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二四回 报信

王重忙上前道:“在下聚英庄王重,这位可是刀王萧前辈,这三位乃南海三杰,这二位乃峨嵋双姝,而这位乃宋松宋大侠千金。请阁下进去通告一声,便说我们有要事要拜见张旭总镖头。”

这些人一听说都是名门之后,更是响当当人物,那开门之人忙匆匆跑了进去。过了一会,只见五人匆匆小跑了出来,方荣一见,暗暗奇怪,其中二人竟是木茂木佩父女,除了那报信之人外,还有一满脸胡子的魁梧汉子和一个二十岁左右青年走在前面,想来一个是张旭,一个是他儿子了,却是不见余太平或太平帮之人。看来还是处处小心。

刀王见了木茂,一把抱住他双臂道:“木茂,走,我们去打一架。”

木茂见果然是刀王,心中也是万分惊奇,道:“萧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走,我们进去再说。”

张旭忙道:“萧大侠,快请进,刚才他们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萧大侠光临寒舍,令寒舍蓬荜生辉,快里面说话。”

刀王拉了方荣道:“我们是来见余太平帮主的。他有要事相告余帮主。”

木茂瞧了一眼方荣,心道:“他虽蒙面,但却能让萧前辈相信,一定不简单。”也不好问他名讳,道:“大侠请。”

众人跟着张旭进了客厅,纷纷坐下。张旭忙道:“诸位稍候,我马上请了余帮主出来。”于是往后房而去。

刀王道:“木茂,你怎么也来京城了?也是来找方荣的么?”

木茂笑道:“萧前辈猜得不错,我们正是来找方荣的。”

方荣道:“想不到方荣连木大侠也得罪了?”

木茂忙道:“众所周知,在下有个欺师灭祖的师弟叫九鞭降龙,近日突然死了,我想证实一下是不是方荣所杀。因为当日在湖北之时,在下正好遇到过方荣,听小女说方荣曾与司徒长空较量过,而且方荣身上也有鞭痕,我想我师弟之死十有八九是方荣所为。”

方荣道:“那木大侠来京城是找方荣报仇的了?”

木茂哈哈大笑道:“看来阁下与方荣交情不错,那你可猜错了。在下正要清理门户,只是想不到被方荣先杀了。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呢。”

刀王道:“木茂,你心口不一,师门中出了败类,也是由本门之人清理门户,万万不得外人插手,不然那可是侮辱本门之事。最多也是助你擒住那败类让你自己亲自动手而已,你刚才说的好像言不由衷吧?”

木茂红了脸,站起右手举起道:“我木茂对天发誓……”

刀王拦住笑道:“我与你开玩笑的呢,我最也是瞧不惯江湖什么规矩不规矩了。”

方荣道:“若真是方荣所为,木大侠将如何?若不是方荣所为,那又如何?”

木茂想不到他处处与自己为难,但知他都是为了方荣好,也不生气,道:“我想方荣也不需要我们什么,我们来京城也只为证实而已,以后方荣有用得着木茂的,木茂也绝不皱皱眉毛。”

方荣道:“千里迢迢跑来京城,只为证实人是不是方荣所杀,那你们可真是辛苦啊。”

刀王忙上前捂住了他嘴巴道:“木英雄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不要胡说。”

木茂笑道:“不要紧,他也是为了方荣着想。原来是方荣好朋友,唉,也怪不得要蒙面呢。”

正说着,张旭与余太平等人走了出来。众人忙一阵招呼。方荣最后将客栈中听到的说将了出来。余太平听完大怒,一拍桌子道:“汪正表面对我忠心耿耿,原来暗地里做这种事。他现在亲信甚多,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张旭,你也离开京城吧。”

方荣道:“现在是要找到黎宫主。余帮主,你知道她们所在么?”

余太平附耳道:“可能在安和药铺。你去那找找看,不要让别人知道,这里可还有汪正党羽。”

方荣道:“在下明白,余帮主,你这么相信我?”

余太平哈哈大笑道:“萧大侠相信你,我自然也相信你,而且我从你的一言一行猜到你是谁了。”

木茂奇道:“余兄,他是谁?”

余太平笑道:“他不肯见人,我也不好说将出来,还请木老弟见谅。”说着扫了一眼王重等人。

王重等人脸上一红,都知眼前蒙面之人是方荣朋友,却倒没想到是方荣本人。方荣道:“余帮主,那我现在马上去找黎宫主了?”

