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二零五回 当关

方荣暗笑,被洪慧击出场外还以为是别人相助,笑道:“败便是败了,何必找借口?这里没别人相助。”

他们已然败了两场,不能再败了,见夏如月最小,放下一点心,一人出场道:“小姑娘,让我来会会你。”

夏如月正要上场,方荣拦住道:“只要我胜了,她也便不用上场了,是不是?”

那人大怒,道:“这里以你最是嚣张,便由我来教训教训你,你若胜了老夫,她也就不用上场了。”说完一闪身已至圈中。

方荣走入圈中,道:“可以开始了么?”

那人还未及回答,方荣已然出手,一掌将之击出圈外,往门外飞去。众人未及反应,那人忽地被人接住了,而接住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邪王。

邪王将那太平帮之人一扔,倒也没杀他,将之抛回太平帮群中。邪王瞧见了方荣,道:“原来你也在这?”

方荣回到原位坐下道:“你不会一个人来的吧?”

邪王也挑了一座坐下,与方荣这边、与太平帮都有一定距离,道:“魏忠贤就在外面。”

方荣一惊,魏忠贤在外面,那么一定有许多官兵,有许多大内高手,他敢来,便是做足了准备的,那么这客栈早已被包围了,不过自己未察觉,应该是很远的地方,明知故问道:“不知来此所为何事?”

邪王本来是要引开袁丰与朱湘,不想一下多了个方荣,还有个洪慧,不过见还有个彩朵、夏如月、宫珠娥,又放下一点心,笑道:“当日之事我们还未算清,我们要不要再向黑山行呢?”

那太平帮之人也不识得邪王,但见他面目狰狞,如鬼魅一般,知非好人,互使了个眼色,齐往邪王攻来。

邪王古铮一弹,刺耳之音传入众人耳朵,如若平常有能让人牙酸之音,那这一声足让人全身发软发酸,恨不得宁愿跳入油锅也不愿受这肉酸肉软之刑。只这么缓得一缓,邪王八条细线已射向八人膻中穴。

方荣忙飞了八根筷条,将八条细线弹断了。袁丰与朱湘已知邪王来意,自然要保信王周全,趁这机会,忙双剑齐啸,忙邪王攻去。

邪王见状,收回八根细线,又是摆好古铮一阵疾弹,三股之音在厅内齐鸣,谁也没盖过谁,但袁丰与朱湘之剑却刺向了邪王,邪王不得再弹,抛了古铮十条细线已往二人攻来,二人龙啸凤呤剑毕竟是剑阵,相辅相成,二人又心意相通,邪王只因小瞧了他们,一下已被逼出门外。

袁丰一下瞧见了门外高手如云,已将客栈围了起来,心下这么一滞,邪王反而又占了上风,手爪如鬼魅般忽长忽短,一下又将二人逼回了客栈。那边太平帮八人见邪王与袁丰朱湘三人都脱不开身,见了还趴在桌上的信王,互使了个眼色,齐往信王逼来,他们八人到现在为止还不知方荣与洪慧的厉害,现在又见了邪王厉害,便一直以为刚才是邪王暗中助了洪慧与方荣。现在自然不将这四人放在眼里。

方荣冷笑一声,道:“你们还不知厉害关系么?邪王来了,外面又有魏忠贤,更是高手如云,到这份上了,你们是与信王怨恨多些还是与魏忠贤怨恨多些呢?而且,你们有本事夺了信王后安全离开这客栈么?”

洪慧亦道:“对呀,你们是愿与我们共进退,还是既与我们作对,又与魏忠贤作对?”再瞧邪王三人,邪王已然占尺上风,袁丰与朱湘都没了力气一般。

方荣不容多想,忙拔了匕首攻了上去。袁丰与朱湘这才得以缓过气来,有方荣出马,二人自然也不用再去凑热闹,又回到信王旁边。

八人见袁丰与朱湘回到信王旁边暗暗后悔,正后悔不该听信方荣的谗言,但再瞧方荣与邪王斗在一快,暗暗吃惊,这才庆幸刚才没有上前夺信王。

邪王此时也不能只用几根细线打发方荣,邪王本全身都散发一股邪气,这时已是充分显示了出来。整个人都在烟雾之中,如鬼似怪,而这烟雾是有毒的,刚才与袁朱二人斗之时还未逼出来,这时与方荣一斗,马上逼了出来,旁人若想近身,非中毒身亡不可。招式更是怪之又怪,竟是有四只手一般,方荣也是十分忌惮,总不敢太过近身。此时二人除了内力比拼外,就是以快制快了。

邪王身上有太多奇怪的东西,似乎随时都可窜出一物来袭击方荣。不过方荣全身集满?????税俣静磺郑??堑督2蝗耄?胄巴醵粤思甘?疲?炊?切巴踉嚼丛绞切男椋?蛏砩戏ūΧ灾?抻茫?诠σ彩遣蝗绶饺佟?

