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五五回 狐狸

董斌一急,忙拦住了她道:“好好,以后董伯伯做个大好人,大大的好人,还帮珠儿找到方荣。”

宫珠娥这才坐了下来,道:“可是你为什么上回见了方郎又跑了,你根本不愿我见到方郎。”

董斌笑道:“那是因为方荣拿了我一件东西,所以他不还我,我便不让他见你,他为了见你,自然要先还了我东西。”

宫珠娥点点头道:“方郎拿了你的东西确实不对。可是你也不能这样逼他。我也想方郎了。你带我去见他吧,然后我叫他把东西还给你。”

正在这时,九人走了进来,正是南海三杰、王氏三兄弟、峨嵋双姝与宋惠,看来王鹏与罗桓对宋惠是穷追不舍。方荣暗叫不妙。

王鹏见了宫珠娥,笑道:“大哥,你瞧我们碰上谁了?”

罗桓骂道:“九尾狐狸。”

宫珠娥自然不懂他们是在说自己。董斌一怒而起,骂道:“你们骂谁?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众人瞧了他这模样,吓得后退了几步,宋惠瞧了董斌,叫道:“方哥哥?你是方哥哥么?”

董斌一愣,骂道:“什么方哥哥,你说的可是方荣,哼,我什么地方像方荣了?那臭小子,听说他也会易容,竟把我的名头也抢了去。”

宫珠娥喜道:“你们认识方郎么?他现在在哪里,你们能告诉我么?”

王重轻声道:“听说方荣双腿瘸了,看来他真的不是。”又拱手道:“敢问前辈名讳。”

董斌不答,却道:“让我想想,那两个女子一定是峨嵋双姝,这边三人一定是南海三杰,瞧这三位珠光宝气的,一定是聚英庄之人。”又指着宋惠道:“你是谁?”

宋惠知他不是方荣,略感失望,哼一声道:“我爹爹乃是武当宋松。你是谁?”

宫珠娥道:“我叫宫珠娥,董伯伯叫董斌。”

九人竟是都没听说过秘王之名,也就不知董斌是谁,王鹏道:“哼,与九尾狐狸在一起的有什么好人了?”

董斌哈哈大笑道:“不错,我不是好人。我是想杀人便杀人的大恶人。”说着身子一晃,手忽地往王鹏伸去。

王鹏大惊,从未见过如此快的身手,忘了躲避,一下愣住了。本来王鹏离董斌最近,其余人想救也是来之不及,眼见王鹏要命丧当场,忽地一物疾往董斌手心刺来。董斌一惊,顺势一接,却原来是一根筷条。董斌往方荣瞧来,道:“小子身手不凡,不知尊姓大名?”

王鹏却不管那么多,拔剑而出疾往董斌刺去。董斌望也不望他一眼,提掌打在了王鹏胸上,王鹏马上倒在地上。其余人想要攻时,董斌却已然与方荣坐在了一桌。

宋惠见状,挺剑忽地往刺宫珠娥刺去,方荣大怒,又一根筷条飞了过去,将宋惠之剑弹开了,宋惠只觉掌心一麻,长剑脱手而出,钉在了墙壁上。宫珠娥惊慌失措,忙跑到董斌一桌坐下了。

方荣见宫珠娥与自己坐在了一起,关心道:“你没事吧?”

宫珠娥忙摇头道:“没事,我以前一定是个大恶人,所以每个人见了我都要杀我。”

董斌望着方荣道:“你既救了他们,现在为何又要救珠儿?”

方荣笑道:“我就是见不过不平事,哪边有难我便帮哪边。”

董斌道:“那你认为胜我有几分?”

方荣笑道:“三分。”

董斌笑道:“好,我交你这个朋友。”

方荣却道:“不好,我不愿交你这个朋友。不然我也成大恶人了。”

董斌哦一声,叫道:“小二,拿两坛你们最好的酒来。”说着手一摆,掌柜台前多出一物,竟是一锭十两重的金子。那掌柜又惊又骇又喜,忙亲自拿了店内最好的陈年老窖上来。

董斌一把夺过道:“一边去吧。”放一坛在方荣面前道:“如此爽快之人,如此临危不惧之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们先喝一杯。”说着倒了一碗酒一口喝完了。

方荣哈哈笑道:“晚辈不胜酒力,但前辈如此爽快,晚辈不得不喝。”说着也倒了一碗酒一口喝下。于是两人你一碗我一碗一下喝了五碗。

董斌道:“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方荣惑道:“开始什么?”

