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五九回 出刀

方荣心中又惊又喜,这是自己腿好的征兆。

朱延似乎发了狠,竟是其它地方不打,只打方荣双腿,渐渐方荣也觉得有些疼痛起来。

邪王道:“你不知道方荣双腿没了知觉么?你这般打下去也是没用。你瞧他可有十分痛苦之意?”

方荣怒道:“你有本事把我的手也打残废了。”

朱延哈哈一笑道:“你倒我不敢?”说着木棒又往方荣手打去,打了左手打右手,边打边道:“我不杀你,我把你双手双脚打残废了,再将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看燕儿还喜不喜欢你。”

方荣双手还没有知觉,但知只要朱延这么打下去,便一定会有知觉,忙装作很痛苦模样。

邪王在一边道:“方荣,只要你说了出来,我马上叫他不打你了,一定帮你治好。”

方荣只一声冷笑。邪王本来有折磨方荣的方法,但既然朱延如此恨他,也不便拂他之意,任由他打去。

一会,方荣觉双手也有些知觉了,心下更喜,装作很

痛苦模样道:“朱延,你不把我打残了,我定叫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时朱五走了进来,见了朱延打方荣,忙上前拦住道:“哥哥,住手!你打他做什么?”

朱延一把推开他道:“五弟,你让开,你不知他害我多惨么?”

朱五气道:“你敢打他,我们以后便不再是兄弟。”

朱延怒道:“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如此帮他?”

朱五道:“他是我大哥。”

朱延哼一声,道:“再大也大不过我。”

方荣叫道:“朱五,你让开,他今天若是不打死我,他便不是朱延。”

朱延骂道:“叫你嘴硬,看是木棍硬还是你的手脚硬。”说着一下往方荣脚打,一下往方荣手打。

方荣只觉手脚越来越痛,这回已然不是装模作样,方荣暗中将真气贯入双手双足,竟然已然全部畅通无阻。这在以前可是不可能的,试了试,已然能动了,瞧了瞧邪王,只见他那一对绿眼正幸灾乐祸地瞧着自己。

方荣忽地手一伸,将那木棍抓住了,再一顶,朱延情不自禁连人带棒往邪王冲去。方荣趁邪王接朱延之时,一跃而起,往洞外冲去。方荣的逍遥步法本无几人跟得上,邪王又不得不顾及朱五与朱延,哪里追得上?

方荣见他们没追上来,忙停了下来,拉了袖子裤腿瞧,见上面竟是无被打的淤青之类,大感奇怪,方荣开始被打时确实暗暗发誓要杀了朱延,但后来全靠他,自己才双手又脚全好了,对他又反而有了感激之情,自言自语道:“今日且放了你。下次遇上,我定然也要让你吃这棒打的苦头。”想起朱五说过查到朱湘之话,忙去找凤王。

到得城门口,城门早已关了,方荣嘿嘿一笑,沿了墙壁一跃而上,夜巡的官兵哪里瞧得见,方荣顺利进了城,直奔那裁缝店。

到了门口时,方荣忙敲门,过了许久,才有个女子声音道:“谁呀?有什么事明日再来吧。”

方荣忙道:“我有急事找姑姑。”

那里面女子忽然欣喜若狂道:“你是方荣方少侠?”

方荣忙道:“是的,在下正是方荣。姐姐,求你开个门吧。”

一会门打开了,开门的确是个小姑娘,方荣脸上一红。那女子脸上一红,轻声道:“我比你还小,你怎么叫我姐姐啦?不害臊。”

这时从后门走出一人来,正是史梅,史梅见了方荣,大喜道:“方少侠,你的腿好啦?”

方荣笑道:“是呀。”

史梅道:“这么晚了,我们怕是官兵,所以先叫娴儿试探一下,想不到却是你。你说有急事?”

方荣忙道:“对,史姐姐,姑姑呢?”

只听一人道:“方荣,你的腿好了?深夜造访,有何见教呀?”

