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二一回 仙子

方荣其实不过是想睡在花语婕隔壁,被她这般一说,羞得脸比花语婕的还红,忙道:“花妹,你可不要听她胡说。我的意思是说要住你旁边。”

花语婕道:“我知道,我带你去吧。”

王湄只拉着司马行空之手偷偷好笑。司马行空瞧着她可爱可气的模样,只无奈地笑笑。花语婕嗔道:“湄儿,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方荣道:“湄儿,你再笑,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湄忙止住笑道:“以后不敢了。”

方荣敲了她头道:“你真是人小鬼大。”

王湄想要躲开却是躲不开的,嘟起嘴道:“方师哥,不许打我头。不然我告诉于姐姐说你欺负我。”

方荣想不到她会提起于婷,忙笑道:“湄儿,那是我表示对你亲热。把你当亲妹妹看。”

王湄这才笑起来,道:“可以后也不许再打我头,万一打傻了怎么办?”

花语婕笑道:“你方师哥知道啦,可以让他走了吧?”

王湄道:“他要走,我又拦不住。我才巴不得他快些走呢。”

方荣佯怒道:“有你这样当小师妹的么?”

王湄将头一别,道:“谁叫你没司马哥哥一般待我好。”

方荣正欲再开她玩笑,花语婕对他一笑,拉了他道:“走啦。”

正欲转身上楼,又走进来一老一少二女子,老的六十岁年纪,众人瞧不出她武功,方荣却知道她武功深不可测,暗暗吃惊。而那少女不过十六七岁模样,明艳动人,虽是一身素衣,被外面的阳光一映,如仙女下凡一般,差点将花语婕给比了下去。那少女一见了方荣,马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方荣暗叫不好,心道:“又来两个夺刀的高手。”

花语婕瞧了那少女却是哼地一声,甩开了方荣之手,方荣不知她为何生这么大气,问道:“花妹,怎么了?你认识她们么?”

花语婕道:“这要问你。”

方荣道:“我不认识她们,你江湖典故厉害,你快告诉我。”

忽听那少女道:“东方哥哥,我果然在这里。我与师父可找到你啦。”

方荣松了口气,暗道:“原来不是找我的。”

花语婕冷笑道:“你对你东方哥哥可真是情深意浓呀,你东方哥哥今日才到,你马上便追来了。”

方荣笑道:“花妹,原来你们认识呀,不过好像你对她有敌意?”

花语婕哼一声道:“你不要在我面前装傻了。”

那少女低下头,道:“花姐姐,我知道你还在生东方哥哥的气,还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生已是东方哥哥的人,死是东方哥哥的鬼了,让我们一起服侍东方哥哥吧?”

方荣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你东方哥哥,西方弟弟的,你花姐姐不认识什么东方哥哥。花妹,她说的东方哥哥是谁?”

花语婕瞧他很生气,抓着自己的双臂好不生疼,才知原来说的东方哥哥是指他自己还不知道,但见他为自己吃醋的模样,心中却万分开心起来,道:“你认识的。我已答应他要照顾他一辈子啦。”

方荣握住她的手松开了,伤心道:“是四弟么?我便知我比不上他。”

花语婕发觉对他开不得这种玩笑,忙道:“方哥哥,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心里的东方哥哥便是你啦。”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羞人的话,已红至脖子了。

王湄还在云里雾里,瞧着那少女道:“你是谁?”

那少女不去理她,跑到方荣跟前道:“东方哥哥,你一定认不出我这模样了吧?你再仔细瞧瞧?”

方荣也不敢逼视,忙别过脸去,道:“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到底是谁?”

那少女也不伤心,因为她知道自己与以前打扮大不相同,道:“我姓夏。”

方荣一惊,这才转过脸来仔细瞧了她脸,不是夏如月是谁?不禁喃喃自语道:“月儿,你真美。”

夏如月见她瞧了自己木呐模样,掩面笑道:“你这时才知么?”

方荣忙回过神来,道:“月儿,你来干什么?”

夏如月道:“你走后,我便找我师父了,我将你我一切全跟师父说了,师父说你可能有危险,我便缠着师父要一同来找你了。”

方荣瞧了瞧还在生气的花语婕,甚是尴尬,道:“你师父是?”

这时那老妇也走了过来,瞧了方荣一阵,道:“你有几个老婆?”

方荣更是不知所措,道:“敢问前辈怎生称呼?”

