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三三回 高人

方荣忙道:“你们不要过来,我可是学过很厉害的剑法的。”正想掏出那匕首,忽然想起这匕首已现过身,拿出来怕暴露了身份,忙又道:“不信谁借给我一试。”

余太平又一掌击了过来,方荣忙闪至崆峒派弟子身旁,道:“哪位大哥借宝剑一用?”十人都唰唰唰拔剑而出,疾往方荣刺来,方荣忙又闪到了宋惠身旁,道:“好姑娘,借借你的宝剑可以么?”

宋惠笑道:“好啊,你等着。”说完忽地拔剑而出疾往方荣胸前刺去,道:“你不知道本姑娘最恨恶人么?”

方荣斜身避过,余太平又欺了上来,方荣忙闪到崆峒派一人桌前,道:“为了保命,先借你宝剑一用了。”说完一伸手夺了过来。

那人大惊,被人夺了兵器,那可是从未有过之事,传出去,颜面何存?伸爪往方荣面门抓去。方荣嘿嘿一笑,剑尖往那人胸前刺了下去。众人一声尖叫之下,那人直挺挺倒在了地上。方荣忙解释道:“没事,力度刚刚够,只点了穴而已。”

众人再一瞧,胸前果然没血迹,心中都道:“剑法果然厉害。”

余太平追得正紧,哪理那许多,破魂掌一掌接一掌往方荣袭来,方荣也只挺剑左点点右刺刺,其实还是避得多。一下整个客栈被余太平的掌风捣得天翻地覆。余太平见破魂掌差不多使了个遍竟然还没伤到方荣分毫,心下也越来越惊,停下道:“独孤飘云,算你厉害,我杀不了你,你还是走吧,只是希望你不要做恶事,与那方荣同流合污,不然我太平帮与你也将势不两立。”

褚万庭见连余太平也伤不了他,也不知此人还留有多少,也不愿再上前杀他,杀不了丢脸,杀了他也是不给余太平面子,道:“如果你能带了我们去见托你之人,我们将感激不尽。”

方荣将剑还给了那人,道:“只有他找得到我,我可找不到他。”

余太平道:“你最好不要再跟踪我们了。你查来查去,都将是一个结果,那便是方荣所为。你不信大可以问杨女侠、柳女侠和宋女侠。”

宋惠悲道:“我虽不愿相信,但确实是方荣勾结魏忠贤。是我亲眼所见。”

方荣道:“你亲眼所见什么?”

宋惠道:“见方荣入宫,见锦衣卫杀安和药铺之人,见众锦衣卫对方荣毕恭毕敬,见方荣想轻薄……叶菊,还想杀史女侠,林女侠,殷女侠便是被他害死的。”

方荣怒道:“方荣进宫能说明什么?便说明他是向魏忠贤通风报信么?你亲耳所听他们的谈话么?锦衣卫对方荣毕恭毕敬又能说明什么?假如我是恶人,我对你毕恭毕敬,那你是不是便与我是同流合污?我要诬陷你还不容易么?什么叫轻薄叶菊?救治也算轻薄么?殷女侠不是方荣害死的,是魏忠贤!”

宋惠惊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谁告诉你的?你是谁?”

方荣才知自己一时冲动了,忙道:“实话告诉你们,我是站在方荣一边的。我相信方荣是被魏忠贤陷害的。”

宋惠道:“我也希望是被陷害的。那拜托你啦。”

方荣奇道:“拜托我什么?”

宋惠道:“你不是在查这事么?希望你能查出方荣被陷害的证据。”

方荣哼一声道:“你不是希望方荣这样么?这样你便可明目张胆的杀他了。”

宋惠不愿与一个乞丐模样的人多说,道:“我怎么样不用你管,你做好份内之事便成了。”

余太平喝道:“你还不走么?是不是真要我杀了你?”

方荣在原来位置坐下,才道:“余帮主,与其要我在暗中监视你,不如我明明白白跟着你,这样不是更好?你也知道我做什么,我也知道你做什么。不然只有我知道你做什么,你却不知道我做什么。”

余太平被他绕来绕去更怒,道:“看来是你自己找死了?”

