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九十七回 独斗

方荣笑道:“刀已不知去向,而且我要是知道刀的秘密,我还能在这里么?早去得什么天下第一了。”

司马笑道:“你既然拿着没用,给我吧,让这些人来追杀我。”

方荣道:“刀已不知去向,被我丢入海中,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

司马笑怒道:“你什么意思?连我也愚弄?你是不是安我不是燕儿父亲啊?”

骆琪道:“燕儿是你女儿,真是命苦。你还好意思说!”

司马笑道:“她怎么命苦了?她不愁吃不愁穿,要什么有什么,你们能给么?跟着你们才是命苦。”

骆琪道:“你以为人活世上便只为不愁吃不愁穿么?燕儿有你这样的父亲、那样的爷爷,从此没有友情,没有亲情,没有快乐,这叫命好么?你应该为燕儿感到耻辱。”

司马笑喝道:“不用说了,你们有你们的一套说法,我们有我们一套想法。谁也没有对错。”

方铖道:“我早应该让燕儿与你断绝父女关系才好。”

司马笑不怒反笑,道:“说得是啊,我好歹养她这么大,你们可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了,怎么突然成了方荣父母?真的假的?还是你们这招高明啊,我们拼死拼活都得不到宝刀,你却得了个便宜父母做,还能骗得方荣宝刀,就算得不到,以方荣现在威望,你们做他父母也不吃亏。我怎么没想到呢?”

骆琪怒道:“你……胡说八道,方荣是我亲生儿子,难道我连亲生儿子也看不出么?”

方铖道:“琪妹,跟他说什么?他不过是没话找话说。”

司马笑哼一声,道:“我至少把燕儿养到这么大了,你们呢?方荣活这么大,你们养过他几天?”

方荣道:“我现在至少很开心、很荣幸,我是爹娘的儿子,我是龙凤双剑的儿子。”

方铖与骆琪听了他这话都很是欣慰。于婷等人听了这话也很是高兴,其实方荣是很孝顺的人。

忽听得外面有人唱起莲花落,远远地往客栈这边而来。

司马笑道:“师兄,这人内功好深厚,听出是谁的声音了么?”

梅浩道:“丐帮帮主程千口。”

司马笑惊道:“他怎么也来了?”

梅浩道:“现在谁来谁不来不都一样?”

司马笑道:“只怕要与我们为敌。”

梅浩道:“你是说是来助方荣的?”

司马笑道:“程千口可不与峨嵋双姝、昆仑七子、华山十圣相同,而且他女儿与方荣关系也是不一般。”

方荣道:“谁认识他女儿了?”正说间,一老一少两叫花走了进来,一人正是程千口,一人正是程灵兮。方荣喜道:“五弟,你怎么来了?又是来找我的么?”

程灵兮见到方荣,脸上也马上现出笑容,道:“我本来便在京城。三姐,东方姐姐,叶伯母。”

花语婕上前拉住他手笑道:“妹妹,你还是这付打扮么?”

程灵兮道:“三姐,你说什么呢?”

花语婕笑道:“你刚才没听清楚?那我再说一遍吧。”

程灵兮道:“三姐,你敢再说。”

方荣奇道:“花妹,你怎么叫五弟妹妹起来了?”

花语婕嗔道:“你还装什么傻?你不是知道了么?”

方荣惑道:“知道什么?”

花语婕道:“你是故意的吧?上回你受伤,你明明知道五弟是女子了,我不也是那次才现的真面目的么?”

方荣道:“我忘了,我不记得有这事了。”忽然笑道:“五弟,你真的是女子么?现在想来,果然觉得奇怪了,怪不得你不让我拉手、不让我抱你呢,当时我只道你是怕弄脏了我。”

程灵兮羞道:“方大哥,你说什么呢?”

司马笑笑道:“程兄,原来你也是来见女婿的么?”

程千口也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道:“如此说来,司马老弟只为来看女婿?有这么简单?”

司马笑道:“我不过是来耍嘴皮子的。女婿是看了,我对他很满意,可惜他对我却不满意。”

程灵兮道:“爹爹,不要跟他胡说八道。”

程千口道:“看来司马老弟作风不是很好啊。”

司马笑笑道:“程兄真是风趣,我的作风不是很好,而是大大的不好,简直坏透了。对了,程兄是一个人来的么?”

程千口道:“现在什么都不多,就是叫花子多,你说我会一个人来么?”

司马笑道:“那你是来做什么呢?”

程千口道:“你还真是说对了,我是来瞧女婿的。”

程灵兮羞道:“爹爹,你胡说什么?”

方荣惊道:“五弟……五妹……你……”

程灵兮忙道:“方大哥,你不要听我爹爹胡说。”

花语婕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我在瞧你第一眼,便知道你对方哥哥的情义啦。再说,方哥哥快要……时,谁哭得最伤心呀?那时除了方哥哥不知道,谁人不知你对方哥哥的情义呀?”

梁俊突地站了起来,道:“程叔叔,你真的要将灵妹妹许配给方荣这**贼么?你以前跟晚辈是怎么说的?”

