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一二回 激愤

王重惊道:“你刚才说什么?他比你爹爹还厉害?宋师妹,你这玩笑可开大了。”

宋惠道:“那有什么?我亲眼瞧见他的武功的,更听我爹爹亲口说的。”

罗桓笑道:“宋师妹,你也不用把他捧上天了,是英雄与狗熊,刚才不是瞧见了么?”

宋惠急道:“那是因为他喝醉了,他还受伤了。要是他好好的,哼,他一根手指头也能将你……将你击倒了。”

王鹏道:“这么说我们都不是他对手?连杨师姐、柳师姐也非他对手了?”

杨羽道:“王师弟,我们大事要紧,何必为一个喝醉酒之人生气吵架呢,走,我们进去吧。”

方荣抹了抹嘴,踉跄往前走去。宋惠又上前拦住他,道:“方哥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恨我么?”

方荣笑道:“我没有恨你,我只是怕你,怕你们。”

宋惠气道:“你怕我什么?你说,你怕我什么?”

方荣道:“自然是怕你们杀了我。”

宋惠嗔道:“我杀你做什么?再说了,我杀得了你么?原来你怕这个,我以为你讨厌我,讨厌我的脾气呢。这样便好啦,我以为你是讨厌我呢。”说着说着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将王鹏与罗桓可迷死了。

方荣道:“那我可以走了吧?”

宋惠笑道:“我又不杀你,我又杀不了你,来,我们一起进去吧。”说着便去拉他手,要拉他入客栈,方荣一把将她手甩开,道:“哼,我不想跟你们在一起。你不杀我,你以为他们不想杀我么?”

王重早已起疑,暗道:“他总不敢见我们,又说我们想要杀他,他难道是聚英庄或南海派仇人?”道:“王鹏,瞧瞧他模样,我们认识他么?”

王鹏经他一提,也起疑,忙转到方荣面前去瞧,这一瞧不要紧,一瞧见方荣如电、仇恨的目光,竟然吓得坐倒在地。颤抖的声音道:“大……哥……他……他是……”

罗桓瞧着他奇怪恐惧的模样,要去瞧这到底何方神圣,忙扶起王鹏,一瞧方荣,一下全身僵住了,许久,王鹏也不管了,跌跌撞撞跑入客栈中,道:“大师兄,他是……他便是方荣。”

四人一听,齐拔剑而出。王鹏忙也跑入了客栈。

宋惠忙拦在方荣面前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不许你们伤害方哥哥。”

方荣笑道:“今日我心情好,我不想动武,我马上便要去京城了,你们想杀我,去京城杀我吧。”

王重怒道:“哼,你也不用去京城了,今日我们便杀了你。”

方荣暗道:“要让他们跟我去京城,非要羞辱他们一番不可。”笑道:“你是聚英庄的么?听说聚英庄有三个王重、王华、王鹏的,不知可是不是你们啊?”

宋惠忙道:“方哥哥,你不要说了,你不要惹他们生气啦。”

方荣道:“我听说有个叫什么王鹏、罗桓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不知是也不是。”

罗桓刚才打他之时,知他无还手之力,胆子也大了,挺剑而出,道:“看是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剑往方荣面目刺去。

宋惠忙伸剑格住道:“罗师哥,你再闹,我以后再也不跟你说话了。”

林孜与伍哲怕罗桓吃亏,忙也挺剑上前护住罗桓。

方荣忙远远退开了,道:“你们南海三杰更不像话了,三人不是我花妹一人对手,还好意思出来行走江湖。回家再练几十年再出来吧。”

南海三杰大怒,忙将方荣围了起来。

宋惠骂道:“好啊,你们伤了可别怨我。方哥哥,你小心些。他们的排海剑阵可厉害着呢。”

王重知南海三杰可能不是方荣对手,忙也挺剑上前,在外面围住方荣,道:“方荣,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方荣道:“那是当然,我们以前虽不相识,但都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只你六人与我有深仇大恨而已,我也无所谓了。恶人还好些,杀我便杀我,可不用说与我有深仇大恨。还不动手么?”