这回提刀疾砍了过来,方荣忙也拿起木棍往余太平点去。余太平见他后发先制,而且是在自己极难回救之时点出,暗暗心惊,另一支手忙来抓这木棍,那木棍忽地变了向,由点左胸改为点右腹。这回再也让不开,全身忽地一麻,刀只砍在了桌子上,便一动也不动了,也是他一时失策,根本想不到这乞丐这么厉害,现在终于着了他的道。

方荣见其余人都冲了过来,忙道:“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一不小心伤了余帮主便不好了。”众人这才不敢上前。方荣又道:“我这人杀人的功夫没有,自保的功夫却学了不少,什么轻功啊,点穴大法啊,还学了一套剑法,打不过时便逃,非要打时用点穴大法,打也打不过时便用最厉害的剑法,自保足矣。所以我才敢做这不讨好的买卖。余帮主,希望我放了你后,不要再为难在下了吧?”

余太平哼一声道:“只怕我想为难你也没那个本事吧?”

方荣笑道:“看来余帮主是答应了。”说完解开了他穴。

余太平哼一声,回到了自己座位上,果然不再为难方荣。宋惠忙道:“余伯伯,我们不要再理他了,惠儿好想见师伯。”

余太平马上和善起来,笑道:“好吧,反正在这里气也气饱了。褚掌门,我们走吧。”

杨羽故意走在最后,当走到方荣旁边时,用只有方荣才听得到的声音道:“方荣,我希望你真的是被陷害的,我不希望我心目中的人是个贪图富贵、滥杀无辜、十恶不赦之人。”

方荣大惊,不敢瞧她,道:“你认出我了?我真的不是那种人。我不知道魏忠贤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确实是被他陷害的,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魏忠贤的。”

杨羽露出了笑容,道:“我相信你。”说完往前走去。

方荣心中总算有了一点欣慰,叫道:“小二,拿酒来。”藏在远处的小二忙战战兢兢的从柜台拿了酒过来给方荣,忙又早早闪开去收拾其它桌椅。方荣也懒得理他,自顾喝起来,刚喝了一小瓶,忽然想起自己说起要跟踪余太平,那真正的叛徒一定有所警觉,不敢再去报信,想到此,不禁暗骂自己糊涂。

正要离开,一股无比强劲的气魄客栈外往自己逼来,方荣大惊失色,因为这内力的深厚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好像十个自己也不是他对手,暗道:“怎么有如此厉害的角色?是来对付我的么?”

正想间,一五十岁左右之人走了进来,一眼便瞧见了方荣,在方荣那一桌坐下了。方荣被他内气逼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他明摆着是为自己而来,方荣也从来没感到这么害怕过,忙道:“前辈,有什么事么?”

那人拿过一瓶酒,一口喝尽后,道:“找你有很重要之事。如果你配合,我是来帮你治伤的,如果你不配合,我是来杀你的。”

方荣心中虽知不妙,一定为刀而来,道:“前辈有话直说,还有,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那人道:“我姓洪,单名一个正字。姓名对我而言已是身外之物,我来是问你一件事的。”

方荣知他是一个厉害的对手,不敢妄为,道:“前辈请问。”

洪正道:“你的内功是谁传给你的?”

方荣奇怪,不过不是问刀之事,宽下心来,虽觉奇怪,但也照实回答道:“是我师父武王传给我的。”

洪正道:“我不是问你气冲九重天,我知你体内有三股不同的内力,一个便是气冲九重天,还有一个是乾坤混元,我问的是除这两股外的第三股。”

方荣更惊,想不到他什么都看得出,对他的敬畏之心更甚,道:“什么第三股?你说得没错,我师父武王确实传了气冲九重天给我,我还练了乾坤混元之功,但你说的第三股内力,我不知你说什么?”

洪正笑道:“小子,你死到临头还撒谎,你再想想,可有人强行传了你内功?”

方荣被他这么一提,惊道:“你……洪义是你什么人?”

洪正脸色一变,道:“果然不错,我是他哥哥,他现在在哪里?”

方荣要是说出洪义早死了,不是找死?忙道:“我不知道。”

洪正如何瞧不出他神色异常,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吐过几次血剑?”

