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七六回 火药

袁丰忙道:“那你小心。方兄,告辞。”说完往袁州方向去了。方荣忙脱了一人兵服穿在身上,易成那人模样,又将这些死去的官兵火化了。收拾一番,挺挺胸骑上一匹战马,往高家庄方向而去。不一会儿,方荣终于赶上了那队人马。

那将军奔马上前,方荣忙下马拜倒在地。那将军道:“怎么只剩下你一个人?我果然猜的不错,那人是个厉害角色。入队吧。”说完不再理他,又奔马上前去了。

方荣也不懂什么兵制之类的,忙只在最后走着。探路的回来找到高家庄所在,当众人到达时,那将军忙这般这般命令一番,众官兵忙四处散去埋伏在各处,又吩咐一些官兵在墙角挖坑。

方荣知要对付他们要从火药着手,但管火药的又非骑兵,方荣也近身不得,只得在远处干着急。方荣身上也没火折子之类的东西,想起是由花语婕拿着,但一想起她,便心痛不已,更无脸见她,怎么敢回去呢?方荣只得另想办法,还好,骑兵是离高家庄最远的,也是最外面一层,方荣忙偷偷弃了马往外逃去,他知那茶铺是一定会有火的,往那茶铺奔去。

跑了才没几步,忽地斜刺里横出一剑,直往方荣脖子上切来。方荣一瞧,这不是花语婕宝剑么?忙身往后斜,避过了这剑,再一瞧,正是一蒙着面纱的女子偷袭自己,但那衣服,那眼睛,那身子,不是花语婕是谁?

方荣心下一痛,心道:“花妹终于还是不原谅我轻薄于她,她要来杀我了。她要杀我,我为什么要躲?”当花语婕又往方荣胸前刺来时,方荣闭上眼没有再躲。

花语婕一刺,却是点了他穴。方荣睁开眼来,痛苦道:“你为何不杀了我?”

花语婕哼一声,冷笑道:“要死可没那么容易。快说,你要到哪里去?”

方荣惨然道:“你要慢慢折磨我么?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糊里糊涂便……”

花语婕骂道:“废话少说,快说,你要去干什么?有何阴谋?不然我杀了你。”

方荣道:“你杀吧,你杀了我觉得好受点,你便杀了我吧。”

花语婕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不敢么?”说着剑一挥,剑尖一点,方荣肩上马上溅射出鲜血来。

方荣其实能冲穴,更能止血,但他在花语婕面前除了深深的愧疚,除了希望花语婕一剑杀了他,没有想其它的了。方荣流下泪来,痛哭道:“我知道我错了,你为什么还要折磨我?让我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么?我没脸见你,没脸见爹娘,没脸见……”

花语婕不知这官兵胡说八道什么,骂道:“你到底说是不说?你是要去哪里?”说着又一剑刺在了方荣肩上。

方荣更以为花语婕是认为自己畏罪潜逃,所以才让她如此更加恨上加恨,只闭上眼睛任由她折磨。

花语婕无奈,想不到一个官兵还有这么有骨气之人,叹口气道:“我放了你,希望你不要助纣为虐,你可知你们是要做什么?杀武林正派人士,你良心何安?现在邪魔外道横行霸道,正是因为朝廷处处压制正派之人,更与邪魔外道互相勾结,搞得生灵涂炭……”

方荣睁开眼来,这才知道她根本没认出自己来,忙道:“姑娘,你是花语婕姑娘么?”

花语婕惑道:“你怎么认识我?你怎么认出我来?”

方荣忙道:“花语婕姑娘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对了,花女侠,你怎么没跟方荣在一起?”

花语婕脸上一红,道:“请问大侠尊姓大名?”忙解了他穴,又道:“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官兵呢?以逃出来,便是去给武林人士报信的么?”

方荣忙道:“在下贱名微不足道,姓李,名三,李是木子李,三是一二三的三。”

花语婕道:“那你见过方荣么?他往这边来了。”

方荣忙道:“没见过。花女侠,方荣怎么了?”

花语婕自然不会跟一个陌生人说,忙道:“没什么,李大侠,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恕罪。我先走了。”说完转身抹了泪,往前走去。

方荣忙追了上去道:“花姑娘,反正我们同路,我们一起走吧。”

花语婕停下脚步,忙道:“男女同路,多有不便,还请李大侠先请吧。”

李三忙道:“花姑娘,其实我遇上过方荣。”

花语婕喜道:“那他现在在哪里?”