程千口尴尬道:“梁贤侄,当时我只说你们两个若是有缘,应该可成就一对姻缘,可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也不是拿女儿终生幸福随便开玩笑之人……”

梁俊怒道:“不用说了,方荣有什么好了,要你们一个一个去讨好于他么?你们这些女子真是瞎了眼了。”

魏平喝道:“梁俊,住嘴!”

众人都是大怒,程灵兮道:“梁俊,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心胸狭窄之人,以前我看错你了。以前我不喜欢你,至少还敬你,但现在你真让我恶心。”

梁俊道:“灵妹妹,你难道不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么?我哪点比不上方荣?你瞧他,身旁多少女人?而我呢,就只喜欢你一个人。”

程灵兮道:“别说我不喜欢你,我便是本来喜欢你,听了你刚才的话,也讨厌你了。我不要跟你说话了。”

花语婕道:“这种人除了仗着父亲的威望作威作福,还能有什么作为了?”

司马笑笑道:“同感同感。”

梁俊大怒,道:“方荣,你占着女人护你,算什么男人了,有本事出来跟我较量。”

方荣早已忍无可忍,道:“我早就想揍你一顿了。”

宫珠娥忙道:“方郎,你伤还没好,不要跟他比武。要打,我替方郎打。”

梁俊哈哈大笑,道:“看到了吧,可耻啊可耻啊。”

方荣大怒,走到当中,道:“梁俊,出来受死。”

骆琪等人早已瞧出方荣全身无力,哪里会是梁俊对手,忙道:“荣儿,你回来,不要被他激到了。”

梁俊嘿嘿一笑,跃了出来,道:“今日我要报当日之辱。叫你在众女面前受尽羞辱。”

方荣道:“耍嘴皮子有什么用?出招吧。”

梁俊抽剑道:“那我不客气了。”长剑一晃,方荣只感一阵狂风席卷而来,气息为之一窒,剑已至眼前,忙侧身避过,一掌往梁俊小腹击去,梁俊想到避开已然不及,暗叫命休矣,却觉这掌毫无力度,他招式虽在,内功却无,哪里还伤能了人?心中暗喜,早已瞧出方荣现在虚弱,不然以方荣本事,梁俊岂敢与之单打独斗?果然不出所料,放下心来,华山的狂风快剑也不使了,使出了一套只攻不守的剑法,如暴风骤雨般攻向方荣。

方荣也知自己虽能击中他,但对他一点用也没有,自己反而被震得手疼,还好逍遥步法是不用力气的,只得展开步法在梁俊周围舞动。

其余人哪里瞧不出二人谁占上风谁落下风,更知方荣原来还没力气,程灵兮叫道:“梁俊,你若不再停下来,我恨你一辈子。”

梁俊哪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只当没听见,反而攻得更急了。花语婕叫道:“方哥哥,接剑。”趁方荣与梁俊离得远了的机会将剑掷了给方荣。

想不到梁俊也有过人之处,在方荣接住剑之时,剑已刺了过来,方荣要躲已然不及,只能硬接,忙将剑一竖,挡在了胸前,两剑一交,梁俊的内力如移山倒海般往方荣袭来,方荣喷出一口鲜血,被震开倒在了地上。众人都被惊得同时站起,都同时拔了剑出来。

宫珠娥马上跑上前去,方荣道:“不要过来。危险!”其实宫珠娥等人要来相救哪来来得及,梁俊也已跟着方荣飞出的身子逼上前去,直刺方荣左肩。方荣身子轻轻一动,正好避过那剑,自己剑却从下往上刺入了梁俊手腕之上。只因没了力气,不过刺入一点便被弹开了。

梁俊暗惊,暗骂自己疏忽,抹了一抹慢慢流出血的手腕,又一剑刺去,这剑又快又幻,更有狂风袭来,原来又用上那狂风快剑了。方荣虽见这剑攻向自己全身,但胸中却是老大一个破绽,在梁俊一定避无可避之时直剑刺了上去。梁俊大惊,要是被他刺中,非死不可,忙身子疾停,往后疾退,不过还是慢了,剑还是刺入了一些,当退开时,胸前已被鲜血染红。

梁俊又惊又怒,万料不到方荣剑法已至如此境界,若非他使不出力,只怕自己一招也接不住。方荣慢慢爬起,道:“我的掌虽无力,但剑却是锋利的,看我今日怎么把你刺个百孔,叫你体无完肤。”说完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众女同时叫道:“不要再打了。”

梁俊见了,叫道:“看你能支持多久?”说完又刺了上去。方荣轻轻蹲下,刺却往梁俊肘下刺去。梁俊大惊,想不到他能料敌先机,那一蹲不仅躲过自己的剑招锦上添花,还能出剑刺自己一显即逝的破绽所在。又是在自己避无可避之时,自己退开时肘下又挂了彩。

梁俊知道了方荣厉害,再也不敢攻上前去,只得提剑护胸怒视着方荣。方荣轻轻笑道:“你以为不攻便没事了么?刚才我的步法你可看到了么?这步法与剑法合起来,你说是不是更厉害一些?今日我说了刺你百孔,便非刺你百孔不可,才刺你三剑,还有九十七剑没刺呢。”