方荣更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吐过两次。”

洪正道:“还好你的内功本来不低,所以才吐两次,你的内力若低点,你与高手较量之时,遇上比你内功高之人,你打一次便会吐一次,不知什么时候,你便会全身筋脉尽断而亡了。洪义强行传你内功之时,他没想到他其实自己也控制不住体内真气,再将这霸道的真气传入你体内,后果更不堪设想,还好你遇上了一位神医,可是他也是治标不治根,延长了你一点性命而已。瞧你一片恐惧与迷茫,你好像不知这么回事?或者那位神医没告诉你?”

方荣如实道:“晚辈一点也不知。请前辈指点。”

洪正笑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你,看你的表现了。”

方荣心道:“绕来绕去还是想要我的刀。”哼一声道:“我告诉你了,如何对得起师父,刀在人在,刀亡人亡。更何况也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洪正哈哈大笑:“原来如此,你以为我是来夺刀的?那你可猜错了,我来找你,是想问你洪义的去处。”

方荣忙道:“他来无影,去无踪,我怎么会知道?前辈不要为难在下了吧。”

洪正忽地怒道:“你当我三岁小孩么?他将毕生功力传了给你,只能说明他一定快要死了。你说,是谁杀的他。能杀他之人,应该比他还厉害,以你的本事,你不替他报仇,我也不怪你,我你也不说么?”

方荣忙道:“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会把内功传给我,我从那经过,他稀里糊涂便抓了我把内功传了给我,然后他便不见了。他是死是活我怎么知道。”

洪正一拍桌子道:“你骗谁?他传了你内功后,至少要在原地调养一个时辰。他怎么可能走?”

方荣忙道:“对了,当时我晕死过去了。当我醒来时什么人也不见了。”

他这话倒是实话,但洪正这般听他说明显是说谎,怒道:“我平生最恨你这般反复无常之人,你再不说实话,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荣实在想不到半路突然会跳出这么个程咬金,只有赖死不认账,道:“我对天发誓,我当时确实是晕死过去了。不然天打雷劈。”

洪正道:“难道你不顾自己性命了么?你要知道,你的五脏六腑与筋脉将枯竭,而你,死得将如干尸一般。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你不说实话,你不用活到那时了。”

方荣骂道:“洪义胡作非为,滥杀无辜,死不足惜。”说完忽地一刀往洪正胸前刺去。他快,想不到洪正更快,一伸手将方荣手腕抓住了,方荣只觉手如被铁钳钳住一般,既痛又抽不回来,不禁痛得大叫一声。

洪正道:“洪义为人如何我不管,你只要说出谁杀了他便成了,不然你的手便废了。”说完又加了一把力,夺了方荣匕首过来。

洪正见匕首奇怪,更知是宝物,瞧了一阵,见一边刻着“天为父替天行道”,另一边刻着“地为母代地施德”,笑道:“这匕首我小时候见过,我还救过东方拜天一命呢,现在应该是他儿子东方齐天当教主了吧。你难道是东方齐天的儿子?”顿了顿又道:“不过现在可没交情可言,快说。”

方荣想伸另一只手去攻他,但还未伸手,洪正似乎知道一般,劲力从右手传到左手,想伸出之手动弹不得,又如被火烧一般难受,无论运多大的内力反抗都如溪入大海一般无影无踪,对之无任何影响。后来竟是全身动弹不得。

洪正冷笑道:“你不用白费劲了,对你没一点好处,我还未反击,且不说我一反击你非死不可,便是你体内的五道真气一遇上比它们还强的真气,非给你捣乱不可,到时便又一口血剑喷出来了。”

方荣早已胀红了脸,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洪正道:“瞧你模样,一定知道洪义死因,你不说,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方荣喝道:“那你杀了我吧,是我杀了他。”

洪正不怒反笑,道:“你还没那个本事。”

方荣道:“他传了我内功,我便杀了他。当时我不知他是传内功给我,我以为他要杀我,于是我便杀了他。就是这么简单。快杀了我吧。”

洪正道:“如此说来,杀洪义之人是你非常亲密之人了。你宁愿你死也不愿他死。好吧,既然如此,我便用你来引他出来吧。”

方荣道:“亏你还是武林前辈,做这种事,算什么好汉?”

