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八十七回 独处

一干人等从山西又秘密到了河北入了京。朱莹却越来越郁郁寡欢,以前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再也不看不到了,骆琪在路上不好问,一到客栈闲来无事,再也忍不住了,道:“莹儿,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说,是不是你圆哥哥欺负你了?伯母帮你教训他,莹儿呀,你不是说过人要活得开心么?我瞧了不开心几天了,生圆哥哥的气不用生这么久吧?说吧,怎么回事,伯母是向着莹儿的。”

于婷经过几天的接触,也不再不敢说话了,道:“莹儿,你是不是舍不得你圆哥哥呀?”

朱莹再也忍不住,扒在桌子上哭起来。骆琪骂道:“荣儿,你对莹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快来向莹儿道歉。”

方荣想到自己连话都不敢与众女多说一句,怎么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呢?难道她便是因为这点伤心的么?忙道:“莹儿,圆哥哥错了,圆哥哥说了让你生气的话,你不要再生气了啊。”可是朱莹却哭得更厉害了。

王湄道:“我知道啦,莹儿是知道自己马上要回家啦,舍不得方师哥?于姐姐,你说是不是?”

朱莹扑入骆琪怀中,道:“我不要离开圆哥哥,他要把莹儿送回宫里,可是莹儿要留在圆哥哥身边。莹儿不要回家,不要回家。”

骆琪也是无奈,笑道:“傻孩子,哪有不回家的呢?莹儿不回家,伯母怎么去莹儿家提亲呀?”

朱莹却继续哭道:“莹儿知道的,莹儿回去便再也难见到圆哥哥了,莹儿那哥哥也不会让你们进去的,进去了也不让莹儿嫁给圆哥哥的。娘,你跟圆哥哥说,不要送莹儿回去。”

众人见她连娘也叫了,看来她是真的不愿回家了,骆琪道:“好,娘答应你。不要再哭了啊?”

朱莹虽脸上带泪,却有了欢愉,道:“那要圆哥哥亲口说给莹儿听。”

方荣道:“莹儿,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啊,我已经答应霍前辈要将你带去给他,让他带你回去的。”

朱莹本来露出笑容的脸马上又流出泪来,道:“娘,圆哥哥他讨厌莹儿,别人都喜欢莹儿的,他为什么讨厌莹儿呀,圆哥哥为什么要赶莹儿走?他为什么只对东方姐姐好,对所有人好,为什么不对莹儿好呀?”

方荣忙道:“莹儿,你不要这样,我怎么不对你好了,在你面前我连重话也不敢说的。”

朱莹道:“那你为什么非要送我回家,想要我快些离开你呀?”

方荣无奈,忙道:“你与我们不同,你必须先回去,到时我会再去找你的。咳,毕竟你是我的……娘子嘛,我会去接你回来……成亲的。”

朱莹喜道:“嗯,我相信你这话,你一定要来找我。你进宫时小心些,宫中虽然没一个人打得过你,但他们也很厉害的,莹儿不愿你有一点受伤。”

东方妍雪奇道:“方哥哥去迎娶莹儿,难道必须要与他们打的么?”

朱莹道:“嗯,方哥哥是一定不能进宫的了,不过方哥哥可以偷偷进宫来见我,然后接莹儿出来。”

花语婕道:“莹儿,姐姐与你一同进宫吧,姐姐当你的贴身丫鬟。”

方荣急道:“我陪你去。”

花语婕笑道:“方哥哥也要当莹儿妹妹丫头么?”

刀王道:“婕儿啊,公主进宫,却不一定能见到魏忠贤啊。”

花语婕道:“见不到也要见。有方哥哥在,我便放心啦。”

刀王道:“公主与我们在一起,没人不知道,你要混进宫去可不容易。还是另想办法吧。”

方荣道:“萧伯伯说得对,其实这事交给我与萧伯伯便成啦,你等我们好消息便成了。”

花语婕道:“不,我自己的事我想自己去做,只要方哥哥在旁帮助我便成了。”

方铖道:“婕儿姑娘请放心,二十年前我们便刺杀魏忠贤了,刺杀魏忠贤也是我们的事,既然是婕儿姑娘之事,那便更是方荣之事,他一定会帮婕儿姑娘的。”

刀王道:“说那么多干什么?莹儿是要送回宫的,魏忠贤是要杀的,不过现在我们先吃饭。”

朱莹见他们终于不说话了,道:“圆哥哥,今晚你陪莹儿睡,好么?”

