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六十七回 针锋

泰山派一人道:“你们连一点面子也不给么?”

司马飞燕道:“为什么要给你们面子呀?”

泰山派那人道:“妖女,你不要给你脸不要脸,你便是求着进我们泰山,我们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司马飞燕大怒,道:“你说什么?”泪竟不知不觉落了下来。

泰山派那人道:“也不知你用什么媚术迷惑方少侠的。方少侠怎么会跟你这妖女在一起呢?”

司马飞燕哭道:“我不是妖女,你们不要骂我。”

方荣道:“燕儿,怎么了?”

司马飞燕道:“他们骂我,骂我妖女,方哥哥,你知道燕儿不是的。”

方荣怒道:“你们这帮伪君子,你们看人太简单了吧?难道正派便不会出现败类么?邪门中人便不会出现好人么?哼,凭这一点,你们也不配请我。更何况你们是心怀不轨的好意。”

峨嵋一人道:“看来方少侠又堕落了。方少侠可不要让我们向以前那样对你产生误会。”

方荣道:“哼,不管我做什么,都会让你们找到借口来夺我刀的。我才不管你们说的那一套呢,我就是要跟司马飞燕在一起,怎么样?”

峨嵋那人道:“方少侠,你为何要执迷不悟呢,难道你要让我们在众人面前说你勾结义贤庄,要对武林图谋不轨么?”

方荣哈哈大笑,道:“你便是不说,他们也会来找我的,这应该不用你来传达给他们了吧,让他们每人找出我一条非死不可的罪状岂不更加好玩?”

泰山派那人道:“看来现在的方荣已非从前的方荣,看来他要成为第二个司马尸了。”

司马飞燕道:“方哥哥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为什么非要陷害他呀?你们怎么比爷爷还坏呀?”

泰山派那人道:“哼,他全都是你害的。”

司马飞燕道:“方哥哥,我们走,不要理他们了。”

方荣道:“嗯,我本来便懒得理他们。”

那十三人同时拔出剑来,道:“休想走?”

方荣道:“我又怎么样了?”

峨嵋派一人道:“以除后患,不让你危祸武林。”

方荣道:“想动手便动手,何必捞么多借口?你们知不知道,以前你们便非我对手,现在你们更非我对手。”

司马飞燕道:“不错,刚才那白面书生白?带了十大高手来,被我方哥哥三下两下便解决了,他们连反抗之力都没有。那白?也一起死啦。”

众人大惊,想不到方荣连朝野王之子也敢杀。而且被她说得这么轻松。泰山派那人道:“白?真的被你们杀了?”

方荣道:“不错,那种武功也敢来跟我要宝刀。”

泰山派那人道:“果然英雄出少年。”

正在此时,又见一队队人马从两边走了过来。司马飞燕忙道:“方哥哥,像上次那样,我们被包围了,不过这次是正派之人。”

方荣道:“不如我一个人跑了,你留下来吧,他们不敢杀你的。”

司马飞燕忙抓住方荣手道:“你说过不会丢下燕儿不管的。”

方荣道:“我说的是暂时,等过后我会找你的。”

司马飞燕抓得更紧了,道:“不。”

方荣道:“那我们只好在这一起死了。”

司马飞燕道:“燕儿不怕。”

一人道:“方少侠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司马飞燕道:“他是青城派掌门王成。他说你远道而来,有失远迎。”

又对刚来的人道:“你们要跟方哥哥说话,要用内力说,不然方哥哥听不到。”

方荣道:“欢迎有这样欢迎的么?”

王成道:“方少侠,你怎么了?你耳朵听不到了么?眼睛也看不到了么?”众人本来还不注意,经王成一提,才发现方荣眼睛果然空洞洞的没一丝光彩。

泰山派那人道:“你们有所不知,方荣与这妖女勾结一起,即将为害武林。”

司马飞燕怒道:“你胡说八道。我做过什么坏事了?”

王成道:“老夫仔细一瞧,这不正是司马姑娘么?方少侠,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啊?”

