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

楔子 神秘大古山

这是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村,华夏大地上数不清的小村之一,名为洛家村,村中百多户人家五百多号人,除了远嫁而来的媳妇之外都姓洛,一个杂姓都没有,倒也算是个奇观了,其实倒也不是这洛家村的人排外,而这村子太过于偏远,连娶个媳妇都要全村人给凑钱,不是那种嫁不出去的姑娘,哪里有人愿意到这个小村来啊。

村外种着的那些禾苗都已近两尺高,微风吹过,微微下伏,村中房前屋后种着各种时令的小菜,村前有山,村后有小河,三五农妇正在河边洗衣洗菜,几个精壮的汉子手执着劣质的自制手弓从山中行来,手中提着肥兔或是些小兽,若不是有几个收税的衙役呼喝而过,这洛家村可以算得上一派世外桃源之相了。

村中十几个七、八岁的小孩带着那些刚刚会走路的孩在村子里嘻笑着跑过,不知是去野地里抓些小虫还是去河里捉鱼,倒是无忧。

一个八、九的小胖孩被那一队孩子甩了出来,不许他再跟着,虽然小孩受了欺负,可是脸上还是挂着那种微微的笑,好似永远都没有愁事一样。

小胖孩踢踏着向家中行去,虽然对那些小孩把自己丢掉也十分的不满,可是那胖胖的小脸上,还是带着笑,甜甜的。

“小孩。”一个声音在那胖孩的耳边响起,把那小胖孩吓得一跳多远,刚刚明明就是自己在行走,怎么突然有人在叫自己,难不成是闹了鬼了?常听老爹喝点小酒后对自己说,如果只有一个人在家或是走路的时候,遇到有人叫自己千万不要答应,否则的话会鬼上身的,小胖孩一想到这里,心变得慌慌的,吓得撒腿就跑,原来那笑咪咪的小脸也变得惶恐起来了。

“难道我的声音就那么的难听不成?”一个青袍布鞋,头顶着一顶破斗笠的老者看着奔跑中的小孩自语着,从那斗笠中露出来的雪白的头发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老头的岁数不小了,可是却是红光满面,一点的老态也没有,那身子板也溜直,完全没有一丝的龙钟之像。

小胖孩心慌之下,只顾着埋头狂奔却忘了脚下,一脚踏在一块小小的圆石上,小孩的脚一扭,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下巴和肘臂处都在地上磕出了血,山里的孩,经得起摔打,这点小伤倒是没有让那小胖孩哭出来,倒是扭伤的脚疼得厉害,让小胖孩一双眼里噙满了泪水,只是忍着不让那泪水流将出来,孩子还记得老爹的话,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那青袍老者走了过来,伸手便握住了小孩的脚踝,小孩只觉得自己的小脚落入那老头热乎乎的手里甚是舒服,连那疼痛都轻了不少。

“小孩,你跑甚,我又没有打你?”老者一边轻揉着小孩那扭伤的脚踝说道。

“我哪里知道,刚刚明明四处还无人,你却突然冒出来,我哪里能不怕。”小孩倒是不怕生,理直气壮的说道。

老头微微一笑,心道,刚刚我还在里许之外,你哪里能看得到,老头也不多说什么,揉了几下小孩的脚便放开手,“好了,你已经没事了。”

小胖孩站了起来跳了几下,果然,脚上一点也不疼了,倒是身上那几个划伤还在流着血,小孩看了看,也不以为意,山里的孩子摔打几下,身上受上几处皮伤外那都是家常便饭的事,倒是那老者,看着小孩流出的血将身上那分不清是白是灰的褂子染红有些于心不忍,从身后的一个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打开纸包,是一些绿色的粉末,老头用小指那长长的指甲挑出一点点来向小孩的伤必撒去,小孩撇撇嘴,这老头倒真是抠门,平日里谁家有个什么外伤啊一类的伤势,那草药都是大伙送了,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哪里像这老头一般,抠抠嗖嗖的,可是小孩哪里知道那些药的珍贵,却不知那药落到小孩身上的伤处时,伤口竟在短短的一瞬间结痂了,也许到了今天晚上,就能脱痂,看不出伤痕来了。

“小孩,老伯问你个事。”老头将那纸包收好后说道。

“老伯想问什么?洛家村里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小孩尽量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说道。

老者笑了笑,这孩子倒是挺有意思的,“这附近是不是有一座叫大古山的?”

