不了他。

司马飞燕怒道:“白?,你想怎么样?”

白?道:“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死。”

司马飞燕笑道:“刚才你也领教过了,你杀得了他么?”

白?道:“谁说我非要武功杀了他?”说完折扇机括一开,一股烟雾喷向方荣。毒气还未至方荣鼻孔,却见方荣捂住了鼻子道:“好难闻的一股味。”

司马飞燕忙写道“毒没事吧”。

方荣怒道:“卑鄙小人。不要逼我杀人。”

白?暗道:“这厮是在装疯卖傻么?我这穿肠散明明是香的,怎么是臭的呢?”道:“燕儿,你跟不跟我回去?不回去的话他便只有死。”

司马飞燕怒道:“快拿解药来。”

白?道:“你跟我回去成婚,我便给解药给他。”

司马飞燕一掌往白?击去,白?提扇一格,道:“燕儿,你我一点情意也没有么?”

司马飞燕又一掌击去,道:“我巴不得你死。”

白?不舍伤她,只得边打边退。

方荣道:“燕儿,你跟他打起来了么?你不是他对手。”

果然,白?将至门口,忽地折扇一开,左手指从下一点,点了司马飞燕麻穴,抱了她往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