方荣道:“废话少说,要想夺我刀也不用找借口了,何必那么麻烦?”

泰山派那人道:“果然执迷不悟了。”

王成道:“方少侠,你果然要如此么?”

方荣道:“我什么要如此?我对得起天对得起地便行了。不需要你们来跟我说我对我错。”

王成道:“方少侠不觉得你会变成今日这般是否是报应么?”

方荣道:“什么报应不报应,你们追杀我这么久,我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么?”

王成道:“那你如何眼耳都不正常了?”

方荣笑道:“这是我新练的武功。你瞧,我不是听得到你们说话,看得到你们么?”然后指着王成道:“你说是不是你?”

王成也想不到这是什么武功,既然耳聋了却又能听音辩位?道:“不错,可不知方少侠练的什么武功?”

方荣道:“你们的是正派武功,不用说我的当然是邪派武功了。”

王成道:“方少侠何必与我们针锋相对呢,我们以前的不都是误会,已经冰释前嫌了么?”

方荣道:“我倒想啊,可是你们放过我了么?不然为什么拦住我不让我走?”

司马飞燕道:“你们比恶人更可恶。”

王成道:“方少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们特来相迎,怎么成相阻了呢?”

方荣道:“那我可真是荣幸之至了,这么多人来迎接我。”

王成道:“有什么不好么?”

方荣道:“很好很好,不过吓得我不敢去了。”司马飞燕暗暗好笑。

忽听一人道:“方大哥,燕儿,你们怎么在这里?”

司马飞燕一听,喜道:“哥,燕儿终于找到你啦。”来人正是司马行空,司马飞燕寻着说话方向望去,正见着司马行空与一美貌女子挤上前来,不禁暗道:“哥找的娘子真漂亮。”

司马行空道:“燕儿,你找到方大哥的?”

司马飞燕道:“是呀,可是他们欺负方哥哥。”笑着瞧着那女子道:“嫂子。”

其实此人正是花语婕,听了此言,脸上一红,道:“妹妹误会了。”又对方荣道:“方哥哥,原来你也来四川啦,是来找我的么?”

司马飞燕心下一酸,道:“姐姐是花语婕姐姐么?”

花语婕道:“嗯。方哥哥,你怎么不理我了?”

方荣道:“燕儿,怎么有人靠近我们了,是谁?”

司马飞燕道:“是哥哥与花姐姐。”

方荣喜道:“是司马行空与花语婕妹妹么?”

花语婕听了泪也流了下来,道:“方哥哥,你的眼睛还没好么?耳朵还没好么?”

司马飞燕道:“我们说话需用内力,方哥哥才能听得见。”

花语婕道:“方哥哥,我来啦。”

方荣喜道:“有花妹妹与司马贤弟,我们谁也不用怕了。”

花语婕道:“你怎么一个人来啦?”

方荣道:“不是有燕儿么?”

司马飞燕喜道:“一路上都是燕儿照顾方哥哥的。”

花语婕道:“东方姐姐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呀?”

方荣心中一阵伤心,却道:“我学成出山,是来扬名立万的。”

花语婕道:“方哥哥,你是来找我的么?”

方荣笑道:“那是当然,不然我来四川干什么?”

司马飞燕道:“不是的,方哥哥是陪我来找哥哥的。”

花语婕暗道:“放心,方哥哥不会喜欢你,也不会喜欢我。”道:“燕儿,方哥哥对你真好哦?”

司马飞燕道:“当然啦。方哥哥说他一辈子不会离开我。”

花语婕明显发现她说这话底气不足,而且还不敢用内力说,道:“难道燕儿要与方哥哥过一辈子?”

司马行空道:“燕儿,不要胡说八道了,也不怕人笑话。”

司马飞燕道:“我就是要,怎么样?”

花语婕笑道:“妹妹跟我赌什么气呀?”

司马飞燕脸上一红,道:“谁跟你赌气了,没必要,方哥哥可不喜欢你。”

司马行空怒道:“不要说了,现在什么时候?”

司马飞燕道:“哥,你不帮燕儿?”