林孜剑气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方荣为之一滞,暗惊道:“遭了,我的体力未恢复,又喝醉酒了。”见林孜剑刺了上来,忙斜身一转,跃出了三杰包围,不想王氏兄弟却在外面守住,又将方荣逼了回来。

方荣只觉得喘不过气来,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又觉体内五道真气到处乱窜,直比醉酒更难受,醉酒不过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这回好像要将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一般,好不难受。暗道:“他们这排海剑阵如此厉害么?”

杨羽等人瞧着他满脸胀得通红,青筋暴露,又知他受了伤,只怕是被南海三杰逼得如此,杨羽与宋惠都要上前相助,都被柳琳拉住了。

方荣让着三杰之剑,脑子却越来越晕,身子却越来越难受。三杰剑气越猛,那五道真气也窜得越厉害。

三杰心中暗喜,知道方荣受伤是真,再过不久,他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也不真要杀他,只将之困在剑阵中。

方荣再也控制不住,一道血剑从口中射出,罗桓猝不及防,那道血剑射在了他手指上。剑脱手而出,再瞧自己剧痛的手,突然大哭大叫起来:“我的手指,我的手指,我的手指不见了。”

林孜与伍哲忙不再攻方荣,都来瞧罗桓怎么了,一瞧,大惊失色,罗桓左手食指与中指已断去,罗桓哭道:“大师兄,快帮我找指头,快呀。”众人忙帮他找起来。

方荣体内的五道真气也不再乱窜,一下竟然如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好像功力也恢复了,方荣暗喜,笑道:“这叫自作自受。怨不了我。”

三杰大怒,又都往方荣攻来,方荣笑道:“罗大侠,原来你左手使剑与右手使剑一般厉害的呀?佩服佩服。”果然方荣这时也已感受不到三杰的剑气,心中暗喜,手一卷,将林孜的剑卷到了自己手中,又一卷,将伍哲与罗桓之剑缠在了一起,又卷了过来。一下三人之剑全在方荣手上。

三人也被方荣真气逼开了。一时都不敢上前,只恨恨地瞧着方荣。

方荣哈哈大笑,道:“这剑我喜欢得紧,三位大侠也不缺钱,送了给我吧。”

林孜道:“士可杀不可辱,你要剑,先把我们给杀了。”

方荣笑道:“不敢不敢,对了,那三位王大侠,你们富甲一方,你们的剑一定比这三位的剑好,也一起送了给我吧。”

王重虽知非方荣对手,但被他逼到这程度,又知方荣不敢杀了这里人,喝道:“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说着剑尖一划,往方荣攻去。方荣瞧着他剑尖幻成一朵剑花,剑虽指着自己胸膛,剑尖却不仅刺自己胸膛,还刺往自己胸膛四周,方荣笑道:“这开枝散叶确实厉害。”也不让开,右手一伸,剑身转得虽快,但方荣手更快,一把将剑抓住了,左手伸剑往王重手腕上拍去,道:“撒手吧。”

王重哪里还敢要剑,剑抽又抽不回来,再不撒手,只怕自己不是去两根手指而已,只怕连整个手掌也没有了,忙撤了剑退开了。

方荣左手剑不停下,又接连往王华、王鹏手腕上刺去,二人都只觉手背上阵剧痛,手也失了控制,剑脱手而出,又被方荣剑气一逼,又退开了。方荣忙将两把剑也接住了。

方荣瞧着新夺来的三把剑,上面果然镶金嵌玉的,笑道:“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最近我没酒钱了,这六剑正好派上用场。多谢六位了。”

六人是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动手。宋惠忙道:“方哥哥,你还了他们剑吧。你要酒钱,我给你。”

说着正要上前拿剑,方荣伸手拦住,道:“你不要过来,对了,宝剑配英雄,我想美女配的剑只怕更好,更精致吧。难道宋大小姐也想将剑送了给我?”

