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九十五回 义贤

方荣摸着自己昏昏沉沉的头,道:“想不到越是受伤便越受伤,想好也好不起来。现在我觉得比以前更难受了。娘,要是永远好不了可怎么办呀?”

骆琪道:“荣儿,娘马上带你回家吧,不要再管什么宝刀了,什么武林了,什么也不用管了。”

花语婕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道:“方哥哥,你真的要走么?”

方荣道:“娘也说得对,而且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得不走了。”

花语婕道:“你们走吧,我祝福你与于姐姐,东方姐姐,燕儿妹妹,和宫姐姐。”

方荣不解,道:“花妹,你是怎么了?你不愿与我们走么?”

花语婕道:“我还有事,你们走吧。”

方荣急道:“花妹,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刀王骂道:“这你也不知道?你说过要帮她杀魏忠贤,现在倒好,你一走了之了?婕儿说过不杀魏忠贤谁也不嫁,你有了于姑娘,有了东方奶娘她们,你当然不在乎婕儿了,哼,你还算个男人么?”

花语婕忍住的泪终于夺眶而出,道:“义父,你不要说了,都是我害方哥哥这样的,我不怪他。”

方荣忙道:“花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走了,我不杀了魏忠贤绝不走了。”

花语婕道:“你胡说什么呀?杀他又不在一朝一夕的。你要走便走吧,养好了伤再帮我杀了他便是。”

方荣惑道:“那你为什么要哭?”

叶若玉道:“那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她,你要在乎她,怎么会把她的事忘的?”

方荣急道:“我……花妹,对不起,我该死。”忙又打自己脸,本来脑子便一阵阵眩晕,宫珠娥等还不及阻止,方荣已经用力过度晕过去。

众人慌慌忙忙将他救醒过来,花语婕道:“方哥哥,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我知道你在乎我的,你不必这样。”

方荣道:“花妹,都怪我不好,这些天,我的心中乱得很,忘记了很多事,想不到连这事也忘记了。”

骆琪道:“荣儿,婕儿不怪你了。”

刀王道:“说得对,都快成亲的人了还怪来怪去成何体统?”

花语婕急道:“义父,你是不是要气死婕儿呀?胡说八道。”

叶若玉道:“方荣,你的意思是还要待在京城一段时间?”

方铖道:“其实方荣要养伤,哪也去不了,还是不走的好。”

叶若玉叹口气道:“嗯,那便留下来吧。反正也不急。”

骆琪问道:“不急什么?”

叶若玉笑道:“没什么。”

正在此时,门外一阵马蹄声在客栈外停了下来,又走进来十几人,竟然有峨嵋双姝、昆仑七子、华山十圣,魏平、梁俊也在其中。

司马飞燕指住魏平叫道:“哥哥,那日便是他要杀我。要不是方哥哥救了燕儿,他早杀了燕儿了。”

这十九人也瞧见了方荣等人,这十几人莫不对方荣恨得牙痒痒的。本来要上楼寻个雅座的,但也都在下面坐下了。当他们再看过来时,见到了绝色容姿的东方妍雪等人,不禁惊呆了,暗叹道:“世间竟有这等人物。”又暗骂方荣将天下美女都占尽了,对之又恨几分。

方荣笑道:“想不到我又与峨嵋双姝、昆仑七子、魏大侠、梁大侠见面了,可真是巧啊,我到哪里都能碰上你们。”

司马飞燕道:“当然啦,他们的鼻子比狗来灵,嗅着嗅着便找到方哥哥啦。”

花语婕笑道:“说不定他们前世是狗,或者是苍蝇。”

这些男子对她又生不了气,那峨嵋双姝与华山十圣中三名女子可忍不住,一齐站起道:“你这妖女说什么?”

刀王怒道:“你们怎么说话的,我婕儿是妖女,这么说我是魔头了?”

这些人也没见过刀王,便是魏平这样的人也未必见得到刀王,只听说刀王跟方荣在一起,但瞧他不修边福,根本不像刀王所应有的样子,虽见方铖年轻,却反而像些,峨嵋双姝的杨女侠道:“可能你当魔头还不配吧,你不是魔头。”

刀王笑道:“姑娘真是懂事,婕儿是我义女,我见着你也喜欢,你也做我义女吧?”

