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二四四回 登基

方荣回过神来,一惊之下忙放开她跳下马来。于婷本来没力气,从马上摔了下来。方荣反应快,接住了她道:“于姐,对不起。”这时那马伸了舌头来舔方荣脸。方荣受不了痒,逃开了。

于婷这时也回了些力气,摸了马道:“想不到这马还是只认你呀。”

方荣也摸着马道:“它可救过我命呢。于姐,你怎么没与剑王李叔叔他们一起来?怎么一个人来了?”

于婷小声道:“方弟,刀,我不能拿来了,因为……”

方荣见她不敢说下去,叹口气道:“就算有刀也没用了。你想跟我说,刀被燕儿拿走了,是不是?”

于婷奇道:“你怎么知道?你说的……没用了是什么意思?彩妹妹……”

方荣点点头,道:“我保护不了宫姐姐,更保护不了彩朵。”说完扒在马背上落泪。

于婷不知如何安慰他,轻声问道:“方弟,你刚才出城干什么?”

方荣道:“送燕儿回去。于姐,我们走吧,什么事回家再说。”

两人回到刀王住处,刀王还未回,方荣虽有些当心,但也没办法,大概地与于婷说了些这些日子来之事,于婷也说了些家里之事。

至晚上,刀王高兴而回,见了于婷笑道:“于姑娘,你怎么来了?婕儿怎么样了?她可有生个娃娃出来?”

于婷笑道:“还没呢。不过萧伯伯放心,我们都把花妹妹当菩萨供着呢。”

方荣红了脸道:“于姐,那花妹什么时候生?”

于婷笑道:“还有两个月。还有两个月你便可当爹啦。”

方荣羞得不知所措,道:“我一定会回去的,一定会回去的。”

刀王哈哈大笑道:“今天真是太高兴,刚痛痛快快地打了一架回来,又听到婕儿的喜讯。走,方荣,我们去大喝一顿。”有于婷在,方荣自然不敢答应,虽然也希望去一醉解千愁。刀王无奈,也只有去睡了。

方荣想着尽快解决群雄之事,好回家见花语婕,第二日同于婷说了声,就出去了。方荣再次来到凤王说的群雄安身之所时,群雄已又离开了。只得往安宁王府去见袁丰。方荣入了袁丰房间也未见袁丰,过了一日也是未见他归,方荣记得朱湘闺房,又往她那去了。至门口时正见朱湘出门,忙将之拉入房间道:“我是方荣。”

朱湘又喜又惊,道:“方大哥,你是来找袁师兄的吧?”方荣点点头。朱湘接着道:“自从那天你与洪前辈闯入皇宫后,皇兄一病不起,太医们也治不好。五弟与袁师兄一日不离地陪在皇兄身边呢。又防着魏忠贤图谋不轨,这几天都没回来。”

方荣道:“你能带我去见皇上么?”

朱湘忙摇头道:“不行不行。”

方荣道:“那算了。你先带我去见各派掌门吧。你应该知道的。”

朱湘小声道:“我自然知道,说起来,我还是他们人质呢?不会不关别人的事,为了袁师兄,为了我哥,也为了百姓,是我自愿当他们人质的。只要他们相信袁师兄,然后他们杀了魏忠贤,杀了崔呈秀。”顿了顿道:“你真的要见他们?”

方荣道:“你告诉我他们在哪即可。”朱湘忙将地址告诉了他。

方荣出了安宁王府,赶了一阵,忽见一铁面人从一客栈出来,后面还跟着一让方荣意想不到之人,那便是早已应该与黄台吉去关外的药王。秘王与薛虹对之恨之入骨,而铁面怎么会与之在一起呢?方荣心中于公于私也是恨着药王的,想起宫珠娥之死,悲从中来,还算他经历许多事,悲藏心中,暗暗跟在二人后面。果不其然,二人入了宫,方荣无奈,还好其时已是晚上,方荣仗着绝技翻墙而入,远远见着二人入了一殿,忙贴耳于侧窗。

殿中之人客套一番后,听得魏忠贤的声音道:“圣上现躺在病**,命在旦夕,咱家知药王兄弟医术出神入化,能将那死人医活,所以请药王兄弟来。事不易迟,请药王兄弟救圣上龙体。”

药王道:“哦?听说皇上不过是纵于酒色,如何就不治了?宫中的太医莫非连我这江湖郎中也不如?”

