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一八零回 消香

方荣又握住了她的手,道:“花妹,若我再对你做出那样的事,你便一剑杀了我,我绝不还手。”

花语婕忙道:“方哥哥,你说的什么话?我们不要说这事了吧。方哥哥,她到底怎么办?”

方荣瞧了瞧崔秀秀,道:“她是崔呈秀的女儿,我每天都恨不得杀了她,可是我下不了手。”

花语婕嗔道:“怪不得她们都喜欢你呢,你只知道到处留情。”

方荣忙道:“花妹,你相信我。”

花语婕嘻嘻一笑,道:“我开玩笑的啦,方哥哥,你还没说她怎么办呢?”

方荣道:“过了黄河再放了她。”

花语婕笑道:“人家娇滴滴一个姑娘,把人家丢在那种地方,还不如直接杀了她痛快呢。”

方荣道:“那怎么办?”

花语婕道:“要么在这杀了她,要么只有将她带到京城了,说不定还可以再威胁崔呈秀。”

方荣道:“就怕她耍什么花招。无故杀了她,是无论也下不了手的。”

花语婕笑道:“更何况她还是个娇滴滴的惹人怜爱的美人儿。所以只好带她上京啦。”

方荣红了脸,道:“花妹,你去睡吧。”

花语婕道:“不,我要陪你一起等他们回来。方哥哥,你说他们会有事么?”

方荣道:“以他二人武功,应该不会有事的。”

两人不再说话,又等了许久,终于见人上楼来,但二人听出是三人,顿感失望,但当三人上了楼来时,二人不禁大喜,原来真是朱湘与袁盛回来了,还多了一个袁丰,这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方荣忙上前拜道:“袁大侠,想不到你找到这里来了。”

袁丰忙道:“师妹与师弟给你添麻烦了。”

方荣忙笑道:“这是我份内之事。”花语婕忙扯了扯他衣角。方荣忙又道:“你们平安回来了,那大家都去睡吧,我给你们选好了房间了。袁大侠,你与朱湘一定有许多话要说,我们不打扰了。”

朱湘羞红了脸,低下头道:“方哥哥,你说得对,袁师兄才是对我最好的人……”说完拉了拉袁丰的衣角。

袁丰忙道:“方兄,我想与师妹道别来之情,我们想出去走走。你们不要等我了。”

方荣会心一笑,道:“我困得紧,要去睡了。花妹,我们走吧。袁盛少侠,我帮你准备好的房间了,随我来吧。”

袁丰与朱湘都羞红了脸,朱湘忙跑下楼去,袁丰忙追了上去。

袁盛哼一声道:“方荣,我没有杀你,你还是不能夺走师姐,我哥喜欢师姐,师姐也是喜欢我哥的。”

方荣与花语婕不知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但都为他们合好感到高兴,方荣笑道:“他们本来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袁盛得意地笑道:“你还是斗不过我哥的,你虽处心积虑想得师姐的欢心,而我哥虽不在师姐身边,但还是我哥胜了。”

方荣忙笑道:“是,你哥是千古奇才,文武双全,我怎么斗得过你哥?”

花语婕轻声道:“方哥哥,胡说什么呢?我们去睡吧。”

方荣点点头,正欲离去,袁盛又道:“所以我不信我会比哥差,所以我也要胜你,得到花姑娘的心。”

方荣正欲发怒,花语婕忙拉住她,深情地瞧着他,方荣心中一甜,心意一通,不再理袁盛,扶着崔秀秀回房睡去了。

第二日,众人商量起上京之事。方荣提出不让杨羽、柳琳、宋惠、木佩同路。杨羽心中虽伤心,但也没有言语,方荣忙道:“杨姐姐,我是不愿你跟着受苦。”

宋惠哼一声道:“不跟就不跟,稀罕么?”说着泪却流了出来,忙又掩面冲下楼去。

杨羽柔声道:“方少侠,你路上小心。我们京城再见了。”说完忙与柳琳、木佩追宋惠去了。

方荣叹口气道:“我们去买马,也上路吧。”

朱湘道:“她们四个根本没安好心。走了才好。”

方荣本要发怒,但想到袁丰,忙忍了道:“什么也别说了,我们走吧。”

几人正要去买马,路上正好遇上了三人拦在路中间,这三人牵了七匹骏马,见了方荣忙拜道:“公子是方荣方少侠么?”