杨女侠道:“真是对不起了,小女子不配做你的女儿,小女子只怕辜负了大叔的厚爱。”

花语婕大怒,道:“哼,你算什么东西,我义父才不稀罕你呢,你说得对,你不配。”

杨女侠笑道:“那是当然,也只有你才配做他的女儿了。”

刀王道:“不要吵了,不做便不做吧,我有了婕儿便够了。”

叶若玉笑道:“杨女侠,你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司马飞燕道:“你以为萧伯伯是随便收女儿的么?便是你师父也没这运气。”

杨女侠大惊,暗道:“难道他真是刀王?只怪我以貌取人,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忙道:“萧前辈恕罪,小女子多有得罪,请萧前辈不要怪罪。”

刀王笑道:“怪什么,我从来不怪女子。”

方荣笑道:“怪只怪杨女侠自己不知好歹了。”

杨女侠被他说得一阵火热,对他恨极又不敢在刀王面前反驳,只好坐下品茶。

魏平道:“方荣,听说你受了重伤,现在全身无力了?”

方荣怒道:“哼,凭你们几个,也想杀我么?”忽觉胸中气闷,连气也喘不过来。

宫珠娥忙拍他背顺气,道:“方郎,他们的话你也要生气,他们的话有什么好气的?”

花语婕提剑指住魏平道:“姓魏的,方哥哥便是没力气了,还有我呢,咱们先试试看你过不过得了我这关,姓魏的没一个好东西。”

魏平对她也有些心虚,道:“好男不跟女斗。再说,我怎么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方铖道:“枉你一代大侠,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方荣与你有仇么?方荣不是还小、不是你晚辈么?你为何非对他穷追不舍?”

魏平道:“难道他杀我华山派几十人白杀了么?”

司马飞燕道:“你胡说,是你们先要杀方哥哥的,方哥哥自保,才不得不杀了你们,你们不杀方哥哥,方哥哥会杀你们么?”

忽听得远处三声炮响,像在有人放烟花,又像是打雷,又像是有人吹哨子。叶若玉道:“有人发讯号。”刀王忽地站起,脸色变得极其怪异,电也似的冲了出去。

花语婕忙站起去追,刚追到门口,回头瞧了一眼方荣,忙跑回来坐下了,心中一阵委屈,道:“义父终于走啦,我知道他一定会逃跑的,他就是不肯跟我回百花谷。”

方荣忙道:“花妹,你不要当心,萧伯伯一定会回来的,说不定他发现了什么事,来不及告诉我们,自己先走了呢?说不定他是去追那三声讯号,等下我们追去便是。”花语婕也觉对,点点头。

魏平拔剑而起道:“哼,以前仗着萧前辈护着你,方荣,现在萧前辈走了,看现在谁来护你?纳命来!”

方荣忙闭目养息,希望能快点恢复功力。峨嵋双姝、昆仑七子、华山十圣一齐拔剑而出,方铖等人也都挡在方荣面前。方铖怒道:“你们欺负一个没武功之人算什么英雄?”

魏平喝道:“杀他这种败类,有什么英雄不英雄好讲的?”说着首先冲了上来,往方铖刺去。其余也都攻了上来。方铖等人也不敢离开方荣太远,个个只在方荣身旁挥剑防守,魏平那边人人配合的很好,方铖这边剑法比那边高明许多,使的又都不是杀招,谁也奈何不了谁。

久之,魏平他们瞧出了这里以司马飞燕武功最弱,峨嵋双姝二人都去攻她,希望能将她制住做为人质。司马行空忙去助妹妹,梁俊知他之意,也去拦住他,他一动,便牵动华山十圣都来来拦他,司马行空便不能帮妹妹了,于婷与司马飞燕最近,本来她便是护住司马飞燕的,但魏平那边都形成默契,将二人分开,司马飞燕便与众人分开了。

司马飞燕本来不是峨嵋双姝一人对手,现在两人来攻,司马飞燕哪是对手,那杨女侠眼见便要伸指点她麻穴,方荣忽地一扑上前,将杨女侠扑倒在地,方荣忙双手握住她双手,将她压在身下。

方荣现在力气比她大,那杨女侠被方荣压着,本来便又羞又气,方荣那股特有的散发出来的内力又将她烘得暖暖的,身上一软,反而希望他一直这么压下去。

那柳女侠大惊,提剑刺来,方荣忙顺势一滚,将杨女侠挡在上面,柳女侠刺了几次,都被方荣让过了。那杨女侠早已全身没了力气,任由方荣抱住滚动。

司马飞燕忙去攻柳女侠,方荣知杨女侠的厉害,自己功力没恢复,也不敢与她多有接触,忙将她推开,想不到她却如中了邪一般一动不动了,方荣暗道:“莫非我刚才将她搂死了?可是我没捂她口鼻又没压她肚子呀?”忙去探她鼻子,发现她还有气,松了一口气,忙顺势点了她穴,爬起道:“你们不要动了,不然我杀了她。”

