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零七回 怒气

一下了山,方荣与花语婕又易了容。走了一日,两人走至一山青水秀、幽僻之处,前面现出一片湖来,湖中荷叶生机勃勃,一块石桥跨湖而过,湖边还有一座凉亭,不远处还有一片小茅房。

方荣神往道:“你说雪儿家也不是这样么?真是人间仙境啊。”

花语婕道:“天地教之人都喜欢这样吧。他们不都是神仙么?”

方荣笑道:“胡说八道,人家只不过刚好找了这么个好地方罢了,这里没人来,有山又有水,这不是没人打扰么?将来,我也要找个这样的地方,然后和雪儿……和你们这般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花语婕开始一阵酸意,接着娇羞无限,道:“呸,你想得美。”

方荣急道:“花妹,你不想么?你喜欢热闹么?”

花语婕羞道:“方哥哥,不许你说这事了。再说……再说我不理你了。”

方荣忙道:“是。”暗道:“花妹大概是害羞了,其实她喜欢跟我在一起的。”

花语婕见这里似乎没人,问道:“方哥哥,这里是谁住的地方?”

方荣道:“如此清雅,自然是女子住的。”

花语婕气道:“你正经事不做,找人家女子做什么?”

方荣瞧见她那俏红可爱的脸,捏了捏道:“你也真是的,八仙中便没女子么?”

花语婕想要避开他的手,却是避不开,心中又其实希望他轻抚自己的脸的,又听了他的解释,明白他是知道自己在吃醋了,脸更红,忙双手捂住了脸,钻入方荣怀中,道:“方哥哥,你真是坏死了。你是故意的。”

方荣忙搂住了她,道:“花妹,你对我真好。”

花语婕痴痴道:“那你也要待我好好的。”

方荣道:“那是当然了,我只怕你突然对我不好了,我怎么敢对你不好。”

花语婕突然离开方荣怀抱,道:“方哥哥,那这里住的是何莲碧了?”

方荣道:“是吧。”

花语婕道:“对八仙只有耳闻,未能亲见,这回终于能见到一位了。”

方荣笑道:“傻瓜,你跟我在一起,什么人不能见到?”

花语婕道:“方哥哥,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他们要为难你,先得过我这一关。”

方荣道:“我怎么能让你冒险。我宁愿我死了,也不要你们为我冒险。”

花语婕望着远方,道:“是我没用,我帮不了你,上一次也是我害你受伤的。”

方荣忙道:“不,都有怪我没用,技不如人,连你也救不了,还自己受伤了。”

花语婕忙拉了方荣躲到树后,轻声道:“有人出来啦。”

方荣瞧去,果然出来一位提着小木桶的女子,方荣一时瞧得呆了,瞧着她来湖边提水,又回到屋中。那女子与之花语婕相比,只能平分秋色。

花语婕也不禁道:“真美。”花语婕瞧着方荣模样,拉了拉他衣角,道:“怪不得你巴巴地要来呢。”

方荣回过神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花语婕小嘴一嘟,道:“她是谁?”

方荣笑道:“以前我也只见过她一面,以前我还当她是我心中的女神呢。”瞧了花语婕渐变的脸色,忙道:“她是公主,是韩叔叔的心上人。”

花语婕瞧他脸色不变,不像很痴恋她很伤心的模样,奇道:“公主?公主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她为了韩叔叔么?那韩叔叔一定也是个像你一般的人。”

方荣笑道:“我怎么能跟韩叔叔美男子比。”

花语婕道:“你不是也有个公主么?反正你是总有女子会喜欢你的。”

方荣道:“胡说八道,我这种人怎么会有女子喜欢?”

花语婕哼一声,道:“你当然没女子喜欢了,只不过有宫姐姐、于姐姐、东方姐姐、燕儿、程妹妹、公主妹妹喜欢你罢了。”

方荣一把又将她搂在怀中,笑道:“还有花妹也喜欢我。”

花语婕挣开他道:“我才没喜欢你呢。”

方荣瞧着花语婕妖羞的模样,直想在她脸上亲一口,但她说过不让亲,也不敢亲,正色道:“花妹,你喜欢我什么?”

花语婕这种问题怎么回答得出来,道:“呸,大言不惭,谁说喜欢你了。你这种人,也只有我……们才喜欢你。”

方荣突然伤心地低下了头,道:“你们是可怜我才与我在一起的么?”

花语婕笑道:“你说什么傻话?”

这时,茅屋中冒出了缕缕表烟,方荣道:“花妹,饿了吧,我们回去吃了再来吧。”

花语婕道:“你脑子糊涂啦,好不容易找到,怎么便走了?”

方荣道:“因为我发现里面除了那公主,没有人在。”

花语婕道:“难道没人在便不能进去坐坐么?我们可以进去等她回来的啊?”