余太平道:“好,你可要小心,也不要让别人跟踪了。”

方荣道:“这理会得。萧前辈,你愿随我去么?我还有事相求。”

刀王笑道:“那是自然,我可不能让你跑了。不然我找谁比武啊?”

木茂更是大奇,心道:“能让刀王找上比武的,那可都是王字辈之人,刚才他找我比武,也是随口说说,现在都忘了,这人却时时记得。难道这人是剑王?”

方荣道:“余帮主,那我们走了。”

余太平道:“不送了。”

方荣与刀王从边墙跃了出去。走得远了,方荣扯下蒙布,道:“萧伯伯,你瞧,我的脸可又变了么?”

刀王瞧了一阵,果然与以前大不一样,道:“方荣啊,你易了容,怎么还蒙面啊,不是多此一举么?”

方荣伤心道:“就是这张脸了,我练了武功便成这样了。以后没人认识我了可怎么办?”

刀王道:“不认识好啊,没人追杀你了。”

方荣忙道:“萧伯伯,你快带我去找花妹。”

刀王道:“我怎么知道她在哪,我正要问你呢,你却来问我。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

方荣忙道:“没有,花妹回百花谷了,萧伯伯,你带我去见她吧。”

刀王脸色一变,道:“我知道了,这是你们的诡计,你们的诡计。休叫我上当。”

方荣无奈,心道:“百花仙子前辈那么漂亮,你却不愿见她,真是奇怪了。”道:“好吧,萧伯伯,你对京城熟悉,你应该知道安和药铺在哪儿吧?”

刀王道:“我自然知道,怎么,凤王在那?”

方荣心道:“你心中明明什么事都知道,却总是装糊涂,怪不得别人对你又敬又怕呢,没人敢把你当疯子看。”道:“正是。以前我找黎宫主时也是在药铺中找到的,余帮主告诉的应该不会有错。”

刀王道:“去问问吧,跟我来。”刀王带着方荣穿过几条胡同,来到另一条大街上,正见对面一家药铺,正是安和药铺。

方荣大喜,忙跑下进去。一温柔声音道:“这位小哥,请问你哪儿不舒服?需要抓什么药么?”

方荣忙道:“我要见你们黎宫主。”

那女子脸色一变,不过稍现即逝,笑道:“小哥,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黎宫主,只有看病的先生。不过先生也是女子,公主却没有。”却见另一女子离去。

方荣知一定是去通风报信了,心中去万分高兴,道:“那我在这等一会,等你们先生出来吧。”

刀王也坐下来,瞧着这些女子给病人看病。过了一会,一女子走了出来,道:“二位大侠,我们先生有请,请随我来。”

二人忙站起随了她走。走到后院,忽然七人提剑将二人围了起来。刀王叫道:“喂,你们怎么这样对待客人的?我们可是给你们报信的。”

七女子不理他,挺剑攻了上来,刀王笑道:“你们的梅花阵对我可没用。”说完两人不约而同上前点了七人穴道。两人相视而笑。

忽听一声音道:“方少侠,你是来与我们作对的么?”

方荣转身一瞧,正是史梅,还有殷兰、林竹、叶菊。方荣忙道:“史女侠,我是来见黎姑姑的,我有要事与她说。”

叶菊哼一声道:“你这无赖还敢来?你找宫主做什么?”

刀王嚷道:“这关乎你们长乐宫存亡,你们还在??隆!?

史梅忙道:“萧前辈,请见谅,刚才我们不知是萧前辈与方少侠,所以才……”

刀王又道:“好了,快叫你们黎宫主出来见我们。”

史梅道:“请两位随我来,黎宫主出外办事还没有回。”

刀王道:“你们这里有酒喝么?”

史梅笑道:“自然有的,便是没有,我们也要去买来给萧前辈喝。”

刀王笑道:“那便好。有酒喝,有架打,哪里我都呆得住。”忙帮七女解了穴,跟着四女到了后堂客厅。

史梅忙唤人送上好酒来,刀王也不客气,斟了两杯酒,与方荣对饮起来。殷兰红了脸道:“方少侠,花妹妹没与你一同来么?要不要我去叫她来?”

方荣本来不想想起此事,听她一提,泪水差点出来,忙笑道:“花妹随着她师父回百花谷了,现在只我一人。”

刀王也道:“是啊,回去了好,回去便没人管了,现在方荣多逍遥快活。”

方荣笑道:“是啊。”笑容却是那么苦涩。

叶菊道:“兰姐姐,便是那天那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么?”