“大古山?噢,听大人们说过,那里有鬼怪的,进去的人都出不来。”小孩惊叫了起来,对于他们这么大的孩子,那种大人口中所说有鬼怪的地方,一向都是他们所不敢涉足的,虽然身体里都流着那种意欲冒险的血。

“那你可知那山所处何地?”老者问道。

“就是这个了。”小孩说着一指村北头的那片山说道,在洛家村,东西南三个方向是可以任意行走的,没有什么大型的野兽,倒是野兔之类的小兽不少,让那些村民们偶尔还能多上几道下酒菜,可是北面,绝对是禁地,胆子再大的人,也不也向北走,更别提进山了,倒不是山上下来过什么大型的野兽,而是凡是向北走的人都没有再回来过,几十年来,消失在北方那片小山里的人不下一百人,对于这些过惯了平凡生活的普通人,那绝对是禁地。

老者微微的笑了起来,总算是找到地头上了,时间还来得及,要在这里等上三两年才成,免得被别人先摘去了果子。

“天儿,都晌午了,怎地还不回家做饭?”一个精壮的中年人扛着锄头走了过来对那小胖孩叫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天,小胖孩自幼无母,老爹又要维持生计,虽然小胖才九岁,可是洗衣做饭无一不通,虽然人小,可是山里之人,没那么多的讲究,饭熟既可,衣衫洗得不净也不要紧,只要能将那一身汗臭味洗去便是求之不得了。

“老爹,这位老伯在向我打听道路。”小孩努力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挺胸说道。

“你一小孩家,知甚道路,还不快回家做饭去。”中年壮汉抬手欲打,小孩却也不怕,老爹这招从小用到大,却从未有一巴掌真正的落到身上。

“勿怪这孩子,是我拦住了他。”老者说道。

“老先生从何而来,洛家村除了迎娶嫁人之外,还从未有过外人入村。”壮汉问道。

“老夫从蜀中而来,平生最爱走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在古书上见过名为大古山的地方,书中所说,那里神奇无比,本欲前去一探,怎么奈这年岁大了,身子骨有些吃不消了。”老者说道。

“老先生,大古山确在近前,可是我却劝老先生还是不要打那里的主意了,洛家村百多人进山而无一生还,老先生岁数如此之大,却也不易再进山,不如到我家中歇息几日再原路返回吧。”汉子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如此甚好,老无就不客气了。”老者笑道,本来他就没打算走,探探山中是不是有那传说中的果子存在,如有便在这里等上两三年,待那果子成熟摘下便走,如是没有,那便在这汉子家中休息几日,留下些银两既可,数千里路,侥是他半仙之体,御风日行千里,也有些吃不消。

汉子将那老者请入家中,那胖孩已是笨手笨脚的在灶前烧着饭菜,都是些寻常之物,仅能果腹而已。

“小子洛天不会做些吃食,倒是让老先生见笑了,老先生先喝口水,待我将那野味卤上,家中还有自酿的果酒,老先生不要嫌弃。”汉子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有口吃食老夫便足矣。”老者摇着手说道,可是那汉子仍是执意将那腌制的野鸡兔肉从那土坛中捞将出数块,在那老者眼中虽不是什么美味,可是却将那名为洛天的小胖孩馋得口水直流,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数块颜色不甚好的肉块,嘴里也不停的吧达着,好似已将那野味塞入了口中一般。

“他娘去得早,倒也是苦了这孩子。”那汉子说着,切下一块肉扔了过去,那胖孩身手极为灵活的将那肉块接住塞进嘴里,三两下就吞了下去。

“还未请教老先生尊姓大名。”那汉子一边整理着那腌肉一边问道。

“老夫青阳。”老者答道。

“我叫洛大田。”那汉子噢了一声后将自己的名字通报了一遍,汉子从小也就走出这村子数次,百家姓尚且识不安整,哪里知晓百家姓中有没有姓青的。

洛大田将腌肉切好,又从窖中搬出一小坛自酿的果酒出来,放上那张随时都会散架的破板桌,一老一中一小三人盘坐于土炕之上,小的一边扒着饭,眼珠却滴溜溜的看着正在饮酒的二人,见二人不注意,悄悄的伸出筷子夹起一小块肉来快速的塞进嘴里,却是嚼也不嚼的便吞了下去,然后低头扒饭。

酒菜虽差,可是青阳却吃得极香,片刻便盘底朝天,那一小坛果酒也是见了底,洛大田还意欲去搬一坛来,却被那青阳拦住,青阳也明白,这些农家人虽生活清苦,可是却绝不会怠慢了投宿之人,哪怕是不相干人等,那果酒虽是自家所酿,可是平日里却是舍不得拿出来喝的好东西。