方荣也是有意不让之靠近信王等人,也不让之往客栈内闯,又过十几招,邪王再次被逼到了门外。

邪王顺势一退,与方荣分开来,站到了高手如云的人群中。而这边高手有好些是识得方荣的,几人不禁惊呼道:“方荣!”

方荣微微一笑,道:“正是在下。”扫视后瞧见了魏忠贤,又道:“原来魏公公也在?好久不见了啊。”

魏忠贤对当日一箭还心有余悸,哼一声道:“方少侠不仅是个剑客,还是个射手啊。当日一箭之仇不知何时可以讨回。”说完挥了挥手,但一个人也没有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魏忠贤挥了几次均不见效,老脸一红,叫道:“杀方荣者赏黄金万两,封万户侯。”

不过他们都知有钱没命发这个道理,虽然都跃跃欲试,但谁也不愿当出头鸟,心中均想,谁第一个上,我马上冲上去。

魏忠贤斜眼睨了一眼邪王,邪王正欲再攻,这时夏如月忽然冲了出来,骂道:“魏阉贼,我杀了你为父亲报仇。”挺剑便要冲到魏忠贤前面。方荣忙搂住。夏如月急道:“方哥哥,你快放了我,我要杀了他。”

魏忠贤知仇人多,但只知在方荣身边要杀自己的只有花语婕,又见了夏如月,笑道:“方少侠,你何不放开她让她来杀咱家?也好让咱家了却一桩心事。”

方荣哼一声道:“你别得意太早。”

邪王嘿嘿一笑,忽地十条细线往方荣、夏如月射来,方荣提匕首一划时,邪王身已至前,提掌往方荣击来。后面不知谁发了声喊:“杀呀!”齐往门口部来,方荣刚避过了邪王一掌,将夏如月一托,夏如月回到洪慧身边。

方荣堵在门口也不进去也不出去,两人在门口打起来。那冲上前来之人冲到一半,被二人真气一逼,又退了回去。几人更是被毒倒在地。又有几人想到屋顶,想到窗户,欲钻进去擒信王,方荣杀不了,擒了信王也是大功一件。但方荣在出来时早做充分准备,与邪王过招之余,左手中铜钱一撒,乍一看漫天飞舞,那些欲跃上屋顶、欲破窗而入之人尽数倒在了地上。

众人都是大惊,在与邪王生死存亡之际竟然还能空出一只手来对付其余人,较之比邪王比魏忠贤比尸王的恐惧之心更甚,再也没有人敢上前,就算方荣身上只剩一枚铜钱,但自己死了也是冤枉。

其实邪王心中也是又愧又惊,愧的是自己已被逼得连说话都难,方荣却还能空出一只手来,那么自己比不上他了,更何况现在这么多人瞧住。惊的自然是自己比不上方荣,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会败在方荣手下。

正自寻思怎么引开方荣让魏忠贤进去将信王手到擒来,忽听得对面屋檐上一人怪笑道:“邪王,你的碎玉掌也不怎么样嘛。”

众人一瞧,只见这人脸上带了一付面具,方荣与邪王都知是秘王无疑。方荣暗惊,想不到这般一拖,将所有人都引来了。但邪王总是杀之不了,心中越发着急起来。

魏忠贤忙道:“先生可是秘王董先生?”

秘王嘿嘿一笑,飞身下地,又是一声笑,换了一张笑脸,只听一声声惨叫,站在秘王前面一人双手捂住脸不住惨叫,原来秘王脸上面皮贴在了那人脸上,那人脸已是血肉模糊。秘王也不理他,笑道:“九千岁还记得在下,荣幸之致。”

魏忠贤一喜,道:“董先生若是帮咱家除了方荣,咱家赏董先生黄金十万两,封万户侯。”

秘王又是一笑,道:“对不住了,在下一向视钱财如粪土,视权势如浮云,所以帮不了九千岁了。”

魏忠贤心下一惊,道:“那董先生来,所为何事?”