方荣道:“他喝醉酒了,跟我说……他对不起你……”

花语婕羞红了脸道:“他怎么随便跟人胡说八道的?”

方荣又道:“花姑娘,你是要去杀他的么?”

花语婕怒道:“你说什么?”

方荣忙道:“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轻……轻薄了你,你当然要杀了他了。”

花语婕脸更红,忙道:“没有没有,你可不要胡说。他对我很好,从来不越雷池一步。昨晚只是我害怕……”突然想起不应该跟他说这些,忙道:“李大侠,你先走吧。不然耽搁了。”

方荣忙道:“花姑娘,那你恨方荣么?”

花语婕道:“是方荣叫你来问我的么?那你知道他在哪了?”

方荣忙道:“我不知道,只是我关心他,也关心你。”

花语婕脸上一红,她知道自己是有很多男子喜欢的,道:“我只怕他恨了我。昨晚我不应该打了他,全都是我的错。”

方荣更是愧疚,忙道:“花姑娘,那我先走了。”说完快步往前走去。

花语婕突然又赶了上来,问道:“李大侠,你们运的是火药么?”

方荣道:“是。实不相瞒,我是去找火的。这样炸官兵个稀巴烂。”

花语婕笑道:“那我们可想到一块了。我们最好找一把弓箭来,远远地将火射过去。这样既不会打草惊蛇,让他们跑了。”

方荣不敢与她在一起,道:“花姑娘,相烦你去通知武林人士了。万一我不得手,他们也好有个准备。我不认识他们,若我去,只怕他们不相信我的话。”

花语婕点点头,道:“李大侠,你知方荣在什么地方的,是不是?请你告诉我,好么?”

方荣忙道:“你怎么这么想呢?方荣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得以见他,只因他喝酒我才有机会见到他,他去了哪里,我怎么知道?”

花语婕伤心地低下了头,道:“李大侠,那这里的事交给你了,我走啦。”说完快步往前走去。

方荣等她不见了,又伤心地流下泪来,想不到自己是个懦夫,在她面前不敢相认,是怕死么?方荣忙挥去这些念头,往那茶铺去。在茶铺中终于找到了火折子与火石,又快步往高家庄去。当回去时,发现火药已然埋好了一部分,方荣暗叫不妙,这些火药毁去倒也容易,但不仅伤不了这些官兵分毫,还打草惊蛇了,只得在暗处等待时机。

这些官兵却也甚有耐心,除了埋火药之人,其余人动也不动,话也不多一句。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伸手不见五指,火药已然全部埋在四周,而这些官兵也没有打起火把。

方荣正要深入,忽听得远处又响起那阴阳怪气的哭声,如婴儿,如妇女,如老妇,如哭,如笑,如怒,说不出的诡异。方荣在暗中瞧见许多官兵已然坐立不安,显是有些害怕了。又过一会,高家庄内也传出哭声。庄内一下喧哗起来,其时在庄内也埋伏了许多官兵,他们在白天入庄时已然觉得诡异,现今听到不听什么地方传来的哭声,大部分都吓得站了起来,争相往庄外逃去。

本来藏在暗处的将军大喝一声:“谁再喧哗,谁再逃出来,斩立决!通通回去。”才逃出庄的官兵忙又战战惊惊回到庄内。

但哭声还没有停下来,又不知哭声发生在庄内何处,如何能坐立得安?屋顶上突然现出一人,阴阴地道:“你们打扰了阎王爷的清静,你们都随我去见阎王爷吧。”

黑黑的衣服,高瘦地身子,那打扮不是黑无常是谁?众人乍一看,都吓出一身冷汗,他是如何在上面的,众人都是不知。只以为他真是黑无常。都转身往后逃。

那将军还是有几分胆色的,大喝道:“通通给我站住。弓箭手准备。”

这些官兵果然训练有素,一下静了下来,弓箭齐将箭对准了黑无常。那将军正要下令。黑无常突然没任何征兆地消失了。众人又是一阵惊吓,乱作一团。

其时方荣早已趁乱进了庄,见到了黑无常,忙叫他离开,黑无常早知他目的,忽地换了一个声音叫道:“这鬼我抓到了,我抓到了,是人在装神弄鬼,又被他脱手了,大家快来抓啊。”叫完了忙要方荣来抓自己。