董斌笑道:“你要为他们出头,我当然要先打发了你了。”

宫珠娥急道:“你们是好朋友,不许打架。”

方荣心道:“宫姐姐,我一定打败了他将你夺回来。”道:“好,开始吧。”说着忽地一掌往董斌击去,方荣出手如电,董斌竟是避之不及,一下连人带椅退出老远。

董斌胀红了脸,他乃堂堂秘王,竟然受了此等污辱,身子一颤,忽地变了一付凶神恶煞的脸,宫珠娥惊道:“不好啦,董伯伯要杀人啦。你快跑吧。”

董斌手忽地握拳,忽地张爪,忽地成掌,忽地伸指,疾往方荣攻来,林孜惊道:“千变万幻手。”方荣心道:“管你千变万幻。”提了拐杖一击,拐杖尖正与董斌变成的一指对了个正着,董斌食指一阵巨痛,忽地绕过拐杖一掌击在了方荣胸上。方荣连人带椅摔倒在地。

董斌也被反震之力逼退了几步。董斌一下冷静了下来,身子又是一颤,脸又变成了另一张脸,道:“好,以你这样的武功,应该可以独步武林了。能与我打个平手的年轻人,你还是第一个。算了,你还是个瘸子。”

方荣好不容易撑了起来,道:“我有个请求。放了宫珠娥。由我来保护她。”

董斌大怒道:“刚赞你几句就嚣张了?”

宫珠娥忙上前拦住了他道:“董伯伯,不要打啦。他刚才也救了我,你也救过我,所以你们应该成为朋友。”

董斌一见宫珠娥,心马上软了下来,道:“看在珠儿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说着在另一桌坐下了。

方荣忙道:“宫珠娥,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董斌一把拉住道:“不要过去,他绝没好话说。”

方荣一急道:“宫珠娥,你想不想知道方荣在哪里?”

宫珠娥大喜,忙挣开了董斌,跑上前来道:“你快说方郎在哪里。”

方荣附耳道:“等下我装作挟持你,然后带你去找方荣,那董斌不是好人,他动不动便要杀人,说不定哪天他把你也杀了,那你便见不到方荣了。”

宫珠娥当心道:“可是你的腿怎么走?你告诉我方郎在哪儿便成啦,我自己去找。”

方荣道:“不行,告诉了你,董斌一定会杀了方荣,或者根本不让你见到方荣。所以只有我才能带你去见方荣。”

宫珠娥摇摇头道:“董伯伯待我很好,他总是顺着我的意,他也答应我去找方郎了。”

方荣气道:“他待你好一定不安好心,你怎么能相信这种人?”疾伸手点了宫珠娥穴,一把将宫珠娥抢怀里,道:“董斌,现在她已经在我手中。”

董斌一惊,怒道:“你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宫珠娥在方荣怀中,一下明白起来,一下又痴迷起来,抱着自己的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方郎,情不自禁叫道:“方郎。”

方荣大惊,忙又点了她哑穴,笑道:“董斌,你为何如此心疼她?你不知道她心中只有方荣么?”

董斌怒道:“我对她好不用你管,你快放了她。”

方荣笑道:“你是要活的宫珠娥还是要死的宫珠娥?”

董斌哼一声道:“你待怎地?”

方荣笑道:“你要想宫珠娥活命,把那九人制住,听好了,是制住,不是叫你杀了他们。”

董斌大喝一声道:“我收拾了他们再来收拾你。”说完脸一变,往九人攻去。

九人早作提防,又是年轻一辈中佼佼者,且手中都有剑,而董斌只是赤手空拳,虽是千变万幻手,但要制住他们谈何容易。

方荣见他们斗得难舍难分,忙解开了宫珠娥穴道:“快,我们走,我们快逃。”

宫珠娥动情道:“方郎,你为何不认我啦?”

方荣忙道:“我们离开这里再说。我们现在很危险。”

宫珠娥虽不懂世事,但听了他这话,忙扶着他往外走去。

董斌又惊又怒,舍了九人疾往方荣击来,方荣忙推开宫珠娥转过身来提拐杖往董斌点去。不想董斌这招乃是虚招,忽地又转向宫珠娥,点了她穴,见了九人又攻了上来,不愿多留,抱了宫珠娥离去。

方荣想要去追,王鹏忽地一剑从后面刺了上来,方荣忙右拐一转,避开了这一剑,左拐顺势一点,一下将王鹏之剑压在了地上。王鹏又惊又骇,那剑被压住了竟是拔之不出。

方荣见王重与王华也刺了上来,忙双手一撑,从众人头顶跃过,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众人忙又将之围了起来。

方荣笑道:“秘王且怕我,现在逃之夭夭了,你们算什么?”