方荣哼一声道:“正是,有何见教?”

当先一人忙道:“我们奉了主子之命送公子七匹马还有三百两纹银。”

方荣先前猜难道是崔呈秀,因为崔秀秀在他手中,但想不可能,又猜可能是三鬼,想到这里便心安理得了,忙道:“多谢三位了。”说着上前牵过了马,接过了银子。那三人于是离去。

袁盛道:“你为何不问他们清楚?难道恶人的钱也可随便用么?”

崔秀秀道:“你清高大可不用。方哥哥,我们有马骑啦。”说着跑上前去便要接过马缰。

方荣手一甩,道:“你最好老实一点。”

崔秀秀低下头去,泪水滴在了手背上,委屈道:“你不能对我好一点么?人家好心来帮你。”

花语婕一阵厌恶,马上想起了以前的宫珠娥,都是一般的娇媚。方荣却再没“怜香惜玉”之心,哼一声道:“我不杀你算好了,还想让我对你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崔秀秀突然扑到方荣怀中大哭起来。方荣一下不知所措,大喝一声,用上内力将之震开了,一下失了分寸,崔秀秀口角流出鲜血,倒在了地上。

方荣见她晕死过去,有些慌了起来,这毕竟是在大街上,忙道:“花妹,快把她扶到马上,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花语婕忙将之扶上了马,知她没受重伤,也不忙着医治,七人出了城,崔秀秀还没醒来,方荣这才下马,将之抱了下来。花语婕一把夺过,哼一声道:“我也会治。”

朱湘道:“干脆不管她了吧?”

袁丰忙道:“师妹,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朱湘羞红了脸嗔道:“你心疼啦?”

袁丰道:“这正是我们正派与邪派的区别。”朱湘只得不再说话。

花语婕又把了把脉,帮崔秀秀输了些真气过去,崔秀秀马上醒了过来,见了是花语婕在医治自己,一把将之推开道:“我不要你救,我要方哥哥救。”

朱湘轻声骂道:“贱人。”

方荣冷笑道:“我只会多加一掌,岂会救你。”

崔秀秀哭道:“让我去死,你不要管我了。”

方荣一跃上马,真不去理她,往前走去。

崔秀秀忙起身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方荣后腰衣角,撒娇道:“你不能丢下我不管。你要照顾我的。”

方荣一把将之手打开,想起了什么,嘿嘿一笑,忽地疾点了她穴道,崔秀秀又动不得言不得了。方荣忙道:“花妹,你照顾好她吧。”

花语婕只得与她共坐一骑。于是一路上崔秀秀一闹,方荣便点了她穴,也不管这点穴多了多伤身,对于她,何必顾忌?于是又得花语婕照顾她,花语婕见她可怜起来,格外照顾好她,渐渐崔秀秀反而与花语婕熟了起来,不过崔秀秀对花语婕最是妒忌,谁叫她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呢?

这日到了河南开封,七人在一家客栈打尖,一会走进来四人,方荣与花语婕一瞧,其中三人竟是拜月神教护法,而另一人在她们之前,而三人更对之恭敬不已,看来是教主无疑。而四人见了方荣与花语婕也是一惊,然后四人竟然急急又走了出去。

方荣忙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免得生事。”

七人忙收拾往前走去。到了另一镇,七人又住了店,各人都睡下了,方荣正在打坐,忽地屋顶上轻轻一响,方荣暗哼一声,轻轻打开窗户,一翻而上,见是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一见了方荣,一跃而下,往前逃去。方荣忙往他追去。此人轻功竟是不错,跑了一条街才追上,那黑衣人见被拦住,忙跪了下来道:“方公子饶命,方公子饶命。”

方荣暗叫不妙,忙往回赶去。远处正见一黑衣人用爪扣着崔秀秀,花语婕与之对恃着,一会花语婕扔了剑,慢慢往那黑衣人走去。那黑衣人见花语婕低着头,忽地一掌击在了花语婕胸口上。

花语婕口中吐了鲜血,往后飞去。重重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方荣又惊又骇,大喝一声:“花妹!”脚下不停,往前冲去。那黑衣人见状,忙弃了崔秀秀逃去。