众人乍见此言都是张目结舌,不过一下又明白其实是叫方荣在旁陪着她而已,骆琪道:“荣儿,你陪陪莹儿吧。”

方荣红了脸瞧着东方妍雪,道:“雪儿,我……莹儿绝不是那个意思。”

东方妍雪笑道:“莹儿马上要回家了,你总要跟她说些话吧。”

方荣再次想起可点她的晕睡穴,笑道:“嗯。”

叶若玉道:“你笑得那么开心作什么?”

方荣忙道:“没……没什么。”

朱莹道:“圆哥哥,今晚我们不睡觉了,你陪莹儿说一夜的话,好不好?”方荣只点头。

吃过饭,刀王一间房,叶若玉与东方妍雪一间房,于婷与王湄一间房,司马飞燕与花语婕一间房,方骆夫妇一间房,司马行空一间房,各自去睡了。

方荣跟着朱莹来到房中,两人在**并肩坐下了。朱莹幽幽道:“圆哥哥,你什么时候会去接莹儿呀?”

方荣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去见她,道:“其实圆哥哥也舍不得你呢,但是总要让你回去让霍前辈安心,当他将你送回家,我马上便去接你出来。”

朱莹道:“圆哥哥,莹儿想坐在你怀里。”

方荣脸上一红,微微伸出手道:“今晚你便在我怀中睡吧。”

朱莹坐在了他怀里,紧紧搂住了方荣,道:“圆哥哥,你知道么?那天你抱着莹儿之时,莹儿觉得好舒服,好安全,好温暖,只想你一直这样抱着莹儿,希望你抱着我一辈子。现在我终于实现了,至少今晚实现了。”

方荣被她抱得也是跟她一般感觉,情难自禁,道:“圆哥哥也想这样抱着莹儿一辈子。”

朱莹幸福道:“莹儿以前以为圆哥哥只喜欢东方姐姐一人呢,现在终于知道啦,圆哥哥其实也是喜欢莹儿的,莹儿现在觉得好幸福。要是没有今晚,我便不知道圆哥哥的心了。”

方荣笑道:“莹儿是天仙下凡,你们一定是被贬下凡间的七仙女了,而我是齐天大圣。”

朱莹笑道:“圆哥哥胡说八道,七仙女跟齐天大圣可没关系。莹儿不要做七仙女,圆哥哥也不要做齐天大圣,我们只做一对鸳鸯,让七仙女姐姐与齐天大圣也羡慕我们。”

方荣道:“嗯。”

朱莹道:“你知道么?父皇曾经跟莹儿说过,他说莹儿的夫君驸马一定是一位盖世英雄,他将救莹儿于危难之际,他高高在上,没人能超过他。父皇果然没说错,原来父皇还是个相士,将莹儿未来算了出来,也将莹儿的夫君也算了出来,只是想不到来得这么快,幸福来得这么快,圆哥哥,莹儿最幸福便是今晚了。”

方荣笑道:“胡说八道,以后还有更幸福的日子呢。”瞧着她那圣洁的脸,道:“莹儿,我能亲亲你的脸么?”

朱莹本来红红的脸更红了,紧紧闭上了眼,道:“嗯。”

方荣脑中一阵眩晕,瞧着她那如要滴出水来的脸,慢慢地吻了下去,一触到她那润滑的脸,全身一颤,如被电击了一般,忙抬起头来。

朱莹睁开眼来,瞧见方荣红红的脸,道:“圆哥哥,你刚才亲了莹儿么?”