花语婕道:“我们走,谁拦我们便杀谁,看谁敢拦我们。”

方荣笑道:“还是花妹妹说的话有魄力。也只有花妹妹敢说了。”

正在这时,一大堆官兵冲了过来,将这帮人一起围住了。领头一人道:“这里谁是方荣?”

司马飞燕忙道:“这里没有叫方荣的。”

王成道:“方荣怎么了?”

那领头的道:“他杀害朝廷命官白?白大人,罪该万死。”

王成道:“白?可是江湖人称的白面书生?”

那人道:“不错,只要你们交出方荣,本官也不为难你们,不然你们与他同罪。”

王成道:“白?只怕是罪有应得吧。”

那人大怒,道:“大胆刁民,看来你便是方荣了,将他带走。”

几官兵冲上前来,王成手一推,将那几人手中枪推到一边,道:“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王名成,乃青城派掌门。”

那领头也有些紧张,道:“王掌门怎么到这里来啦?谁是方荣还请指点一二。”

王成道:“我们岂非他对手,你们能擒住他么?那便是他了,不过我劝你先带上高手来再擒人。”

那人道:“哼,难道他敢与朝廷作对么?给我上。”

司马行空上前道:“有我在此,你们谁敢乱来。快给我撤兵。”

领头那人道:“你算什么东西?”

司马行空手举一牌道:“瞧清楚这是什么了么?”

那人仔细一瞧,只见金牌上面刻着杀无赦令四字。一吓瘫倒在地,道:“大人饶命,我们这就撤兵。”忙急急带人离去了。

方荣道:“刚才是有一队官兵来了么?”

司马飞燕道:“是呀,不过给哥哥吓跑啦。”

方荣道:“你们为什么趁乱逃走?”

司马飞燕道:“燕儿不离开方哥哥。”

方荣道:“我是说我们可以趁乱逃走的。”

花语婕道:“怕什么,难道他们能杀了我们不成?”

方荣道:“我们本来是来找你们的,现在找到了,我们去哪里呢?”

花语婕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没离开四川么?因为我在找一个人。而且我已经找到啦。我带你们去见他。”

方荣道:“那我们走吧。花妹妹找的人一样不平凡的了。”

花语婕道:“是呀,是师父让我找的。”

方荣笑道:“不会是未来相公吧。”

花语婕道:“你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嘴。”方荣忙住口。

司马飞燕道:“花姐姐真凶。”

花语婕笑道:“妹妹好像很恨姐姐哦?”

司马飞燕别过脸去,道:“哼,才没恨你呢。”

司马行空与花语婕走在前面,前面之人不敢拦,纷纷让出路来。四人走出人群,花语婕道:“你们谁跟来,我们照杀不勿。”

王成道:“既然方少侠不愿到敝派去作客,那也只好作罢了。”

四人才走几步,又有几人围了上来,司马飞燕叫道:“又是你们?”来人正是拜月神教、冥灵教、五毒教各护法。

花语婕二话不说,提剑刺了上去。一个回合,其中五人已倒下。花语婕又迅速回来,道:“大街之上,我不愿吓着小孩,你们还是走吧。”

那几人一上前便被杀了五人,惊讶于她的剑法,红衣女子道:“这次便是我死了,也要抓你回去千刀万剐。”说完提掌攻来,花语婕长剑一挑,剑尖从红衣女子掌心刺过,剑尖还往红衣女子眉心刺去,其余女子忙上前相救,花语婕才不再上前抽剑退开。

那红衣女子忙点了几处穴,才止疼止血。五女怒视着花语婕。花语婕道:“你们不信我的话,非要来送死,我有什么办法?”

那些正派之人也围了上来,都说要杀三教之人,却是谁也没动手。三教之人也不敢太嚣张,忙转身离去。众人都是方荣、司马行空、花语婕厉害的,便是以前不知道花语婕厉害之人,现在也瞧见了她惊人的剑术,虽是有这么多人围住,却是谁也不敢动手的,只有来此当作看热闹。

花语婕道:“你们谁也要见识见识么?”众人忙退开几步。花语婕轻轻一笑,道:“方哥哥,我们走。”

走过一条街,没见他们跟来,花语婕道:“方哥哥,你怎么知道我还在四川的呀?”