殷兰点点头,道:“也只有她才配得上方少侠。”

方荣听了却更加伤心起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叶菊哼一声,道:“花姐姐天仙般的人,他才配不上呢,那日他连我都打不过。”

刀王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你打败了方荣?那你一定很厉害了?哪日我也找你打上一架,如何?”

叶菊将脸一扬,道:“我不跟老伯伯打。不过方荣却是我手下败将一点不错,姐姐可是都瞧见的。而且姐姐们都比我厉害,方荣更不是她们对手了。”

方荣也没心情与她开玩笑,只顾喝酒。殷兰忙夺过酒杯,道:“方少侠,你不要再喝了,再喝便醉了。”

方荣苦笑道:“是,是我没用,所以没人瞧得起我。”

殷兰道:“方少侠,你不要这样,你要是真的这样下去了,便真的没人瞧得起你了。你在我们心目中,是大大的英雄,没人说瞧不起你。相反,我们都敬重你。”

方荣回过神来,脸上一红,道:“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

叶菊掩面笑道:“不害臊。这样吧,方荣……方哥哥,你拜我为师,我教你武功,这样,总有一日,你便能保护花姐姐了。”

方荣也觉得这叶菊可爱起来,笑道:“叶妹妹,你说反了吧,应该是你拜我为师。”

叶菊刮脸道:“羞羞羞,明明打不过人家,还要人家拜他为师,世上竟有这样不要脸之人。”在座之人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史梅拉了叶菊道:“菊儿,难道你没听宫主跟你说过他很厉害的么?”

叶菊道:“可是那日他明明被我打败了,我轻轻一掌,还把他打出老远呢。”

殷兰道:“好啦菊儿,也不怕萧前辈笑话你。”

叶菊瞧了一眼笑眯眯的刀王,道:“萧伯伯是谁?”

殷兰道:“萧前辈可是比宫主还厉害的刀王。知道了么?”

叶菊惊得张大了嘴巴,凤王在她眼里已然是神仙下凡的人物,自己总觉要学完凤王武功只怕要几辈子,想不到这不修边幅的老伯伯是个比宫主还厉害的人物,道:“我不相信。我要跟他比试。”

刀王吓得酒杯掉在地上,道:“小姑娘饶命,我可不敢跟你比。”

叶菊见他慌张成这模样,道:“你是不说过要与我比试的么?现在我答应了,你怎么反悔了?”

方荣笑道:“萧伯伯怕与女子过招,更怕与你这样的小姑娘过招。”

叶菊哼一声,道:“都是胆小鬼。我知道啦,你们嫌我小,不愿与我比试?”

方荣忙道:“不是不是。叶妹妹实在太厉害,尽得黎宫主真传,我们不得献丑。”

殷兰见只有刀王一人饮酒,方荣手中酒杯被自己夺了过来,脸上一红,又递给方荣道:“方少侠,你可不能再像刚才一般只顾喝酒了。”

方荣接过,道:“多谢殷姑娘。”

殷兰羞得忙跑到史梅身后低下了头。方荣也没注意,倒了一杯举杯道:“萧伯伯,为我又能喝酒干一杯。”两人又一饮而尽。

几人正与叶菊说着笑,方荣忽道:“黎宫主回来了。”

叶菊道:“呸,骗谁?”

话没说完,凤王已走了进来,笑道:“菊儿,谁骗你呀?”

叶菊又是惊得张大了嘴巴,道:“宫主,你真的回来啦?我以为方哥哥骗人的呢,你们说好了的么?”

凤王笑道:“你方哥哥可不是一般人。方荣,你找我有什么事么?稀客,怎么连刀王也在此啊。”

方荣忙又将说了几遍之事说给她听。凤王听了倒不惊讶,道:“方荣,真是太感谢你了。事情竟到这种地步,那可真是计中计了。这事我们理会得,方荣,十大名捕可全靠你了。三日以后的白云观之会,十大名捕全靠你对付了,刀王,你愿不愿意顺便帮我这忙?”