方荣回过神来,道:“你不知道么?”

朱莹羞道:“圆哥哥说要亲莹儿的脸,我脑中乱乱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方荣忙道:“我也不知道了。”

朱莹道:“那圆哥哥再亲一次吧,莹儿也不要乱乱的了。”

方荣不敢再亲,道:“下次吧,万一被别人瞧见不好。”

朱莹道:“哦,圆哥哥,你会认得皇宫的路么?你会找得到莹儿么?”

方荣倒没想过这事,一时不知怎么回答,道:“以后便知道了。”

朱莹忽然落下泪来,道:“要是圆哥哥一辈子也找不到莹儿呢?圆哥哥,我不要回去了,你不要将莹儿交给霍伯伯吧。”

方荣忙道:“有萧伯伯在,他一定知道皇宫之路,他也一定知道莹儿住的地方的,莹儿,你放心吧。”

朱莹哭道:“莹儿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圆哥哥了。”

方荣笑道:“胡说八道,我好好的,莹儿也好好的,怎么会见不到了呢?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啊。”

朱莹道:“那你发誓,说一定会接莹儿出来。”

方荣忙照她的话说了一遍,道:“莹儿,你累了,睡吧。”

朱莹忙不住摇头道:“不,莹儿不累不困,莹儿要跟圆哥哥谈一夜的话。圆哥哥,你陪莹儿好不好?”

方荣本欲点了她穴,可是这时已怎么也下不了手,道:“圆哥哥一直陪着莹儿。”

朱莹道:“圆哥哥,你会杀了我皇兄么?”

方荣可不知她会突然问这话,以前也听东方齐天要推翻当今天子的,忙道:“莹儿,你想什么呢,我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杀你哥哥?真不知你这脑袋里想些什么。”

朱莹道:“我知道的,莹儿虽是女子,可是也知道你们男子的抱负,你们要杀魏公公,不正是因为他坏么?害得百姓苦不堪言么?归根结底,还不是皇兄糊涂么?莹儿也知道皇兄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你们也是要杀我皇帝哥哥的……不过没关系,莹儿只希望圆哥哥不要杀他,如果是其他人杀的,那也是他的命,莹儿只希望不是圆哥哥亲手杀的。”

方荣道:“圆哥哥绝不会杀你皇帝哥哥的,你放心吧。”

朱莹道:“嗯,圆哥哥,东方姐姐,于姐姐,花姐姐,司马飞燕姐姐,还有我,你要先娶谁?”

方荣笑道:“将来之事谁知道了,不过,我希望第一个娶的是你东方姐姐,可是你于姐姐最大,说不定我会最先娶她。”

朱莹虽在意料之中,但心下还是不免一酸,道:“我真希望我早生几年,这样,圆哥哥便会先娶莹儿啦。”

方荣忙道:“你真是傻丫头,先娶谁,不先娶谁,不是一样的么?莹儿最小,那才好呢,有各位姐姐疼。”

朱莹忽然笑道:“嗯,姐姐们都对莹儿很好,要是莹儿也会武功便好了,莹儿也会飞檐走壁,那莹儿也能自己逃出宫来找圆哥哥了。圆哥哥,你教我好不好?”

方荣笑道:“那日你打我一掌,已具高手行列了。”

朱莹道:“圆哥哥,我不是开玩笑的,各位姐姐都会武功,只有我不会,莹儿怕你以后会讨厌我,觉得莹儿是累赘。”

方荣笑道:“说莹儿是傻丫头,真是不假,我怎么会讨厌莹儿呢?圆哥哥最喜欢的便是莹儿了。”

朱莹道:“你骗莹儿的,不过莹儿也爱听,圆哥哥最喜欢的是东方姐姐,谁也比不上她。圆哥哥,你答应莹儿吧,教莹儿武功。”

方荣忙道:“其实我的武功不适合你练,以后叫东方姐姐或于姐姐或花姐姐她们教你吧。”

朱莹道:“不,那莹儿便成她们徒弟啦。”

方荣笑道:“难道我教你,你便不是我徒弟么?她们不是你师母么?”