王鹏冷笑道:“怕你,他是怕了我们。你个死瘸子,竟敢逼秘王制住我们。你当我们什么人?”

方荣哼一声道:“我以为王氏三兄弟、南海三杰多厉害,想不到打人家一人也打不过,连人家一根毫毛都没伤着,还自吹自擂,我还以为你们能制住他好让我离开这里呢,想不到啊。”

宋惠哼一声道:“你这**贼,见了九尾狐狸美貌,便不知羞耻的要与那董斌夺。”

方荣怒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宋惠冷笑道:“你以为我怕你么?”

杨羽骂道:“好了惠儿,不要再说了。”又对方荣道:“你走吧,不要再惹事了。”

方荣知道她又认出自己了,道:“告辞了。”

正要起身,宋惠道:“刚才对不起啦,听说你知道方荣的下落,你能告诉我么?”

方荣望了一眼杨羽,道:“方荣不是死了么?”

宋惠怒道:“你才死了呢。”

方荣道:“我以为方荣死了,反正我没见过方荣,我怎么知道他在哪。”

宋惠气道:“那你又跟那狐狸精说知道方荣在哪。”

方荣心中暗怒,笑道:“你也知道了,我是个**贼嘛,我见那宫珠娥美貌,我当然要骗她,这样她才愿在我身边嘛。”

宋惠大怒,一剑往方荣刺来。王鹏与罗桓忙也刺了上来。方荣忙将筷条一夹,夹住了宋惠长剑,又将之一引,挡住了二人之剑,宋惠暗惊,怪不得刚才他受了董斌一掌,竟是没事,原来他内力深不可测,用一双筷条竟将自己长剑指东便指东,刺西便刺西,一下挡了王鹏与罗桓几剑,忙伸左掌往方荣面门拍去。

方荣疾伸指点在了宋惠劳宫穴。宋惠只觉手一麻,右手之剑也已被方荣夺了过来。一呆之下杨羽忙将之抱开了。

方荣得剑,将剑一劈,三剑正好交在了一起,方荣将剑一引,三剑直往王鹏压去。王鹏与罗桓忙疾往后退,这才避过了这一劫。不过两人不敢再上前了。

宋惠骂道:“**贼,还我剑来。”

方荣笑道:“被**贼摸过的剑,你还敢要么?送了给我吧。我正好用来防身。”

宋惠被他一说,还真不敢用了,又气又怒,道:“有本事报上名来,本女侠一定杀了你。”

方荣哈哈大笑道:“我名字就叫**贼了。你以后最好不要一个人在一起。”

杨羽怒道:“好了,你不要胡说八道了。你走吧。”

方荣被她一震,又老实起来,忙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宋惠奇道:“杨姐姐,他可真听你的话,还是你的话有威力。”

方荣到了门口,又坐在了轮椅上。正要走,林孜突然冲了出来,喝道:“方荣,哪里走?”

宋惠大惊,怪不得杨羽举动如此奇怪,原来此人正是方荣,忙跑了出去。王氏兄弟与南海三杰将方荣围了起来。

方荣笑道:“既知我是方荣,你们还敢拦我?”

宋惠急道:“你们不许欺负方哥哥。”说着拦在了方荣面前。

罗桓道:“宋师妹,你让开,让我杀了他这**贼。”

宋惠骂道:“你才是**贼呢,我叫你们不要跟着我了,可是你们非要跟着我们,你才是大**贼。”不过还是回头瞧了方荣,轻声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九尾狐狸了?”

方荣哼一声道:“什么喜不喜欢,她本来与我订了亲的。我本来要救她的。可惜……”

宋惠气道:“你怎么能喜欢这种人?”

方荣冷笑道:“难道要我喜欢你么?我的事不用你管。”

宋惠气道:“我是你师姑,你的事我当然要管了。”又柔声道:“方哥哥,我哪儿不好了?”