刀王道:“在所不辞,在所不辞。”

凤王笑道:“那可多谢刀王了。”

刀王笑道:“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凤王一怔,道:“不会是找你打架吧。”

刀王笑道:“不愧是凤王,这事都被你猜到了。”

凤王啐道:“你除了这事,还能想到什么事?可以,等我哪时有空了,再来找你打架吧。”

方荣道:“黎姑姑,可是我不知如何拖住他们。”

凤王道:“两日后你们闯入皇宫即可。你们放出风声,皇上肯定派他们守皇宫。”

刀王道:“凤王对皇宫中的事可真是了如指掌啊。”

凤王道:“这不用你管,你不是也闯入过皇宫不知多少次了么?方荣便交给你照顾了,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拿你视问。”

刀王吐了吐舌头,道:“说的什么话,我老骨头一把了,他照顾我还差不多。”

凤王道:“皇宫之中你比较熟悉,你可不能把方荣丢在皇宫中。”

刀王道:“好好,我一切听你的,便是我丢了,方荣也绝不会丢。”

凤王笑道:“放心,我不会忘了你的恩情的。兰儿,快去准备饭菜。”

殷兰应了声忙走了出去。凤王又道:“方荣,你有什么打算么?”

方荣忙道:“有,不过现在先帮姑姑拖住十大名捕。”

凤王道:“听说花姑娘走了,你也不要伤心,又不是永远不得相见了。现在她走了,你也没值得当心的了,更可以安心地做你的事了,不是么?”

方荣忙点头道:“是。姑姑,殷姑娘还恨我么?”

凤王噗哧一笑,继而叹口气道:“恨倒是不恨,不过她很伤心。”

方荣道:“那不就是说她还生我气么?姑姑,你帮我多说说好话。”

刀王一敲他头道:“傻瓜,你是不是太多人喜欢你了不知道了,那殷姑娘是喜欢你呢。”

这回轮到方荣手中酒杯落到地上了,道:“萧伯伯,不要乱开玩笑。”

叶菊道:“不错,兰姐姐可恨着方哥哥呢,我瞧得出来。”

方荣不愿谈论这些事,道:“姑姑,关于白云观之事,你们有办法了么?”

凤王笑道:“这事不用你操心,反正是计上加计,计上再加计便是了。具体事宜,我还得与余帮主商量。所以吃了这饭,你们得商量进宫事宜,我也得与余帮主商量那日事宜。”

刀王道:“原来凤王如此小气之人,饭还没吃,便要逐客了。”

凤王道:“我可穷得紧,养不起你。这里你们住下可也不方便。”

刀王笑道:“这里全是女子,我可不敢住。我与方荣还要找个地方叙叙旧呢,然后顺便比个武。”

方荣听了他这话,心中反而希望能住下来还好些,道:“现在大事要紧,萧伯伯,你怎么总想着比武这种小事啊?”

刀王忙笑道:“对,有时我总是糊涂起来,那比武之事等这事过后再说,凤王之约可也不能忘了。”

凤王道:“你呀,装糊涂时不装,不该装糊涂时你却装起来。”

正说时,殷兰端了饭菜上来,于是几人围桌吃了起来。吃完两人忙告别,走出了安和药铺。

两人走过一家客栈,却见大白天的关了门,忽然想起宋惠之话,方荣道:“客栈也不开了,我们可没地方去了。”

刀王笑道:“这都是你害的,你还好意思说,放心,我在京城这么久,自然不能每天住客栈,跟我来。”说着进了胡同。

方荣听说有住的地方了,忙跟了他去。

刀王来到一家屋前,道:“这便是我住的地方了,这可是我刚花了好多银子买来的,本想叫婕儿一起住进来的,不想她走了。”说完一跃而起,跃入屋内。

方荣心道:“不是吧?这一定不是他家,不然不开门,跳进去干什么?”但有刀王在,方荣也天不怕地不怕起来,不想后果,跟着跃了进去。

刀王道:“刚买房子那天,我一接过钥匙便将它握碎了,所以这房子是没有钥匙的,要想进来,非得使轻功不可。”

方荣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萧伯伯闯到别人家里呢。”

刀王道:“废话少说,随我进屋来。”

方荣跟他进了屋,刀王指着一间间房间道:“这间以后便是你住的了,而这是我住的,这本来是婕儿住的,唉,现在她不再了。你在客厅坐着,我去拿一样东西出来给你看。对进宫有帮助。”

方荣不知什么,只好坐下来。

一会刀王从他房中拿了一块玉帛出来,道:“这我是从一位画师那夺来的,皇宫走势可全在里面了,你好好看看吧。”方荣接过一看,正是皇宫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