司马飞燕道:“才不知你在四川呢,我们是来找我哥哥的。”

方荣道:“燕儿说得对,其实我也不知你在哪里,我是不知去哪里,陪着燕儿来找二弟的。”

司马飞燕望花语婕撇嘴笑道:“方哥哥待我可好了。”

方荣道:“二弟,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司马行空道:“其实你一路来四川这里人都知道了,我们一路找来,又遇见有人说你在这里要来见你,所以我们也就来了。”

方荣道:“我也没遇到谁,他们怎么就知道我的行踪了呢。”

花语婕道:“你与燕儿妹妹在一起,人家不想知道都难。”

司马飞燕气道:“你不要乱说,我可没跟方哥哥捣乱。”

花语婕笑道:“那是当然。”

方荣道:“其实我也想着你们呢。”

司马行空道:“你想着我们是假,想着某人才是真吧。”

方荣笑道:“对啊,我最想的便是与我同甘共苦、出生入死过的花妹妹了。”

花语婕道:“谁要你想了,你想你的雪儿吧。”

方荣苦笑道:“想你也是不得的么?那我以后不敢想了。”

司马飞燕道:“花妹妹那么凶,想她要做恶梦的。”

司马行空道:“燕儿,你怎么总跟花姐姐作对,她哪里得罪你了?”

司马飞燕道:“她本来便这样,她不仅对方哥哥凶,也对燕儿凶。”

司马行空道:“你也瞧见花姐姐厉害了,小心她真凶起来把你一剑刺个透明窟窿。”

司马飞燕道:“哥哥不帮燕儿么?方哥哥一定会帮燕儿的。燕儿才不怕她呢。”

花语婕笑道:“是呀,燕儿又有亲哥哥帮着,又有方哥哥帮着,我哪里打得过你们三人哦。”

司马飞燕道:“知道便好。花姐姐,我知道方哥哥对你比对燕儿好,你便让着点燕儿,好不好?”

花语婕倒是脸上一红,道:“方哥哥待我好过么?再说,我可不是燕儿,我不需要他待我好。”

司马飞燕道:“燕儿知道,你比燕儿漂亮,方哥哥当然喜欢你啦,你虽不需要方哥哥待你好,可是方哥哥却要对你好呀。以后燕儿也听花姐姐的话。”

她们不敢用内力让方荣听见,方荣自然一句也听不到。司马行空听得直比自己说了这些话还羞,道:“燕儿,不要丢人现眼了。你跑出来也罢了,要是让白家的人听到看到了瞧你怎么办,让爹爹脸往哪搁?”

司马飞燕道:“白?早瞧见啦,他也早知道啦,不过以后他再也不会见到燕儿了。”

司马行空惊道:“他怎么了?”

司马飞燕道:“方哥哥已经将他杀了。他欺负燕儿。”

司马行空惊道:“什么?你祸闯大了。”

司马飞燕道:“燕儿才不怕呢,燕儿与方哥哥决定啦,我们要找一个无人的地方隐居起来,再也不见世人啦。”

司马行空忙用内力道:“方大哥,你杀了白??”

方荣道:“是啊,他要杀了燕儿,我自然不能对他手下留情。”

司马行空道:“你还要与燕儿隐居?”

方荣笑道:“我跟燕儿开玩笑的呢,当时她害怕得紧,我只好什么都答应她了。”

司马飞燕急道:“不,方哥哥是说真的。”

方荣道:“方哥哥跟你开玩笑的呢。”

司马飞燕忽地哭道:“不,方哥哥从来不骗燕儿的。”

方荣想不到她如此当真,道:“这事以后再说啊。我们现在是在逃命。”

司马行空道:“燕儿,不要烦你方哥哥了啊?”

司马飞燕哭得更大声了。司马行空不去理她,道:“方大哥,我们闯祸了,你不应该杀白?的。”

方荣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