那洛大田也是直爽之人,青阳不让拿,他便不拿,倒不是吝啬,而是那种实力心眼,饭后天色已暗,洛大田又与青阳聊了会外面的世界,天色已是完全的黑了下来,小胖孩已窝在土炕的一角睡得香甜,睡梦中不知梦到什么好玩的事,脸上还笑将起来,露出两只可爱的小酒窝来。

农家人夜里没什么玩乐,唯有早早睡下,明日还要起早干活,从土里刨上几口吃食,洛大田招呼一声,拿出两床被褥,单独让与青阳一床,自己搂着小胖孩洛天合睡一床,汉子长得极为壮实,所盖的又是洛天所用的小被,心疼儿子,将大半的被子都披到了他的身上,自己那精壮的身子却有半边都露在了外面,幸好现在已是初夏,夜里虽凉,不至于让人感上伤寒。

洛大田日里劳作也是累了,再加上喝了点小酒,片刻便呼呼的睡去,青阳看着那精壮的汉子,再看看那床被子,笑了一下,自己有百多年年没有盖过被子了吧,青阳手指一引,那被子竟自行飞了起来盖到了洛大田的身上,接着青阳盘膝坐了下来,不一会,好像呼吸都停止了一般,像是泥做的。

夜已深了,大约到了三更天吧,青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屋里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两只眼睛像是星星一般,闪着亮晶晶的光,倒是好看之极。

青阳像是一个幽灵一般,轻轻的飘起,身体好似没有重量一样,从那破损的窗子中穿行了过去,待出了屋子,手指再一引,脚下一亮,人已是飘飞了起来,在他的脚下,竟是一柄两尺半长的怪异短剑,也不见青阳做势,便向那大古山飞去。

刚入那大古山,青阳便觉得后背冷嗖嗖的,仿佛脚下的山林之中有无数的妖魔鬼怪在盯着他随时准备将他从空中拉下来一般,“这大古山果然是灵珍异兽聚居之地,竟有这般戾气,修为稍低些只怕都不敢进入吧?”青阳在心中暗道。

这大古山绵延数千里,虽然够大,可是青阳脚踏长剑,只是一夜功夫,便寻了小半,青阳倒也是不急,那传说中的果子还要在两三年后方能成熟,虽然今日无获,不过再有个五七日却也寻得差不多了,当天空微微放亮,青阳便驾着飞剑反回洛家村,刚刚在那小院中落下,却见那洛大田已是推门而出。

“先生怎地不多睡会?”洛大田看到站在院子当中的青阳不由问道。

“这年岁大了,哪里来了那么多觉,早醒了,这些时日已有些累了,骨子里发酸,是以出来行走下。”青阳笑着说道。

“那老先生自便,田里还有活计要做,孩儿醒来,自会为你寻些吃食。”洛大田也不多话,从门后拎起锄头便自下地,农家人,哪来些许废话,家中又无值钱家什,倒也不怕这老者将财物卷走。

次夜,青阳再次驾飞剑而行,直经过五日,方在山中一个小坳里落下,在他的面前,有一株数十丈高的大树,树叶甚是怪异,形如人头,有一丈之长两尺宽,当真是巨大无比,叶上的花纹更是如人脸一般,有哭有笑,这么一株大树上却只是结着三枚果子,果子正黄色,黄得如天下至黄一般的颜色,形如大枣,可是却比枣子大多了,足有五尺之长,宽也有近五尺。

“如何树,三百年一开花三百年一结果三百年一成熟,果然是好东西啊。”青阳抬头望着那株大树差点就要得了失心疯,根据无意中寻来的古藉记载,这种如何树在八百九十七年前曾有一修道者寻之,可是不知为什么,果子没采回来就一身是伤的逃了回去,只来及说出这树名及果实却一命呜呼了,也不知是何物所伤。

在青阳抬头望着这如何树的时候,在他的身后,慢慢的升起了张人脸来,那人脸像是被用绳子吊起一般,左右飘忽不定,那人脸的嘴微微张开,细长而前端分叉,如蛇信一般的舌头伸了出来,向青阳的后脑点去。

青阳脚下的短剑一亮,刷的向后劈去,却是青阳在那舌信伸出时已有了警觉。

却听当的一声,那短剑劈在尺长的舌信上发出如金铁交鸣般的声音,那人脸吃痛,吱的怪叫一声,舌信缩回,脑袋一晃,却是向不及转身的青阳撞了过去,张开的嘴里伸出四支前伸,足有两尺长的四支长牙来。

青阳晃身闪过,那人脸从青阳的身边擦过,发出沙沙的声音,青阳身上的长袍却也是嘶的一声被刮破。

青阳这才看清,那竟是一条长着人脑袋的青色大蛇,莫不是传说中的人面蛇?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也是打着这如何果的主意?