宋惠心中又喜又羞,轻声道:“方哥哥要想要我的剑,我便送给你好啦。那你把他们的剑还了给他们吧。”

方荣哼一声,道:“好了,我还有要事在身,你们要想要回剑,去京城要吧。你们最好多带上点人,不然又是你们六人,那可很难要回。你们这次来的人都去京城找我吧。”

王重怒道:“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你要我们的剑,除非把我们给杀了。”

方荣笑道:“那我又不杀你们,又把剑拿走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杨羽终于红了脸道:“方少侠,你不要再得罪人了吧,你快把剑还了给他们。”

方荣虽听到她似乎是在威胁自己,其实是恳求自己,想到她其实处处护着自己,又瞧她瞧自己模样似乎与花语婕她们一般,暗道:“她真的喜欢我么?不可能的。”忙道:“好吧好吧,拿六把剑也重得很,宋大小姐如此帮着他们,你把这六把剑买了下来吧,拿着银子可比剑好多了。”

林孜怒道:“这剑本来便是我们的。”

方荣道:“可是现在在我手上,不然你们报官吧。就说我抢了你们剑去。”

宋惠忙道:“你们都不要吵啦。方哥哥,你说多少钱,我买。”

方荣一个一个指着上面的宝石道:“你说这至少值多少银子?”

宋惠急道:“我不知道。”

王鹏哼一声,道:“我这身上总共三百两,你说还缺多少,下次还上。”

方荣笑道:“那可不敢,到下次,只怕你们不是还我钱,而是要我还命。这买卖可做不得。”

宋惠道:“那你跟我回家拿。”

方荣瞧着杨羽焦急的目光,忙道:“好了,那什么王鹏大侠,你把你三百两银子还是金子给我吧,算我吃亏,就三百两卖给你们了。王鹏,快拿银子来吧。”

王鹏无奈,这点钱虽算不了什么,但这般送给了仇人,心中如何恨,将钱袋子抛给了方荣。

方荣接过,笑道:“亏是亏了点,不过总比没酒钱好。”说着将剑也抛给了六人,六人忙伸手接住,不想方荣劲力不减,六人都被往后带了一段才停下来。罗桓因是用左手接剑,竟被带着摔倒在地。

方荣不再理他们,道:“你们继续商量你们的大事吧,我有事先走了。”谁也不敢拦他,方荣大摇大摆而去。

方荣回到家,瞧见了焦急的夏如月,道:“月儿,你愿意忘了你的仇恨,与我去京城么?”

夏如月惊道:“你要去京城找花姐姐?”

韩钲与何莲碧虽不愿方荣这样便离开,但也不好说什么。

方荣道:“不错,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夏如月心下一酸,道:“我不离开这里,我马上要找我的师父。”

方荣其实也不愿她跟在旁边,倒非不喜欢她,而是怕见到花语婕时又出现那一幕,道:“那你在这等着我,你也不要想着报仇了,你与宁婶婶许久没见了,你多陪陪她吧。”

夏如月哭了起来,道:“那我在这里等你。你一辈子不来,我一辈子等你。”

方荣抹去她眼泪,笑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找到你花姐姐,马上便回来了。”

韩钲道:“既然如此,你一切小心点。”

方荣道:“嗯。对了,我马上要出去了。我可能不回来了,这次回来,我是向你们告别的。”

夏如月听了此言,扑入宁诗莘怀中,哭道:“这么急么?”

方荣道:“嗯,多耽搁一天,你花姐姐便多一分危险。我想在路上截住她。”

夏如月道:“方哥哥,我帮你收拾行李。”

方荣笑道:“不用了,我今日刚得了三百两纹银,够我路上用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没钱了大不了去偷。”

宁诗莘嗔道:“好好人不做,做贼。”

方荣笑道:“宁婶婶关说我不行,你得先管管韩叔叔。”

宁诗莘羞得满脸通红,本不会说话,现在被他说得哪还能还口?夏如月不禁笑起来。

方荣见她笑了,道:“那我走了。”

夏如月急道:“现在天黑了,明日再走不行么?”