那老妇道:“你怎么跟前辈说话的呢?现在是我问你。”

方荣一边是花语婕一边是夏如月,心中早乱,道:“前辈,你刚才……问了我什么?”

那老妇觉得这方荣可爱起来,笑道:“我问你你有几个老婆了?”

方荣忙道:“晚辈年轻,还没婚娶。”

那老妇道:“我早听说你有七位红颜知己,可是?”

方荣可不敢谈论此事,壮着胆道:“前辈,你也要告诉我称呼我才敢告诉你你问的问题。”

夏如月忙道:“我师父叫白云仙子。”

那老妇道:“现在不敢叫了,不过月儿现在可称得上这个名号。”

花语婕张大了嘴巴,想不到眼前之人便是与师父齐名的白云仙子,忙拜道:“晚辈花语婕拜见薛前辈。”

白云仙子瞧了一阵比自己心爱徒弟还美三分的花语婕,笑道:“你师父百花仙子可好么?”

花语婕忙道:“好。多谢前辈关心。”

白云仙子道:“我见你瞧了月儿很是生气,不如你告诉我,方荣有几个红颜?”

花语婕羞得脸红,道:“前辈为何问这些?”

白云仙子道:“我要为月儿着想。”

王湄这时道:“前辈真是多此一举,方师哥有无几个红颜,事实能改变么?以方师哥这种人,肯定是有很多的了,难道前辈便要夏姐姐改嫁么?”

白云仙子往王湄瞪去,王湄忙住了嘴。夏如月搂住白云仙子手道:“师父,不要问了,不管怎么样,那妹妹说得对,都改变不了了的。”

白云仙子无奈道:“好吧。这方荣我瞧了也不是令我很失望,月儿,你若不精明一点,只怕要吃亏。”

夏如月惑道:“师父,你说什么?”

白云仙子笑道:“没什么,不过你要先讨好你花姐姐。我是说现在是不是要帮你方哥哥赶走这些人?”

方荣暗喜。夏如月指着梁俊道:“师父,那日方哥哥受伤,便是他要杀方哥哥了。”

白云仙子道:“单从他们追杀方荣便知他们的无耻了。教训他们也心安理得。方荣,你既有这个本事,为何不教训他们呢?还让他们这般欺负?”

方荣忙道:“晚辈正有此意,可是他们都是正派弟子,晚辈教训了他们,只怕误会更深?”

白云仙子道:“什么误会?根本是借口。”这些武林名宿一到这种境界便把所有人看透了,不分好人坏人了。也不顾及什么正派邪派了。

方荣喜道:“那前辈也是同意我的做法的了?”

白云仙子道:“你有什么做法?”

方荣道:“教训他们啊。”

白云仙子道:“怎么教训他们?”

方荣忙问道:“那前辈本来打算如何教训他们?”

白云仙子笑道:“你想叫我做恶人?你要怎么教训他们可不管我事,不管你将他们打得残废了,武功尽失了,都不管我事。”

王湄道:“前辈原来也是个……”

剑无血道:“前辈算好的了,应该直接杀了才是。”

白云仙子笑道:“姑娘说的正合我意。不愧是无血双艳。”

那边都不敢言语,只宋惠不怕天不怕地,道:“薛前辈,你既知她二人是无血双艳,你却还要与她们混在一起么?”

白云仙子道:“她们既与方荣坐在一起,那应该是方荣朋友,那应该便是我朋友,我不与她们在一起,难道与你们在一起么?”

宋惠实在无可奈何,但知她是帮着方荣的,哼一声不再言语。白云仙子笑道:“女娃子,要不要方荣先从你开始教训起?”

宋惠冷笑道:“方少侠才不会教训我呢。”

白云仙子道:“你师父是谁?”

宋惠更是骄傲,道:“我爹爹便是武当宋松。”

白云仙子道:“原来是那小子。我见他之时不过是个什么也不会的小伙子呢,想不到几年不见,成了武当一等一的高手了。”

宋惠喜道:“原来前辈见过我爹爹?”

白云仙子道:“响当当的人物自然要见的。既然你是宋松宝贝女儿,便先放过你吧,方荣,你最恨谁,便从他开始吧。”

花语婕忙道:“前辈,方哥哥累了,刚才我正要带他去睡呢。让方哥哥去睡吧?”

白云仙子道:“强辞夺理,这时候方荣能睡得着么?”