魏忠贤道:“药王兄弟有所不知,圣上病根并非是纵于酒色落下的,而是几日前中了五毒教主之奇毒,无人能治,邪王兄弟也被这五毒教主害死了。所以才请了药王兄弟来。”

药王道:“我也不怕告诉九千岁,我们大清皇帝正巴不得熹宗死呢。”

魏忠贤放低了声音道:“药王兄弟此言差矣。圣上死不得,圣上死了,于你们大大不利。圣上一死,现在可登基的只有信王。你应该有所耳闻,信王是怎么样一个人,他可不比当今圣上。信王当了皇上,对大清可是大大不利。”

药王道:“怕是对九千岁也是大大不利吧?好了,我们大清皇帝也是希望医好明皇的,不然我也不会来了。”

魏忠贤忙道:“多谢药王兄弟。”

药王道:“我总非华佗再世,医不医得好皇上并得知。不知若是我医不好了,九千岁作何打算?”

魏忠贤忙道:“药王兄弟多心了。咱家绝非过河拆桥、兔死狗烹之人。”

药王道:“大清皇帝说了,要是熹宗真死了,九千岁作何打算?”

许久魏忠贤才道:“咱家拟立福王。”

药王道:“九千岁为何不立自己为这大明皇帝呢?”

只听得崔呈秀的声音道:“九千岁当心这江湖上这许多义兵。像方荣的天地教,这武林群雄。”

另一人道:“大明不可有外姓皇帝,这是朝野都会极力反对的。”

药王道:“所以九千岁只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魏忠贤道:“药王兄弟,还请快快医治圣上。另,杀了信王。信王就在圣上门外等着见圣上呢。”

药王哼一声道:“九千岁人才济济,何必我动手?”

魏忠贤道:“一来药王兄弟是大清之人,二来咱家也想让信王尝尝圣上所中之毒的滋味。药王兄弟,请。”

方荣正不知如何阻止他们,忽听得一人声音道:“药王,哪里走。”只见两条黑影窜入殿中。殿外四周蒙了一层黑雾,方荣闻得出,这黑雾有巨毒,将殿中之人围了起来。而殿旁守卫早已无声无息倒下。方荣听出那声音是秘王的。

又听得铁面的声音道:“师父、师娘。”看来另一人是九命妖猫薛虹了。

薛虹恨恨道:“檀桓,若非别人告诉我,还真不知你进了皇宫了。今日非要你一命抵一命。”

秘王道:“这是我与药王之间之事,别人容不得插手。”

魏忠贤忙道:“董先生,薛女侠,你们与药王之事咱家略知一二,令千金之死不怪药王兄弟,也不怪董先生,全怪那方荣,今日咱家对药王兄弟有事相求,你们之事容以后咱家为你们化解。请董先生、薛女侠卖咱家一个薄面,咱家感激不尽。”

秘王道:“说什么也没用,谁求也没用。”

薛虹手一扫,一道紫光已往药王射去。药王手掌一伸,那紫光收入掌心,又一粒粒落下地去。

魏忠贤道:“若不住手,休怪咱家不客气了。”

薛虹岂会听劝,一道道彩光如烟花却迅势烟花往药王击去。魏忠贤怒不可遏,拂尘往薛虹拂来,秘王脸一甩,一张面具将拂尘击开,道:“魏忠贤,今日不关你之事。”

魏忠贤道:“咱家不信,咱家的面子真那么薄。”说完往秘王攻去。说来魏忠贤轻功与秘王的量天尺不相上下,开始二人斗个不分胜负,但秘王当心起薛虹来,毕竟薛虹绝非药王对手。拳脚功夫不行,使毒功夫也不行。开始药王对薛虹留了几分情面,后来见薛虹发了疯一般,真如自己才是杀死她女儿之人,也不再客气,当薛虹提了毒掌往自己胸前击来时,一手握住了她的手掌,另一只手也往薛虹胸前击去。

那边秘王叫一声:“小心!”反而中了魏忠贤一拂,拂中了脸面,整块面具被刮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花花绿绿的脸,原来还是涂过东西的。

而这边药王那一掌却被早已立于门前的方荣接了下来。众人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方荣惊住了,都定在了一边。

魏忠贤首先道:“你是谁?”

方荣恨极魏忠贤,但知此时的情形,更不能让药王去救什么皇上,本来方荣不知这皇上死与不死有什么利害关系,但经刚才他们的言语知道了。那么现在就要阻止药王去医治熹宗,道:“方荣。”

众人更是一惊,魏忠贤忙向崔呈秀使了个眼色,崔呈秀逃了出去。方荣此时也管不了崔呈秀了,只要不让药王去救熹宗,什么也顾不得了。

薛虹厉声道:“方荣,你一定要杀了药王。为珠儿报仇。”

魏忠贤道:“方荣,你今日还能逃得掉么?”