人面蛇一击不中,立既盘成一条蛇阵,对着青阳不断的发出嘶嘶的声音,支起的上身不断的晃动着,准备着随时再去击杀这个入侵者。

青阳飘身于空中,那两尺半的短剑飘于身侧,发出嗡嗡的轻响,飞剑一响,那人面蛇更是不安,身子不断的扭动着,巴掌大小的青色蛇鳞擦在一处,发出沙沙的响声。

“灵物必有灵兽相守,古人诚不欺我。”青阳哈哈的笑了起来,“让你的畜牲为我守这宝物几年也好。”青阳自语着,这人面蛇的实力不弱,就算是自己可以将其击杀,只怕也要缠斗上三天三夜,青阳还有那个自信,天下修道者,无论正邪,实力能超过自己的屈指可数,就算是再有人前来,只怕也要过这人面蛇一关,自己已将道路记熟,只要这人面蛇挡上一挡,那么自己便可以踏剑而来,青阳倒也不担心这人面蛇吞了这果子,灵药不熟,灵兽不采,这点小小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青阳不再说话,踏上飞剑,转身又向洛天村飞去,他可不想在这危机四伏的大古山中当上三四年的野人,这大古山古怪太多,当年那位前辈的实力也不比他差劲,青阳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青阳借口自己染了风寒,身子日弱,不益长途奔波,自己也懂些医药,想在洛家村落脚修养些时日,村中少有外人前来,而青阳又识文断字懂医术,村民们自然欢迎之至,东家壮汉帮忙,西家妇人送些吃食,两三天的功夫,便为青阳搭建了一处还算不错的茅屋,遮内避雨足矣。

青阳便在这小小的洛家村落了脚,每日闲?无事之余,便教那些村中的顽童识些字或是为村民们医些不大不小的毛病,青阳教孩子们习字却不似那些私塾中先生一般教些百家姓千字文之类,而是些十分拗口的文章,无非就是些什么玄者与元通,三元得运也.得玄为生.空者与死通,三元失运也.收水为死之类的道经,说得也是,这青阳从小便入道门修道,识文断字也是入门后方习得,要他教授百家姓,那可也真是难为他了,却不知,青阳这随意而教的东西却是玄空派的入门口决,寻常人想要习得那都如痴人说梦般难,可是这青阳却随口而教,那些孩童正值贪玩年纪,哪里知晓这口决的珍贵,习得都不认真,月余下来,记得的却一个也没有,嗯,不对,有一个,便是胖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还有那一对可爱酒窝的洛天了,也不知怎的,他竟对这老先生所教,极为拗口的东西十分有兴趣,听得十分认真,总是要青阳多教些。

这青阳不是普通的修道者,而玄空派资格极老,就算是掌门见了也要称一声师叔的狠角色,随口而教的那入门口决却也不是一点目地都没有,如能得到了那如何果,又能再收个好徒弟,那岂不是美哉,洛天对这种道决还算是有天赋,更是让青阳多看了几眼,时常还会单独的教授洛天更多的一些东西,而小洛天也习得极快,教后数个时辰便能朗朗上口,还会提上一些疑问,青阳也将他的疑问一一解答,只是那些各种经脉穴位让小洛天头昏脑涨,怎么也弄不明白,青阳也是微微一笑,刚刚习得一点点入门的东西,没有师父的引导,哪有那般容易的就将那些数之不清的脉络及穴位记得那般请,只是一个元神之称就足以让一个资深的修道者讲解个三天三夜了。

“太极化两仪,两仪生四象如此直至变化万千,先生,此句何解?”又长高了不少的洛天笑咪咪的追着刚刚结束了教字的青阳问道,“还有还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何解?”

“洛天啊,现在先生先不给你解释许多,你只将这教你的东西记住,并且要能写下来就成了,待过一两年,师父再详细的为你解说一下如何?”青阳说道,现在这个聪明爱笑的小洛天已是青阳内定的弟子了,修道者的年岁不益太大,否则心性不稳,、极易出现危险,青阳可不想这么好的一个弟子一个不小心就废掉。

“先生,可是我想再多识些字。”洛天说道,洛天一直都打着那本从村外捡来的,一直都像是宝一样藏着的书,也不知是谁丢下的,可惜现在洛天虽识字过千,可是那书中文字暗涩难懂,生字颇多,怎么也读不顺。

“那你把这个拿去,遇到不识的字就记下来找先生。”青阳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一本前几天用草汁所写的薄册子交给洛天,那里面记载的便是全套的玄空门入门心法还有入门的剑决。

“多谢先生。”小洛天笑咪咪的接过书说道。

: :

上一页