梁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道:“你说刺便刺么?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说的话却颤抖了。

方荣道:“你害我吐了两口血,我要让你流百处血。”说完首先攻了上去。

梁俊忙提剑相挡,使上了华山派最厉害的华山剑法。方荣边刺边道:“我刺你大包、刺你维道、刺你大肠俞、刺你关元、刺你肩……刺你肺俞、刺你天府、刺你神堂……”

梁俊使了三十几招,本来心存胆怯,处处被方荣攻入了破绽,大多数虽然躲过了,但还是有十几招被方荣刺中了,鲜血也差不多染红了全身,现在只不过是死撑罢了。

众人瞧着都是不忍,骆琪道:“荣儿,不要再打了,饶了他吧。”

方荣其实也早已不愿再打下去,又见那华山十圣中九人与昆仑七子都要上前来了,道:“今日先饶了你,剩下的八十二招,以后再碰到时再让你还回来。”见魏平将梁俊扶回去包扎了,才摇晃着走了回来。

骆琪惊道:“荣儿,你没事吧?叫你不要逞强了。”

方荣笑道:“没事,今日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骆琪忙道:“荣儿,不要乱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刚才做得太过分了一些。”

方荣忙道:“是,孩儿知错了。”

于婷道:“方弟,吃了这丹吧,虽无凤王的药好,却也能恢复三层的功力。”

方荣道:“以前吃的也是这丹么?”

于婷道:“要量病施药。药是可以乱吃的么?”方荣将丹吞入口中,果然有了几分气力。

程千口道:“方荣,你来京城干什么?”

司马笑道:“听说这京城中藏着宝藏,他大概是来挖宝藏的吧。”

方荣忙道:“晚辈来京城是护送公主回宫的。”

程千口道:“就这么简单么?这里哪个是公主?”

方荣道:“公主刚刚被十大名捕送回宫了。”

程千口瞧了众女,虽知自己女儿是难有的美女,但与这几人比起来,却是孔雀比之凤凰,道:“方荣,刚才我的话你听清楚了么?”

方荣道:“什么话?”

程千口道:“刚才我说我是来看女婿的。”

方荣惊道:“我……你是说五……妹么?”

叶若玉道:“我早猜到会有今日。”

方荣忙道:“叶伯母……”

叶若玉道:“不用说了,哼,我没权力说话。”

方荣真是不知所措,以前总以为自己会不讨女子喜欢,想不到现在一个接一个来,其实自己本来只喜欢东方妍雪的,后来与她们越接触,又一个也舍不得她们了,但至少知道她们本来是女子,而且是仙人一般的人,而程灵兮却一直是以为她是男子,而且总是叫花子打扮,一下如何接受得了?忙道:“叶伯母,我……五妹,我……你的意思呢?”

程灵兮道:“方大哥,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比不上东方姐姐,比不上花姐姐,而且,我这付打扮,我虽喜欢你,你一定不会喜欢我的。我知道的……”说着掩面哭起来,也不知是害羞还是伤心。

方荣也不知说什么好,呆呆地站在那里。司马笑道:“不喜欢便不喜欢,婆婆妈妈干什么?你几个老婆还怕没有她么?说不定哪天我有空将她们全杀了,只留下燕儿一人。”

花语婕拉住程灵兮道:“妹妹,跟我来。于姐姐,你也来吧。”

于婷惑道:“去哪里?”

花语婕笑道:“程妹妹这样,能见人么?方哥哥会喜欢么?程妹妹也真是的,知道是来见方哥哥的,也不先打扮一番再来。”

于婷会心一笑,又想到什么,道:“可是方弟……”

程千口道:“放心,有我在,这里没有人敢对方荣怎么样。再说,还有司马老弟呢,你说是不是?”

司马笑笑道:“那是当然,有我们两个泰山在此,谁人敢动方荣一根毫毛?”

二人放心,拉着程灵兮往后面客房走去。程千口见她们走了,道:“司马老弟,你在此又是为何事?”

司马笑道:“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为了来看方荣的了。”

程千口道:“我是说你在此只坐着空口说白话,又不动手又不走,所为何事?”

司马笑道:“可能是为了等老头子来吧。”

程千口惊道:“你是说司马尸?”

司马笑道:“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来了,可能今天不会来了也说不定。不过后面那些人就可恶了,他们总想来个渔翁得利,没见过这样的无耻之人。哪像程兄是真君子啊。”

程千口道:“看来这一仗是打定了?”

司马笑道:“看现在这形势,也不知谁能占上风,但无论是谁,都不免被别人得了便宜,所以还是等老头子来了再做打算。他要是不来,我们也不用打了,这不是更好?我倒是想我们先合起来赶这些人走,但我想程兄是不屑做这事的,所以我也没提。我们来聊聊天,不是更好?”

程千口道:“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司马笑道:“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我们都感兴趣的当今局势,现在不正是内忧外患之时么?我们随便说说应该怎么样才能安定平乱。”

程千口道:“这不是你要关心的吧?难道司马老弟也在京城讨得一份差事了?”

司马笑道:“应该问问方荣会更好,听说他得了把宝刀。这刀能平定内忧外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