方荣上前一把抱起花语婕,见她已然晕死过去,气息微弱,一把脉更是如游丝,不禁哭了起来。

崔秀秀忙道:“方哥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方荣吼道:“滚开!”忙又帮她输真气,但这回花语婕却没醒过来,忙又查看她伤口,只见她雪白胸脯上一个更白的手印,手印四边如凝冰一般,渐渐散开来。忙在脑海中思索着这种症状,一下又想到拜月神教,不禁大惊失色,失声叫道:“消玉凝香掌。”忙又从伤口输了至阳的真气进去。

许久,花语婕睁开眼来,见了方荣,落下泪来,轻轻道:“方哥哥,我可能……中了拜月神教的……消玉凝香掌,没得救了……”

方荣忙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你不要说话了。”

花语婕又道:“刚才那人是拜月神教的教主,方哥哥……你要为我报仇……方哥哥,我好伤心……我还没有跟你成亲……”

方荣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哭道:“花妹,你不会死的,我虽治不好你,但我可以用我的真气抑制它扩散,你不会死的。花妹,我们今晚便成亲,好不好?”

花语婕忽地咳了起来,方荣忙又输了至阳真气进去。花语婕笑道:“方哥哥,我很开心,听了你这话我心满意足了,可是我不能自私……我不要你一直这么为了我消耗你的功力……你还要躲仇人……我也不要你娶一个死人……”

方荣忙道:“花妹,你不要说了,都怪我不好,我怎么那么笨,又中了他们调虎离山之计,我不应该离开你的。”

花语婕笑道:“这与你无关。方哥哥,我走了后,你也要帮我杀了魏忠贤,那样……我才可以做你的妻子,不然……哼,你休想娶我。”苍白的脸上现出红晕。

其时袁丰等人全都出来了,袁盛惊得上前搂着她香肩道:“花姑娘,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花语婕忽地怒道:“你让开!”

袁盛痛苦万分,只得流着泪站了起来。

花语婕将头埋入方荣怀中,轻轻道:“方哥哥,你不要再放开我,好不好,我要……死……死在你怀里。”

方荣忙强笑道:“胡说八道,你怎么会死呢?有方哥哥在,怎么会死呢?”说着搂着她走进了客栈,又走进了花语婕客房,坐在了椅子上,始终没放开花语婕,只时时输些真气过去。两人都不说话。

朱湘轻声道:“方哥哥,我去找个大夫来,给花妹妹瞧瞧吧?”

方荣呆呆道:“不用了,你们都去睡吧。”

众人都不敢相劝,都往外走去。

方荣忽道:“崔秀秀,你给我站住!”

崔秀秀一下软倒在地,哭道:“方哥哥,这不关我的事,这不关我的事。”

花语婕轻声道:“方哥哥,算了。事已如此,不要怪任何人了吧。而且,又不是她的错。”

方荣喝道:“你给我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再让我见到你,我杀了你。”说着一手锨,崔秀秀身不由己往门外飞去。

崔秀秀撞在地上,扶在地上哭起来,却是不离去。

方荣不再理她,又输了一些真气。花语婕恢复了些力气,道:“方哥哥,我真没福气,不能跟你成亲啦,不过没关系,方哥哥还有于姐姐,东方姐姐,我很放心,她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不像我,我总生你的气,又不会照顾你……”

方荣忙笑道:“你不是把我照顾得白白胖胖的么?我感觉我比以前重多了。”

花语婕娇嗔道:“油腔滑调。方哥哥,我想睡了,你不要放开我好么?我不想醒来时,你不在身边,更不想……我永远醒不过来时,你也不在身边……我……”

方荣忙道:“不会的,不会的。”

花语婕闭上了眼睛,慢慢睡着了。方荣一阵痛心,又不禁流下泪来。过了一会,花语婕忽然不住咳嗽,方荣马上明白过来,忙又输了真气过去。

花语婕轻轻道:“对不起,方哥哥……”又流下泪来。

方荣忙道:“不要说话了,你睡吧,我知道它一柱香扩散一次,我及时制止便是了。睡吧。”

花语婕轻轻一笑,又闭上了眼睛。方荣一夜未睡,没到一柱香便输一次真气。崔秀秀也在门外瞧了一夜,当朱湘等人来时,瞧见了三人模样,心下都是一痛。

这时花语婕也醒了过来,见了方荣,道:“方哥哥,你累了吧,你去睡吧。”

方荣忙笑道:“我不累,也不困。”又对袁丰道:“袁大哥,你可以帮我买辆马车来么?”

袁丰叹口气道:“方兄,我们还要去京城么?”

