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二五零回 完结

远处一领兵道:“擒住那女子者赏黄金千两。”

方荣大怒,瞧清楚了正是那日见过的吴威,从背上取了射日弓出来,一跃而起,一箭往那吴威射去。吴威避之不及,那箭穿额而过,从马上摔了下去。众兵未怒,反更往后退去。

东方妍雪忙握了方荣双手道:“方哥哥,你不要再杀人啦。我知道你是气愤他说要捉我。可是我还是不希望你杀人。”

方荣忙道:“我知道了,雪儿,我们走吧。”两人一路往前走,众兵一路往两旁让,谁也不敢上前。穿过两条街,没人人跟来,方荣这才又带了东方妍雪进了一家客栈。

方荣见东方妍雪闷闷不乐,道:“雪儿,我刚才吓到你了么?”

东方妍雪摇摇头道:“没有,只是为方哥哥伤心。朝廷要杀方哥哥,那是因为方哥哥杀了好多奸臣,可是武林人士要杀你,却是为了宝刀。方哥哥本来是个大大的英雄,只因为有宝刀,所以人人都追杀方哥哥。我好难过。”

方荣忙笑道:“可是我有雪儿,只要能与雪儿在一起,什么我都不放在心上了。”

东方妍雪道:“嗯,我也一样,雪儿与方哥哥成了亲后,我们与爹娘住一起,再也不出来了。这外面的人都好坏。雪儿不想见这些人。”

方荣点点头道:“我答应雪儿,只要杀了魏忠贤后,我便与雪儿隐居,然后我们像以前一样,雪儿弹琴给我听,雪儿再教我琴棋书画。”

东方妍雪笑道:“你笨死啦,你最怕念书啦。才不教你这笨学生呢。嗯,方哥哥,你学医术吧。爷爷的医术里面可比家里的医书精多啦。”

方荣笑道:“雪儿教我什么,我就学什么。”

东方妍雪见菜上齐了,道:“好啦,不许说话了。”

几日里方荣也只带东方妍雪游了几处名胜,到十月十二,忙去找刀王。洪正也早等住了,万料不到的是父母也来了。洪正也是第一次见东方妍雪,这时他才知方荣为什么会最喜欢东方妍雪了。东方妍雪除了不通世事,没有一样比不过其她女子的。

洪正与方铖骆琪交待商量一番后才离去。此次婚礼无惊无险,更有袁丰的婚礼上的礼炮,如是为方荣放的一般。

方荣快活了两日,这日洪正叫了方荣单独进了房,道:“方荣,我说过你与慧儿,你慧姐姐成亲后我送你一件礼物。”

方荣忙道:“什么也比不上慧姐姐呀。”

洪正哼一声,听你这般说心中还是高兴的,道:“我可不想你慧姐姐当寡妇。”

方荣惊道:“洪……岳父,你这话什么意思?再危险,我也是会去杀魏忠贤的。”

洪正道:“魏忠贤当然要杀。我虽是想杀谁就能杀谁,但却始终见不到魏忠贤。而且魏忠贤找的是你,皇帝也是你义弟,他也欲除魏忠贤。所以你见他机会多一些,这杀敌魏忠贤的任务当然要交给你。不过我要跟你说的是,你还记得洪义么?”

方荣忙跪下道:“请岳父救我。”

洪正拉他起来,取了一本册子出来道:“从现在起,你练这个吧。”

方荣接过一瞧,正是那本《云笈七签》,道:“这便是岳父与慧姐姐一直练的武功秘笈么?”

洪正道:“那是当然。你从头练,你体内的内力自然会平息。以你的资质,以后也会超过你慧姐姐,你们不用被她欺负了。不过说是这般说,你可要对你慧姐姐好好的。”

方荣忙道:“不敢。”

洪正又仔细与方荣讲解一番,这秘笈过于精妙,两人在房中直说了两天两夜,方荣才基本弄明白了。这日东方妍雪说起要回去找毒王了。方荣依依不舍,慢慢地带她到鳞龙山。

毒王没有等到,却见八人早已等候多时,原来是尸王与七杀手。方荣一惊,忙挡在了东方妍雪面前。

尸王笑道:“方荣,我在此等候多时了。听说你要来此,特来迎接。”

方荣道:“你想干什么?”