秘王望着客栈内道:“为一个人来,你们擒谁杀谁都可以,但绝不可以碰她一根毫毛,不然便是皇帝老儿,我也绝不客气。”

方荣听他这话倒也不知他是帮哪边,但知宫珠娥绝对不会有危险了,但混乱中真被秘王擒了宫珠娥去,那与被魏忠贤擒了去没两样,所以他也绝不是朋友。自然也不能放他进去,但他与邪王合攻自己的话,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又不能叫洪慧来帮忙,却是无计可施。

所幸的是,秘王只在门外,便没有进去的意思。邪王也只道秘王是为了老相好宫珠娥,那么一定是站在方荣这边的,若他忽然从后面偷袭,那自己可不一定能逃得开,越想越惊,见方荣中宫直进,忙一掌来接,啪地一声,邪王往后飘了开来,跳出了战团。

方荣知道了他心思,但还是站在门口,不准备让任何人进来,望了一眼秘王道:“你想进去带走宫姐姐,可要过我这关,过了我这关还要过我慧姐姐那关,你可有这本事?有便试试。”

秘王自然没本事进去,他来只打算保宫珠娥周全,只要她没事,他也不用进去,毕竟他不是站在魏忠贤这边,也不是站在方荣这边,嘿嘿一笑,道:“我没那本事。看看热闹便成,再说,我也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

方荣哼一声。一时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最是尴尬地莫过于魏忠贤,他虽带来了许多高手,更有邪王,自己也是不逊于邪王,但一个方荣便把所有人拦在了门外,自己又不能冒险亲自出手,好不容易来了个秘王,也不知他是敌是友。真是左右为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方荣想起了什么,心中暗喜,道:“再过一会,不知还有谁会来呢?袁将军久不见信王归,会不会带兵来找呢?”

魏忠贤早已想到,开始他以为带了邪王,又有这许多高手,虽有袁丰朱湘,但也是手到擒来,等袁崇焕来,他们早把人带走了,谁知道会有方荣在此,耗费了这么多时间,只要是宁远城的,就是爬也爬来了,心急之下拂尘一扫,邪王会意,竟是两人同时攻向方荣。

秘王笑道:“邪王,你可真是了不起啊?原来邪王也不过如此。”

邪王哪里不知两个攻一个自己已是丢尽脸面,只怕以后也不敢立足江湖了,到半路闪到了秘王面前,哼一声道:“看来秘王是对我当日击碎那石碑还耿耿于怀了。今日正要瞧瞧到底是你的半残指厉害还是碎玉掌厉害。”

秘王闪至一边,笑道:“我的厉害之处并非半残指,你的绝技也非碎玉掌吧?我只是提醒你,二人齐攻一人,那可让我瞧你不起了。”

那边魏忠贤见邪王半路退了出来,胜方荣也没把握了,拂尘柄一吐,往方荣疾射几枚银针,人却退开了。方荣当匕首一挡,银针尽数落到地上,他是吃过这银针苦头的,碰也不敢碰这银针。

魏忠贤知不走不行了,叫道:“碧先生,走吧。”

邪王出了这档子事,自然不会再跟着魏忠贤,道:“九千岁请先回,我还有私事未了。”

魏忠贤暗哼一声,挥一挥手,众人离去。

秘王见魏忠贤走了,嘿嘿一笑,道:“邪王,你跟在魏忠贤屁股后面,我已然瞧你不起了,竟然还要与魏忠贤合璧杀方荣,真不知让我如何说你了。”

邪王脸更绿了,又冷笑道:“多说无益,我们比比便知晓到底谁瞧得起谁了,总不像你只做那千年乌龟万年的王八。”

方荣哼一声道:“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洪慧引了众人出来,秘王瞧见了宫珠娥与洪慧,笑道:“洪姑娘,好久不见了?”

宫珠娥抢先道:“董伯伯,你怎么也来了?你是来为难方郎的么?”

秘王忙道:“没有,我是当心你,所以来了,若是有谁敢伤你,我马上把他大卸……打得他满地找牙。”

宫珠娥忽然指着邪王道:“那董伯伯帮我打跑他,他最坏了。”

秘王瞧了眼邪王,笑道:“邪王,看来我们今天不打不行了?”