方荣不去理他,道:“你们快走,我来杀药王。”说完提掌往药王攻去。药王银针一撒,十数根齐往方荣飞来。方荣早料他会发银针,疾脱了衣服来收。

药王远远避开道:“九千岁,咱后会有期了。”又发了几枚银针破窗而出。

听得外面一人急叫道:“抓刺客。”原来殿外早已围满了大内高手与锦衣卫。那些大内高手是见过药王,知他是魏忠贤请来的,也不追他,都来围追出来的方荣与秘王、薛虹。

方荣夺过一刀,边砍边追,杀出一条血路,但药王已走得远了。方荣恨自己这么关键的时刻未带射日弓来。回头瞧秘王薛虹二人,薛虹已受了伤,后肩被砍伤,已是动不得,由秘王扶着,方荣本不待救,但想着她是宫珠娥的母亲,又知秘王本来就受了伤,只得回头来救。

薛虹道:“方荣,你快去追药王,不要管我们。”

方荣哼一声道:“你当这帮侍卫是酒囊饭袋么?我救你们是看在宫姐姐份上。”

秘王怒道:“我们是什么人,岂要你来救?就是因为你,珠儿才会死的。你真没用。”

方荣悲愤之极,泪积盈眶,手中刀胡乱挥舞,一下将冲上前来几人砍为几段。将其余之人都吓退了。

一人惊道:“他是方荣。他是方荣。”众人又退开几步。

秘王托了薛虹,疾往宫外而去,有方荣护着,也没人敢上前来拦,只远远放了几箭,送三人出了宫。

方荣见薛虹受伤虽重,却也只是外伤,怕药王再回宫,道:“我再入宫看药王回去了没有。”

薛虹道:“他早已走了。他没有回宫,也不会再回宫的。”

方荣问道:“那他去了哪里?”

薛虹道:“他会回关外的。”

方荣道:“你们找个地方养伤吧,我走了。”

薛虹怒道:“你不杀药王就对不起宫珠娥,你宫的姐姐!”

方荣怒道:“宫姐姐是你与秘王害死的!”薛虹突然扶在秘王肩上痛哭起来。方荣偷偷抹了泪,疾走而去。回到家,也不敢惊到于婷与刀王,自己躺下睡了。

其间听到大街上嘈杂的声音,想来无非是想抓自己这个刺客的,也懒得理会。不久又听到刀王卧室动静,刀王出去了。又过一会,方荣房门敲响了。方荣忙道:“于姐,你进来吧。”

于婷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下,轻声道:“方弟,这次来,伯母是托我叫你回去的。不知你什么时候回去?”

方荣惑道:“于姐,你半夜来,就是告诉我这事的?”

于婷红了脸道:“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好说话一点。因为……你快当爹爹了,伯母当然希望你回去。反正京城之事,你怎么忙也是忙不完的。因为,花妹她始终不开心。”

方荣悲道:“都怪我没用,我不能杀了魏忠贤。”

于婷道:“不是的,是因为你不在身边。其实众姐妹都想你回去的。”

方荣道:“我也想她们,也想于姐,可是我没杀魏忠贤,没脸面回去。更何况我害死了宫姐姐,害死了彩朵。”

于婷忙道:“你胡说什么,你回去,对我们,对伯父伯母才是最重要的。你不知道么?伯母她们,对你每天都是胆战心惊的。都怕你出事。”

方荣忙道:“我会回去的。”

于婷道:“嗯,不管你什么时候回去,我都会照顾你的。我同你一起回去。”

方荣情不自禁搂住了于婷道:“于姐,你对我真好。”

于婷一声**,全身又已无力,软弱无力道:“方弟,快放手。”

方荣忙又放开了,道:“于姐,对不起,我总这样。我……”

于婷忙不让他说下去,道:“不关你的事,是我不好。其实,我好羡慕花妹的。”这回却是她自己将头靠在了方荣肩上。

方荣又情不自禁搂住了她,脑中一空,在于婷脸上亲了一口。

于婷早已又软弱无力,**道:“方弟,不要这样。”

但这时方荣已被情欲占有,更听这如催情剂的声音,手已来解于婷柳腰上的丝带。于婷早做好心里准备,其时也是动弹不得,心中更有几分期待,只闭眼等着方荣胡来。

正在这关键时刻,忽听得刀王的声音道:“皇上驾崩了,皇上驾崩了。”

方荣清醒过来,忙一边道歉一边帮于婷系好腰带。于婷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耳光打在方荣脸上,一把推开方荣,往门外跑去。

这时刀王跑了进来,见了方荣脸上手印,哈哈大笑道:“你跟于姑娘打架了?男人怎么打得过女人呢?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方荣,皇上驾崩了。就是熹宗死了。”

方荣大喜道:“真的?”