方荣见凤王竟是讨厌了自己一般,忙道:“姑姑,你快将朱湘另藏一个地方吧,听说信王已经查到你藏朱湘的地方了。”

凤王哼一声道:“这办法一定是你与慧儿一起想出来的吧?你们好趁我将朱湘带到另一个地方时你们好劫走她。慧儿这丫头,你的腿都好了,现在还没回来。”

方荣急道:“姑姑,我说的是真的。再说,菊儿已然救了回来,我还劫走朱湘作什么?我巴不得她死了呢。”

凤王冷笑一声道:“这是你的真心话么?你越这么说,越觉得你一定是为了救她出来。哼,方荣,你已然那么多娘子,你还嫌不够么?你知不知道我最瞧不起你哪一点?便是朝三暮四。”

方荣窘迫无比,低下头道:“姑姑,我说的是真的,你小心些吧。我走了。”说完走了出去,想到凤王便是不换地方,也一定有办法应对,不再为她当心,但又想起她骂自己的话,又不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只娶东方妍雪么?不敢多想,心中也再也不敢见凤王了,忙寻了一处地方随便睡了一晚。

第二日忙回到住处。洪慧还没有回来,想到她一定找寻自己去了,心中对她愧疚不已,正自着急,忽地一倩影跃了进来,正是洪慧。

方荣喜道:“慧姐姐。”

洪慧见到了他,脸马上变得开朗起来,笑道:“你怎么逃出来的?我当心死你了。后来我实在没办法,去向娘求救,想不到她说你竟然已然回来了。”

方荣笑道:“你瞧我的腿。”

洪慧笑道:“我早听娘说过了。”顿了顿正色道:“方荣,当时在客栈中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也记不得了,只记得我瞧见邪王的眼睛好害怕,脑子突然便空荡荡的了……后来发现你倒在地上,正要去扶,那邪王放了毒气出来,那八名护卫也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

方荣道:“你被邪王摄了魂去。”

洪慧惊道:“摄魂大法?”

方荣点点头道:“本来以你的修为应该不会被他摄魂才对,但一定是你当时太害怕了,意志不坚,所以被他摄了魂。”

洪慧道:“我知道。你怎么逃出来的?而且,腿也好了?在你身上真是什么事都奇怪。”

方荣道:“我被邪王抓了去,他们折磨我。这腿,便是被他们折磨好的。那朱延恨我入骨,寻了一碗口粗的木棒拼命打我双腿双手,打到我腿好了为止。”

洪慧呀地一声道:“原来你的腿这样便能好,早知我也找了条大木棍来……”

方荣忙道:“要是被你打,这腿还不直接断了?”

洪慧嘻嘻笑道:“开玩笑的啦,这种事谁人知道了。要是知道也轮不到我动手。”

方荣道:“慧姐姐,你快去跟姑姑说朱五查到朱湘藏身之处之事吧,姑姑不相信我。”

洪慧叹口气道:“我跟娘说了,娘也不相信我,她说我们合起来骗她,还骂了我呢。我不敢再待下去了,而且要来瞧你,所以来找你来了。”

正说间,一人跃了进来,正是刀王,刀王拉了方荣便走,方荣惑道:“萧伯伯,你带我去什么地方?”

刀王骂道:“你叫婕儿去拿刀,你倒在这里风流快活,你知不知道婕儿手中有刀之事路人皆知了?”

方荣惊道:“我怎么不知道?花妹她现在怎么了?她在哪里?”

刀王道:“她现在在天津。方荣,你的腿好了?”

方荣没时间跟他说这事,道:“萧伯伯,快带我去救花妹。”

刀王边走边道:“听说这次她与于姑娘、天儿一起来的。”

洪慧道:“萧伯伯,我也去。”

刀王道:“去吧去吧,有你,胜算便多了几分。”

方荣想起昨晚邪王还问刀之事,那他便还不知道,道:“萧伯伯,这消息你听谁说的?”

刀王道:“这事大概也是到了天津才泄了底吧,不然婕儿她们也不会顺利到天津,而且那些夺刀之人还待在京城寻你呢。”

方荣惊道:“那现在他们都往天津涌去了?”

刀王道:“说得对。”

三人各买了一匹快马,往天津而去。一路上都是乘马之人,有的被三人赶上了,有的又超过三人,方荣恨不得将这些人都杀了,却是没一个名门正派之人的。

刀王一路上只骂个不停,骂得也甚是难听,洪慧只羞红了脸默不作声。

马不停蹄,第二日入了境,进了城,跟了人流而去,走了不久,到了一家客栈,围满了人,门口停了一辆马车,刀王喝道:“萧白刀在此,让开。”知道刀王之名的忙都让了开来,不知刀王之名的只一声嘲笑。不过当看到方荣与洪慧时,忙都让了开来。

三人走进客栈,只见客栈内倒没坐满人,不过一边坐着于婷、花语婕、东方超天、贻元、武当四虚、李逍遥夫妇、峨嵋双姝、昆仑七子。另一边坐着尸王、邪王、凶残恶毒四神,另一人穿了官服,不知是谁,方荣发现这人却足可以与尸王等人相比。

众人见了方荣三人都是一惊,花语婕首先道:“方哥哥,你的腿好了么?”