方荣道:“我今晚要先去一趟宁王府。”说完不愿看到夏如月泪水,更不敢看众人目光,转身离去。

方荣又偷偷进入宁王府,府中果然在办丧事,处处挂着白布,暗道:“装得比真的还真。”寻到司徒长空住处,正欲将之引出宁王府大打一场,不想却扑了个空。忙又往宁王寝室而去。还是扑了个空,暗道:“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只好再等,等了两个时辰不见宁王回来,暗道:“莫非他不敢住这里了?”只得又回到司徒长空住处,想不到他也没回。

方荣暗道:“我也没时间等你了。大捣你一番。”说完遣入了司徒长空房中。过了许久才出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暗道:“这回轮到宋府了。”

方荣寻到宋府时至第二日清晨,也等不了到晚上,跃入了宋府,正是后花园,也不敢四处走动,心中暗道:“宋前辈是位英雄,我也不能像对司徒老贼一般对他,这后花园大概也只有女子会来,那么那宋惠可能会来,我便等她来吧。”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个人影,只好往园外走去。走廊上正见了一个丫环端着茶具往前去,方荣忙跟在她后面。

那丫环进了一屋,只听那丫环道:“请老爷、夫人用茶。”

另一人道:“你出去吧。”正是宋松的声音。

方荣暗喜:“可找到你们了。”

等那丫环离去,一女子声音道:“师哥,你说惠儿这孩子是怎么了?王鹏罗桓都好好的一个人,她却理也不理,她也老大不小了,人家聚英庄王老英雄可是有意思成全他们两个的。罗桓那孩子也不错,以前他们两位来,她们还有说有笑,我还笑话她不知羞,现在可好,两人都来了,一个人也不理了。”

宋松道:“唉,惠儿的路让她自己走,以前你怪我管她太严,现在我不管她了,她要做女侠要擒八仙,你骂我,现在她自己要找心上人,你也要骂我么?”

宋夫人道:“唉,惠儿长大了,你说得对,她的路,让她自己走吧,她走错时,我们提醒她便是了。”

宋松道:“好了,去招待客人吧。”说完两人离开了房间。

方荣忙进了他们房间,在桌子上刻了“方荣到此一游宋松到京寻仇”十二字。忙逃了出去。

又至后花园,正欲出去,却见宋惠一人在那边轻轻荡着秋千发着呆,方荣正欲绕道而行,暗道:“我在宋大侠房内刻了字,但宋大侠不一定告诉别人,何不告诉她,她一定会告诉所有人的。”于是轻轻跃上了一棵树,卧在上面,对着发呆的宋惠道:“惠儿。”

宋惠大惊,拔剑而出道:“谁?”当瞧见是方荣时,又惊又喜,道:“方哥哥,你……怎么来啦?”

方荣笑道:“我是来找你的啊。”

宋惠脸上一红,低下了头,道:“你找我做什么?你不可以直接拜见我爹爹么?”

方荣笑道:“拜见过了。我是特意来向你告别的。”

宋惠忙抬起头来,道:“你要去哪里?”

方荣一跃而下,道:“我不是对你说过了么?我要去京城。”

宋惠道:“你跟花妹妹去么?”

方荣转过身去,道:“不,我一个人去。”

宋惠忙道:“方哥哥,我陪你去吧。”

方荣道:“不用了。不过你无聊时可以叫上什么聚英庄之人、南海三杰、华山十圣、昆仑七子、峨嵋双姝之类的与你爹爹去找我。我求之不得。”

宋惠流下泪来,道:“方哥哥,你真的是特意来与我告别的么?”

方荣笑道:“那你以为我来干什么?还向你讨钱么?”

宋惠道:“可是你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我知道,他们都恨你,可是,我不理他们了呀?我都不理他们了。”

方荣暗道:“你不理他们关我什么事。”道:“好了,我走了。叫你爹爹不要生我的气。”

宋惠惊道:“你跟爹爹说了什么?是关于……关于我们的事么?”

方荣哈哈大笑,道:“不是。保重。”说完一跃而出,留下泪流满脸的宋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