方荣道:“不然在这里干什么?”

朱湘道:“至少要找拜月神教之人。”

袁丰向朱湘一瞪,朱湘忙低下了头。袁丰道:“我这就是买。”忙拉了朱湘出去。

花语婕见他们瞧着自己与方荣,毕竟害羞,道:“你们先去吃饭吧,不用管我啦。”

崔秀秀忽哭道:“花妹妹,都是我不好,你叫方哥哥原谅秀秀好不好?”

方荣怒道:“你还不走么?”

花语婕忙伸手抓住了他,笑道:“方哥哥,我好不容易做了件好事,你想让我白做么?你想让我白白受伤么?秀秀姐是我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你可不能赶她走,让我看着她,心中也有个安慰嘛。”

方荣柔声道:“我真糊涂。”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崔秀秀,又柔声道:“秀秀,对不起。”

崔秀秀被他一瞪,忙道:“没……没关系,方……方哥哥让我……留下,秀秀便心满意足了。”

花语婕笑道:“秀秀,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去吃饭吧。”崔秀秀无奈,只得与袁盛、信王先出去了。

花语婕又道:“方哥哥,我知道你一夜没睡,你睡一下吧。我没关系的。”

方荣摇摇头,笑道:“我十天十夜没闭眼都没关系的。等袁丰买了马车来,我们马上上京,马上杀了魏忠贤,然后我们成亲。”

花语婕又抓住方荣手臂道:“方哥哥,我不要你随便去冒险,我不要你离开我,在我死之前,你都不许离开我。”说着说着流下泪来,又道:“我只剩这点时间了,我只希望一直与你在一起。方哥哥,你知道么?以前,我总是希望你一直抱着我的,现在……我的愿望终于实现啦……我好开心,在你怀里……我……方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抱别人么?因为……在你怀里好温暖,好安全,好舒服……总之,好希望你一直这么抱下去,我本来以为只有我有这种感觉,可是于姐也这么说,后来再问燕儿妹妹、莹儿妹妹她们,她们也都这么说的,后来我更知道别人为什么也会喜欢你啦,不仅仅你是武功天下第一而已,不仅是你这张英俊的脸而已……便是二哥、四弟也比你俊多啦,可是我偏偏喜欢你,因为我也喜欢你的拥抱,有时也喜欢你傻傻的样子……”

方荣又输了真气,才笑道:“怪不得你说我有桃花运呢,原来是这样。花妹,你放心,我只喜欢你。”

花语婕忽然黯然道:“你知道的,你其实只喜欢东方姐姐……你根本没喜欢过我,你对我好,那也是因为伯母许了我们的亲事,宫姐姐、于姐、燕儿、莹儿,除了东方姐姐,我们都一样,若不是伯母同意了我们的亲事,你根本不会对我们这么好,是不是?可是东方姐姐便不同了,你永远都会对她好的,是不是?”

方荣一下默然,在他心中,正因为她们是他订了亲的娘子才会对她们这么好,若是没订亲,自己还会对她们这么好么?忽然想到什么,忙道:“没有,花妹,我从一开始,我就是喜欢你的。你当时虽然易了容,但其实我一开始就喜欢你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花语婕伤心地流下泪来,从方荣的反应,她猜得一点也不错,他只是在尽一个丈夫的责任罢了,忙道:“方哥哥,但这我已经知足啦,我真羡慕东方姐姐。”

方荣忙道:“花妹,你不要瞎想了,我最喜欢的是你。我最喜欢的是你。”

花语婕轻轻一笑,道:“方哥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的,我很开心,上次你受了重伤,我向你表明了心迹,这回我受伤啦,我也终于知道你的心啦,我很开心,方哥哥,便是我死了,你也不用伤心……”

方荣忙喝道:“不,你不会死的。花妹,你不要再说啦。好好养伤。”

这时崔秀秀端了一碗粥上来,轻声道:“方哥哥,我给花妹妹端了粥来,你喂花妹妹喝吧。”

方荣见了她便恨不得杀了她,只道:“知道了,放下出去吧。”

崔秀秀偷偷落下泪来,放下碗走了出去。方荣拿起碗,舀了一调羹,笑道:“花妹,今天让我喂喂我的花妹,啊,张嘴。”

花语婕羞红了脸,痴了一阵,终于闭上了眼,张开了嘴。方荣忙放入了她口中,一口一口喂她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