方荣笑道:“你哪点都好,所以只有王鹏、罗桓之流才配得上你。”

王鹏罗桓早已又妒又怒,绕过宋惠分往方荣左右腹刺来。方荣本被宋惠挡了视线,宋惠又在近处,忙将宋惠一抱,长剑一点,王鹏手腕一麻,剑落在了地上,顺势又是一划,只听咣地一声,罗桓被方荣剑一震,剑握之不住,剑深**入地下。

方荣怒道:“不要逼我杀人。”却发觉宋惠在自己怀中一动也不动了,暗叫不好,忙将之往杨羽处一推,杨羽忙接住了。

只听宋惠羞红了脸,眼中一片迷茫,杨羽暗叹一声,忙轻轻拍了她脸道:“惠儿,你没事吧。”

宋惠回过神来,忙摇摇头道:“没事。”又偷偷瞧了一眼方荣,忙又将脸藏入杨羽肩上。

方荣道:“你们谁敢上前,我挑断他手筋。叫他一辈子用不得剑。”

忽听得一人道:“方荣,你怎么在这里?婕儿呢?”正是刀王的声音。

方荣心道:“萧伯伯倒认得出我来。”九人忙上前施礼。方荣道:“花妹走了,我叫她到贵州拿一样东西,现在只剩下我一人了。”

刀王上前来,瞧了九人道:“你们又来为难方荣了?”

众人羞红了脸不敢言语,宋惠道:“萧伯伯,我们是来找方哥哥,我当心他的安危,所以才来找方哥哥的。”

刀王道:“那你们不用当心了,因为有我,我们该到哪里到哪里去吧。”

宋惠道:“不,我要留下来照顾方哥哥。”

刀王笑道:“你是他什么人?你是婕儿么?你是于姑娘么?你是东方姑娘么?你是……”

宋惠道:“我是宋惠。”

刀王笑道:“哦,原来你是宋松的女儿,可是你又不是方荣什么人,你凭什么照顾他?”

方荣忙道:“萧伯伯,我见到秘王董斌了。”

刀王惊道:“什么?他一向来无影去无踪,你怎么见到他?他是不是会变脸?从来没人知道他真面目的。”

方荣道:“没错,他还抓了宫姐姐呢。”

刀王惑道:“什么宫姐姐?”

方荣脸上一红,道:“宫姐姐便是宫珠娥。我怕……我怕宫姐姐受他羞辱。”

刀王怒道:“他敢?你放心,他一代武枭,不会做出那种事的。”说着又上前推着他道:“好了,我们走吧,回去再说。现在婕儿走了,我可以回去住了。”见了九人还跟在后面,怒道:“你们跟着干什么?”

宋惠倔强道:“我要照顾方哥哥。”

刀王笑道:“我知道,你,杨女侠、柳女侠可以找照顾方荣的借口,那南海三杰呢?聚英庄三位大侠呢?你们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

王重忙道:“在下告辞了。”说着拉了王华、王鹏离去。林孜无奈,忙也拉了二位师弟离去。

峨嵋双姝正要拉了宋惠离去,宋惠道:“不走。我不信萧伯伯会赶我走。萧伯伯是一代武枭,才不会对一个弱女子动手呢。”

刀王嘿嘿一笑,道:“这可真要你猜对了。”

方荣道:“萧伯伯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可不一定不对你怎么样。”

宋惠跑到了他面前道:“好,你对我不客气吧,你对我不客气吧,来啊,来啊。”

杨羽忙跑上前来拉住宋惠,幽怨地瞧了一眼方荣。方荣心虚,忙低下了头。

宋惠这才柔声道:“方哥哥,现在没人照顾你,惠儿来照顾你吧,好不好?你为什么总与我斗气嘛?我知道我的脾气不好,还有大小姐脾气,但你不可以让着我一点么?好啦,为了你快点好起来,我改了我的大小姐脾气。”

方荣又瞧了一眼杨羽,道:“杨姐姐,你带她走吧,我有人照顾。”

杨羽嗔道:“萧前辈哪会照顾人,还是由我们来照顾你吧。”

方荣甚是慌乱,忙道:“不不,我真的有人照顾,便是洪慧姐姐,一直是她照顾我的。我不想害你们。”

宋惠伤心道:“你要赶我们走么?你知不知道我多么当心你,找你找得好苦?我真的连那九尾狐狸也比不上么?”

方荣怒道:“住口,不许你这么说她。”

宋惠哭道:“我就要说,我就要说,狐狸精,狐狸精……”

方荣提剑便往她刺去。众人大惊,却已是来之不及,宋惠已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杨羽一瞧,见宋惠身上并无血迹,松下一口气,知又是方荣点了她穴,忙将之扶了起来,道:“我知道,我们比不上她们,你好好保重,我们走啦。请方少侠解了宋师妹的穴。”

方荣道:“杨姐姐,我不想害了你。”忙帮宋惠解了穴。

宋惠忙扑在杨羽肩哭起来。柳琳骂道:“方荣,你真不是东西。你好坏不分,见人家美貌便喜欢人家,你难道没想过她是什么人么?那可是会害了你的。”

方荣骂道:“难道你没看到她已经失去记忆了么?再说,我们的事不用你们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