方荣道:“她又不认识我们,我们去只怕吓到她,便算我们说明情况,且不说她信不信,就算她信了,人还是没回来,坐在那也没用,还不如先去吃饭呢,反正也知道了住所,也不急于这一日两日吧。”

花语婕道:“我瞧那公主好像不会武功的模样,她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呢?也不怕有危险。”

方荣道:“对,以前她身旁有个丫环的。怎么一时何姑姑不在,连她丫环也不在的?不过这种地方除了我们能找得到,谁人能找得到?不然那些所谓的武林人士早就找到了。”

花语婕瞧了瞧这四周环境,道:“或许刚好去买东西,或许去打猎去了吧。”

方荣笑道:“嗯,我们走吧。可不能饿到花妹了。”

其实行走江湖之人一般都必备干粮,花语婕嗔道:“这里你作主,你怎么样便怎么样吧。”

两人来到客栈中,叫了几样小菜,吃了一会,走进三人来,不正是峨嵋双姝与宋惠?

花语婕一阵气苦,暗道:“难道她们与方哥哥这么有缘么?难道方哥哥这一生不能只有我们几个红颜么?”当瞧见方荣一脸愁苦的模样,才放下心来,知道他并不是个花心之人,只是他天生有一股吸引女子的魔力罢了,其实她也不知这是他练了功之后才有的。瞧着他恨恨的模样,笑道:“人家又不认识你,你怕什么?”

方荣道:“话虽如此,可是我一看到她们便生气。”

花语婕暗道:“可是她们看到你的话便含情脉脉了。”道:“我们只当她们不在吧,不然我们马上走也可以。”

方荣道:“好吧。说不定何姑姑已经回去了。”

两人正要起身,又进来四人,方荣暗道:“好高的内力。”

花语婕道:“你认识他们么?”

方荣道:“不认识。你不认识么?”

花语婕摇摇头,见他不走,也只好坐着。原来方荣早已瞧见四人瞧着峨嵋双姝三人,被美色所迷了。四人似乎马上要冲上去一般,而四人武功比三人似乎要高。

当先一人上前道:“在下程己,见过宋大小姐,见杨柳两位女侠。”其余三人见老大如此,也都上前自报家门,原来一个叫龚弘,一个叫雷厉,一个叫风行。不过三女都没听说过四人名头,都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

花语婕却大惊,道:“方哥哥,我知道了,他们是五年前叱咤风云的西域四魔。从西域而来到中原,打败过许多高手,然后入了官府,成了朝廷鹰爪。”

方荣道:“怪不得如此厉害。”

开始四人还对三女很客气,报了名后,寻了一空桌,将桌子搬了过来,离三女近了,程己笑道:“宋女侠,令尊近来可好?”

三女如何瞧不出四人想对自己不轨,宋惠怒道:“你知我们是谁还敢如此无礼?”说完拔剑而出,疾往程己刺去。

程己猝不及防,疾往后仰,躲得有些狼狈。宋惠顺势横的一削,其余三人也都离开了凳子。

程己笑道:“好泼辣的女子。”瞧了她剑法,也不敢托大,从腰上取下弯刀,疾往宋惠腿上砍去,将之逼开了。

峨嵋双姝见状,也都拔剑攻来。一时七人缠斗在一起,方荣与花语婕忙躲到一边。

花语婕道:“方哥哥,你说哪边会胜?”

方荣道:“若论内功,四人厉害。若论招式,还是四人厉害。”

花语婕道:“那我们快去相助吧,四魔可不是好人。”

方荣道:“但峨嵋双姝阵法不能小瞧了。”

果然瞧四人被峨嵋双姝阵法攻得只有防的招。花语婕笑道:“连我都瞧不出,你却知道,以前是不是尝过她们厉害?”

方荣红了脸道:“那是以前,现在我可一点也不怕。”再瞧那边,四人分出程己来攻宋惠,而三人来守峨嵋双姝的阵法。

花语婕惊道:“宋姐姐要遭,那三人好像也使上阵法了,对了,西域四魔也是有阵法的。叫猞猁阵。不过我不知道如何。”

方荣瞧了一阵,知峨嵋双姝至少能自保,但宋惠却远远不是程己对手,道:“花妹,你等着,我去帮她,你千万不要冒险。”

花语婕知道程己绝非自己对手,也知方荣不让自己相助她们是为了自己好,是心疼自己,但见他助着宋惠,心中还是莫名的不是滋味,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了,总是吃醋,感觉自己好像不再是以前的花语婕了,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

方荣大声道:“你们打架去外面打架好么?害我们吃饭也吃不成了。”

程己早已占上风,见了方荣与花语婕,笑道:“风弟,我说你怎么闷闷不乐,原来这里只有三位姑娘,瞧,那里不是还有一位么?可一点也不比这三位差。”

花语婕虽易了容,但一样的惊艳。方荣忙握住花语婕因为愤怒而颤抖的手,道:“花妹,我不会让他们活着出去的。”

花语婕道:“我要亲手杀了那程己。”方荣道:“嗯,我一定制住他让你发落。”

花语婕突然手一扬,那程己不及反应,只觉后颈一凉,全身血液为之一滞。双目爆裂。直板板倒了下去。

方荣也是暗惊,忙又抓住了她另一只手,手还有些冰凉冰凉,心疼道:“这可是要耗内力的,你不要再用了。”