花语婕气道:“可是也不许前辈教坏方哥哥。”

白云仙子听了她这话,不怒反哈哈大笑起来,笑了许久才停下来,道:“花侄女,你可终让我见识了你的厉害了。”

花语婕俏脸一红,道:“前辈,你说的什么意思?”

白云仙子在她耳边道:“真正的女中豪杰。都说方荣听你的话,只怕是真。”

花语婕偷眼瞧了瞧方荣,心中幸福无比,忙摸了摸火烫的脸,道:“前辈也来胡言乱语。”

白云仙子道:“好吧,恶人做不成,我们只好做胆小鬼了,我们离开这里吧。方荣,你准备好去哪里没有?”

方荣忙摇摇头。白云仙子道:“月儿跟了你这种人,也不知是好是坏。”

方荣忙道:“月儿若不愿与我在一起,前辈可以马上带月儿走。”

夏如月听了此言,抱住白云仙子哭起来。白云仙子更是大怒,想不到自己最心爱的弟子在他心中一点份量也没有,一掌便往方荣击去,方荣见了也不敢避开,而且白云仙子的掌如浮云一般飘浮不定,由不得方荣思考,一掌已击在了方荣胸前。

方荣开始只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忽地全身一冷,一道真气从口中疾窜而出,又一道血剑射了出来。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白云仙子也是一时气急,一掌打出便觉后悔,见他倒下,忙推开围上来的花语婕与夏如月,送了一粒神丹进方荣口中,又输了些真气进方荣体内。

方荣幽幽转醒来,瞧了泪流满脸的夏如月,再瞧瞧幽怨地瞧着自己的花语婕,笑道:“我没事。只怪我不懂说话,惹前辈生气了。前辈,你这是什么掌法?我现在全身软绵绵的,力也只使得出三分。”

白云仙子哼一声道:“不管什么掌法,至少要一天才能恢复,不过以你的功力,应该几个时辰便成了。现在,我的手也差点断了,还好我用的是绵云掌,若是其它招式,我的手只怕反被你震断了。”

夏如月哭道:“你嫌弃我么?你为什么要赶我走?”

方荣忙站了起来,不敢望二女,道:“前辈,我想到一个地方,我们去那里吧。”

白云仙子道:“月儿,我们走,他根本不欢迎我们。”说着拉着夏如月便走。

方荣瞧着不愿离去的夏如月,却又不敢阻止,只得任由白云仙子拉着夏如月走。

夏如月道:“方哥哥,等我报了仇,我马上回来找你。你自己小心。”说完不再逆着师父,与师父走了出去。

王湄气得俏脸通红,愤愤道:“方师哥,你对得起于姐姐么?对得起花姐姐么?对得起东……对得起程姐姐么?”

花语婕喝道:“湄儿,不要说了。”

方荣本来伤心,又受了伤,更听到她提到于婷、东方妍雪与花语婕,堵在胸口的闷气忽地都从口中窜了出来,吐了一口又一口鲜血,直吐了十几口鲜血才晕倒在地。在场之人都吓得傻了,都张大了嘴瞧得一动不动。

花语婕首先回过神来,一扑上前,忙将方荣口中的血挖了出来,帮他擦干净了,急道:“二哥,快扶方哥哥去房间。”

司马行空忙上前一把抱起方荣,在花语婕带领下进了一间客房。

花语婕只道方荣过一会便会醒来,不想方荣本来内力十层只剩三层,更是受了伤,又吐了十几口血,现在脸如白纸,哪还醒得过来?花语婕气急,提手便往王湄打去。

王湄忙躲到司马行空身后,哭道:“花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这样。”

花语婕扑倒在方荣身上痛哭起来。

司马行空正要上前安慰,王湄忙一把拉住他,道:“花姐姐哭会好受些。”花语婕喝道:“你们都给我出去。”司马行空无奈,叫双艳在门口守着,只得与王湄走了出去。

两人刚坐下,宋惠忙问道:“湄儿妹妹,方少侠有事么?”

王湄只好把委屈发泄到她身上,道:“不用你管,你有事了,他也不会有事。”

王鹏道:“这次受伤,只怕又是方荣作假。”

宋惠骂道:“王鹏,你不要胡说八道,有本事你让白云仙子打一掌,有本事你吐那么多血让我看看。”

王鹏不怒反喜,想想也确实如此,道:“那我们可没怕之人了?”