那柳女侠也正好一掌将司马飞燕击倒,点了她穴,道:“放了师姐,不然我杀了她。”

魏平等人也都站在柳女侠身后,方铖等人站在了方荣身后。

方铖道:“柳女侠,我们都是正义之士,岂能做这种下三滥之事?方荣,放了杨女侠。”

方荣道:“他们先放了燕儿。”

方铖道:“我们不做这种事,我想他们也不会做这种事,这里还有很多人瞧着呢,他们若做出违背侠义之事,这里人都是见得到的。魏大侠,柳女侠,你们说呢?”

柳女侠道:“嗯,我们同时放人。”

方荣忙解开她穴道,杨女侠却还在迷茫中,一动也不动,方荣怒道:“还不快走?”

杨女侠猛地回过神来,满脸通红,柔声道:“方荣,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方荣怒道:“我当然是点了你麻穴了,快过去。”

杨女侠心中竟有些不舍,慢慢走了过去。司马飞燕也慢慢走了过来,与杨女侠交差而过后,忙跑上前去扑入方荣怀中哭道:“方哥哥,燕儿真没用。”

方荣忙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魏平道:“方荣,原来你功力已经恢复了?怎么不早说?”

方荣笑道:“那是当然,真是问得好好笑,难道我恢复功力之事要告诉所有人么?不来个出奇不意,让你们吃个苦头,还以为我好欺负。”

宫珠娥喜道:“方郎,你病全好了么?”

方荣笑道:“当然了。现在我杀一个人,如捏死一只蚂蚁。”

魏平喝道:“哼,不知天高地厚。”说着坐在了原来的位置上。众人也都都了下来。

宫珠娥喜道:“还好有方郎,不然真不知如何停下来,吓死我了,不然定有伤亡。方郎真厉害。”

方荣心中也虚着呢,抹了一把汗笑道:“每次我出其不意,都能有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次也不例外。那杨女侠岂是我对手,被我制得动弹不得。”

柳女侠听了他这话,关切道:“师姐,你没事吧?”

杨女侠又从?殂敝星逍压?矗?Φ溃骸懊皇隆!?

柳女侠道:“师姐,他是不是对你施了什么妖法?你怎么总是心不在焉?方荣有妖术的。”

杨女侠忙不住摇头道:“都说没事了,哼,方荣,下次落到我手里,一定叫你好看。”

方荣怒道:“下次你落到我手里,我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铖道:“方荣,不要乱说话。”

方荣忙道:“是,爹,我们马上去找萧伯伯吧。”

花语婕道:“方伯伯,我想我义父一定是不会有事的,而且,他若是要回来,自己一定会回来,若是故意躲避我,我们找也是找不到的。我们便在这等住吧,我们到处乱走,只怕珠姐姐她娘找不着我们。”

方荣笑道:“我便知花妹妹脑子最灵活,处处想得周到。”

花语婕羞得低下头,道:“你不是叫我花妹的么?怎么又叫花妹妹了?”

方荣摸着头傻笑道:“啊?这有区别的么?那我以后还是叫你花妹吧。”

花语婕道:“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了。”

宫珠娥道:“花妹妹……不,花妹,你刚才说我娘?是怎么一回事呀?”

花语婕被她叫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我刚才不是说姐姐,姐姐不要多想了啊。”

方铖叫道:“掌柜,我们要住店……”

忽听一人道:“少庄主与小姐都在里面。”

司马飞燕叫道:“遭啦,是席叔叔。”

又听一人怒道:“何止席叔叔,我也来了。”只见六人走了进来。

方荣一见,竟是司马笑、凶神梅浩、残神盛谷、恶神张康、毒神温安四神,还有一个便是那叫席叔叔的了。

司马行空与司马飞燕同声道:“爹爹,你怎么来了?”

其余如万毒门之人见了忙拜礼,楼上未露面之人忙都从窗外逃去。

司马笑找了一张空位坐下道:“你们两个疯了这么久,我不找你们回去,要丢尽司马家的脸才找你回去么?过来!”