邪王哼一声道:“怕你不成?只是想不到堂堂秘王也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啊。”说完哈哈大笑。

秘王毕竟带了面具,也不知他脸上变化,听了此言只道:“这里不方便较量,我们另寻一个地方。你可不要做缩头乌龟。”说完飞身上了屋顶去了。邪王追了上去。

方荣这才松了口气,这才又瞧见另一身影离去,方荣猜这一定是尸王了,却不知他为何来了不现身,现在却又走了,不过走了最好,笑道:“他们终于被我方荣吓跑了,你们说我厉不厉害?”

宫珠娥上前搂住他手臂笑道:“方郎最厉害。有方郎在,我一点也不害怕。”

方荣红了脸道:“我们走吧,袁大哥,你们最好快些带信王回袁将军府。”

袁丰点点头,扶着还是沉睡的信王道:“你也好自为之。”其时袁崇焕果然领了群雄来,宁王也来了。

方荣不愿见众人,忙带了洪慧等人往后面走了。本来客栈确实都整个包围了,但魏忠贤一走,他们也得到消息赶紧撤了。

方荣带着几个天仙般的女子,毕竟引人注目,再也不敢住客栈,只往人少的地方去,走着走着到了城门口,只得提议出城。众女都没意见,守城的官兵识得方荣,自然放行,又走一会,见了一小村,这村已是空空如也,正合众人之意,在村边寻了一家收拾一番住了进去。

平安一夜后方荣知绝不能这般守株待兔般等下去,就算找不到毒王,也要进城了解信王或魏忠贤动静。吃过早饭后方荣叫洪慧照顾众女后又往城里去。几日里信王平安,魏忠贤也无音讯。但宁远城一点也不平静,百姓出门的少了,但武林人士居高不下。

方荣在路边找了一客茶馆,想瞧瞧是否可以遇上魏忠贤鹰爪子,说不定能问出魏忠贤藏身之处,若是真问到了,暗中跟踪几日,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杀他的办法。但路上行人虽多,但他哪里知道人家是不是魏忠贤鹰爪?守了一个上午,也是没敢上去拦一个人。

正准备去吃午饭,秘王走了进来,秘王虽带了面具,但方荣一眼能认出来,只有秘王才有这么深的内力,更令方荣惊奇的是,秘王背上背了一长盒。

秘王与方荣同桌坐了,道:“方荣,我们谈个条件如何?”

方荣道:“你背上的是四王刀?”

秘王微微一笑,道:“不错。”

方荣道:“你想用这刀换什么?黑山么?我暂时不会去的。”

秘王却道:“不,黑山你定会去的。我想用这刀换一个人。”

方荣怒道:“休想。”说完一掌往他击去。

秘王早做准备,伸手往桌沿一顶,到另一桌坐下了,道:“你为何不问我为什么会用宝刀换宫珠娥?”

方荣哼一声道:“有什么好问的?你别以为我杀不了你。若把我逼急了,我定然会追你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

秘王道:“宫珠娥这般如小孩子一般甚是可怜,我已经想好了,我要治好她的病。而且邪王说他可以治好。”

方荣惊道:“摄魂大法?你们那天不是打起来了么?”

秘王笑道:“打是打了,不过几十年还是谁也胜不了谁,不打不相识,只差拜把子了。而且我与他也无深仇大恨,只不过是彼此不服对方罢了,所以他说他愿意帮我。”

方荣怒道:“你那么相信他?还有,宫姐姐与你没关系,你若再……我马上杀了你。而且宫姐姐的病我能治,不用外人操心。”

这回轮到秘王怒了,骂道:“你这臭小子,能治好珠儿之病为何不治?你是不是一点也没把她放在眼里?”冷笑几声又道:“真是太好了,我好久没杀人了,哪天杀几个人练练手。首先从那五毒教教主开始,然后到那白云仙子爱徒,叫夏如月的。”

方荣已然忍不住,飞身而起,往秘王头顶拍去。秘王也一掌千变万幻手往方荣胸前拍来,方荣只得翻身一让,顺势来抓他背上长盒。

秘王也是一翻,人却已在另一座坐下了,道:“你若不治好珠儿,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以前对不起她,现在我可不能再对不起她。”

方荣更惊,想不到宫珠娥已然被他羞辱了,心口突然一闷,吐了一口鲜血出来,道:“今天我要杀了你。”拔出匕首便往秘王刺去。

秘王也一惊,想不到自己平平淡淡一句话竟然气得方荣吐血,忙急急让开,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道:“方荣你误会了,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珠儿是我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