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七四回 条件

方荣急道:“万一你死了怎么办?他们不也要死么?”

彩朵嗔道:“你怎么咒我阿娘呀?”

陶宝珠道:“你傻子么?我是说阿彩不知道了,你以为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还要亲自侍候他们吃喝拉撒睡?”

方荣知不能急来,只得跟着他们走,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陶宝珠道:“我们去哪里不用你管,你呢,回去叫花语婕来。”

彩朵忙道:“阿娘,现在我们还很危险,我们的族人伤的伤,死的死,再也无力对抗官兵了,所以我们现在离不开方哥哥。”

陶宝珠哼一声道:“方哥哥?你倒叫得亲热。”

彩朵羞红了脸道:“方哥哥的娘子不是这样叫他的么?而且方哥哥说要娶阿彩啦。”

方荣忙道:“我可没说。”

彩朵也不在意,只对陶宝珠道:“阿娘,所以你为了阿彩,放了那信王与长宁公主吧。”

陶宝珠哼一声道:“阿彩,你太天真了,你是什么人,方荣是什么人?他会喜欢你?他说娶你,也不过是他为了救那两人才骗你的罢了。便是方荣真答应了,他那些个娘子会同意么?你会有好果子吃么?”

彩朵低下子头,轻声道:“阿彩愿意被他骗。阿娘,等我与方哥哥成了亲,你便放了那二人,好不好?”

方荣暗道:“终于要露出尾巴了。”

陶宝珠哼一声道:“阿娘绝不同意。族人也绝不同意,阿彩,你不要傻了。汉人,有好好对我们的么?只会欺压我们,骗我们。所以我们苗人才不与外族成婚的。”

方荣忙道:“教主,凡事都不能绝对,汉人也有好人有坏人啊。你们苗人……不一样有好人有恶人么?”

陶宝珠笑道:“方荣,若非瞧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瞧在阿彩的份上,你以为能好好跟五毒教教主走在一起,让你说放肆的话么?”

方荣忙道:“我只是想让你对我不要太仇视。我不是那些狗官兵。”

陶宝珠哼一声道:“你当然不是了,只是以前杀了一些五毒教教众而已,你那花语婕杀了五毒教教主而已。不像狗官兵,杀了这么多,你杀那点,算什么?”

彩朵忙道:“阿娘,你怎么这样说话,方哥哥不是别人。阿娘,阿彩本来是方哥哥的人质,本来方哥哥是想用阿彩换他们的,可是方哥哥心好,没有把阿彩当人质了,还救了族人,救了阿娘,这气度,换了别人可没有,换作别人,只怕……只怕巴不得我们都……都死了呢。”

陶宝珠道:“谁知他安什么好心,你以为他真想救我?若非有人在我手中,正如你所说,他巴不得我们都死了呢。”

彩朵忙道:“阿娘,你累了,不要说话啦。”

两人忽然又用方荣听不懂之言说个不停,但瞧得出来彩朵被骂个不停。经过了一夜的行走,苗人另外寻了一处安身之地,于是众人伐木,建起房子来。彩朵也去帮忙去了。方荣也不知做些什么,只在陶宝珠旁边。

陶宝珠忽然道:“方荣,你可以走了。”

方荣惊道:“那你放了信王与长宁公主么?”

陶宝珠道:“我叫你走,是让你去叫花语婕来。方荣,其实那长宁公主也不错,人家还是公主,比花语婕那贱人可好多了。”

方荣怒道:“教主,请小心说话。”

陶宝珠道:“好了,趁阿彩不在,你马上走。你若五日不来,我便杀了那两人。”

方荣忙道:“事事难料,怎么能说五天便五天?”

陶宝珠道:“那是你的事。”

方荣忙道:“除了带花语婕来,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陶宝珠道:“难道她比你自己还重要么?”

方荣道:“是。”

陶宝珠道:“那好,你娶阿彩,再不许娶其她女人。”

方荣惊道:“这怎么可以?你把你女儿当成什么了?”

陶宝珠怒道:“哼,这是阿彩的意思。答不答应是你的事。”

方荣心中真有点想立马走人,但想到信王是一定要救的,不仅是天地教要他保护,而且信王还是自己兄弟,道:“还有其他要求么?”

陶宝珠道:“没了。你选其一吧。”

方荣是绝对不能带花语婕来的,可是也绝不能娶彩朵,道:“教主,你知我不喜欢彩朵,你为什么要害她?”