朱莹道:“你悄悄地教,不让她们知道,她们便不会笑话莹儿了。”

方荣道:“她们怎么会笑话你呢,她们笑话你便是笑话她们自己。”

朱莹叹口气道:“每次我们一住进客栈,来找圆哥哥或找莹儿之人后脚便跟来了,看来明日之时,霍伯伯便会来接莹儿回去了。回去后我一定先找一个师父,每天习武,当你接我时我再让花姐姐她们教我。”

方荣见她说话有些庸懒,眼睛又哭过一阵,方荣再也忍不下去,道:“莹儿,睡觉了。”

朱莹道:“不,莹儿还有很多话要与圆哥哥说。”

方荣道:“不要再说了,等圆哥哥接你出来,圆哥哥再陪你说个够啊?”

朱莹道:“圆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听莹儿说话呀?”

方荣忙道:“不,莹儿的话比天下最好听的鸟儿还好听,只是明日我们要早起,莹儿也困了,马上睡啊。”说完不让她再说话,点了她的晕睡穴。

方荣瞧着她睡了过去,嘘了口气,自己身上还有她的体温,还有她的淡香,瞧着她睡姿,微微颤动的嘴唇,如在幻中,再也忍不住,往她那淡淡的脸上吻去。一触到她的脸,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遍全身,心也从来未这么跳得猛烈过,如要跳出来一般,更像自己快要死了一般,再也不敢触她的脸,忙抬起头来,忽觉全身酸痛无比,像是刚大斗了一场一般,虽觉亲一个女子的脸是如此痛苦,但却更希望天天都能再亲她的欲望。方荣想出去,但又想起根本没给他准备房间,其实也是舍不得离开她,只好在她床边坐着,瞧着她绝世美容。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荣正有困意,忽听得街上一阵嘈杂之声,方荣翻身跃上了房顶,正见一群官兵蜂拥而来,都抱着稻草干柴,又有一群弓箭手往客栈而来,火把将整条街照得亮亮的。

刀王也跃了上来,道:“看来他们想将我们烧死。”

方荣道:“你怎么知道是对付我们的?”

刀王道:“是不是我们不要紧,反正他们是要将我们整个客栈之人活活烧死。”

方荣当心的只有朱莹与东方妍雪,惊道:“那怎么办?”

刀王道:“还能怎么样,让他们先撤,我们先挡一阵。”

方荣道:“我们先下去叫醒他们他们。”

刀王道:“嗯,叫他们在状元楼等我们。”也不动,任由他下去。

方荣回到房间,门外正见骆琪边敲门边道:“荣儿,快起来。”

方荣忙去开门,已见众人都在门口了,脸上一红,道:“你们快走,我与萧伯伯先阻挡一阵,他们想烧死我们呢。”

司马飞燕道:“原来方哥哥也知道啦,我以为方哥哥刚起来呢。”

方荣脸上更红,道:“燕儿你说什么呢?娘,于师姐,你们带莹儿走,你们好好照顾她。抱她走便行啦,不要叫醒她。”

王湄道:“嗯,不然莹儿非跟着方师哥不可。”

刚说完,火箭已然射了进来,客栈渐渐燃烧起来,客栈马上一片混乱。方荣道:“来不及了,你们快走。萧伯伯叫你们在状元楼等我们。”说完抱起熟睡的朱莹,交给了骆琪,话也不敢多说,马上从危险的窗户飞了出去。

方荣再次来到屋顶,正见刀王还在上面,时不时接住飞来的火箭往下扔去。下面的惨叫声也不知是客房还是官兵的了。刀王道:“吩咐好了么?我们下去吧,擒贼先擒王,远远地轿中之人便是这里之王了,他旁边站了十大高手。”

方荣瞧去,道:“他们不如我们。”

刀王笑道:“他们如我们,那他们那用这火攻么?下去了。”说完不故如雨的火箭,跃下地去。方荣随后而至,往那轿的方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