尸王道:“这些时日来我受的委屈甚多,别说那什么洪正洪慧的,连毒王,我也早非他对手。这些时日来,因他们受了许多苦。我现在再也等不急了。”

方荣道:“你等不及什么?”

尸王道:“今日就你与我。快将宝刀秘密说出来,好让我早日出了这口恶气。”

方荣怒道:“我早已说过多少遍了。我不知道。”

尸王冷笑一声,望了一眼东方妍雪道:“方荣,知你要来此地,也是我机缘巧合。你知我为何选此时此地来找你么?”

方荣哼一声道:“有本事上来试试。”

东方妍雪道:“你是燕儿爷爷么?你为何也要这样对方哥哥?”

尸王挥一挥手,七杀手拔刀而出,摆了阵往方荣攻来。方荣忙推开东方妍雪,拔了匕首来削七杀手刀。七杀手刀如绞肉机,方荣削断了一把,其它刀已往他手上、身上各处绞来。方荣一人自然不怕,但分心当心着东方妍雪,欲离东方妍雪越远,却又怕尸王趁机劫了东方妍雪。

顾不得方荣多想,尸王也提剑攻了上来。这时七杀手中分了两人来攻东方妍雪。方荣不能恋战,抽身而出挡在了东方妍雪面前。一人情急往方荣砍来,方荣疾急而上,一手握住了那杀手手腕,一手捅入了那人腹中。方荣现在可气急,心中只欲多杀一人少一威胁,匕首一划,那人被开膛破肚,倒在了地上。

方荣夺过了刀,道:“你们不要再过来,不然下场与他一样。”

尸王与六人哪里会退缩,尸王道:“你六人云擒女人,我来对付方荣。”

六杀手见他毫不留情杀了一人,红了眼往方荣攻来。尸王却在六人之先与方荣斗在了一块。六杀手不敢有违师父之命,见方荣已被师父缠住,都攻东方妍雪。

东方妍雪道:“方哥哥,你不要管我。”人已飘出几丈外。东方妍雪轻功也是世间少有,使了淑女舞步,只这般轻轻一转一跳,身姿已美妙地站在几丈外了。

不过六杀手轻功也是不弱,一时追不到,但人多,东方妍雪也脱不了身。

方荣心里万分焦急,毕竟尸王现也不同以前,以前自己可以大大占上风,这次却只能打个平手,只因他整个心思都转到东方妍雪身上去了,不败算好的了。方荣眼见东方妍雪要被擒住了,心下越来越乱,心中一急,想了个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办法。

尸王之剑刺上来,方荣避也不避,一剑被刺在了左腹上。在尸王一呆之下,方荣的刀也同时刺入了尸王腹中,更不等尸王反应,刀一提,尸王也被落了个开膛破肚的下场。方荣长啸一声,一步一步往六杀手走去。

六杀手一个个呆在了那里。尸王用余力挥手道:“走。”六杀手见方荣也受了伤,都挥刀往方荣砍来。

忽听得一人道:“你们在干什么?”

东方妍雪听出是毒王声音,忙道:“爷爷,快救救方哥哥。”

尸王使上最后一口气道:“走!”说完垂下头,倒在了地上。

六杀手知道毒王来了,知师父之意,忙都跪下拜了三拜后一人道:“请前辈让晚辈带了师父遗体走。”毒王点点头,尸王毕竟是一代武枭。六杀手忙抬了尸王与另一杀手离去。

方荣这时才倒在地上道:“雪儿,你没事吧?”