方荣也不知他什么意思,忙装作抓他模样。庄内官兵忙都来抓黑无常。黑无常又叫方荣趁乱出庄。一会众官兵全没了纪律,都往庄内涌来。

那将军走了进来,见到了人不人,鬼不鬼的黑无常,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你在搞鬼,给我抓住他,凌迟处死。”

刚一说完,黑无常竟又无任何征兆,如鬼般消失了。几人吓得坐倒在地,许久没反应过来,其余人忙都往庄外逃去。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映亮了天。接着一声声巨响,一声声惨叫声,过了许久,爆炸声才停了下来。人的惨叫声却越发的大了。高家庄也几乎夷为平地。

方荣在远处瞧着惨不忍睹的官兵,觉得心很痛,很愧疚。这时,有人从后面轻轻一拍,方荣回过头来,是黑无常,忙道:“前辈,我们一下害死了这么多人,没死的也残废了,只几个人没事而已,你说他们的冤魂真的会来找我么?”

黑无常道:“人都是我害死的,他们要找,也会来找我。”

方荣道:“从一开始,我便巴不得他们都被炸死了。全死了最好。可是当亲眼目睹他们死伤了一大半,我突然觉得我的心好痛。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前辈,你怎么认出我来?”

黑无常笑道:“你的一举一动我明白,所以我知道了。”

方荣惊道:“原来你跟踪我?我竟不知道。”

黑无常道:“那可没有。我来这里时发现你不对劲。便猜到是你了。当我出现在官兵面前时,瞧了你的反应,便更确定是你了。教主,去找教主夫人吧。你跟她好好的,怎么又闹别扭了?”

方荣脸上一红,道:“前辈,你是怎么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啊?”

黑无常又笑道:“天机不可泄露。教主,反正这里你不可多留,你还是去找教主夫人吧,明日午时左右,武林人士便会到了。其他人,也大概在那时会到。若是你先在这里,他们便全绕着你转了,我的计划可能因为你而前功尽弃。”

方荣点点头,也不愿再瞧这里惨状,道:“前辈,那些没死之人,你便饶了他们吧。”见黑无常点了头,转身离去。

方荣也不敢与花语婕同路,忙又折而往山上走去。走到山腰,见了一山洞,方荣也累了困了,忙随便收拾一下,睡下了。

醒来时太阳已射入洞内,忙走出山洞,却见四人往这边走来。却是木佩、宋惠与峨嵋双姝。

只听杨羽道:“惠儿,你太不像话了,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么?你害了我们便罢了,你还要连累木妹妹。”

宋惠忙道:“杨姐姐,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其实也巴不得先来一步呢,不然就算我死缠烂打你也不会来。木姐姐还不是跟杨姐姐一般,心呀,早飞出来啦。”

木佩忙道:“你胡说什么?我只是整天在那慈化寺,闷得慌,才想先出来透透气。”

杨羽哼一声道:“要不是我们答应了你爹娘要好生看好你,我才懒得管你呢。”

宋惠道:“可是你不当心方哥哥么?”

杨羽脸上一红,道:“他的死活我更不管。”

方荣脸上一红,心道:“我一定又出什么事了,杨姐姐对我最好的,不然她也不会来了。”

只听木佩道:“瞧,那有个山洞。”

宋惠道:“想不到山上也有洞,说不定里面有金银财宝呢。”

木佩笑道:“说不定有妖怪猛兽。”

杨羽道:“好啦,我们上来是探路的,可不是寻宝的,不要结外生枝了。”

柳琳道:“你们心中都有牵挂,我夹在你们中间,真不知算什么。”

宋惠忙道:“柳姐姐,那你说你的心上人是谁呀?”

柳琳嗔道:“臭丫头。找打。”说完便去追逃跑的宋惠。

宋惠没个躲处,一下闯到了洞里,见了方荣,吓得一声尖叫,忙跑洞外。

峨嵋双姝一惊,都拔剑而出,木佩忙也拿了金鞭出来。宋惠缓过气来,也拔剑而出,喝道:“里面的人给我出来。”

方荣心道:“她们又不一定认得我。”忙走了出来。

其余三女才发现原来是个官兵。宋惠又道:“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方荣忙笑道:“与你们一般,也是探路。”

宋惠道:“听说官兵会来,你是探子吧?杨姐姐,看来我们的行踪,他们知道了,我们杀了他吧。”

方荣忙道:“你好狠的心。”

宋惠怒道:“若不杀了你,我们的行踪便会暴露,那时死的可能不只我们四个,我们正派人士可能都会死在你们官兵刀下。杨姐姐,杀是不杀?”