方荣忙道:“你瞧我像是没好的样子么?”随即在贻元面前跪下道:“弟子拜见贻元太师叔。”

贻元笑道:“方荣,我们好久不见了,你知贫道此次来所以为何事么?”

方荣忙道:“弟子不知。”

贻元道:“掌门师兄时刻想着你呢,你愿意往江西一行么?”

方荣一听这话,已然知晓贻风一定是要自己去助他一臂之力,这可是更为难之事,一边是天地教,一边是武当。

只听刀王笑道:“邪王,原来你长这么一付模样?世人诚不欺我啊,尸王,如一具行尸走肉,邪王,果然如妖魔鬼怪,叫得真是贴切。”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邪王十指一伸,十根细针连着细线往刀王十处大穴刺去。刀王身子一闪避了开来,那十针一下射往门外,将门外一人牵了进来,此人已然死去,但手足却乱舞,在十根细线牵引下往刀王继续攻去。

众人瞧了又惊又骇,此事甚是诡异。便是方荣与洪慧不是第一次瞧,也是心惊胆战。

刀王怒哼一声,刀唰地出鞘又入鞘,那十根细线已然断了,众人都没瞧见刀王是如何砍断的。那人一下软倒在地。

邪王这才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刀王萧兄。想不到剑王刀王一下都来齐了。”

李逍遥笑道:“今日尸王邪王不是也来齐了么?”

邪王道:“尸王、邪王风马牛不相及,怎么把我们凑合在一起?”

刀王笑道:“都是该死之人,怎么风马牛不相及了?”

司马尸道:“既然我失了算,我也不用待在这里了,我走了。”说完往外走去。

与之坐一起的忙道:“司马先生,何必走得那么急?多坐一会不好么?”

李逍遥笑道:“崔呈秀,尸王可比你聪明多了,他自知无胜算,先走为妙,你留在这里做什么?”

司马尸道:“既然崔大人叫我留下,我便多坐一会无妨。”

邪王瞧了方荣被朱延那般一顿打,现在竟是安然无事,还连腿一起好了,真不可思议,道:“方荣,你不是说刀被秘王夺了去么?怎么会在这里?”

于婷忙抱了一长盒来交给方荣。这时,那尸体忽地一声爆响,众人瞧去,那尸体已化成一滩血水。

众人一阵恶心,方荣这般一分神,一阵绿光疾往他射来,方荣反应也快,将长盒一挡,长盒又是一声爆响,长盒炸开来,露出黑沉沉的刀柄与刀鞘。

邪王也不再攻,道:“原来这便是四王刀,不过如此。”

李逍遥笑道:“那你还拼了命来夺什么?碧先生不是大乐师么?理应拿了古筝才是,对刀感什么兴趣来?”

邪王笑道:“听到我古筝之人一般都归天了,只司马尸有幸听了我一曲。”

洪慧这时道:“是在城门口那一次么?我与方荣也听到了,怎么没死?”

刀王笑道:“对,邪王只知大言不惭,你有本事今日再奏一曲,瞧我们归不归天。”

邪王哼一声道:“刀王,哪日有空,我们单独切磋一下。”

刀王拍手称快,道:“选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撞时,不如我们现在便切磋一下。”

邪王哼一声道:“今天我没空与你这疯子一般见识。”

李逍遥道:“不知你们算好了胜我们的把握没有?若是没有,还是快些离开吧,拖来拖去,饭也没得吃,酒也没得喝。碧先生也实在没大脑,来到这里,想来个杀鸡儆猴,将客栈中人包括掌柜小二全弄死了,若再这般坐下去,喝西北风了。”

邪王不去理他,对方荣道:“方荣,你能拔刀出鞘让我瞧瞧么?”