东方妍雪忙到他身边扶着他道:“方哥哥,我没事。你不要说话,爷爷来救你。”

毒王走到近前来,叹口气道:“想不到尸王如此执迷不悟,落得今日这下场。”蹲下帮方荣治伤,包扎好又道:“你有自动疗伤之功,又有我的灵丹妙药,不日既可痊愈。”

方荣道:“多谢前辈。雪儿,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得了你。我真没用。”

东方妍雪忙微微强笑道:“方哥哥为了雪儿,宁愿性命也不要了,雪儿死了也心满意足了。而且雪儿能保护好自己的。方哥哥只是太在意雪儿了。方哥哥,我带你回去吧。”

方荣叹口气道:“回去后我不知如何面对燕儿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东方妍雪低了头道:“我也不知道。燕儿真可怜。”

毒王道:“妍雪,我们在此多住一日,让方荣伤好了我们再走吧。”

东方妍雪点点头。于是方荣在东方妍雪悉心照顾下,在山洞中过了一日,那伤早已好了。东方妍雪这才恋恋不舍地与毒王离去。

方荣其实一点也不愿杀尸王,但他现在已经杀了,武林中肯定大脍人心,但对他如何面对司马飞燕与司马行空是他头疼之事。想了许久,想到现在应该是以杀魏忠贤为主,而不应该想其它的。这才稍稍安了点心。想到要杀魏忠贤,必须跟袁丰与皇帝里应外合才行,也不敢先回去见父母,忙下山去找袁丰。

偷偷进了安宁王府,却不见人,正欲走出房门,忽听得一人道:“什么人?”

方荣一瞧,却是个内功深厚的老妇,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不敢多留,翻身而起,上了屋顶。那老妇也跟了上来一掌往方荣袭来。方荣见老妇未叫救兵,却要与自己单打独斗,心下一喜,使上轻功逃出了王府。

那老妇却穷追不舍,方荣回身道:“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老妇道:“小子功夫不错。你闯入王府欲意何为?”

方荣道:“晚辈找袁丰。”

老妇道:“你是何人?找我徒弟干什么?”

方荣大喜道:“晚辈是袁丰袁大哥的朋友。晚辈叫……方荣。”

这老妇正是万灵仙子,瞧了一阵方荣道:“你便是方荣?”

方荣脸上一红道:“正是晚辈。”

万灵仙子道:“我带你去找袁丰吧。”

方荣想不到她如此爽快,道:“多谢前辈。”

万灵仙子边走边道:“他也正在找你呢。为魏忠贤之事。这几日各大臣都在弹劾魏忠贤,只等一个时机立即除了魏忠贤。不过魏忠贤武艺高强,免他官爵容易,他爪牙又甚多,杀他可就不容易了。所以皇帝与袁丰说非你不行。”

方荣道:“我一定会亲手杀了魏忠贤的。”来到一座大宅前,方荣得之这是皇上赐给袁丰的宅子。

两人进了屋,袁丰与朱湘忙都迎了出来给万灵仙子请安。又见了方荣来,更是大喜,忙将方荣迎入厅中坐下。

几人商议一番,方荣得知魏忠贤即将会被贬回家,又商议一阵,准备好了,方荣这才离去。方荣知魏忠贤现在自身难保,所以不会再来对付自己,安心地送父母回了家,不过也一句不敢提起杀了尸王之事。而洪慧与他在一起。方荣一直与洪慧在一起等待袁丰的消息,更经常事先在魏忠贤回老家的路上等。

这日,方荣终于等到了魏忠贤返回老家的消息。准备好了一切,独自一人往城外赶去。等了许久,终于见了四十余辆马车、一大队人马而来,也不知有多少人,但方荣瞧得明白,其中一人正是魏忠贤。

方荣等人马走近,忙取了射日弓对准了魏忠贤,一箭往他射去。也怪方荣太心急,更是因为魏忠贤轻功了得,反应甚快,一个疾翻身落下马来,那箭从旁而过。人马一阵混乱,但方荣也顾不了那么多,拔了刀往人群中冲去,砍翻几个大声道:“方荣在此,挡我者死。”

许多人本知魏忠贤大势已去,也不愿再为他卖命,都让了开来,冲上前来的也都倒在方荣刀下。但方荣被这些人一阻,已一时找不出魏忠贤所在。

这时许多蒙面人冲了上来,对魏忠贤人马一阵乱砍。方荣知是与自己同道的,也不用分心去对付魏忠贤爪牙了,目光一照,见到了内功最高之人,正是魏忠贤,忙一跃上前,拦在了魏忠贤面前道:“魏忠贤,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拿命来!”说完挥刀往魏忠贤砍去。