司马行空哼一声道:“孰不知方大哥身边还有我司马行空、王湄、花语婕么?刚才进来之时,见这里站满了人,现在怎么少了许多?都跑到后面去了么?怕我们从后门逃了?哼,方大哥要走,也不用假装受伤。你们这样多此一举,反而显得你们是多么的愚蠢。”

梁俊哈哈大笑,道:“司马行空,这也不显得你愚蠢么?我们关心的是方荣受伤真假,你这不是明明白白告诉我们方荣真受伤了么?”

王湄道:“哼,方师哥受伤又怎么样?难道你以为我保护不了方师哥么?”

司马行空道:“目前,我还不将你们放在眼里。”

要说梁俊等人一人或许不是司马行空对手,但他们不是一人,所以要真打起来,司马行空与王湄未必是他们对手,但他们各有心病,都不去理他之言。

宋惠急往楼上而去,王湄忙挡在她面前道:“你想干什么?”

宋惠道:“我要去看方少侠伤势。”

王湄道:“花姐姐连我们也赶出来了,会让你进去么?再说,还不知你想干什么呢,岂能让个居心叵测之人进去?”

宋惠怒道:“你说什么?是谁害方少侠如此的?”一时气急,提剑往王湄刺去,王湄往后退去。宋惠一时触到伤口,那鲜红的血又从右肩浸了出来。杨羽忙将之拉了回来。

王湄冷笑一声,道:“以宋姐姐本事,以宋姐姐身份,谁会伤了宋姐姐呢?对了,方师哥最不会怜香惜玉了,莫不是方师哥刺的吧?”

宋惠哼一声,道:“方少侠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小魔女,怪不得与义贤庄之人在一起呢。”

王湄不怒反笑道:“瞧你这模样,很羡慕我认识方师哥吧?忘了告诉你了,我是方师哥的小师妹。”

正说间,一阵奇香从客栈处飘了进来。虽是全身甚是舒畅,但众人只怕有毒,忙都捂住了鼻子。这时,门口站了一位美**,四十岁年纪,一身如雪的白衣,衬着她白雪的脸,真如刚从天而降的仙女,又如显灵的观世音菩萨。那**目光在客厅内一扫,在王湄身上停下了。

王湄又惊又喜,道:“花姑姑,你怎么来啦?”

那**道:“你花姐姐呢?”

众人不惊暗叹:“怪不得生出花语婕这样美貌的女儿来。”

王湄忙道:“在楼上陪着方师哥,我带你上去。”

那**走了进来,王湄忙将她带上楼去。双艳不敢阻挠,那**推门走了进去。花语婕早知师父来了,不过也想不出她为何来,又惊又喜,忙抹了泪,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那**见了她伤心模样,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又软了下去,道:“你的事我早已听说,你为什么要留京城我也知,我是来带你走的。”

花语婕大惊,道:“师父,为什么?”

那**道:“你喜欢方荣,我不管你,我没权管你,你要杀魏忠贤,我也支持你,可是你现在还没到时候,你自作主张的一件事,让师父很生气,我不得不来了。所以,我要马上带你回去。”

花语婕忙道:“不,师父,婕儿现在不能回去,你多给我一点时间,等方哥哥醒了,我马上跟你回去。”

百花仙子奇道:“方荣如何受的伤?”

花语婕忙道:“方哥哥被白云仙子打了一掌。”

百花仙子更奇,道:“白云仙子也来了?她为什么要打方荣?她的一掌如此厉害么?以方荣功力竟然昏迷不醒。”

王湄低下头道:“方师哥是被我气的,我骂了他,他受不了,吐了十几口血才晕过去的。”

花语婕忙拉了师父之手求道:“师父,你快救救方哥哥。你救了方哥哥,婕儿马上随师父回去。”

百花仙子上前瞧了方荣一阵,又把了把脉,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道:“不碍事。”

花语婕本来知道,但不感确定,经师父一说,喜道:“方哥哥身体是不是能自行疗伤?”

百花仙子道:“确实如此,怪不得方荣叫不死人呢。好了,婕儿,我们可以走了。”

花语婕急道:“不,师父,方哥哥还没醒来,他现在很危险。婕儿现在不能走。”

王湄忙道:“花姑姑,外面那些人都是来杀方哥哥的,有花姐姐,他们不敢怎么样,一走他们便会动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