陶宝珠道:“我要你只能娶她一个,便不是害他了。哼,男人三妻四妾的都不是好东西,从这点便瞧出你们汉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也不例外。”

方荣已然没了办法,道:“容我多考虑几天。我要去问问彩朵。”不再理会陶宝珠,寻到彩朵,道:“阿彩,我有话要问你,你能跟我来一下么?”

两人来到无人处,见了前面一块草地,方荣停下,道:“阿彩,你娘始终不肯告诉我信王与公主被关押的地方,你能帮我打探么?我要走了,希望我再来之时,你能告诉我他们下落。”

彩朵想不到他跟自己说这些,心中万分失望,道:“方哥哥,你要走了么?”

方荣点点头道:“你娘叫我娶你。真的是你的意思么?”彩朵低下头,轻轻点了点头。方荣道:“可是我们没有感情,你为什么要嫁给我?”

彩朵还是不敢抬起来头来,道:“路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你是很好的人。”

方荣道:“我只能娶你一个,也是你的意思么?”

彩朵忙摇头道:“不,我没有,我知道你们汉人男子是可以同时娶几个妻子的。我也知,你深深地爱着花语婕,还有你其她的娘子。我娘……大概也是为了我好,没关系的,方哥哥,只要你也对我好,你娶多少娘子都没关系。”

方荣道:“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我要回去考虑几天,希望你能帮我打探二人的消息。麻烦你了。”

彩朵突然流下泪来,忙又偷偷抹了泪,笑道:“你走吧,你交待的事我会做的,要是娘不告诉我,我以死相逼。”

方荣道:“多谢你了,我要走了,劳烦你去跟你娘说一声我走了,几天后便回来。”

彩朵突然抱住了方荣哭道:“你一定要回来。”

方荣忙轻轻推开她道:“你回去吧,多陪陪你娘,你娘伤还没好呢。”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方荣一阵气苦,一阵迷茫,也不知是怎么进的城,怎么来到迎宾客栈。

进了门后,花语婕叫道:“方哥哥。”

方荣心虚地应了一声,抬起头来,心下暗惊,原来史梅等长乐宫人也在其中,忙道:“梅姐姐。”

却见史梅将剑架在花语婕脖子上道:“方荣,我希望你暂时离开江西。”

方荣更惊,忙道:“梅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花语婕道:“方哥哥,怪我不小心,我解了梅姐姐穴后全不提防,反被梅姐姐点了穴。”

史梅道:“方荣,因为你,我也迫不得已,希望你见谅。”

方荣心情本来不好,怒道:“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方荣来,你放了她。”

花语婕见了反而害怕起来,忙道:“方哥哥,我没事,你不要生气。”

史梅也有些害怕,忙道:“方荣,只要你答应我离开江西,我答应你放了花妹妹。”

方荣怒道:“史梅,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花语婕轻轻道:“方哥哥,人没救回来么?”

方荣静下心来,道:“没有。”

花语婕道:“怎么回事?让那五毒教之人跑了?”

方荣道:“不是,我带走的苗人是五毒教教主的女儿。”

花语婕道:“那不更好?”

方荣道:“当时我也这么想,可是到了时,崔呈秀正在屠杀苗人,那些苗人真是可怜,而且是崔呈秀亲自带头屠杀的,于是我帮苗人赶跑了崔呈秀,杀了许多官兵,救了那教主与他们族人……本来以为这样我已经对得起那教主了,可是那教主说非要带你去才放人。要我再抓了她女儿来威胁她,我再也硬不起心肠。”

花语婕哼一声道:“本来她是想威胁你杀了我是不是?”

方荣忙道:“还有另一个条件,说不杀你也可以。除非……除非……”

花语婕急道:“除非什么?”

方荣道:“除非娶了她女儿。”

花语婕惊道:“便是你带走那女子?”