一时瞧见这突变,六人都停了下来,瞧着方荣与花语婕。方荣道:“你们打便打吧,影响我们吃饭,这也罢了,竟敢羞辱我娘子,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你们三个,是不是与他一伙的?得罪了老子,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三人均想:“老大不过是被他偷袭得逞罢了,我们还没怕过谁。”

龚弘怒道:“你话说反了吧。”说完提刀砍来,其余二人也攻了上来。

方荣提起左掌一拍,正拍在龚弘刀面上,龚弘只觉虎口一震,刀脱手而出。方荣右手一握,握住雷厉弯刀,饶是雷厉内功不浅,但被方荣握住竟是丝毫动不得。方荣刀一甩,刀便砍向风行破绽之处,风行急急往后退了。

雷厉提脚踢来,方荣也不避,伸指往他胸前点去。雷厉只觉脚上一阵剧痛,刚好全身一麻,倒在了地上。龚弘伸爪抓来,方荣正要点他风池穴,不想花语婕早已一剑刺在他胸膛上。看来不活了。

方荣瞧着她眼光,便如那日瞧见魏忠贤时的目光,暗叫不好,忙夺过她剑,将她紧紧搂住,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不要生气了。”

花语婕恨恨道:“他如此羞辱我,我要杀了他,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们。”

剩下的风行瞧见了二人如此的厉害,不再管雷厉,疾往门外冲动。方荣怒道:“想逃么?”话一说完,一根筷条已插入风行后颈,破喉而出,直直倒在了地上。

方荣也不再理被点了穴的雷厉,搂住花语婕往门外走去。三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杨羽首先回过神来,忙追上了方荣,道:“想不到我们又相见了。多谢方少侠相救。”

花语婕回过神来,感觉方荣紧紧搂住自己,忙挣脱了他。方荣道:“你认错人了。”

杨羽道:“你不承认也罢,我还是要谢你们的救命之恩的。”

宋惠羞红了脸道:“方少侠,要不是你救我,只怕我被那**贼……惠儿真不知如何感谢你才好。”

方荣道:“你们不要再来见我,我便万分感谢了。”

宋惠鼻子一酸,道:“方少侠,你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羽心中也是一酸,道:“方少侠,你还是恨着我的么?”

方荣道:“恨,我哪里恨得完?我是怕你们。你们还是不要让我再看到了吧,我真的很害怕你们。”

宋惠首先哭了起来,道:“你怕什么?我不是向你道歉了么?你不是说过原谅我了么?你不是说过我们是朋友么?今日你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方荣喝道:“你们再不走,我杀了你们。”

宋惠将剑挤给方荣,哭道:“你杀吧,你杀吧,你如此恨我,我宁愿让你杀了。”

方荣夺过剑,道:“哼,别以为你是女子,我便不敢杀你。”但瞧着她模样,还是不忍,其实宋惠不是现在这模样,他也是不敢杀的,将剑往地上一扔,道:“瞧在你爹爹面子上,饶你一命。”

杨羽幽怨道:“我在你心里原来是这样,我宁愿让你杀了,心里好过些。”

花语婕轻声道:“你们为什么总是要逼方哥哥呢?”

宋惠道:“我怎么逼方少侠了?难道谢谢救命之恩也是逼么?”

方荣道:“那不用了,那些人是得罪了我们才杀他们的。我们才懒得救你们呢。”

柳琳道:“不管怎样,若没方少侠出手,后果真不知如何,想不到那四人厉害如厮,是我们不可想象的。多谢方少侠救命之恩。”

方荣道:“你们谢也谢了,你们可以走了,我也还有事。”

宋惠道:“方少侠,你讨厌我什么?我可以改。”

方荣笑道:“真是奇怪了,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宋惠抹了抹不住流下的眼泪,终于鼓起勇气道:“可是你讨厌我。我知道,我没花妹妹漂亮,可是……可是我也喜欢你呀,杨姐姐也喜欢你呀。”

方荣才不信她这套,她们想接近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道:“嗯,我知道了。多谢二位垂青,方荣感激涕零。”说完拉了花语婕往前走去。

宋惠一急,也不管羞不羞人了,追了上去,拦住了方荣,道:“我的心事也告诉你了,你……你怎么想?”

方荣笑道:“想法?想法便是我更讨厌你们了。让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宋惠却展开双臂,道:“不让,你杀了我吧。”

方荣提掌便往宋惠击去。花语婕等人都是一惊,想不到方荣真的动手了,但已是不及,宋惠忙闭了眼睛,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暗道:“你杀了我,或许便会记住我了。”正等了他那一掌,只觉全身一麻,全身动弹不得。

原来方荣本来不敢杀她,伸掌不过吓她一吓,实要点她穴,想不到她还真不怕死,暗道:“莫非她早已知我不会杀她,她那脸上的一丝笑容是在嘲笑我么?”不再理她,搂住花语婕,疾往前行去。

峨嵋双姝为了要瞧宋惠是否有事,再者也没要追方荣,忙要帮泪流满面的宋惠解穴,但方荣的穴哪那么容易解开,只得慢慢帮宋惠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