刀王道:“那还能有假?”

方荣平静起来,哦一声道:“那睡觉吧。明天我去找袁丰打听打听。”

刀王笑道:“好的好的,你与于姑娘打架了?我帮你劝劝。小两口怎么能打架呢?太不像话了。”

这时于婷红了脸进来,瞧也不敢瞧方荣道:“萧伯伯,我们没有吵架。萧伯伯,皇上驾崩了,京城一定乱得很,我想明日我与方荣回贵州了。花妹还在等着方荣回去呢。”

刀王笑道:“好,好。本来我也想随你们去,但我是不能见婕儿的。嗯,方荣,到时你带婕儿的孩子来见我便是。”

方荣其时也是高兴的,道:“我会的。于姐……我……我马上去找袁丰,回来我们马上就走。”也是不敢瞧于婷的,低了头跑出去了。

来到安宁王府时,众人皆戴孝,袁丰自然是找不到的,找到了朱湘。朱湘流着泪,见了方荣忙道:“方大哥,你快进宫找五弟,他现在一定很危险。”

方荣想起魏忠贤之话,正欲离去,忽见袁丰急急而回,一脸正容,又见他只一人而回,方荣只道信王出了什么事,只听袁丰坐下笑道:“师妹,方荣,信王现在已是皇上了。”

朱湘又急又气道:“我皇兄死了,你开心什么?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皇兄。”

袁丰忙止了笑悲痛起来。方荣急道:“既然如此,快叫信王杀了魏忠贤。不,魏忠贤一定要让我亲手杀死。你快叫信王,不,皇上,将魏忠贤抓起来。让我亲手杀了他。”

袁丰忙道:“魏忠贤党羽甚丰,要杀他,得从长计议。要一步步削减他的势力。”

方荣急道:“那要多久?”

袁丰道:“快则两三个月,慢则两三年。现皇上也是如履薄冰,要除魏忠贤还不是那么容易。”

朱湘气道:“那你不保护五弟,回来做什么?”

袁丰忙道:“放心,五弟现在平安无事,我也是为了第一时间告诉你这好消息。”

朱湘更气,道:“什么好消息?皇兄五弟都是我们兄弟。”

袁丰不敢再言语。方荣知现在杀魏忠贤还是无望,但想现在希望是非常大了。而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回贵州当父亲。告别朱湘与袁丰,回到住处,与于婷一起收拾好行李,好好的睡上了一觉。

第二日二人打扮一番,成了一对农夫农妇。二人对昨晚之事都只字不敢提,至城门口,正见贴了一张皇榜,原来思宗登基大赦天下。于婷万分高兴,道:“现在武林群雄也可回家了。你也不用为他们操心了。”

方荣哼一声道:“谁为他们操心了。”

于婷笑道:“是是是,你只为那杨羽姐姐操心。别人都恨不得杀了你的,你为了他们不值得。可只有杨羽姐姐真心对你好。”

方荣红了脸道:“于姐,你胡说什么呢?杨姐姐是我的结义姐姐。不放你这么说她。更不许你吃这种无名醋。”

于婷羞红了脸道:“谁吃醋了?你胡说什么?你真是没大没小。不管怎么说,我也比你大,你对杨羽姐姐好,就不能也对我好么?”

方荣忙笑道:“于姐,我错了。我们走吧。”

于婷更羞,道:“不许笑。”方荣忙止了笑。于婷道:“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连我也管不了你。”

方荣知她真的生气了,忙道:“于姐,我以后不敢乱开玩笑了。于姐,你是知道的,我是最听你的话的。”

于婷扑哧一笑,道:“好啦好啦。我们走吧。你呀,都快当爹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方荣见她不生气了,又想起自己快当爹了,万分高兴,哈哈一笑,将于婷抱了起来,想起来了忙脱手而出。害得于婷差点摔倒在地上。方荣忙远远躲开,心虚地出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