方荣学了李逍遥之言道:“这刀可很久没出鞘了,想不到让你沾了光,不过你沾了刀之光,刀却要沾你之血。瞧清楚了!”说完慢慢将刀拔出来,众人只觉一股热气袭来,当方荣拔到一半时,忽然疾拔而出,往邪王直砍下去。

邪王本来死死盯着刀,忽见刀往自己砍来,不敢硬接,忙急急侧身避过。

方荣却紧追其后,一招未老,又斜砍过来。邪王见他动作如此之快,暗暗心惊,只得又急急倒在了地上。方荣又未等使得老了,改斜切为下砍,邪王身子一缩,免了剖腹之灾,但小腿还是避之不及,被切了一道口子。还好只是一点点,不然以四王刀之利,小腿非一分为两段不可。

方荣正要再砍,邪王全身忽地一团紫气直冲而上,方荣忙往后退开了。邪王也忙回到座位处,脸却更绿得骇人了。

方荣将刀入鞘,笑道:“瞧清楚了么?感受到它的锋利了么?”

尸王道:“我们早已瞧过这刀,邪王却是第一次见,让他见识见识也是好的。不然他总在我们面前吹大气。能杀白铭之人,有那么好对付么?”原来以前邪王总在嘲笑司马尸堂堂尸王连方荣也对付不了。邪王哼一声不再说话。

刀王不耐烦道:“我们来了多久了?怎么总是不打?邪王,来,我们先打一场。方荣胜了你,也胜了我,我们却还不知谁高谁低呢。”

这时沈怀璧道:“越是人多越打不起来,所以便没打成了。本来这边有逍遥、于姑娘、花姑娘、贻元道长与武当四虚,那边有司马尸与他四个徒弟,也不知哪边厉害,自然打不起来了。后来又来了个崔呈秀,还来了什么昆仑七子,昆仑七子本来也是瞧刀的,不过既然贻元道长助着于姑娘她们,他们自然也得护着这边了,又分了个不相上下,又没打起来,后来再来个邪王,我们这边又来了峨嵋双姝,正要打将起来了,你们又来了。现在我们这边却是大大的胜算。”

崔呈秀道:“那可不一定。你瞧瞧外面还有多少人。”说着一声长哨,外面人潮涌动,都是大内高手,足有一百多人,都是崔呈秀的死士。这些死士十人足可对付一人。

方荣哼一声道:“有我宝刀在此,他们敢来,叫他们一个变两,两个变四,四个变八。”说着提刀走出门外,大声道:“你们谁想见识一下这宝刀的?”

这些死士大多没见过方荣,又见方荣不过二十年纪,在前面几人挥刀砍上来想夺刀,方荣大喝一声,刀忽地出鞘,一阵乱砍,刀来刀断,人来人断,冲上前来的都死无全尸。

众人一下都震住了,其余死士不敢再冲上前来,直往后退去。只听一人颤声道:“他是方荣,他便是方荣。”

他们一下想到方荣杀白铭、伤魏忠贤、城门一战、现在地上的断肢残躯,也不知谁发了一声喊,都逃走了。连其余不是崔呈秀派来之人也都走得一个不剩。

方荣只觉一阵凄惨,哈哈大笑起来,忽地一阵翻胃,将胃中之物一下吐了出来。

方荣回到客栈,盯着发愣的崔呈秀道:“如何?你还有多少救兵?瞧我还能不能吓走他们。”

司马尸道:“我们还有脸坐在这里么?”说完起身往外走去。四神紧跟其后。邪王与崔呈秀无奈地跟着走了。

花语婕许久才回过神来,上前拉了方荣手道:“方哥哥,你刚才……刚才好吓人。我晚上一定会作恶梦的。”

方荣苦笑道:“第一次我用这刀杀了人时,几乎天天晚上作恶梦。甚至连饭也是吃不下。可是不这样,怎么能吓走他们?”

李逍遥道:“我们离开这里吧。我都想吐了。”几人为了不踏尸而过,也不再走正门,从后门出去了。

刀王瞧了宝刀笑道:“刀是神刀,这刀要是我用,剑王你一定不是我对手了。”

剑王笑道:“那是当然,不过这刀几百斤重,也不知能拿得顺不顺手。不是说还有四王剑么?若是机缘巧合,你拿了刀,我拿了剑,我们再比试一场。”

刀王一把握住剑王之手道:“一言为定。”

李逍遥正色道:“还好我、贻元道长是司马尸没有意料到的,不然于姑娘、花姑娘可就危险了。”

方荣忙道:“多谢李叔叔,还有多谢太师叔。”瞧了峨嵋双姝与昆仑七子,道:“你们跟着做什么?”

杨羽哼一声道:“既然方少侠不欢迎我们,我们走便是。”说完转身便走。

宋惠忙拉住她,对方荣骂道:“你怎么对师姑说话的?你敢赶师姑走?”

方荣冷笑道:“你配当我师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