方荣点点头,道:“我不知怎么办,想回来问问你。”

花语婕气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问我干什么。这种事你不要问我。”

史梅忙道:“方荣,救的人可是信王。”

方荣知隐瞒也没用,道:“是。”

花语婕忙又柔声道:“方哥哥,那你便娶了她吧。我想,与宫姐姐一般,一定是女儿喜欢,做娘的才这般。她一定不会害你的。”

方荣痛苦地抱着头坐了下来,道:“我不能对不起雪儿,不能对不起你,不能对不起……而且,教主还不能让我再娶你们,要我只能对她女儿好。”

方荣想起花语婕还受制,其时史梅被方荣搅乱了心神,她又是实实在在关心方荣之事的,所以方荣已是坐在了花语婕身旁,她也毫不在意。方荣忽地抬起头来,疾解了花语婕穴道,忙又将花语婕抱开了。

史梅反应过来,挺剑道:“方荣,原来你如此奸诈,用计骗我,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说完将剑一划,往方荣攻来。

方荣忙让开来道:“梅姐姐,我没有骗你,这回也没有骗你。”

史梅道:“总之我一定要阻止你再保护信王,你一定要离开江西。”这回已是拼命的剑法,毫无守招,招招凶猛,招招杀敌,史梅剑法得自凤王真传,剑法自是不若,正所谓最好的守招便是以攻为守,史梅剑法也便更强几分,这般拼命,其实方荣一时也只有不住躲避的份。

花语婕瞧得心焦,寻了个机会,将剑抛给了他,方荣一得剑,忙提剑相格,一来花语婕之剑也是宝剑,二来方荣之劲非同一般,只听咣地一声,史梅剑断为两截,史梅也被震得剑脱手而出,虎口还流着血。

方荣忙道:“对不起,梅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史梅怒道:“不要叫我梅姐姐。”忙又从姐妹的手中夺过一把剑,又忙方荣攻去。其余人也回过神来,都挺剑往方荣与花语婕攻来。

花语婕没了剑,忙用上那套近身搏斗的掌法,一下夺了一剑过来。方荣怕她出事,忙靠近她,两人双剑合璧,长乐宫之人根本近不了身。

史梅急火攻心,刚才也被方荣震到了,一下突然吐了一口鲜血出来。众人大惊,忙都停下打斗,来瞧史梅。

史梅恨声道:“我没事。方荣,除非你把我杀了,不然休想离开这里。”

方荣与花语婕互望一眼,心下已然明了,花语婕忽地挺剑而上,史梅闭目等死,其余人都是猝不及防,史梅突然睁开眼来,剑也往前刺去,想来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但当她要刺中花语婕之时,花语婕突然回身,而攻上前来的是方荣,方荣用的不是剑,而是手指,而史梅这招已然使老,刚才又是想同归于尽,脚下进退也是不得,方荣一下点了她穴。

方荣与花语婕如法炮制,这些长乐宫之人虽也厉害,但在方荣与花语婕面前,也只是多挨些时间罢了,众女还是被方荣点了穴。

方荣坐下道:“梅姐姐,我现在的心很乱,所以刚才对你发脾气了。刚才我说的也是真的,所以我不知该怎么办。”

史梅哼一声道:“有什么难办的,你不管便是了。”

花语婕道:“不行,魏忠贤要杀之人,我们一定要保护。魏忠贤要保护的人,我们一定要杀。”

史梅道:“怪不得方荣要娶其她女子为妻了,花妹妹连反对也不反对。”

花语婕急道:“那是骗五毒教教主,方哥哥才不会随便娶其她女子呢。”

方荣忙道:“花妹,我不会娶她的。”

花语婕道:“嗯,那你带我去吧。”

方荣急道:“也不行,我绝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花语婕甜笑道:“五毒教我从来没怕过。去了也不一定是送死。”

方荣忙道:“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你去的。而且,你就算不会有事,可是你去了也是白去。不然我昨天已然救出他们了。瞧得出来,那教主软硬都不吃。”

花语婕道:“你与她女儿有了感情下不了手,我却不同。她若不放了信王,我便杀了她女儿。放心吧,方哥哥,我不会真的杀了她的,不过让她受些苦罢了。”

方荣摇摇头道:“我不能让你去。”

花语婕急道:“那有什么办法?你真的去娶她女儿吧。我没意见。”

方荣忙道:“我回来便是与你商量对策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花语婕道:“对策?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跟你对,到那时见机行事,便是这样了。不然我们像崔呈秀一般,对她们杀光烧光不成?”忽然拍手笑道:“方哥哥,你不是会摄魂大法么?我们将她抓了来。走,我们马上走。”

方荣踌躇道:“这行得通么?”

花语婕道:“行不通再另想办法。”

方荣喜道:“嗯,只有这个办法了。”瞧了瞧史梅等人,忙与花语婕使了个眼色,正欲解了她们穴然后逃之夭夭,忽然走进来两人,正是宋松、宋惠父女俩。

见了里面情形,宋松忙道:“方少侠,你这是干什么?”