洪正道:“我一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何必理会别人眼光,也没人能理会得了我。我虽不理世上之事,但为了查此事,我对你也是有所了解的。你想在我面前耍花样最好想也不要想。不然那公主、司马飞燕将要受牵连。你明白我的意思么?你瞧,我算仁慈了吧,不然我直接抓了她们来威胁一下你,你说是不说呢?”说着又把玩起匕首来,道:“你想见血么?这刀吹毛既断,在你身上轻轻一划,应该会切下一块肉来,这招,我可是跟你学的。”

方荣暗道:“原来他也跟踪我很久了,真是报应不爽。”哼一声道:“要杀光要剐请便。”

洪正笑道:“说话怎么打颤了?”说完将方荣之手拉过来一点,方荣手臂露得更多了,更激起洪正想划一划的欲望,将匕首往方荣手臂移去。

方荣忙道:“不要。”

洪正哈哈大笑,放开了他手道:“那你说吧。”

方荣见他放了手,二话不说,忙展开逍遥步法往门外逃去。才走两步,身子忽地如撞上铜墙铁壁一般被反弹了回去,重重摔在了地上。原来洪正早已挡在了他面前。

方荣求道:“前辈,我知道你厉害了,我从没见过如此厉害之人,你饶了在下吧。”

洪正上前点了方荣穴道。方荣立即动弹不得,暗道:“哪里出来的怪物,连我移筋错脉了都点得中。”忙暗暗冲穴,不想一次只能冲开一点点,要冲开至少要三个时辰,对洪正更怕。

洪正一把将他推到凳子上,道:“饶你不是很简单么?不仅能饶你,还能救你一命。”

方荣怎么能说,道:“他自己死的。我不骗你。没有人杀他。”

洪正道:“我与洪义感情也不深,但他毕竟是我兄弟,我要带他回去,你带我去他的坟地瞧瞧吧。”

方荣这时才知骗来骗去还是绕了回去,带他去了秘密还是会被暴露,忙为难道:“我还有要事在身,若前辈不急,我以后亲自带他骨灰来见前辈。前辈便在京城多玩一些时日,如何?”

洪正又将匕首现了出来,道:“那你问问这刀如何。”

正在此时,从门外闯进来五十几人,正是贻风、褚万庭、程千口、余太平、峨嵋双姝、昆仑七子、华山十圣、南海三杰、王氏三兄弟、宋惠等人,此时,连木茂、木佩、凤王、史梅、林竹、叶菊也在其内,一下将客栈围得黑压压一片。

方荣暗惊,心道:“这次我死定了。”

不过这些人眼光都没投在他身上,都望向洪正。凤王首先道:“方荣,你为何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害死了我许多姐妹?”

方荣见她始终瞧着洪正,这才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如此,他们以为洪正是我,他手中又拿着我匕首,他们又以为我是方荣指使的,现在他们一定以为方荣要杀我灭口,一定是这样了。”本来要解释的话语忙咽了下去。

洪正其实也猜到八分,不过他一向随心所欲,也不解释,道:“我一向任意而为,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自己高兴便好,哪管他是好事还是恶事。”

方荣暗骂道:“你如此损我,不害死我么?”却又不敢说自己才是方荣,只好忍气吞声。

凤王大怒道:“你说什么?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你害死这么多人,心中还高兴么?”

洪正笑道:“死几个算什么,那些官兵死得更多,你们也没吃多少亏。”

凤王大怒,欺上前来,一掌往洪正胸前击去。

洪正微微一笑,道:“你这掌法虽如孔雀开屏,攻击面极广,但这样力便小了,要打我,不是帮我挠痒痒么?”果然不还手,也不避开,凤王一掌接一掌打在了他身上。

凤王又惊又怒,想不到他厉害到如此地步,接连中了自己十几掌竟是一点事也没有。

只听余太平道:“凤王,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方荣,你何必对他如此客气?还念什么旧情?你以为他还念你是姑姑么?”

凤王又羞又怒,忽地拔出匕首往洪正身上刺去。洪正哈哈大笑,一伸手握住了凤王手腕,又将之搂在了怀里。原来洪正这几日也瞧了几次凤王,心中早对她钦慕,现在又见她这般惹人怜的模样,再也忍不住,终将她搂在怀中。

凤王更羞,无奈在他怀中动弹不得,气得泪也流了下来,道:“方荣,你……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