魏忠贤拂尘一摆,将方荣刀卸开了,一掌反往方荣击来。方荣只欲杀了魏忠贤,也不相让,也一掌往魏忠贤击来。魏忠贤怕死,忙疾往后退了,但拂尘却顺势射出几枚细针,方荣避过,却射中了其他人。他的爪牙与蒙面人都倒下几人。

方荣一点不停歇,又往他攻去。魏忠贤轻功少有敌手,但方荣轻功更在他之上,而他的拂尘与暗器对方荣无多大威胁,两人过了几十招,方荣已知他套路,正欲攻他破绽,魏忠贤也心知自己不及方荣,情急之下忙尽量躲在蒙面人身后。

这对方荣产生了阻碍,却是毫无办法。似乎蒙面人中一人瞧出了蹊跷,长啸一声道:“撤!”余下蒙面人一个个撤走了。

本来魏忠贤想随着蒙面人逃去。关键时刻方荣死命缠住了魏忠贤。这时,又只剩下方荣、魏忠贤与之余下的爪牙了。但众爪牙也只远远瞧着,谁也不敢上前去送死。

方荣边攻边大声道:“你们还不快走?等我杀了魏忠贤,再来杀你们。”

众爪牙你看我我看你,一人却又谁也不敢走。魏忠贤忙也道:“杀方荣者,赏黄金万两。”众人还是谁也不敢动。魏忠贤忙又道:“杀方荣者,我的财产全归他。”说完顺势踢翻身旁的大箱子,一下散下许多黄金条。

但在这生死关头,还是没人愿意上前,谁都希望能捡个现成的。魏忠贤也知靠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忽地用拂尘往地上一卷,几柄利剑往方荣穿来,方荣避过几剑,顺手接过一把,在单打独斗中,剑是最好的,更何况他有逍遥步法与逍遥剑法。往魏忠贤瞧去时,正见他扯去了自己外衣,露出了魏忠贤胸前一层层围住的彩条。

魏忠贤疾往空中转去,一下彩条脱身而出,变成两条绳子,分往方荣袭来。魏忠贤只道自己这招从未有人知道,会将方荣攻个措手不及,不想方荣曾经见识过九鞭降龙的鞭法,岂会怕了魏忠贤的鞭法,彩条虽如灵蛇般精妙,随时可能缠住方荣,但还是不及九鞭降龙,方荣也有对付鞭法的经验,这鞭法自然不放在眼里,果然彩条在方荣剑下一分分碎去,已然攻到魏忠贤近前,魏忠贤忙丢了彩条,拂尘来挡剑。

要说魏忠贤还是拂尘最为厉害,拂尘在他手上拿了几十年了,手法自如,刚柔相济,方荣虽早已知晓他的套路,但还是一时占不了上风。又斗了几十招,魏忠贤已然气喘吁吁,更已失禁,方荣心中斗志更甚,魏忠贤慢下来时,一下将拂尘削断了,魏忠贤大惊失色之下,方荣一剑刺中了魏忠贤中腹,魏忠贤跪倒在地,喃喃道:“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说完软倒在地,就此死去了。

方荣抽剑而出,回身望了余人。魏忠贤爪牙一个不敢留,这才死心逃去。方荣准备割了魏忠贤头颅下来,只见一队官兵疾冲而来,将方荣围了起来。方荣现在杀了魏忠贤,其它什么也管不了了,也不理众官兵,继续割了魏忠贤头颅下来,包好往城中方向走去。众官兵只瞧着他,谁也没动。

方荣去找凤王,众人瞧了都又惊又喜。而方荣只想快点回贵州让花语婕、夏如月她们看看真正的魏忠贤已然被自己杀了。于是也不管京城会发生什么,带了魏忠贤头颅与洪慧疾回了贵州。众人见了皆大欢喜,花语婕也放下心来,后来朝廷放出魏忠贤乃自缢而死,却也是为方荣好。

过了几日,方荣终于鼓起勇气与司马飞燕说起自己杀了尸王之事。司马飞燕当日也没什么,可是第二日已然不见了她人影,只留下了一封书信。方荣愧对于她,也不敢去找她,希望合适的时候再去找她。

至从杀了魏忠贤后,方荣只觉万事已了,与众女一起一直留在谷中,每天盼望着东方妍雪的归来。(全文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