方荣忙道:“没有,梅姐姐对我有误会,我……所以才……”

宋松忙道:“史女侠,私事暂时放在边,现在我们要一同去诛三鬼了。”

方荣惊道:“你们找到三鬼了?”

宋松道:“不敢确定,不过确实是在那地方。”

方荣忙对史梅道:“梅姐姐,瞧在宋前辈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史梅也不能不给宋松面子,而且也要以大局为重,且现在她也冷静下来,也觉确实太对不起方荣了,点了点头。方荣忙解了众女穴。

宋松笑道:“我们走吧。”

宋惠忙道:“方哥哥,你的伤好些了么?”

方荣忙道:“好了。”

宋惠道:“我当心死了。”

这时,又急急冲进来一人,方荣与花语婕一瞧,却是袁盛,都为他没死感到高兴。袁盛一眼瞧见了花语婕,又惊又喜,随即哭了起来,道:“花姑娘,师姐被人害死了。”

方荣惊道:“什么?被害死了?”

袁盛道:“不错,我回去时,那些人都被毒死了,师姐与她弟弟也不见了。”

花语婕气道:“那当时你去哪里去了?”

袁盛低下头,红了脸,许久才道:“我出来找你了。”

花语婕哼一声,不再理他。宋松忙道:“方荣,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不兄弟?”

袁盛忙道:“晚辈袁盛,家师是万灵仙子。”

方荣忙将众人介绍一遍。方荣又向袁盛提起去杀三鬼之事,袁盛急道:“人在为师姐报仇。”

花语婕道:“你师姐又没死。”

袁盛又惊又喜,又道:“那些人是被毒死的,一定是五毒教之人,广西云南江西一带以五毒教最为猖狂,一定是他们捉了师姐去。”

方荣道:“你师姐还不急,先去诛三鬼吧。”

袁盛急道:“再不去救便晚了。”

花语婕怒道:“你师姐要死,当场便被毒死了。你吵什么?”

袁盛见她生气,一下又慌起来,不敢再语。宋松忙笑道:“有袁少侠帮忙,那真是如虎添翼啊。”

袁盛忙笑道:“哪里哪里,在下一点也不及花大哥的。”

方荣忙道:“哪里,我花天次怎么及袁大侠?对了,你找到方荣了么?”忙又向众人使眼色。

袁盛道:“师姐被抓,哪还有心情找方荣。史女侠,听说方荣杀了你们一位姐妹,放心,我袁盛一定为你讨回公道,杀了方荣,为了我师姐,也为了武林。”

宋惠冷笑道:“凭你也能杀方哥……方荣?”

宋松忙道:“花少侠,看来你与我们一路不便,你便与花姑娘一同去白沙岭,到那时会碰上我们的。”

方荣知一定要赶在他们面前,忙道:“那我们先行一步了。”

宋松点点头,袁盛忙道:“花大哥,我跟你一起。”

宋松笑道:“袁少侠,你也太不识趣了,跟着我们吧,也好有个照应。”

袁盛惊道:“你说什么?他们是兄妹,我怎么不识趣了?”

方荣怒道:“你到底有完没完?反正你不能跟我们,你要去便去,不去也罢。”

袁盛忙道:“花姑娘,你的意思呢。”

花语婕道:“便是他的意思。”

袁盛低着头无力道:“那我们到白沙岭再见吧。”

宋松忙叫了众人离去。方荣与花语婕忙收拾了行李,又在贩马场买了两匹好马,马不停蹄地往白沙岭而去。到那里时,已是晚上,也不敢骑马了,两人下马来慢慢往前走。

花语婕见方荣带着自己尽往幽闭之处,本来花语婕以前根本不怕,百花宫不也是幽闭之处?但心中有鬼,又听着如鬼哭狼嚎的风声,情不自禁往方荣旁边靠了一些。

方荣笑道:“有什么好怕的?那些鬼见了我,还得叫我教主呢,我这大鬼王你不怕,倒怕起小鬼了?”

花语婕伸手往他肩上打去,娇嗔道:“你还说?不许再说啦。你就是想吓死我。”

方荣见她果然吓得身子有些发颤,忙伸手牵住了她手,道:“我不应该带你来的。”

花语婕心中一甜,轻声道:“不,我要跟着你,不然你喜欢做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