司马兄妹不敢有违,忙都战战兢兢走了过去。司马笑伸手,司马飞燕吓得哭起来,道:“爹,不要打燕儿。”

司马笑道:“爹打你做什么,爹要看你在外受苦瘦了没有。”

司马飞燕见父亲如此慈爱,大喜道:“爹爹,燕儿跟着方哥哥好好的,一点苦也没有受。”

司马笑道:“方荣?他可有欺负你?你们可有行夫妻之礼么?”

司马飞燕忙摇头道:“没有,方哥哥才不敢欺负燕儿呢,都是燕儿欺负方哥哥的,爹爹,什么叫行夫妻之礼呀?你是说拜堂成亲么?还没有呢,爹爹,你笑话燕儿。”说完钻入司马笑怀中撒娇起来。

司马笑忽然笑起来,道:“原来燕儿还是小姑娘。你方哥哥真不懂事。”

司马飞燕道:“爹爹,那你不生燕儿的气啦?”

司马笑道:“生你气做什么?爹爹心疼还来不及呢。行空,你怎么也跟着胡闹?你要有个闪失,义贤庄将来怎么办?”

司马行空道:“孩儿要照顾燕儿,爹爹,我不要当什么义贤庄庄主。”

司马笑怒道:“这由不得你,你爷爷连爹都舍不得给,非要直接传给你,那是为什么?司马家全靠你了。因为你有才智,你有资质。”

司马行空道:“爹爹,这次你一个人来的么?”

司马笑道:“你想打探什么?听说萧伯伯跟你在一起,所以,你爷爷也来了,还有七杀手。”

司马行空等人大惊,司马飞燕道:“爷爷也来啦?爷爷是来瞧燕儿的么?还是来杀方哥哥的?要是敢杀方哥哥,燕儿便死在你们面前。”本来笑容满面的面容一下变得梨花带雨。

司马笑道:“杀他做什么?杀他可没那么容易,再说,方荣是燕儿心上人,我们怎么会杀他?”

司马飞燕道:“那爷爷与爹爹来干什么?”

司马笑道:“这不用你管。行空,你带燕儿回去,这里的事不用你们管了。席师弟,带他二人回去,这次可不能再让他们逃了。”

司马飞燕忙挣开他,跑到方荣旁边道:“不,燕儿不要回去,你们想要杀了方哥哥。你要杀方哥哥,先杀了燕儿吧。”

司马行空怒道:“爹,你们为什么总做这种事?以前做的还不够么?难道你们想要什么,没有得到什么么?你们还需要什么?”

司马笑道:“将来你便懂了。方荣,怎么不见刀王萧伯伯啊?”

司马飞燕虽刚与他闹翻,但毕竟是有父女之情的,加之有有些天真,道:“爹爹,燕儿才叫萧伯伯的,你也叫萧伯伯么?”

司马笑不禁笑道:“那下次爹爹见他,叫他做萧兄吧。燕儿,他去哪儿去了?”

司马飞燕正要回答,方荣道:“他不过与小解一下。一会便回来了。”

魏平道:“萧前辈顾不了他们,独自一人离去了。只怕至少几日回不来吧,或许永久不回来了。”

司马飞燕怒道:“魏老贼,谁要你胡说八道了?爹爹,便是他,那日他差点杀了燕儿,要不是方哥哥救了燕儿,爹爹只怕再也见不到燕儿了。”

司马笑也看见了那边的局势,知要胜那一十九人难上加难,即使胜了,那也是很艰难,那方荣这些人可就难对付了,道:“这种伪君子除了欺负无辜小孩还能干什么,他的事,爹爹以后再找他麻烦,先让他多活几天。”

司马飞燕哭道:“爹爹不疼燕儿。”

司马笑也让她搅得有些心神不宁,道:“好,爹爹这就帮你报仇。”站了起来,怒视着魏平道:“魏平,出来受死。”

十九人齐刷刷抽出剑来。司马笑道:“魏平,有种我们单打独斗。要一帮小孩子帮着算什么呢?别人还以为我欺负小孩呢。”

魏平道:“司马笑,你还是留着力气保命吧,你以为方荣那么容易对付么?”

司马笑道:“谁说我要对付我女婿了?不过你说得对,我若有一帮小孩缠着,你不要脸,我可也不想被他们缠死,你以后最好乖乖给我留在华山。”

司马飞燕也知父亲可能不是魏平等人对手,道:“爹爹,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燕儿,哥哥,爷爷,爹爹,还有梅伯伯他们,一起回去好不好?”

司马笑忽地一闪而前,想去抓住司马飞燕,却被于婷一剑逼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