杨羽道:“你自己决定吧。”

宋惠哼一声,一剑突然往方荣喉咙刺去。

方荣一下坐倒在地,往旁爬去,边道:“姑娘饶命,姑娘饶命。”

宋惠暗惊,想不到她这一剑竟然没刺中他,娇叱一声,又一剑刺往方荣胸前。方荣忙又适时一个转身,站了起来,往山下跑去。

四女大惊,若真被他逃跑,后果不堪设想,两个起落,四女将方荣围了起来。

宋惠道:“杨姐姐、柳姐姐、木姐姐,看来他是练家子。小心一点。”

方荣道:“你们知道杀朝廷命官是什么后果么?”

宋惠冷笑道:“本姑娘只知不杀你的后果。”说完又一剑疾往方荣刺去。

方荣左指一弹,将宋惠之剑弹开了,正欲夺了她剑,双剑又刺了上来。正是峨嵋双姝之剑,刺得正是时机,方荣只得回撤。峨嵋双姝之剑又一剑接一剑攻来,且剑剑是杀招,似乎真要将方荣置于死地。

方荣开始对杨羽也是愧疚不已,不想被二人占了上风,竟难翻身,方荣既没剑,肩又受了伤,虽不重,但动一动也是有些痛。一下只得不住后退。

宋惠叫道:“木姐姐,他是要往山下逃去,我们拦住他。”说着一跃而起,一下拦在了方荣面前,往方荣后背刺去。

方荣身子一转,避过宋惠这一招,人也已在宋惠身后,手一伸,抓住了宋惠握剑之手,挡了峨嵋双姝几招,将峨嵋双姝逼退了一步,一把夺过了宋惠之剑。

而宋惠如中邪一般一下呆在了那里。木佩暗惊,忙上前推她道:“惠儿妹妹,你怎么了?”

宋惠呆呆地摇摇头,道:“他怎么可能是方哥哥?杨姐姐,他是方哥哥么?”

杨羽听了她的话,一下停了下来,双目盯着方荣。方荣一阵心虚,忙低下了头。杨羽瞧着他那双眼,已然肯定眼前之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方荣,道:“你真的在这里?我们来是想告诉你,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方荣道:“为什么?”

杨羽道:“你是不是与三鬼在一起的?”

方荣惑道:“什么?”

杨羽忽然笑道:“我相信你。方少侠,无论如何,你先离开这里吧?听我一次,好不好?”

方荣道:“你说什么?”

杨羽道:“有人说你是帮三鬼的。而且你手中又拿了宝刀,有人亲眼目睹。我知道,现在不管武林,朝廷,还有外患,大家又知你来了这里,都要来对付你了。他们说你暗中助着三鬼,其实是他们杀你的又一个借口,所以我想来告诉你,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方荣道:“多谢杨姐姐。”

宋惠上前道:“若没有我,杨姐姐才不会出来呢,所以你也要谢我。”

方荣忙道:“多谢宋师姑。”

木佩与峨嵋双姝不禁都扑哧一笑。宋惠却气得流下泪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杨羽忙劝道:“惠儿,你怎么了?”

宋惠哭道:“人家以前一句气话,他记得这么清楚。他对杨姐姐好,却把我当成仇人一般。”

杨羽脸上一红,心道:“他对我好又怎么样?最多把我当姐姐罢了。”忙道:“惠儿,你说的什么话。他怎么把你当仇人了呢?”

宋惠道:“可是我的心,他一直没在意。他明明知道的,可是他故意不当事。”

方荣心情本来不好,想起从此不能与花语婕在一起,更不敢见东方妍雪、于婷她们,怒道:“好了,你爹爹大概午时便到了,你们在这等着吧。我先走了。”

杨羽忙道:“你要去哪里?”

方荣叹口气道:“不知道,反正不被人发现便是了。”

杨羽道:“那你小心。对了,你还是换一身衣服吧,不然又像刚才一般,别人谁打不过你,可是也总是麻烦。”

方荣忙将兵服脱了下来。四女忙害羞地转过身去。宋惠嗔道:“方哥哥好不害臊。”又情不自禁往他瞧去,脱了兵服,方荣原来外套还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